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我不是在玩游戏 > 第257章 真正的游戏目的

我不是在玩游戏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7章 真正的游戏目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少爷,国战那边,您不在现场指挥弟兄们,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听到来自身边的星云逸剑的小声问话,星河却并没有停下脚步。

    “临走前我已经安排了魔刀和诺言他们代我在国战前线指挥公会的国战行动,他们两个应该没问题。”

    听到魔刀和诺言的名字,星云逸剑表情一瞬间变得有点复杂,不过紧接着便恢复了原状。

    “虽然魔刀和诺言确实是值得信任,但少爷,我听说这次暗域那边可是卯足了劲,甚至暗狂都少有地亲自带人上战场,连毁了帝国两座小型堡垒……没有少爷这个会长在,恐怕咱们这次很难镇住暗域那群发了疯似的家伙。”

    星云逸剑这话说的虽然有长他人志气之嫌,但却也不无道理。

    自从之前那次内海阵营战过后,因为站错了队伍而大败亏输,最终依靠着官方的弥补措施才不至于连血本都赔进去的暗域和血怒部落,在联邦和帝国的玩家势力对比中彻底地落在了各自的竞争对手后面,而星耀殿堂和牧天下,则是想好相反因为选对了阵营而大赚一笔,一跃成为了联邦和帝国的第一玩家公会。

    不过,帝国一方具体是什么情况暂且不论,就联邦一侧而言,星云逸剑即使是对自家少爷忠心耿耿,但也不得不成为星耀殿堂如今这个“联邦第一”的名头坐得可一点都不算稳,甚至还比不上游戏初期的暗域公会,毕竟暗域公会在游戏初期称霸的时候一段时间之内也算是颇有些鹤立鸡群的感觉,而如今的星耀殿堂,虽说明面上已经把曾经的霸主暗域踩在了脚下,但双方的差距公道地来说还完全没有达到难以翻盘的地步。

    正因如此,尽管已然在比拼中落于下风,但在国战资料篇开启之后,暗域公会上下反而呈现出了爆发式的干劲与气势。国战和之前的阵营战不同,是完全不需要担心“站错队”的问题的,暗域会长暗狂就借用了这一点大肆宣传,暗讽星耀殿堂只是运气好的同时煽动起了暗域公会玩家们的热情,让暗域公会从国战开始之后就成为了联邦阵营玩家中最为活跃和强势的一股战场力量。

    相比之下,新晋第一联邦公会的星耀殿堂,这几天在国战战场上的表现就只能用差强人意来形容,虽说也不是没有建树,但比起上下一心彻底爆发的暗域,总会让人有种实际成绩与那个“第一”的名头不太相称的感觉。这其中固然有暗域知耻而后勇士气高涨而星耀殿堂因为新晋首席反而众人情绪有些怠惰的缘故,但也确实不乏有星耀殿堂这边国战最高指挥者始终都是星傲魔刀这个副会,而星河这个会长却仿佛根本就没在国战战场上出现过的影响在其中,毕竟和暗域那边是一个道理,老大都在拼命追随的小弟们自然也会跟着奋勇向前,可如果老大都不重视这事,小弟们就算是有心进取也终归是无济于事。

    星云逸剑虽然玩游戏技术不如星傲魔刀,策略眼光也不如星澜诺言,但终归也都算是中上之资,对于星河更是忠心耿耿。担心星河不在让星耀殿堂在国战中的成绩和收获受到影响这样的劝言,此刻从他嘴里说出来也算是比较中肯。

    然而,对于星云逸剑带有隐晦劝说意味的话语,星河却只是淡淡地开口了。

    “确实,这事我之前也听魔刀和诺言提起过,最近在国战战场上,公会的表现是有些不尽人意……但,也没有太差不是么?”

    星云逸剑闻言有些傻眼,什么叫“没有太差”?少爷的目标不是成为联邦一侧乃至整个《救赎》中的第一玩家公会吗?国战这么重要的事情少爷对于自家公会的表现要求就只是“没有太差”就好?

    虽然没有回头,但星云逸剑的沉默对于星河来说已经可以算是说明了他的疑惑,星河嘴角微微一笑,接着开口了。

    “逸剑,你觉得《救赎》这款游戏,游戏目的是什么?”

    星云逸剑对于自家少爷这没有丝毫征兆的话题转移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听到星河的问题,星云逸剑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开口了。

    “游戏目的?为,为了娱乐?”

    “不,我不是说玩家玩《救赎》的目的,而是《救赎》这款游戏本身被设计出来并让玩家进来游玩的目的。”

    这下子,星云逸剑更是有些傻眼了。

    “呃……为了赚玩家们的钱?”

    星云逸剑感觉自己回答得有点傻,但星河却并没有责怪他。

    “赚钱……没错,这是最标准的答案,不如说正常人都会这么想。游戏开发商开发出一款风靡全球的划时代网游,吸引大量玩家进入游戏世界进行冒险游戏,最终目的当然是为了要凭着这款高人气游戏从入坑的玩家们身上赚取大量的金钱。我已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直到最近,我却突然有了另外一种想法。”

    这样说着,星河的微笑收敛,表情也变得有些难以捉摸。

    “我突然开始觉得,《救赎》这款游戏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们‘驱逐这个世界的混沌,守护这个世界的秩序’。”

    星云逸剑足足反应了几秒钟,才意识到这句台词并不是星河突然间犯中二,而是早在《救赎》开服每个玩家刚进入《救赎》注册时,作为官方游戏背景简介出现在最开头的一句话。

    “少爷,这不是《救赎》的游戏背景的那个……”

    说到这里,星云逸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说下去,虽说星河对于他们这些在现实中就是手下亲信的下属还算是比较随和,但终归当面说自家少爷居然把一句游戏背景当真实在是有些太蠢什么的显然是作死的行为。

    “没错,就是这个游戏的背景,”星河却似乎没有听出星云逸剑的话外音,或者其实听出来了但没有当回事,“这确实很难以相信,但我发现如果顺着这个思路来想的话,之前很多古怪的事情似乎都比较能说得通了。”

    “这款游戏虽然如今人气火爆几乎堪称网游界的吸金机器,但实际上这个‘吸金’却并不是说《救赎》官方运营大赚特赚,而是这款游戏能够让将资本投入到其中的人大赚特赚。《救赎》游戏中真正能让官方运营商从玩家们身上获取利益的元素其实少得可怜,不如说正是因为官方运营商没有把装备制造加工、道具大批量交易等等这些获利的功能元素完全把持在官方系统手中,才让我们这些虚拟财团在这款人气火爆的游戏中找到如此多的投资赚钱机会。”

    “我有想过,或许这是《救赎》运营商故意为之,想要开创一种网游经营的新模式。毕竟虽然他们没有直接从玩家们身上赚到钱,但却能吸引我们这样的虚拟财团进行大量投资。但随着游戏进程越来越深入,我发现我的想法完全错了,《救赎》官方似乎根本就没有考虑过用这款游戏赚钱……举个最明显的例子,刚刚结束的风暴内海动乱剧情中的那场阵营战。”

    说到这里,星河顿了顿,尽管游戏中的角色身体不会有说话时间过长而导致口干舌燥的情况,但他还是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眯起了眼睛。

    “作为内海动乱剧情的最高.潮决战,如果换做是我,即使是想要保证剧情的原汁原味不被其他元素喧宾夺主,也不妨碍我借此大赚一笔。在现有船只种类基础上增加更多战斗特化的船只类型,延长决战时间,开放海上特有的坐骑……光是这样一场决战如果操作得当,就能在游戏中掀起一场消费风潮,就算官方不想要赚钱我们这些游戏内的经营者也有的是方法捞上一笔。

    “可《救赎》官方什么都没做,不仅如此,居然还安排了原初妖精单枪匹马直接打倒最终boss的剧情,虽然作为最终受益者之一,我来说这话可能不太合适,但决战第一天就将这段剧情**彻底结束,这从赚钱角度而言简直就是再愚蠢不过的做法……但是,就像我方才说的,如果换一个角度,从这个游戏的背景‘驱逐混沌保护秩序’的角度来看的话,结论却会大不相同。

    “耶卡尔阵营的玩家被伪装成秩序阵营的耶卡尔王子蒙骗了,如果让这场战争持续下去而不立刻揭穿耶卡尔的真面目,到头来这场战争就会成为真的成为同为秩序阵营玩家之间的一场对于‘驱逐混沌’毫无意义的纯粹而可悲的内耗。原初妖精的斩首行动,从游戏赚钱角度来说是蠢事,但单纯从游戏剧情本身来说,那确实是身为秩序阵营的强者和领导者,在那种场合下能够做出的最佳判断与措施。”

    说到这里,星河终于扭过头,看着因为他这段分析而目瞪口呆的星云逸剑。

    “这不是唯一的例子,这段时间我收集了很多游戏资料,也分析了很多,我发现了,为了顺从游戏背景中‘驱逐混沌保卫秩序’的宗旨,为了让秩序战胜混沌的游戏剧本以最佳的方式进行下去,这款游戏真的能够抛弃一切赚钱的可能甚至不惜得罪玩家,这就是《救赎》,一款不仅因为技术革新而划时代,就连理念也和所有传统网游截然不同的游戏……所以,为何我们不能大胆假设,它的游戏目的仿佛根本不是为了赚钱,而是真的试图让玩家们拯救游戏中这个虚拟的大陆呢?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再回到刚才的问题……新开篇的国战资料篇,让同属秩序阵营的联邦与帝国以及双方的玩家互相残杀,逸剑,你觉得这对于‘驱逐混沌保护秩序’这个游戏目标有意义吗?”

    星云逸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看到他如此,星河再次露出了胸有成竹的微笑,然后转身借着超前迈步,朝着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兰卡洛斯城主府走去。

    “所以,如果暗域他们想要在国战中捞好处,那就随他们去吧,我们要做的就只是在国战中适当地跟进,并且与此同时……找些真正‘有意义’的事情来做,这才是在这款游戏中真正赚大头的方法——就像是之前正确地选择代表秩序一方的洁希雅阵营一样。”
我不是在玩游戏》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