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八十五章 出口气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五章 出口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场爆炸案的顺利解决,让京城军方在市民中心目中的地位犹如神袛。

    她记得那一阵子,网上对军方的崇拜之词几乎要溢出屏幕,都说这次爆炸案的军方负责人能够迅速摸透对方犯罪分子的每个心理,将商场布满的炸弹一一找到并拆除,同时捉到嫌犯,肯定是个绝顶的厉害人物。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是因为有人在你背后负重前行,与你想象不到的罪恶作斗——

    这是那段日子,网络上赞扬军方用得最多的一个段子,只是楚欢颜万万没料到,这个负重前行,保护市民,给民众一片静好岁月的幕后人,竟就是她面前的这个男人。

    这让她着实有点震撼。不知为什么,觉得他今天长得都跟平时不一样了……

    顾靳枭抬起手腕,瞥一眼手腕上的江诗丹顿:“没问题了?””

    回过神,她问道:“你这些年,一边打理顾氏,一边在军队处理军务,这样真的行吗?忙得过来吗?”

    “不行也得行。”

    楚欢颜明眼眸一动。

    军队事务是顾氏的祖业,顾老爷子年老体衰,顾靳枭的哥哥顾家大少爷也英年早逝了,顾家这一代只剩下他这么一个男丁,除了他顶上去,还能有谁?

    这份祖业,总得有人扛着。

    虽然还有个长孙乔斯年,但从小就在外面长大,跟家族关系也若即若离,像是顾家的编外人员,根本不指望。

    “至于忙,倒也还好。”他卷了半寸衬衫袖口,眸色清华如窗外月光,“我的大半精力还是放在商圈。军务那边,我从没接受过正式授职,只是以家族成员身份代替我祖父打理,平时有下面人帮忙打理,偶有重要军中会议或者大事,才会过去。”

    “噢,所以你偶尔会突然几天不在京城,不是出差,是去了军队那边?还有,我被绑在天台的那次,你坐直升机来了影视城,就是刚从军区回来?”

    他瞥一眼问题不断的好奇宝宝:“嗯。”她下一个问题很想问他,咱们到底什么时候能结束这场婚姻,或者问问他到底为什么非要和一个一无所有的自己结婚,反正他说了让自己发问,也没限制是什么,话到嘴边,却听他的声音传来:

    “五分钟到了。”

    撂下话,顾靳枭脚踩离合器,发动车子。

    车子顺着马路慢慢提速,开起来。

    楚欢颜有些后悔自己浪费了问他的机会,望了身侧的男人一眼,很想他再给自己五分钟。

    “我脸上有东西?”慵懒的声音飘来。

    她收回目光,乱找了个话题:“没有,我只是突然想起虎哥的事……”

    “嗯?”他微不可查地蹙眉。

    “妙姐说,那个虎哥是你的部下,好歹也是个军人,被开除军籍已经够不争气了,现在还做放贷这种事……”顾靳枭平稳的声音飘来:“阿虎离开军队,是因为那年回乡,得知同乡一个老人常年被邻村的地痞欺负,那天又亲眼看见老人做生意时被那个地痞霸凌,还受伤了,一时气愤,教训了地痞一顿,没想到出手重了,那个地痞重残了,依照军纪,才被开除出军队,还被判了两年刑。”

    这倒是楚欢颜没想到的,敢"qing ren"都是有两面性的,那个虎哥还是性情中人。

    “任何人事都有两面性。别在了解对方之前,轻易下判断。”

    她情不自禁看身侧男人一眼。

    任何人事都有两面性,这话,是在说他自己吗?

    白天是内敛沉稳的商圈翘楚,晚上是神秘肃杀的军圈少将。

    顾靳枭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

    “另外,阿虎的借贷公司据我所知,并没违反法律,是合法营业的。借贷行为,利息高低,白字黑纸,样样清楚。要是借贷人不贪心,不逃避债务,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这话,不啻是在讽刺楚耀。

    楚欢颜一想起哥和家里人,心情被一片阴云覆盖,手臂支在窗沿上,看着外面的景象。

    本来还想找机会再多问问他关于离婚的事,这下,再没心情多问什么。

    不多时,车子停定在檀香苑。

    楚欢颜心情低落,又很疲倦,默默跟在顾靳枭后面,一前一后,进了公寓。

    电梯门叮的打开,她一抬头,呆住,两个熟悉的身影双双跪在家门口。

    “欢颜!”徐慧看见女儿,就像看见救星一样,欣喜地准备爬起来,却被旁边的人摁下去。

    楚江海也跪在妻子旁边,撞到女儿身边男人的眼色,紧张不已。

    夫妻两旁边站着两个顾氏保镖,见两人回了,两步迎上来:“照二爷的吩咐,把楚小姐的爸妈带来了。”

    顾靳枭把爸妈带到这里干什么?楚欢颜一惊,旋即望向顾靳枭。

    顾靳枭淡淡:“有些事,你不想当面问清楚吗?”

    楚家这对夫妻,以前对女儿的种种偏心不公,也就算了。

    可这次,为了给儿子还债,和儿子合伙把女儿差点卖进火坑,难道这丫头还想糊里糊涂,就这么算了?

    楚欢颜明白他的意思,这男人,是想让自己出口气。可现在,她真的不想看见这对男女。也不想多质问什么,还有什么好问的?爸妈一直都偏心,这次帮着宝贝儿子坑自己,也不奇怪,质问他们,无非是自取其辱,在自己心上又砍一刀。

    她也理解顾靳枭的好意。

    其实,若他们两只是与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不用顾靳枭说,她也会以牙还牙。

    可跪在地上的两个人,到底是她的父母,生了她,养了她,她可以怎么办?

    将他们剥皮拆骨、鞭尸游行?

    她可以将楚耀扔在高利贷集团,让虎哥好好教训一下,帮自己出气。可爸妈呢,她难道也将他们丢到那边去让人狠狠揍一顿?

    这就是有这么一个原身家庭的无奈与悲哀。

    她可以摆脱他们,但永远无法抽走自己身上楚家的血液。不过也好。

    经此一事,从今后,她这颗渴望家庭温暖,父母温情的心,彻底凉透。对于楚家,她不再抱有希望,从此,也会保持距离。不会再被他们任何一个人伤到。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