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七十章 这个不省心的女人!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章 这个不省心的女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二爷,傅总已经通知山下警局了,不过依酒店到警局的路程距离,只怕后半夜才能到。”保镖继续说道。

    乔斯年一天都在二叔别墅这边随时等候着消息,一听这话,脸色变了,后半夜才能到,也就是说楚欢颜若是真的困在山里,还要一个人呆上一整夜的时间?

    深夜的山里可不是闹着玩的,最冷的地方可能只有不到十度,又没有任何光亮,处处危险,可能会不小心失足掉下悬崖。

    沙发上正中央,始终保持着一个坐姿聆听汇报的身影,雕塑般的五官也是笼罩一层寒凉的霜气。

    这个不省心的女人!

    *

    “阿嚏——”

    此刻的楚欢颜靠着冰冷的岩石壁,裹紧了薄薄的外套,打了个喷嚏。太冷了。

    早知道早上出来应该穿多点了!

    不,早知道的话,根本不应该进山……

    本打算沿着山路随便逛会儿,谁知道山景太美,越逛越远,等她再回过神,已经找不到回路了,在山上胡乱摸索着,不知不觉,天色都暗了,一个不小心,没看清路,脚下踩空,掉到了一处裂开的天堑里。

    幸好这天堑不算太高,下面又有厚厚的野草当软垫,没摔伤摔死,不过也够呛,她根本爬不上去。

    叫救命叫得虚脱也没用,这里除了鬼,根本没人应。

    也尝试着往上爬,可山壁打滑,又没绳索,爬两步就往下滑三步。

    最后,她只能放弃了,再折腾下去,只怕连最后一点体力都没了。

    想着顾靳枭看她不见了,肯定会派人来找她,没关系,她就在这儿等着就行了。

    没料到,一整天都没人找来。

    本来充足的信心像泄了气的气球,一点点消失。

    全都怪顾变态!

    她人生在遇到他之前,虽说也不是多么完美,总归还算是平稳。

    遇到他和他那一家子后,什么狗血奇葩事都能遇到。

    要是以后有人说这男人克妻的传闻是假的,她一定跟别人急。

    他前任三个未婚妻还没结婚,就被克得失踪的失踪,死的死,跑的跑。

    她跟他领了结婚证,只会被克得更惨吧?不会是莫名其妙地死在山里吧?

    一阵夜风从天堑洞口袭进来,她打了个寒颤,抬起头。

    根据头顶的亮度,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顾变态不会不来了吧?说不定干脆懒得找她,直接走了?

    毕竟他正是气头上,报复心又那么重!

    她刚和他的侄子扮"qing ren",想和他离婚,他不弄死自己都是好的!

    她居然还想着他能来救自己?太天真!

    不行。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

    她环顾四周,定了定神。

    作为一个都市人,虽然没什么很丰富的野外求生技巧,但胜在接受的信息资源多,不管是刷微博还是逛朋友圈,总能看到一些类似的求生小贴士。

    而且作为画手,平时也收集过这样的素材,曾经有连载的内容便是主角在野外受伤自救的桥段。

    她摘下一些比较长厚的草,一点点编织起来,最后编成了一条草绳,站起身,用力往两边拉扯了一下,试了试力道,然后,将一头打了个圆形的结,踮脚,使劲儿往头顶的洞口掷去。

    掷了几次,草绳都滑了下来。

    失败了五次,直到第六次,才终于好像挂住个什么东西!

    她一喜,用力往下扯了几下,确定草绳那一头勾稳了,深吸口气,将手上这边缠在腰上,然后低声给自己打气:“加油。”

    随即,踩着山壁,一点点往上攀岩。

    有了草绳的支撑力,果然好爬多了,可还没高兴完,只觉身子晃荡了一下,继而一空!

    还没来得及尖叫出声,楚欢颜已经啪的一下,重新摔回到了天堑里!

    “哎唷——”她揉着屁股爬起来,看一眼断掉的草绳,无奈地叹了口气。

    功亏一篑!

    野草绑成的绳子,始终还是不够扎实。

    现实和她漫画里用的那些求生桥段,还是有差距的!

    不过,既然差一点成功了,还是有希望的。

    要不再编一次草绳,这次编扎实一点?

    她爬起来正想再重新找野草,却觉得尾椎地方一股钻心刺痛!

    “呼——”她疼得眼泪都飚了出来,趴在地上。

    第一次摔下来时,本来就扭到了腰,这一摔,估计伤势更重了。

    想要凭自己爬上天堑,怕是很难了。

    不知是太疼,还是未知的恐惧,她睫毛一眨,眼泪越发止不住。

    不知从几岁开始,她就很少哭了。

    或许自幼到大,爸妈只宠哥哥和姐姐,从不把她放在心上,不管是受伤了还是难过,再怎么哭,也得不到任何同情和怜爱,久而久之,她知道自己的眼泪无法像其他小孩子一样,换得父母的疼惜,也就不哭了。

    与其撒娇哭泣,不如靠自己。

    没读书后,她凭自己在漫画圈立足,不但是为了多赚点钱,更是想闯个名堂,告诉爸妈,她这个从小就多余的小女儿,并不比楚耀和楚悦差,也是值得疼爱的。

    可此刻,希望的破灭,却再忍不住。

    一边哭,一边还不忘记咒着某人——

    顾靳枭,很好,你光辉的克妻履历表上,又要多一任了。

    正这时,头顶依稀传来声响。

    仿佛是野草被什么踩到的动静,由远至近。越来越清晰。

    直到一个冷然的声音从头上飘来:

    “哭够了吗。”

    她哭声一止,惊诧地抬起头。

    依稀洒进的白月光,正照在一张清冷无匹的俊朗脸庞,一束灼灼目光居高临下,落在楚欢颜身上。

    楚欢颜不敢置信地揉揉眼睛,好半天,确定不是做梦,才惊喜地站起来:“顾靳枭,你来了?!”

    这一跳,忘记了伤,呲地呼了一声痛,又趴了下去。

    顾靳枭看出她似乎伤到了哪里,脸色一冰:“伤了还在蹦蹦跳跳。”

    她这会儿没功夫和他犟嘴了,咬咬唇,镇住疼痛,仰起脖子朝上面喊:“那你还在等什么,快想办法让我上去啊。”

    顾靳枭环视了一下天堑下的环境,望向她:“能不能动?”

    她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身子,腰臀处一动就传来刺骨的疼痛,疼得眼泪又飚了出来:“不大行。要不你先去找人来吧……”

    他身躯往后退去,瞬时,没了人影。

    楚欢颜一呆,有些慌了:“喂,你去哪了?”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