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02章 担心二爷的腰(第三更)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2章 担心二爷的腰(第三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欢颜望去,只见一脸惊异的简乔抱着书本正站在面前,似乎准备去赶早课。

    没料到第一天就遇到了简乔。

    她主动走过去:“你好,简乔。”

    简乔看着她背上的书包,再看她手上捏着还没来得及收进去的学生卡,愣了一愣,反应过来:“你来京大读书了?”

    “嗯,我是一年级美术系插画专业的,跟你一个专业,不过你是大四的学姐,以后还请多照顾。”

    简乔脸上的惊讶更甚,却又挤出一贯轻柔和蔼的笑容,马上伸出手:“恭喜你了,欢颜,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既能当同事,又能当同学。”

    楚欢颜与她握了握手。

    简乔望着她,笑容依旧璀璨,却又隐隐带着那么一点不明的意味:“对了,我看你最近粉丝量增加了不少,前几天还上了微博头条,好厉害。”

    楚欢颜记起顾靳枭为自己买粉丝和头条的事。那天之后,因为准备进京大的事,再加上忙着赶稿,忙着看书,好多天没上微博,更忘了那茬儿。

    见简乔竟然一直关注自己,勉强一笑:“我那是瞎猫撞上死耗子。”

    “怎么会?‘大宋小红娘——漫圈新秀女神幻眸力作掀起国漫界一股史无前例的清新萌风’,这头条,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咦,你不知道吗,你在APP上的漫画连载这几天点击量都增加了上亿。”简乔眸子里透出羡慕。

    楚欢颜脸皮子一僵,靠。那男人帮她雇佣的公关团队能不能更夸张一点?

    史无前例……女神……能不能谦虚点。鸡皮疙瘩都掉一地。

    “说起来,依许老大那个小气脾气,很久没舍得给旗下的画手买广告了,没想到跟你一签长约就帮你花大阵仗宣传。欢颜,好羡慕你,恭喜你,要红了。看见漫画圈能多一个你这样的人才,我真的很高兴。”简乔依旧笑脸盈盈,神色中,倒是看不出一点点异常,似乎是真心的。

    楚欢颜见简乔误会自己的头条是杂志社安排的,倒也嘘口气,没多解释,含糊:“你这么优秀,许老大肯定也不会忘记你的。”简乔笑着点点头:“借你吉言。”又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我要去上课了,先不打扰你了”说完,抱着书本,转身离开。

    “谁啊,欢颜?”水苏苏看了一眼简乔的背影,问道。

    “那天吃饭我不跟你说过吗,有个画手跟我一起签了长约吗,就是简乔,笔名是简简,也在京大美术系读书,大四的。”

    “哦,就是她啊,我听我喜欢漫画的舍友提过,这个简乔在网上挺红的,微博粉丝比一般的小明星还要多,整个儿一网络红人,原来就是我们学校的?”水苏苏若有所思点点头,又摇摇头:“不过,今天一看,不喜欢她。”

    “怎么了?”

    “虚伪。对着自己的竞争对手笑得这么灿烂,是正常人该有的态度吗?杂志社将宣传资源给了同事,一般人,肯定会多少不舒服,怎么可能还对你这么亲近?怎么会真心实意恭喜你?这个简乔不简单,要不是天生的圣母白莲花,那就是心思深得很,你可防着点她,指不定背地出什么阴招。”凭着多年看宫斗剧的经验,水苏苏分析。

    楚欢颜其实也不算太喜欢简乔,不过虚伪也算是现代人的特色之一,只要没损害自己的利益,也就随她去,只笑着捏了一把水苏苏的脸蛋儿:“行了,有你这个宫斗剧专家当我的幕后军师,等闲之辈哪轻易害得了我。”

    ……

    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楚欢颜收拾好书本。

    今天基本都是理论课,中外美术史、书画鉴定概论和中外画论概要,这些都是美术系的主修课,幸好她提前过了一遍,悟性也不差,倒也跟得上,听课时不吃力。

    只是,她看得出,同班的同学们在看到她进教室时,眼光略是有些诧异和疑惑,私下也偷偷议论了一会儿。插画专业的女生比较多,更容易八卦。

    上课时,她能不时感觉有目光悄悄望向自己。

    不用说,也知道,大家对于她这个突然空降的同学的身份很惊讶。

    总之,第一天的大学生活,在略紧张又激动的心情中,风风火火地结束了。就在楚欢颜走出阶梯教室后不久,几个还没离开的女生八卦心未停,又絮叨起来——

    “这个楚欢颜,谁啊?”

    “谁知道呢,不过能空降京大,还能进最热门的专业,肯定有背景。”

    “是不是哪家的千金?”

    毕竟京城这里可是藏龙卧虎,京大是本市最好的大学,就更是聚集了不少精英门第的子女。

    “什么千金?我可从没听过京城有什么大门户是姓楚的。这个楚欢颜,也没听过她的名号。”

    说话的,是坐在最中间的女生,见同学的注意力都被那个楚欢颜吸引走了,不屑地轻哼一声。

    女生打扮时尚,画着精致妆容,烫着长卷发,比起学生,倒更像个阅历不浅的社会人士,略轻佻的眉眼间聚焦着傲慢,一看便是享受惯了被人众星捧月。

    几个女生这才望向她:“对哦,小琳认识的有钱人多,见识也广。

    要是连小琳都没听说过,这个楚欢颜,估计也没什么。”

    朱琳听同学顺着她的意思,脸上的不悦方才退散了些:“看看她背的书包,也就是一般的大路货牌子,还有那身衣服,噗,难道不是99块钱两件的货色吗?”

    却还是有个女生好奇:“可这个楚欢颜突然进了美术系,肯定也不会是个普通人吧。会不会是什么名人?化名了来这儿读书?”

    京大也偶尔会有些明星或者知名人士过来挂名上课。

    “我可没看出她身上哪里有名人味儿。你得挂眼科了。”朱琳冷冷一笑。

    …

    教室外,撂了一只素描笔准备折回来拿的楚欢颜站在门口,将里面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低头看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

    今天来学校,她不敢穿顾靳枭之前给她买的那些限量款名牌,太招摇了,穿的是自己以前的衣服。

    还有书包,也是开学前天去商场买的大众品牌。

    质量好,耐用就行。

    这个时候进去,撞个着,有些尴尬,她也懒得拿了,准备离开,一转身,正好最后一排的一个女生刚清理好书本走出教室。

    今天点名时,因为名字,楚欢颜对她的印象还算深,这女孩叫莫默,长得小巧可人,说话声音秀秀气气,看上去有些胆小,却挺好心,上课时,还帮自己找过座位。

    看见她在门口,莫默一讶,然后嘘了一声,示意她跟自己一起离开。

    离教室远了,莫默才开口:“你别介意。”“没什么。”

    楚欢颜也预料到会被人议论,没放在心上。

    “不过那个朱琳嘴巴也的确是……总之你以后别理她就行了。也别招惹她。”

    莫默似乎怕楚欢颜会跟朱琳起冲突,提醒。

    楚欢颜倒是有些好奇了:“那个女生在班上很有地位吗,好像很多同学都挺听她的话。”

    莫默听她问,也就低声说道:“那是怕她。那个朱琳,据说社会关系有点复杂,以前高中时,就是个小太妹,喜欢生事,老是欺负同学,男朋友也一个接一个地换,能进京大,也不是凭本事,她家里做生意的,爸爸貌似是个做房地产的工头,有点小钱吧,交了不少钱才能进来。都说她爸把她送进京大的目的,也是为了让她能够接触上流家庭的子女,钓个金龟婿。进了学校后,这个朱琳成了我们班上的霸王,看谁不顺眼就孤立人家,甚至还修理对方,我们班有个分数第一考进来的女孩子,很得老师喜欢,她嫉妒人家,总是给那女生找茬,上个月那女生回去的路上还无缘无故被人给打折了腿……到现在还在家休养。你一来就吸引了别人的注意,我看她对你印象很差,所以,你以后小心点儿,别惹着她了。”

    楚欢颜听得眉毛都皱了起来,中学时也听说过不少校园暴力的事儿,没料到到了大学,还有这种霸凌事件。

    正想问这种混混怎么京大也能放进来,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

    说实话,自己也是靠顾靳枭才能走后门,用非正规渠道进来的。

    恐怕也没说别人的权利。

    总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她来京大是读书圆梦的,也不想找麻烦。

    只要那个朱琳不惹自己,她也不可能去找事。*

    回到檀香苑,吃完晚饭,天色不早了。

    回了卧室,楚欢颜站在露台上正活络着筋骨消食,搁在小花架上的的手机响了起来,顺手接了起来:“喂。”

    “在干什么。”那边传来男人并不陌生的低沉声音,听见她气喘吁吁的,微微一蹙眉。

    她一时没料到是顾靳枭打来的,或许是自从她开始办理入学,好久他没过来了,连电话都没打一个,实在不大像他的性格。

    有时,她甚至以为他已经忘掉自己了。或者,对自己的兴趣,已经结束了。不过,若是这样,他应该也不会送自己特意去上学吧。

    一瞬间,气氛都静了下来,温度也似乎上升了几度。

    耳边,还有他声音回旋的力度。她莫名心跳加快了一些,几秒后,才说:“刚吃完饭,在阳台上活动活动。”

    他没说什么,顿了一顿:“今天第一天开学,怎么样。”

    “挺好的。”她想起今天离开学校前班上同学对自己的议论,又下意识问道:对了……学校那边都不知道我是被你推荐进来的吧?”

    “整个京大,除了欧阳校长,没人知道。”

    “噢。”她舒了口气。

    “这段时间有什么需要的,跟岳轻舟说。”

    她听他这么说,不觉一疑:“那你呢……最近很忙么?”

    话音落了之后,那边沉静了少许,然后才噙着欣慰的笑意开了声:“惦记我了?”

    “我就是看你这么久不见人影,想瞧瞧你死了没。”楚欢颜撇嘴。

    顾靳枭也没介意小丫头家家的毒舌:“军队这边在召开年度内部整肃会议,为期一个月,期间需要住在军队这边,参加会议的人也要暂时收走一切通讯器材,暂时不能与外界联系。”

    原来是这样。楚欢颜吸口气,又好奇:“那你现在怎么可以打电话来?”

    那边压低了声音:“你说呢?”

    “你偷偷打来的?”楚欢颜讶异叫出声。

    这男人可是头儿哎,居然带头违反军规?

    可他毕竟是为了自己打过来的……

    心里又莫名动了一下。捏紧了手机,才能将这股异样心绪镇压下去。

    “我不亲自问一下,怎么知道你听不听话?”他顿了一顿,语气噙着警告:“京大,是让你去读书的。记住,念书以外不该做的事,不要做。”

    她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什么不该做的事?”

    “记住你的身份。不要接触男生。”他嗓音阴冷了几度。

    她不禁失笑,这男人是怕她给他戴绿帽子?

    哦也对,大学校园可是滋生恋情的摇篮。

    兴起几分好玩心思,趁他这会儿人在军队出不来,也捏不死自己,挑了挑秀眉:“学校里不是男的就是女的,总难免有些接触嘛。”

    “你是当我现在真的出不来?”见小丫头胆敢挑衅自己的权威,他声音阴寒下来。

    他要是能出来,就不用偷偷摸摸打电话了。吓三岁小孩吗?

    “我也是实话实说嘛。除非京大是女校,不然怎么可能不接触男生?就算是女校,也有男老师和男校工呢。你这个要求也太难为人了。”楚欢颜继续抚他的逆鳞。

    他唇边沁出一丝凉笑:“行。既然你喜欢对着干,等我回来,你也别喊委屈。”

    “干嘛?又想罚我?这次是关禁闭,还是又不准我画漫画了?”她对着话筒翻白眼。

    “只要你跟男生说一句话,我回来就干你一次。数字,会有人跟你记着。”他幽幽谑道,毫不避忌。

    她脸色涨红,捏紧了手机,这个死变态!惩罚她的法子还真是不重样!

    听他的声音,窝了一把闷闷的火气,不像开玩笑的。

    人家说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这男人在军队开会已经大半月了,估计还真做得出来。

    电话里的气氛,也莫名燥热不少。

    她不甘示弱,反击:“是吗?要是这样,我还真担心二爷的腰。”

    这丫头,是说铁了心要招蜂引蝶?这是摆明了在气自己?

    “我对自己的腰有自信得很。你也应该知道的。”薄唇一扬。

    楚欢颜贝齿一紧,又没来由脸皮子热了起来。

    明明是想气气他,不想让他总是占据高峰,怎么这会儿倒像成了打情骂俏?

    电话那边的呼吸同时也沉了不少。

    正这时,那边传来隐约声响,还伴随着“少将军”的称呼声飘来,楚欢颜有种被救了一命的感觉,忙说:“就这样,挂了。”

    说着,啪一声挂了电话。

    *

    在京大上了一个星期的课,楚欢颜习惯了校园生活,一切也都走上了正轨。

    每天有课的时候,就去上课。上完课便回檀香苑画稿,然后温习功课。

    只是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朱琳对自己的敌意越来越深。

    尤其这天上午,在画室上绘画课,任务是素描静物。

    结束后,绘画课老师拿起楚欢颜的习作当成样板讲解,并赞许了一番后,她明显看到朱琳飘过来的目光阴冷了不少。

    老师讲完,楚欢颜走到讲台前,去取自己的画作。

    “楚同学虽然比你们晚入学几个月,但绘画基础很扎实,并不比科班同学差。在座各位也要务必努力,勤练基本功。”绘画课老师说完,又朝楚欢颜鼓励道:“再接再厉。”

    台下,朱琳身边的死党冲着她的耳朵不满地窃窃私语:“这话什么意思嘛,是说咱们都不如她这个刚进学校的?”

    朱琳不语,端详着楚欢颜的眸光却更加阴霾。

    “谢谢老师。”楚欢颜拿好转身下台,朝自己的座位走去,刚路过两排座位中间的小道,只觉脚下有什么绊住了,身子不由自主往前倾倒,手上的画作也随之啪一声掉在地上。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