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八十章 消了这口气再说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章 消了这口气再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两个女人不敢回嘴,只不服气地各自叼着香烟,别过脸。

    浓烈的香水扑过来,楚欢颜被熏得几乎快呼吸不上来,也隐隐猜到了眼前三人的身份,更明白了那个虎哥想让自己打什么工。

    黄赌毒向来一窝。这种有高利贷集团下面肯定也会有夜总会之类的销金库。

    她呜咽起来,示意想要说话。

    妙姐拍拍她脸蛋儿,轻笑:“这会儿后悔了,想要去跟虎哥求情了?说什么都没用了。就安心先在这里做几天吧。”说着,手一挥。

    两个女人立刻搁下香烟,掏出手上袋子里的衣服,走到楚欢颜面前。

    一个人将她手脚上的绳子解掉,又摘下另一个人则将手上的一套衣服扔到她身上:“换上!”

    楚欢颜看清楚那套衣服,是一件纱织连衣裙,缀满了蕾丝亮片,类似夜场舞女的登台服,就算还没穿上,也知道与面前两个女人身上的差不多,款式曝露,遮了胸遮不住屁股,顿时爬起来:“我不换,你们去跟那个虎哥说一声,我要见他……”

    话音还未落,妙姐一个锐利眼神递飞去。

    一人立刻从背后将她双臂架住,另一人则将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扯下来。

    两人力气很大,楚欢颜一人招架不住,就像个任人打扮的布娃娃,硬生生被挂掉全身上下的衣服,换上了那件亮片纱裙。

    妙姐在一旁静静看着,眼色也遽然一亮,慢慢走上前,前后左右打量一番,朝旁边两个女人挑唇一笑,似乎对自己的眼光很是自信和满意:“我就说还不错吧,行了,带她出去。”

    “去哪?”楚欢颜猜得出几分,马上抱住茶几脚。

    “当然是去还债咯。没事,第一次,咱们也不会让你做太难的事,先去陪客人喝喝酒就行了。”妙姐手一挥,两个女人上前要拉楚欢颜。

    她死死抱住茶几脚:“这都什么时代了,还搞逼良为娼这一套?我这就叫人来,他会送钱来的,你去叫你们那个虎哥来啊!”

    “看来你还没弄清楚,虎爷最气别人耍自己,你骗了虎爷还逃跑,这就不只是还债的事了。做几天,先让虎爷消了这口气再说吧!”妙姐一笑。

    楚欢颜身子一个哆嗦,下意识更加抱紧了茶几脚,可能是迫在眉睫,力气很大,两人拉得气喘都拉不动,回头气急败坏地看一眼妙姐:“妙姐,要不要打一顿?”

    “是啊,这副样子,就算出去了,不得罪客人都不错了,哪能招待客人啊!”

    楚欢颜后背炸出冷汗,只听妙姐顿了一顿,沁着冷意的声音传来:“不愿意接客?好,就让她安安静静多考虑几天。”

    这丫头不过是虎爷丢到自己这边教训几天的,还犯不着动用激烈手段,万一真的弄死弄残了,到时候还不了虎爷那笔债,还亏了。

    这种稚嫩的黄毛小丫头,杀鸡焉用牛刀,关着饿个几天也就服软了。

    说着,摇曳生姿地走出包厢。

    两个女人看一眼楚欢颜,跟了出去,哐一声反锁上门。

    包厢瞬间又被一片黑暗包裹。

    许久,楚欢颜才慢慢松开抱住茶几脚的双臂,平静下来,低头看一眼身上衣不蔽体,还被两人扯得烂掉的纱裙,唇边浮出苦笑。

    不给顾靳枭打电话,就是不想让顾靳枭知道这件事,不想在他面前总是一个需要帮忙、让人可怜的存在……可现在,想让他知道都做不到了。

    幸好妙姐她们解开了她的绳子,没有继续绑着她了。

    她活络了一下手脚,爬起来,四处看了看。

    包厢没有窗子,只开着一盏微弱的小射灯,大门反锁,外面估计还有人守着,想要逃,是不可能的了。

    从没有过的颓丧袭遍全身,她缓缓坐在沙发上,除了眼下的困境,更多的是对家庭的绝望。

    如果不是哥的欺骗,她怎么会在这里?

    比起这些高利贷集团的人,她觉得家人更可怕。

    以前她只是觉得爸妈不公平,太偏心,对她索取无度,这样的情况,或许在有几个孩子的家庭,必定会有一个孩子承受,毕竟,亲情关爱不可能那么均匀……可现在,才发现,爸妈也许并不仅仅是不关心她,某种程度上,真的根本没曾将她当成亲生女儿。

    她是最小的女儿,在她出生之前,家里已经有一双儿女了,并不缺她。

    或许她的诞生,从头到尾就是多余的意外,被父母厌恶的。

    可是,真的至于厌恶到完全不顾她的死活,将她当成肉盾,送到高利贷集团手上吗?

    事实证明,她的家人,真的不在乎她的生死。

    心,抵挡不住渐升起的寒意,阵阵发凉,又揪成一团,发痛。

    为什么?就算喂只小动物喂养久了都有感情。她好歹也是他们的女儿……到底做过什么,值得他们这么厌恶?死了也无所谓?

    她捂住胸口,咬紧了唇瓣,仰起脸,吞下从喉头涌上来的酸涩液体,尽量平静了思绪。

    这个时候,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要想着怎么出去。

    看这情况,只能等人下次进来时,再说清楚她认识顾家二爷,看这些人认不认识顾靳枭,给不给他面子了。

    顾靳枭……自己一夜未归,泉嫂肯定会打电话告诉他。

    她并不怀疑他会来找自己,可是这次不一样,不是掉在荒无人烟的山间天堑下,而是被高利贷集团绑走了,也不知道他能不能顺利找到自己。

    *

    第二天傍晚,斜阳甫落,最后一线光影被蓝丝绒般社的苍穹遮住,彰显着又一个都市不眠夜的到来。

    西城区最大的销金库幻夜夜总会门口霓虹亮起,几处酒吧入口的大门前,已提前站着夜总会工作人员。

    随着夜幕的加深,幻夜门口的车辆越泊越多。

    门口进出的客人全是看起来身份不低的人,也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一下车,就被夜总会工作人员亲自迎了进去。

    随着高峰期渐过,今晚的客人们多半已入场,几个工作人员稍松懈了些,偶尔还闲聊起来,正这时,夜幕中,不远处传来车轮轧过柏油地面的疾驰声伴着低沉的轰鸣,由远至近。

    ------题外话------

    周末好呀,各位小仙女~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