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八十七章 落下后遗症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七章 落下后遗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欢颜意识到他要带自己去哪里,吸了口气,却也没多问什么,乖乖由他牵上了电梯,下楼后,上了他的车子。

    到了第九医院,楚欢颜问过导医小姐,一个人先快步到了急症室,在门口看到了比自己前脚到的爸妈。

    两人像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地守在急症室门口。

    看见楚欢颜来了,徐慧攥了攥拳,狠狠瞪过来一眼,再一看她身后跟上来的顾靳枭的身影,纵是再迁怒楚欢颜害得儿子跳了楼,也只能硬生生吞了下去。

    正这时,急症室的门开了。

    楚家夫妻看见一个护士急匆匆出来,忙迎上去:“护士,我儿子怎么样了?”

    “伤者坠楼有多处摔伤,失血过多,现在急需大量输血,但目前医院血库有限,你们是伤者的家人是吗?”护士目光扫过楚家夫妻和楚欢颜。

    楚家夫妻一听儿子失血过多,脚都软了:“是,我们是他的父母。”

    护士又望向楚欢颜:“你呢?和伤者什么关系?”

    “兄妹。”

    “行,你们三个人现在跟着我,先去验血,合适的话马上进行输血。”

    徐慧脸肌蓦的一抽,余光不自觉瞥一眼楚欢颜,对护士说:“我们夫妻两个跟你过去就行了。她就不用了。”

    不远处,正走过来的顾靳枭听到徐慧这番话,脚步微微一驻,眸色刹那深不可辩,心中本来还有些不清晰的迷惑,瞬间拨云见雾,清朗了不少。

    护士提醒:“现在伤者失血厉害,多一个人验血,多一些希望,她和伤者是兄妹,血型相同的机会也比较大,而且年轻,比你们两个更合适。”

    楚欢颜望向徐慧,平静地说:“我可以跟你们一起验血。”

    万一楚耀真有个三长两短,她不想背负良心债,永远被人指着鼻子骂是杀人凶手。

    一点儿血而已。就当是她归还楚家的最后一笔。从此不再欠他们什么,也落得轻松。

    徐慧却陡然青筋冒出,嘶吼起来:“不用你假好心!你要是真的对你哥好,也不会把他交到那些人手里,他也不可能跳楼!从头到尾都是你害的,你还输什么血?我看你是巴不得你哥死吧——”

    说着,情绪太过激动,扬起巴掌便朝楚欢颜脸上落下,却在半空中,被一只手拽住。

    “倒打一耙的见得多了,你们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冰冷入骨的嗓音幽幽飘来。

    徐慧瞳仁缩紧,只觉手腕被两截指节攥得生疼,几乎能听见自己骨骼筋脉嘎吱声,惊恐地望向面前的顾靳枭。

    楚江海忙将老婆的手扯下来,打圆场:“现在不是闹腾的时候,先去救儿子——”

    徐慧退后几步,不敢再去看一眼顾靳枭此刻冰冻三尺的眼神,跟老公一块儿随护士去了输血室。

    顾靳枭目光一转,眼神中的冷冽稍缓,落在楚欢颜身,仿佛是无声的询问。

    楚欢颜被他目光一烫,回过神:“我没什么。我先看看情况再回去。要不你先回去吧,太晚了,不用陪着我。”

    顾靳枭浓睫一拍,慢慢走到她身侧:“陪你一起。”

    “不用了。你本来就很忙了。”她讲起客气。

    他俯下头,悬空搁在她肩上耳边:“老公这个时候不拿来用,要等到什么时候?”

    楚欢颜心脏仿佛被撞了一下。

    一直以来,在她心中,与他的关系,就是一场闹剧和游戏,从未真正将他当做自己的丈夫,可这一刻,却有种与他真的是夫妻的感觉。

    她想要他陪着自己。

    他在自己身边,心也安定下来不少。

    被他呼吸缠绕的颈项蹭得热起来,她微微一偏脑袋,哦了一声。

    尽管只有一个哦,他却听出她的疲倦。

    在幻夜待了一天一夜,回了檀香苑还没进屋又跑来医院,怎么会不累?

    他圈住她的手,牵着她走到急症室旁边的长椅上边。

    坐下来不久,楚欢颜眼皮就发沉,像坐公车似的,脑袋晃荡起来,却又保持着残存的意志力,每次快要靠到他肩膀上,马上条件反射撑起来。

    顾靳枭眼神一动,侧过脸,小女人纤长睫毛耷下,紧闭的红唇微微隆起,天然的唇珠像一朵芬芳馥郁的玫瑰花瓣,睡相可爱得很。

    上一次这么看她睡觉,还是那次她收了妈的支票,惹恼了他之后,想要讨好他,结果把自己给灌醉了,也是那一次,他听到了她说梦话,知道她内心深处的暗。

    手一抬,将她的脑袋不轻不重摁在了自己肩膀上。

    她也没有再坚持,乖乖地躺倒在了他的肩膀上。

    一会儿,均匀的鼻息响起。

    正这时,走廊那边传来脚步声,岳轻舟的身影疾步走近。

    得知楚耀跳楼,二爷和楚欢颜来了医院,他也后脚赶了过来,看见楚欢颜正把脑袋搁在二爷肩膀上睡觉,脚步很识趣地停住,免得惊扰了两人。

    两人这么宁静祥和,其乐融融的画面,还真是很少见。

    他准备到一边去等着,顾靳枭看见他来了,却是眼神一动,将睡得美滋滋的小女人抱到了长椅上平躺下来,然后掏出怀里的一把瑞士军用小刀,蹲下身,轻轻割下她滑落下来的一缕头发。

    岳轻舟在一边看得一清二楚,一脸疑窦,不知道二爷是什么意思。

    顾靳枭将那缕头发用干净的男士手帕包好,示意岳轻舟和自己走到一边。

    “三爷有什么吩咐。”岳轻舟跟过去,低声问。

    顾靳枭将男士手帕递给他:“查件事。”

    ……

    楚欢颜醒的时候,才发觉自己一直躺在某人的肩膀上,看看墙上的挂钟,竟然已经睡了两个多小时脑子一清醒,刷的站起身,朝急症室看去。

    顾靳枭不紧不慢道:“你哥输完血了,半个小时前,被送去了病房。你爸妈也跟去病房陪护去了。”

    “那他……”

    “医生说,他全身多处骨折,尤其左腿,粉碎性骨折,需要做几次手术和长时间休养,有可能会落下后遗症,不过,没有性命危险。”

    “落下后遗症?”

    “以后走路,可能不太方便。”

    ------题外话------

    愚人节快乐。四月初始,天天开心~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