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五十九章 醉话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九章 醉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想要出去的心思,果然很坚决。

    就这么讨厌被他金屋藏娇,还是为了快点重回工作室上班,看到乔斯年?

    灯光下,顾靳枭俊朗的脸半明半昧,越发添上一抹说不出的阴翳,扫一眼还有大半瓶的红酒:“还没完。”

    这男人,是要自己把这一瓶红酒干完?

    楚欢颜一惊。

    顾靳枭长身仰靠在椅背上:“做这么多,不就是想要不被软禁吗?只要你喝得下这瓶酒,我就让你出门。”

    她咬咬牙:“这可是你说的,别反悔!”

    豁出去了!

    拿起红酒,拔掉木塞便直接嘴对嘴朝喉咙里灌去。

    随着酒液一点点流入腹腔,她的脸蛋也越来越红。

    中途实在受不了,停下来,反手擦了下嘴,喘了口气。

    “喝不下就别勉强。”顾靳枭淡淡。

    “我没问题。”她振作了一下,继续拿起酒瓶。

    顾靳枭也没阻止她了。

    眼看,一瓶红酒快要见底,还剩最后一点。

    她感觉酒气也升到了最高点,脑子晕乎乎的,视野也变得模糊,好几次,差点看不清对面的人影。

    使劲晃了下脑袋,正要努力将最后一点灌下去,眼前一黑,手一松,伴着酒瓶摔在桌面上清脆的一声,体力不支,趴倒在了餐桌上!

    顾靳枭走过去,试探着抬膝轻踢了一下她的小腿肚子。

    完全没有反应。

    烂醉如泥了。

    还想讨他欢心,一瓶红酒就被放倒了。

    纤薄的唇微微一动,将她扛在了肩膀上,进了卧室,丢在床上,正要转身,衣领却被床上的小女人拉住,带着酒气的微弱声音飘来:

    “对不起……”

    他心头一动,这丫头是在对他说话?

    “……我错了……别关着我,我怕。”她眼睛闭得紧紧,唇瓣蠕着,可怜巴巴的声音,就像只受尽委屈的小动物。

    褪去了平时与她的针锋相对,此刻的她,像个雪捏成的可人儿,总算安静下来了。

    有时,他也会自嘲,自己是有受虐倾向吗?

    想要找个暖床的贴心可人儿,大把女人往自己身上扑,居然找了这么个费心淘神,成天想着离开自己的女人。

    妈和小薇,还有阿洛以及顾家所有人都想不通。

    唯他一人才知道,只有她,才可以。

    若非要有个女人在身边,只有她。

    其他女人,都没有她有的某一样东西。

    他弯下身,趁她丧失意识,纤长手指轻轻碰上她的眼皮,描摹着她紧闭的双眸,纵然那双眼闭着,却仍是满足。

    直到她的梦呓声再次响起,他才收回心思,目光镇定,不轻不重揪起她的睡衣立领,拉到了自己下颌边,低沉着嗓音:“楚欢颜,你还知道错了?”

    她呢喃:“我错了……我怕……好黑……这里好黑……求你别关着我……”

    顾靳枭眉宇一凝,好黑?

    这几天他的确限制她出门,软禁了她,可又不是把她关在小黑屋里,怎么就黑了?有什么好怕?

    她带着哭腔的声音再次响起:“……求你别关着小幺……好黑……小幺怕……妈……”

    最后一声“妈”,让他脸一抽。

    这丫头,不是对自己道歉。看样子,是喝醉了半梦半醒,在说醉话。

    又脸色一动。她被妈妈关过?

    还有——小幺?是谁?她是在自称“小幺?”?小幺,是这丫头的小名还是什么?

    “妈……姐姐的玩具不是小幺弄坏的…别罚我,求求你,小幺出来,这里很黑,小幺怕……”

    梦中的楚欢颜,语气更加凌乱,紧张,身体轻微颤抖着,辗转反侧,额头沁出汗珠,仿佛禁受着折磨。

    他眼神一寸寸深沉下去。

    早知道这丫头在家里不受重视,从父母到兄姐,都把她当野草,却没想到曾经有过这样不愉快的经历。

    被妈妈关黑屋这件事,估计是她的童年阴影,否则,也不会酒醉还念念不忘吧。

    或许,她不愿意被软禁,也是因为这场不愉快的童年经历?

    捏住她下巴的手不自觉朝上滑去,蹭去她额头上的细汗。

    将她凌乱的沙丝绕到耳根后。

    拖住她的后腰,将她抱在怀里,仿佛抱着焦躁不安的婴儿。

    仿佛被安全感包围,楚欢颜似乎感觉舒服了不少,脸色渐渐祥和,也停止了呢喃。

    *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射进来时,楚欢颜睁开眼。

    盯着天花板几秒后,回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

    她功败垂成,一瓶红酒没喝完就被放倒,后来……什么事都不知道了。

    坐起来,捧住脑袋,却并没有预想中的宿醉过的头疼,倒是神清气爽的,身上甚至连一点酒气都没有。

    她呼出一口气,掀开被子,却又一个胆颤!

    昨晚的粉色睡裙换成了白色睡衣套装。

    怎么回事?

    难道……

    “泉嫂!”她大叫了一声。

    脚步近了,泉嫂推门进来:“少奶奶醒了。”

    “……我衣服怎么换了?”

    “昨晚您喝醉了,二爷抱您回了房,然后让我去买了醒酒药,免得您第二天起来或头疼,喂您吃了以后,又抱您去了浴室。”

    楚欢颜吞吐:“……所以他、他……”

    泉嫂点头,帮她说未说完的话:“嗯,是二爷给您洗了澡,换了衣服。”

    楚欢颜脸蛋涨成了猪肝红。

    “少奶奶先洗漱,我去给您做早饭。”泉嫂说完便出去了。

    半晌,楚欢颜才从凌乱中镇定下来,扯开衣领,查看了一番。

    并没有什么可疑的痕迹……

    那男人除了给她洗澡换衣,应该再没做别的事。

    昨晚她烂醉如泥的,估计他也没什么性趣。

    想着,才舒了口气。

    ……

    今天的早餐与前几天一样,吃得寡然无味。

    想起又是软禁的一天,楚欢颜味同嚼蜡,吃龙肉都没味。

    一想到昨天就差一点就能喝完整瓶红酒,更是忍不住扼腕。

    就差一口而已!

    泉嫂见她推开盘碟,走过来:“少奶奶,时间不早了,今天您要是去工作室,怕会迟到的,要不要请保镖送您?”

    楚欢颜身子倏的直挺起来:“你说什么?”

    泉嫂的意思,难道是她可以出门了?

    那男人……解除了她的禁足?

    泉嫂微微一笑,脸上的表情已说明一切。

    她很意外,毕竟自己并没有喝完那瓶红酒。

    没想到他给自己开了个后门。放过了自己。

    …

    走出家门,楚欢颜有种出狱的感觉,深呼吸一口久违几天的新鲜空气,啊,自由真好!

    怕被乔斯年看见,还是没有让顾氏保镖送。

    就在她跨出小区的同时,不远处,停了许久的一辆SUV门开了,一个中年男子下了车,疾步朝楚欢颜走去。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