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五十六章 骂我250?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六章 骂我250?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欢颜望住秦如仪,忽的弯唇一笑:“哪需要这么多啊,我可受不起,一半就行了。”

    车内的气氛,僵了。

    秦如仪不敢置信地盯着楚欢颜:“你……你什么意思,到底想要多少钱?”

    楚欢颜知道她误会自己在说反话:“就是表面的意思。你给的太多了,我虽然没什么钱,但也不等着钱用。”

    “你到底……到底什么意思……”秦如仪没见识过这种套路,傻了。

    她不是应该抬高价格吗?怎么还压低了?这是玩的哪一出?

    楚欢颜叹了口气,说得更明白一点儿:“顾太太,我在给您省钱呢!您儿子,值不了这么多钱,一半就行了。”

    秦如仪唇一个抽搐,有种被打了一耳光的感觉,也无法分辨她说真还是假,半晌,定了定神,将支票塞到她手里:“我不管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反正这钱你给我收着,回去写好离婚申请书,我会派人来找你拿。接下去,你们离婚的事,我会安排。”

    楚欢颜虽然不认为自己写了离婚协议就能顺利和顾靳枭解除关系,但眼下要是不收钱,估计秦如仪不会安心,也不会放自己下车,只好攥紧支票。

    回到家,一进门,她脱掉鞋子,换上泉嫂递上来的拖鞋,就瘫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忙了一天,又刚跟秦如仪交手了会儿,好累。

    泉嫂也没多耽搁,端了壶早就泡好的花茶过来,就去做晚饭了。

    楚欢颜看着泉嫂在开放式厨房忙碌的背影,伸展着四肢,呡了口香气宜人、清甜可口的花茶,浑身的疲乏消散。

    这样有人服侍的生活,不知多少女人向往吧。可是,再美好,再滋润,也终归不是属于自己的。

    只是人生一个意外的宛如梦境般的小插曲而已。

    过了几天少奶奶的生活,也气到了顾小薇和莫修白那对渣渣,算了,也该结束,回归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了。

    她是画漫画的,讲求的是脑洞和想象力,可是不知为什么,从小到大却从没幻想过自己嫁入豪门。

    少奶奶?这个称呼,永远和她是不搭的。

    想着,她呼出一口气,打起精神站起身,活络了一下筋骨。

    “少奶奶饿了么,饭菜快做好了,您看会儿电视。”厨房内,泉嫂注意到她站起来,打了声招呼。

    “没事。慢慢做吧,我不饿。”楚欢颜脑子一闪,又问道:“对了泉嫂,他今天不来吧?”

    “二爷今天打电话来过,说晚上和客户有饭局,不来了。”

    她舒了口气,那就好。回到卧室,坐到书桌前,抽出一张A4纸,开始手写离婚申请,最后在末尾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她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看秦如仪给不给力吧!

    正好,泉嫂喊她吃饭的声音传来,她答应了一声,顺手将申请书和那张支票一起放进抽屉里,出去了。

    吃完饭,看了会儿电视,天色不早,楚欢颜进了浴室。

    哼着小曲儿洗完澡,她用一张大浴巾随便裹着身子,擦着头发就出来了,反正某人今天不会来了,也不必那么紧张了。卧室内的灯光调暗了,成了暖融融的橘色光芒,罩得整个房间昏暗而暧昧。

    估计是泉嫂进来铺床时调的吧。

    楚欢颜没多想什么,走到穿衣镜前,继续擦着没干的秀发,看到镜子中自己的背后什么一动,吓了一跳,手一松,毛巾滑了下去,慌忙转过身——

    只见顾靳枭坐在幽暗处的单人沙发上,双手随性而慵怠地搭在扶手两侧,眼皮微掀,射出的光泽似明似暗,看不清情绪,堪堪落在她只被浴巾裹住的酮体上。

    房间内灯光昏暗,他又刚好坐在最暗的角落,所以她刚才完全没注意。

    “你是游魂吗?怎么来了也不出个声!?”

    楚欢颜醒过神,没好气地叫了一声。不是说今天不来了吗?

    顾靳枭没吭声,继续不动声色地盯着她,宛如君临天下的王者,目光继续在她身上游弋。

    她被他看得有些心虚,怒气没了,下意识将裹在身上的浴巾往上提了一提,准备冲进浴室穿衣服,还没跨出两步,只听他终于开口:“跑什么跑。过来。”

    仿佛有股魔力的趋势,她的脚掌不听使唤地站住。

    “是让我亲自过来请?”他的声音再次袭来,添了几许冷意。

    她从没听过他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后背不禁有些发冷,想要观察他的表情,偏偏他的脸轮廓隐藏在角落的昏暗中,看不清楚,就像一头伏在暗中随时袭击猎物的野兽。

    最终,走了过去。

    站定后,不忘保持警惕,牢牢拽住浴巾。

    却听指尖叩击桌面的声音有节奏地响起,夹杂着冷笑的声音飘来:

    “你打算怎么解释。”

    她一惊,顺着他的手指,看到茶几上的烟灰缸下面压着的A4纸。是她刚刚写好的离婚申请。

    糟糕。以为他今天不来,她写好后随便放在抽屉里。被他逮到了。难怪他这副脸色。

    都被他看见了,还能怎么解释?要说是没事做写着好玩的,他也不会信吧。

    这男人正气头上,面对面杠起来,自己吃亏。

    她撇清责任:“不关我的事,是你妈找过我。”

    “你的意思是,我妈逼你写下这份离婚申请书?”

    “嗯。”

    “那你收下这张500万的支票,也是被逼的?”顾靳枭毫不吝地将那张与离婚书放在一起的支票甩到她眼皮子底下。分明就是巴不得想与他脱离关系!还在不承认。野猫儿果然是养不熟的。到现在,还在想逃跑。问过他的意见了吗?

    她捏紧了浴巾边角,没说话。

    “这也就算了。居然还为我妈省钱。一半就行了?一半……骂我250?”他狭长缝隙袭出杀人的寒光,俊朗的脸黑得不像话。

    收了妈的钱,还要奚落他不值500万——

    他的人生还没受过这种重击!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