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03章 不如去整整容(第四更)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3章 不如去整整容(第四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即将要在师生面前出洋相的一瞬间,楚欢颜只觉一道身影从邻座上反应迅猛地站起来,将她胳膊一拽,晃悠了一下,好歹站稳了。

    “没事吧?”一个悦耳的男声响起,与此同时,捡起她刚掉在地上的画,递给她。

    朱琳见楚欢颜没摔个狗啃泥,脸色已是失望至极,再看到扶住楚欢颜的那个男生,更是脸色一变,又恼又嫉,哼了一声。

    楚欢颜定定神,看清楚面前的男生,一身白衬衣加灰色长裤,剑眉星眸,身材颀长。

    上了这么久的课,没见过这个男生,貌似不是同班同学。估计是其他班的同学来听课吧。

    “谢谢。”她接过画,下意识朝后面瞥一眼,绊倒自己的罪魁祸首,是一个四方形的石头镇纸。

    这种镇纸是美术生的必备。

    画画时可以用镇纸压住纸张,方便作画。

    可镇纸沉甸甸的,怎么可能无端端掉到地上。

    看一眼旁边坐着的朱琳,她心中有数了。

    “没什么吧?”台上的绘画课老师察觉到后面的骚乱,对着教学话筒喊了一声。

    朱琳提前飞快拾起自己的镇纸,冲着台上笑了一笑:“没什么老师,我东西不小心掉了。”

    楚欢颜暂时也没说什么,只慢慢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刚一坐下,莫默就凑过来,压低声音:“没事吧?”

    “没事。”

    “这个朱琳,摆明了就是妒忌老师夸你。”

    莫默虽然胆子小,但还是止不住义愤填膺,为楚欢颜抱不平:“幸亏陆师兄及时搀住了你,不然就得当众丢脸了。”

    “陆师兄?”楚欢颜朝斜前方那个刚刚帮了自己的男生一眼,“是别的班的吗?”

    “他叫陆元颢,不是插画专业的,是我们学校建筑系的,比我们高一届,是系草。陆师兄说建筑系与美术系其实同出一门,学建筑的人也需要具备深厚的美术功底,所以啊,经常会来我们美术系这边旁听课程。你今天第一次见到他就能跟他亲密接触了,我和他一块儿上了好几堂课,连话都没机会跟他说过呢。”莫默介绍起陆元颢倒是没了平时的内向害羞,变得滔滔不绝,一双大眼睛也灼灼有神,瞬间变成了桃心状。

    看来陆元颢不仅是建筑系的系草,也是京大很多小女生的男神,楚欢颜见莫默羡慕得要死的样子,失笑:“你想跟他说话?没问题,待会儿下了课,你和我一块儿过去,我找机会跟他再道个谢,然后你趁机和他认识认识。”

    莫默一听,笑意却一凝,取而代之的是惊慌,连连摇头:“千万别。”

    “害羞啊?”莫默望一眼前排的朱琳的背影,无奈地拧住衣角:“陆师兄也是朱琳的暗恋对象。”

    楚欢颜释然,这个朱琳蛮横惯了,她喜欢的男生,其他女生哪敢跟她争?

    不禁又气又笑:“她有这么霸道吗?”

    莫默声音压得更低,就像受惊了一样:“你不知道,我们系油画专业有个女生前段日子追求陆师兄,朱琳将那女生约到外面谈判,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那女生再回学校时,再不敢跟陆师兄说一句话了,而且一提到陆师兄或者朱琳的名字就浑身发抖,吓得不轻……还有,就在上个月,你来之前,在校餐厅里,陆师兄同班一个女生看见队伍太长,好心顺手帮他买了份午饭,朱琳硬说人家对陆师兄不轨,将整碗汤倒在那女生的头上……”

    楚欢颜哑然,这个陆元颢也是挺倒霉的,好歹也是一系草,怎么被这么个渣女缠上了?

    也难怪莫默连话都不敢跟陆元颢多说一句。想起陆元颢刚才当着全班人扶了自己,她有种不好的预感了。

    “这可是大学,她这么欺负人,就没人告诉学校吗?她家里虽然有点小钱,但也不算牛得不行吧?她这种行为被学校知道,就算不开除至少也是记过吧?”

    “谁敢啊,都怕惹麻烦。俗话说,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比起小人,更可怕的是这种混混流氓。这种人,你整不死她,她发疯回咬你一口,谁受得了?”莫默又想起什么,语气更慌:“朱琳每次找陆师兄套近乎,陆师兄都不理她,刚才陆师兄扶了你一把,朱琳估计嫉妒得要命,气疯了。本来她就看你不顺眼,我怕她更是对你记恨上了。”

    “这个朱琳,心里有病不去治真的好吗?我跟陆元颢都不认识,她记恨我个锤子。有时间记恨我,不如花时间去整整容,整成她梦中"qing ren"喜欢的模样,看能不能让陆元颢对她有意思!”楚欢颜没好气。

    莫默吓了一跳,忙嘘了一声,声音更低:“别让她听见了!”

    “怎么了?”

    莫默嘘声说:“你还真说对了,朱琳还真整容过,听说,她上大学之前一百六十多斤,满脸痘,小眼睛,塌鼻子,后来跑去做了激光磨皮,全身抽脂,丰胸,割双眼皮,还隆了鼻,再加上打扮,总算才能跟美女搭上边儿。据说,陆师兄拒绝她的理由就是——对一个满身都是玻尿酸填充物的假人没兴趣。朱琳最恨别人提起自己整容的事,谁提起就当场发飙!所以你千万别在她面前说‘整容’这个词。”

    我去!原来这个朱琳不但心肠歹毒,还是个人工人。楚欢颜无语了。

    “总之,她真的挺偏激挺小心眼的。你小心点儿。”莫默把能够提醒的都告诉了楚欢颜。

    楚欢颜倒没在怕,那个朱琳社会关系复杂,自己也好歹在社会上混了两年呢,谁怕谁,只是见莫默小脸布满对自己担心,也只能点点头安慰她:“行,我知道了。”

    ……

    绘画课结束。

    朱琳心情不大好,后面两堂课也不想上了,让死党帮自己应付老师的点名,便提前离开了教室,一个电话通知了校外认识的几个狐朋狗友,准备去潇洒潇洒,换换心情。

    刚走出学校大门,只见一辆深蓝色的轿车朝自己开过来,在她前面挡住去路,停了下来。

    “你特么的没长眼睛啊!拦老娘前面干什么?”朱琳正心情糟糕,一下子火就冒了出来。

    车门打开,一个苗条的身影走出来,傲慢的目光在朱琳身上游弋着:

    “你是美术系插画专业三班的朱琳,对吧。”

    年轻女人一身名牌让朱琳眼前一亮,再望一眼她的豪车,怒气不觉消减了大半,虽然还是有些不耐烦,但语气明显好了不少:“谁啊?”

    “我叫顾小薇,也是京大毕业的,算是你师姐。”顾小薇眼眸一挑。

    “顾小薇?姓顾的?京大毕业……”朱琳骤的深吸口气:“你是顾家三小姐?”

    来京大的目的就是为了攀龙附凤,打入上流社会圈子,所以进学校前,她便将京大里读书的城内豪门子女打探得清清楚楚,自然也不会漏过京城顾家的三小姐毕业于京大的事。

    “师姐怎么会认识我?”朱琳马上变了个样,完全没了在学校里对着同学的霸道野蛮,不可一世,受宠若惊地迎上前。

    顾小薇嫌弃地看着面前一脸谄媚的女生:“我怎么认识你,不重要。”

    朱琳吃了个瘪,却没有任何异议,在真正的千金小姐面前,从张牙舞爪的女混混变成了腿脚都不敢伸一下的麻雀,小心地问:“那师姐今天怎么回学校了?是有什么事吗?”顾小薇遥看一眼京大的大门,回到正题:“你们班刚进来了个叫楚欢颜的学生吧。”

    “是啊……师姐认识她?”朱琳一愣。

    顾小薇不置可否,只轻飘看着她:“你们费钱费力费心思费时间,过五关斩六将才能进京大,那女孩一下子就空降下来,不要太轻松,真是心疼你们哦。”

    朱琳听到这里就算再傻,也明白顾师姐不喜欢楚欢颜了,咬咬牙,顺着她的话说:“可不是。也不知道是什么关系户,学校怎么会让这种人进来。”

    “再大的关系户也没用。她要是待不下去,自然会主动退学。到时,你们就能眼不见为净了。”

    朱琳一讶:“她怎么可能主动退学?”

    顾小薇轻蔑一挑唇:“这个还用我教?不是你的长项吗?”

    一个人要是成天受到同学排挤甚至欺负,自然待不下去。

    朱琳愣了愣,明白了,却有些为难,苦笑:“要是以前,不用师姐说,我一定会好好‘招待’她。可现在……这里毕竟是京大,校规太严了,不能再像以前,我要是对她怎么样,被学校知道,我也得被记过。实不相瞒,之前我叫校外的人帮我出气,打了一个我很讨厌的女生一顿,差点儿被学校知道了,幸好我老爸给那女生家里花了一笔钱,才让她闭嘴了……要是再闯出什么祸,估计学校肯定不会放过我。”

    顾小薇轻哼:“你知道我爷爷跟京大的关系吧。”

    “……听说顾家老爷子是京大的校股东,与前任老校长也是深交……”

    “既然知道,你还怕什么?有我保你,你不会有事。”

    朱琳被顾小薇打了包票,一下子斗志昂扬,脸上振奋不少。不过,当然也清楚,顾小薇想利用自己修理楚欢颜,倒也不蠢,环臂笑了一笑:“看来,师姐比我更不喜欢楚欢颜。其实,仔细想想,我和楚欢颜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也不是非要去整她呢。”

    顾小薇脸色微微一黑,居然还敢讨价还价起来了,忍住脾气:“放心。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要是她能退学,我也不会亏待了你。我和一些朋友们每个月都会搞聚会,下个月,你也一起来吧,到时你也能多认识些朋友。”

    朱琳眼珠子都快闪起来了,顾小薇的朋友,当然也都是华丽丽的富二代,能参加他们这些上流圈子的聚会,自然是梦寐以求的事,虽说自己老爸有些钱,但也不过是个暴发户,平时她也只能在一般的平民同学面前逞逞威风,在真正的豪门子女面前,不堪一击,提鞋都不配,眼下能有这个机会,怎么能不把握?

    楚欢颜,也是你倒霉,得罪的人,还真不少。

    那就好。

    她也懒得问两人有什么恩怨。反正有顾家三小姐撑腰,还有什么顾虑?

    一想起楚欢颜最近被全班同学当成讨论中心,还有刚才被陆元颢搀了一把,朱琳恨不得马上就进去将她给撕了。

    “那就先谢谢师姐了。”朱琳也不客气了,又聊了几句,才离开。

    顾小薇目视着朱琳兴致勃勃离开的背影,皱了皱眉。

    要不是不想让楚欢颜那么开心,要找个人好好打压一下那贱人,她还真的不想跟朱琳这种低格调的太妹打交道……

    自从妈给楚欢颜支票那件事,哥回来撂了话以后,妈这段日子都没怎么管哥的事了。

    不过前几天,京大现任欧阳校长给顾家打了电话,被妈接到了,妈才知道哥安排楚欢颜进了美术系读书。

    得知这事后,妈虽然有些气,找她回来发了一通牢骚,说哥未免对那丫头也太宠这点了,简直是当女儿养,却也没质问哥什么。

    顾小薇想来想去,却是不甘心,越想越是胸闷,那个贱人,凭什么能进名校,还能有资格跟她成同门?

    一想到楚欢颜被哥在檀香苑那边金屋藏娇养着,呵护着,越发是坐立难安。

    本来盼着妈说的,只当哥对楚欢颜是一时兴趣,过了这段时间就淡了。

    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也没听见两人分开的消息,哥反倒还将她送进了京大。

    怎么着,这小贱人是顾家少奶奶的位置坐上瘾了!?

    当下顾小薇找人查了下,知道楚欢颜班上有个出了名的小太妹朱琳,今天便找来了。

    盯着校门,顾小薇挑唇。

    楚欢颜,想过好日子?做梦。

    良久,才悠悠转身,回了车。

    **

    这天绘画课上,朱琳用镇纸差点害她摔倒之后,楚欢颜便预感这场仗,迟早要爆发,只是没想到来得挺快。

    三天后下午的油画课。

    油画课一般是自由时间,油画老师要求学生对着模特发挥,课后交画,当做开学后的第一次随堂考试,然后便回办公室了。

    临下课,楚欢颜在竖着的画板上认真画完,看看沾了一手心的颜料,搁下笔,去了洗手间。

    洗完手回来时,却看见教室里的同学们全都望住自己。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几步冲到自己的画架边,只见自己的色盘被打翻了,画架上的画作上被甩上层层叠叠的颜料,乱七八糟。

    环视一周,所有同学显然都看到是谁干的,却都纷纷垂下头,眼神闪躲过去。

    唯有不远处,莫默对着她,欲言又止,虽然不敢说,但眼神飘到朱琳身上。

    楚欢颜再不犹豫,提高分贝:“是谁干的?”

    意料之中,没人敢回应。

    谁敢跟朱琳对着干?是不怕被报复么?

    楚欢颜加重了语气:“我再说一次,毁了我的画的人,站出来。敢做不敢认吗?”

    莫默鼓起勇气,丢下画笔冲过去拉了她的胳膊一把,低声说:“算了,离下课还有会儿,你赶紧再画一幅。”

    楚欢颜见莫默吓得发抖的样子,心里一团火愈发旺,眼神却冰冷如雪,瞟向朱琳,将她的手轻轻滑下去,走到了朱琳身边。

    “是不是你弄脏我的画。”一字一顿。

    朱琳刷的一下站起来,尖利着嗓子:“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

    “我再问你一次,是不是你弄脏我的画?”楚欢颜面无表情,依旧盯着朱琳。

    眸子里的冷意让朱琳打了个寒颤。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楚欢颜这样的眼神。

    这个楚欢颜从开学到现在都很低调,平时来上课,也就是跟莫默说两句话,上完课就走人,还以为跟莫默那没用的丫头一样,挺好拿捏的。

    不过众目睽睽下,朱琳也不能退让,冷哼一声:“我可没动你的破画。你有证据就拿出来!”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