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八十九章 DNA鉴定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九章 DNA鉴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是她从小到大一直想问爸妈的问题。

    昔日不敢问,是觉得与家人还没走到这一步,同时,也是因为内心的胆怯,很怕得到不想接受的答案。

    此刻,再也忍不住。

    她要弄清楚,为什么自己在这个家庭这么没地位,不受重视。

    她,到底是哪里不够好?

    徐慧脸上掠过一丝被逼到绝境的心虚,嘴上却咬牙切齿:“我不明白你说什么!既然你这死丫头不愿意帮你哥,就松开手,咱们从今天开始脱离母女关系!你以后在外头受了委屈,可别哭着回来找家里人——”

    “脱离母女关系?何必多此一举。”

    泠然的声音从徐慧背后飘来,伴着皮鞋落在柏油路面上的清脆声响,楚欢颜看到顾靳枭不知几时已到了,刚从车上下来,朝自己和徐慧走过来。

    徐慧转过头,也一惊,惊讶的并不是顾靳枭的到来,而是他刚才的话,冷汗沁出后背,有些不好的预感:“……你什么意思?”

    楚欢颜也听出顾靳枭话里藏着弦外之音,情不自禁攥紧了手指,定定凝视他。

    顾靳枭距离楚欢颜几步之遥,停下,将从车上拿下来的一个牛皮纸袋丢到她怀里。

    她下意识抱牢了,不明所以地看向他,只听他开口:“自己看。”

    这个结果,其实昨天已经出来了。一直带在身上,不知道什么场合下给她看。

    本来打算过几天,再找个机会,将这个结果给她。

    没料到正好看见徐慧来找她算账的一幕。

    也好,择日不如撞日。

    楚欢颜屏息,按照他的意思,打开牛皮纸袋,抽出里面的一沓纸。

    纸张的首页上,是鲜明的一行字——

    “京城医学检验中心基因鉴定所DNA检验报告书”

    再下方,是一行小字——

    “关于楚欢颜与楚江海、徐慧三人亲权关系的DNA鉴定”

    她呼吸凝固,耳膜仿佛被什么遮住,听不见外界的声音,只凭着一股下意识的力量,手指颤抖着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

    鉴定结果的空白处,红色印章赫显示:确认前者与后者两人无亲缘关系。

    楚欢颜恍惚,手指还是一个松动,报告险些从指缝滑下来,心内复杂万千。

    她,真的不是楚家的亲生女儿?

    不可能……

    然而权威机构认定的白纸黑字,却由不得她不相信。

    “不是问她为什么对你不好吗?这就是原因。”顾靳枭盯着楚欢颜,音色肃冷。

    徐慧站得不远,刚刚在她看报告时,又跑过来几步,也将报告书看得一清二楚,此刻亦是脸色煞白,见楚欢颜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才反应过来,抖了一下:“这报告不是真的,是他捏造的。”

    这话说出来,自己都感觉有些虚弱无力。

    “再验一遍也不是什么太麻烦的事。”顾靳枭道。

    徐慧脸色苍白,说不出话了。

    楚欢颜看着她的反应,明白了,这份报告书是真的,顾靳枭也没必要捏造这份报告。

    自己,的确与楚家没有任何关系。

    一直以来不被父母善待的原因,这一刻终于找到了,却那样令人难以接受。

    从小到大,她也多次自嘲地想过自己会不会不是爸妈的亲生女儿,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从没料到,这种戏剧般的剧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她使劲揉了一下额头,又掐了一下自己手腕的嫩肉,才确定自己不是做梦,镇定住情绪,望向徐慧,一开口,才发觉自己喉咙干涩得不像往常的声音,却又出奇的镇定:“我不是楚家女儿,那我是谁?”

    “你……你别听他……”徐慧语气慌乱。

    她不听任何人的,只相信科学依据,打断她,重复:“我是谁?”

    徐慧被她的利索眸光看得一个激灵,却也明白,再瞒不住了,终是一咬牙:“你是我捡来的。”

    楚欢颜心中微微一刺,面上却平静如水,唇边隐隐渗出一缕讽刺:“捡来的?”

    近二十年的相处,她太熟悉爸妈的性格,绝不是会收养弃婴的善良敦厚的人。

    顾靳枭也明白她的怀疑,楚家夫妻不会无端端捡别人的孩子来养的,何况家里本来已经有了一双儿女,是嫌有钱没地方花,还是有母爱无处使?

    徐慧看出两人的猜疑,咬紧牙,面朝楚欢颜: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就跟你说清楚,当年我有了楚耀和楚悦后,又意外怀了孕。我年轻时做护士的,你也知道,我在工作的医院早产下一个小女儿,可那孩子没福气,早产身子骨弱,抱回家没两天就没了,我当时伤心得不行,连工作都辞掉了,在家里每天以泪洗面,还得了产后抑郁。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怜悯,几乎与此同时,我在家附近捡到了你,看你的样子,也是出生没几天,跟我那个早夭的闺女差不多大,我一时心软,总觉得是老天爷把女儿还给了咱们,就把你捡了回来,把你当我那个夭折的小女儿养,也没跟外人说,除了我跟你爸,你哥哥和姐姐都不知道,外人也只当你就是我的那个小女儿,再后来,我们搬家了,新邻居街坊也就更不清楚你的身世了……”

    说到这里,又气从中来:“可是,早知道你会把你哥害成这样,别说捡你回来,我就应该直接弄死你!”

    楚欢颜攥紧了手指,能嗅到她语气中明显的怨恨。

    所以,她是个弃婴,也是徐慧丧女之痛后的代替品。

    许久,才平静下来:“你是在哪里捡到我的?”

    徐慧见她穷根究底,眼神一闪:“都快二十年的事了,谁记得那么清楚?大概就在我们以前老家附近的公园吧。”

    楚欢颜读小学之前,楚家搬过一次家,当时换了个大些的房子,搬到了现在住的小区。

    以前以为那时可能是因为爸的工厂做大了,家里经济条件好了,才会搬家。

    现在才知道,搬家是楚家想要隐瞒她的身世,免得街坊邻居发现了她是捡回来的,会闲言碎语。

    这样的解释,或许也算合理吧。

    妈这样精打细算的人,捡一个无亲无故的婴儿养,不可能。

    但若是因为她刚失去了自己的亲生骨肉,捡了一个差不多大的女婴当精神寄托,缓解伤痛,那就有可能了。

    楚欢颜望住徐慧:“既然你当初捡我是想把我当成你夭折的亲生小女儿,为什么后来又对我这样?”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