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01章 学校还真是他家开的(第二更)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1章 学校还真是他家开的(第二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乔斯年最后撂下的那句话,仍在办公室内徘徊。

    明显,是在暗示楚欢颜很重视他,将这件喜事第一时间告诉了他。

    这算什么?宣战?

    上次在凌城,两人假扮"qing ren",他倒是不以为然,因为算准了两人无非是做戏。

    可今天,却看得出这个侄子认真了。

    这个侄子,上一次来顾氏集团,还是好几年前。

    那一年,大哥刚过世。作为顾家成员的乔斯年承继了其父的一部分股份与资产,按照继承流程,不得不来集团听律师的遗嘱声明。

    自那以后,再也没来了,手持部分股份的乔斯年也只安心当个富贵闲人,并不关心和插手集团任何事。

    多年后,再次登门的理由,竟是为了那小女人。

    顾靳枭冷冽目光一扫,落在楚欢颜的手机上。

    他拿起来,轻易进了没有密码的手机桌面,进了通讯记录。

    昨天,那丫头打过的最后两个电话,一个是水苏苏,一个,就是乔斯年。

    看时间,正好就是在杂志社签完长约之后的时间。

    果然,她签完长约,将这个喜讯,第一个告诉的人,就是乔斯年。

    从不知道她和那侄子的关系竟是亲近到这一步。

    峻冷的脸下了阴雾,愈发是凉了数度。

    半晌,他不动声色,将她的手机放在台面上,缓缓走回了办公桌前,俯身伸出长臂,摁下内线。

    不多时,岳轻舟走了进来:“二爷有什么吩咐?”

    *

    赶了一天的稿子,楚欢颜从电脑前站起身时,窗外已是夜幕降临。

    “少奶奶,岳先生来了。”门被叩了两下,泉嫂探进半边身。

    楚欢颜一怔:“请他进来。”

    不一会,岳轻舟走进房间,距离楚欢颜七八步之遥,很是守礼地停下来:“少奶奶。”

    “有什么事?”岳轻舟将楚欢颜的手机放在旁边的五斗柜上:“少奶奶的手机昨晚掉在水小姐那里了。”

    原来手机落在水苏苏那里了。楚欢颜心头没来由一紧:“苏苏怎么把手机送来你这里了?她和二爷见到了?知道我和二爷的关系了?”

    岳轻舟回应道:“不是。水小姐将您的手机送去了乔先生的工作室。乔先生送去了顾氏集团,给了二爷,请二爷转交给您。”

    楚欢颜松了口气:“哦,好,那麻烦你了。”

    岳轻舟却并没离开的意思:“另外,还有一件事。”

    “嗯?”楚欢颜眉一挑。

    岳轻舟这才上前几步,将手上的一沓文件夹放在电脑旁:“请少奶奶挑一下。”

    挑?挑什么?楚欢颜诧异地翻开文件夹。

    是京大各个专业的资料。

    每个专业介绍得巨细靡遗,十分详尽,除了课程,还有授课老师、教授。

    她错愕:“……什么意思?”

    “少奶奶可以选个喜欢的专业。我会为少奶奶尽快安排入学事宜。”岳轻舟有条不紊地说道。

    这是让她去上学?楚欢颜半天才回过神:“又是二爷的意思?”

    “嗯。”

    楚欢颜呼吸一屏:“他是没事做了吗?无缘无故安排我去上学干什么?”

    “二爷说,少奶奶现在正是读书的年纪。不去上学,浪费了。”

    楚欢颜吸了口气:“可我现在有正职,另外,我还要去大神工作室当助理。要是去读书,哪分得开身?”

    “这一点,二爷考虑过了,少奶奶的工作很有弹性,又很自由,不像一般的工作,上学并没有什么影响,我会为少奶奶安排走读,不用住校,每天除了上课,其他时间可以回檀香苑,继续赶画稿,至于乔先生的工作室那边,的确是可能没时间经常去了,但乔先生要是得知少奶奶在读书,应该也会很欣慰,不会强迫你过去的。”

    楚欢颜刹那明白了某人的意图:“他就是想把我的时间占满,不让我再去大神的工作室当助理,是吧?”

    岳轻舟只当没听见:“我可没这么说。”

    楚欢颜好气又好笑:“我要是不想去呢?”

    岳轻舟跟随了顾靳枭多年,也是谈判的一把好手,平心静气:“去学校读书还能够为少奶奶开阔点视野,多增加一些素材。对少奶奶的工作兴许更有好处。”

    那男人,永远让人无法辩解。她依旧推脱:“那可是京大,我没参加正式考试,说进就进吗?他当学校是他开的啊。”

    “顾家是京大校董会成员,也是校股东之一,老爷子和京大的前任老校长也是几十年的交情,放心,只要少奶奶选好专业,剩下的事儿,就交给我去办。”

    她张了张嘴,我去,学校还真是他家开的。

    也不好说什么了,只是又犹豫了一下:“这么多大学,为什么非要是京大?”

    水苏苏就是京大的。要是她去京大读书,难保水苏苏不会知道她和顾靳枭的关系。

    “京大是国内最好的百年名校之一,学校方面,本市再没其他学校可以媲美,也是本市学子梦寐以求,最想奔赴的学府。”岳轻舟回答得无懈可击。

    那倒是,她周围认识的人,太多都在京大读书,倒不是巧合,而是京大实在是本市最好的大学,也是本市年轻学生朝思暮想、倾尽全力想进入的唯一一所高等学府。

    不仅水苏苏是京大学生,楚悦当初也是被爸妈千方百计送进了京大。

    还有简乔也是京大的。连顾小薇那货,都是京大毕业的。

    其实,就算她自己,当年也将京大当做梦想,只可惜,这个梦想没实现。

    岳轻舟见她脸色恍然,有些松动了,适时地低声说:“那少奶奶先慢慢挑选。选好了,随时打电话给我。”

    随着门合上的一声,楚欢颜拉回思绪,目光落在那叠入学资料上,眼一漾,思绪莫名如潮涌般波动起来。

    曾几何时,她多么想与其他同龄人一样,成为象牙塔的一员。

    高三那年,妈一句“家里供不起三个大学生,你哥哥和姐姐读书已经耗了不少钱,你读到这里就算了吧”,让她的梦想破碎。

    没想到,到头来帮她重拾心愿的,竟然是顾靳枭。

    这个与她最亲近,但到现在都觉得有些陌生的男人。

    *

    专业很快选好,并没费多少时间。

    京大美术系的插画专业。这也是与她漫画工作最对口的专业。

    从小就对手绘漫画很有兴趣,也很有天分,几乎是无师自通。

    高中时,她与同班的水苏苏成为铁杆死党。

    水苏苏刚进高中时,文化课成绩不怎么稳,爸妈怕她考不上好大学,将她按在学校每堂好几百的美术培训班上课,想着万一这丫头以后成绩不行,作为艺术生参加高考也能加些分数。

    水苏苏对画画不感兴趣,但得知楚欢颜痴迷,总是偷偷带着她混进教室旁听绘画技巧。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有一次,终于被培训班老师发现了。

    这个被学校返聘回来教书、桃李满天下的美术老教师大发雷霆,正要赶楚欢颜走,拿起她的一张画,看过后,竟是呆了一呆,破例让楚欢颜免费旁听。

    课后,这位老教师抓着楚欢颜,问她以前学过画没有。

    楚欢颜老实回答说,基本没有,只是自学。

    老教师又问她爸妈或者长辈是不是搞绘画这一行的,是不是有艺术方面的家学渊源,从小耳濡目染过?

    楚欢颜自然也是懵然摇头。

    楚家一家大小就是最典型的老百姓家庭,几时跟艺术挨过边?

    老教授半晌没说话,许久才捋了把仙风道骨的白胡子摇头感叹:天分啊,天分啊,有的人就是老天爷赏饭吃,我门下学了几年的学生还不如一个自学成才的小丫头。

    之后,水苏苏总打趣楚欢颜的天分把那位美术老学究都给震慑住了。

    学美术的花销开支很大,楚家不可能给钱帮她购置,水苏苏经常将自己的彩笔颜料画板画纸挪给她用。楚欢颜也经常利用课余时间去超市做些兼职,为自己添置一些美术用品。

    再后来,为了赚些快钱,楚欢颜找到了门路,开始投稿给一些插画给漫画社,慢慢的,便是四格漫画,再就是连载漫画,高中毕业没上学了,便干脆以此为职业。

    水苏苏有时为楚欢颜可惜,这丫头天分厉害,画功好,美术方面悟性这么强,要是楚家好好培养她,她指不定能去学油画、雕塑之类的,当个真正的艺术家,也不用跑去画漫画,虽然漫画并不是低人一等,但逼格比起前面的那些还是低了点。

    楚欢颜倒是不以为然,漫画能够娱乐大众,能满足自己得不到的缺憾,更接地气,更重要的是,能够赚钱养活自己,已经很不错了。

    三年后,水苏苏考上京大的新闻系,和美术完全不沾边,倒是楚欢颜在美术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岳轻舟办事一向迅速,入学手续很快搞定。

    这会儿正是大一新生开学没多久,下个星期开始,楚欢颜直接去上课就行了,也不至于掉太多课程。

    正式上课的前一周,岳轻舟又将专业课程需要的所有教材书本送来了檀香苑,方便楚欢颜入学前可以熟悉一下。

    末了,又拿出一张卡,毕恭毕敬地递给她:

    “这张卡是二爷给少奶奶的。二爷说,开学前肯定有不少需要购置的,少奶奶可以去买些文具。”

    钛合金材质的黑色卡片纤薄光润,质感极佳,由白钻拼凑而成的“Diamond”闪耀着凌冽而耀眼的光泽,彰显着与普通银行卡完全不一样的身份象征。

    楚欢颜就算从没亲眼见过实物,画了这么久的少女漫画,也猜得出面前这张卡的价值,禁不住脱口而出:“这卡……”

    岳轻舟顺着她的目光瞟一眼手里的黑卡,以为她不是很清楚用法,自知失职,即刻道:“这是美国运通的私人黑卡,少奶奶可以放心使用,额度暂时没有上限。”

    “只是买文具而已,要不要出动黑卡?你能想象我去文具店买只素描笔而已,拿出黑卡刷的轰动场景吗?太夸张了吧。行了,我的钱买文具还是够的。”

    岳轻舟听她这么说,一顿:“是我考虑得不周,应该给少奶奶准备些小额度的卡。不过,二爷手上暂时没有其他普通银行卡,少奶奶不如先拿着用吧。二爷交代了让我把卡给您,我要是带回去了,二爷会怪我的。”

    楚欢颜没法子,只能将黑卡先接过来。

    待岳轻舟使命完成离开,她看一眼手上的黑卡,吸口气,缩进了床边的抽屉。

    住在他的房产里,用着他雇的高级家政,又刚收了他的新款手机,这些都算了,万一离婚,他找自己要回去,她勉强还能还得起,可是——黑卡?她真的消受不起,万一以后那男人翻脸不认人,她就算拆骨剖肉都赔不起!

    先收着再说吧。

    其实,虽然接受他的安排,进京大读书,但楚欢颜心里还是有只小鹿在撞来撞去,不安心。

    毕竟自己不是正正规规考进去的,虽说吃画画这碗饭已经不算短,经验丰富,但比起那些已经上了几个月、科班出生的同学,总觉差了那么一截子自信。

    办理入学这段日子,可能是顾靳枭那里两边事儿多,也没来檀香苑。

    倒也好,没了某人的骚扰,楚欢颜清静不少,干脆安心在家,除了赶稿,剩下的时间就是抱着专业书死磕,免得上学后被人笑。

    正式上课的前两天,楚欢颜在微信上给水苏苏留言,说了一声。

    这事儿也瞒不住,与其在学校里看见目瞪口呆见到自己的水苏苏,不如提早打招呼。

    意料之内,不出十秒,水苏苏马上一个电话打来了。

    “你要进京大美术系了?真的假的?”那边传来水苏苏惊讶的声音。

    “嗯,马上又要跟你当同学了,高兴不高兴?”

    水苏苏可没被这丫头糊弄过去:“怎么这么突然?现在又不是招生时间。你怎么进来的?”

    京大可不是菜园子门说进就进啊。

    “杂志社许老大帮安排的。说我现在好歹也是漫世界的优秀长约作者,要经常自我增值,学历要是高点儿,以后宣传也是个噱头,杂志社也有光。所以帮我办了入学手续。”楚欢颜说得大气不喘。

    水苏苏虽说不怎么信,但也没理由不信,毕竟杂志社想要多培养一下新人,也无可厚非,不过送她进京大读书……这个是不是有点儿夸张了?

    但现在挺多公司都会安排员工业余时间去学校充电,也算是公司福利,这样想,倒也没什么。

    *

    几天后,楚欢颜一大早便来了京大。

    本来岳轻舟打算让保镖第一天开车送她来学校,被她意料之内地拒绝了。

    到了学校,握着学生卡,楚欢颜进了校门,照着岳轻舟提前给的课程表及教室地址,顺着林荫小道,轻车熟路地朝教学楼走去。

    离早上的第一节专业课还有两个小时,不过她和水苏苏约好了,提前过来,先在学校逛逛,熟悉一下。

    其实她也不是第一次来京大了,对这里不算太陌生。

    高中时,将京大视为目标学府的她便和水苏苏一块儿来过好多次。

    后来水苏苏进了京大,她没进成,也曾来学校看过水苏苏。

    再后来和家里吵架,她也来水苏苏宿舍这里来借过宿。

    只是从没像今天这样,是以主人的身份来。

    清晨的校园里,空气格外清新甘甜。

    耳边,不时飞来篮球场上正在挥洒汗水的男生呐喊声。

    楚欢颜呼吸一口梦想校园中的新鲜空气,心情美得不行,正这时,身后传来轻快的脚步声,然后,肩膀被拍了一下,清甜脆生的惊喜声音飘来:“死丫头,来了!”

    水苏苏知道她今天第一天来上课,早就等了半天了。

    楚欢颜笑着鞠了一躬:“是啊,以后还请师姐多多关照了。”

    水苏苏今年大二,说起来,现在也的确算是她师姐了。

    “行。这小娘子还懂点儿人情世故,以后多给朕暖暖床,朕一定多罩着你。”

    两人正一边走着一边说笑,前方响起脚步声,一个惊讶而试探的声音弱弱响起:

    “欢颜?”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