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我不是在玩游戏 > 第180级 牧云与狂牙

我不是在玩游戏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80级 牧云与狂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呃啊!”

    灯光阴暗但还算宽广的地下室中,伴随着一声充满了不甘心的哀嚎,一个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扔下手中的短剑,满脸痛苦地捂着胸口慢慢倒下。

    在他身边,牧云一边冷静地看着眼前这个敌对npc血量清空倒下,一边没有犹豫地拿出瞬回药剂将自己被打空了一半以上的血量瞬间补满。

    这个被牧云干掉的npc大叔,正是他这一路调查下来,找到的凯恩盗贼团在英雄镇埋下的暗棋斥候。像是凯恩盗贼团这种家大业大的恶党团伙,为了每次出手抢劫的成功率与安全性,自然是要在附近他们“掌控”的地域广撒眼线为他们传递情报,而牧云接下的拯救村娘洛可可的前置任务,就是要通过英雄镇镇长和镇上自卫队长官提供的一系列证据,首先先找到英雄镇上隐藏的这个盗贼团的斥候,然后从他这里获取凯恩盗贼团据点位置的相关情报。

    此刻,虽然经过一番激战,牧云总算是将这个外表其貌不扬但实际上却是如假包换的45级精英怪的中年大叔干掉,不过他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第一时间将血布满,如果单看这一幕,或许有很多人都会觉得牧云浪费,要知道他喝下的那种中级瞬回药剂在他这种掌控着一家大公会的重生大佬看来可能不算什么,但对于普通玩家来说却绝对是相当于第二条命的宝贝,明明唯一的敌人那个盗贼团斥候都已经死了,应该完全没有必要再消耗这么一瓶宝贝。

    但牧云自己却一点都不觉得可惜,而且他也确实不是药太多了随便浪费,而是真的有些忌惮会不会这个时候再冒出来什么隐藏boss。

    事实上,从今早在花店门口接到了来自丽塔小萝莉的「拯救村娘洛可可」的任务委托之后,牧云这一系列任务做下来,早就已经发现了这个任务绝对不是字面意义上从盗贼团那里救一个村娘那么简单。

    倒不是牧云知道了有关于洛可可所隐藏的原初妖精身份秘密,而是如果只是一个简单的拯救村娘任务的话,这个任务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复杂的前置系列任务。

    没错,就是复杂,整合来自镇长和镇自卫所的情报,击杀野外的盗贼线人获取证据,最终来到这个不起眼的杂货铺里指证杂货铺老板的盗贼团斥候身份,击杀他获取据点位置,最后再去往据点潜入拯救洛可可——据点那部分的情况还不清楚,不过光是前面这段连环任务,对于玩家游戏水准和智商的考验一点都不少,以牧云两世游戏玩家的经验来判断,这个任务的难度放在目前的玩家等级水平下,甚至完全不输给那些游戏后期才会出现的A级以上传承任务又或者准神器任务。

    《救赎》游戏中虽然确实会存在一些投入与报酬不成比例的鸡肋任务,但这种不成比例往往指的任务进程过于繁琐,而像是任务难度极高可报酬却很坑的任务,在《救赎》中却几乎不存在,也就是说,如果在做任务的时候发现任务难度比预想的要高出很多,那么恭喜你,你最终完成任务能够获得的奖励也绝对会高出你原本的预期——当然,首先你必须要有能力完成到最后才行。

    拯救村娘洛可可这个任务就给了牧云这样的惊喜感,原本因为心中莫名的预感,他确实是没有把洛可可身上这个借由高好感度才能触发的个人剧情任务想得太简单,可也没有想到这或许会是一个报酬与难度堪比后期的A级传承或者准神器的任务,不过也正因如此,他在做任务的过程中也是越来越专注越来越谨慎,如果不是这样,恐怕刚才他或许会栽到眼前这个45级精英怪斥候的手上——虽然只是个精英怪,但这个大叔在地下室入口那里设置了无法躲避的魔法陷阱让牧云属性下降了许多,并且瞬间没了一半血量,如果不是牧云经过前面的任务难度心里已经有所准备,恐怕还真是要阴沟里翻船栽到这区区一个精英怪手上。

    幸运的是,牧云最终还是多虑了,这里只有大叔斥候一个盗贼团眼线,击杀掉他,这一环的任务也算是告一段落。松了口气,牧云来不及心疼自己那瓶从结果来说是白费了的瞬回药剂,一个箭步来到地下室角落里的书桌前,很快就在上面一本摊开的日记中找到了盗贼团据点的所在。

    将信息记下之后,牧云没有再理睬地面上的大叔尸体,原路返回离开了地下室来到一楼的杂货铺店面,然后走出店门。

    虽然终于找到了盗贼团所在,不过也花了整整一天时间,现在天已经黑了,再有不到一个小时就是下线时间,牧云最终决定明天再去据点那里救出洛可可,反正从小萝莉那里获得的任务信息中明确地写着要在三天内救出洛可可,这还有两天时间呢。

    (同一时间在盗贼团据点牢房中的洛可可:莫名不爽##)

    牧云离开了杂货铺,准备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等待下线,顺便联系一下这段时间帮他打理公会的无畏铁心等伙伴们了解一下公会和王城的情况,而他却没有注意到,在他离开之后,一个全身连头都照在兜帽斗篷下,比他还低调的玩家偷偷地来到了这家杂货铺的门口,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因为作为盗贼团斥候的中年老板自然不可能会在这里有家人,因此眼下老板挂掉的杂货铺里空无一人,而那条通向地下室的地道外观又掩饰的相当好,除非是像牧云这样身上有剧情识破了老板身份的玩家,否则不可能会发现,因此神秘玩家在杂货铺里一直逛到快下线,也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线索。

    “X的,牧云那个混球到底在这里干什么了,这里的老板哪去了?”

    一无所获,神秘玩家不仅狠狠地锤了一下墙壁。

    “……算了,还是继续跟踪牧云吧……哼,牧云……这次一定要你后悔!”

    嘟囔着,神秘玩家摘下兜帽,露出了一张有些表情有些狰狞的脸来。

    狂牙,帝国势力老牌大公会血怒部落的首席刺客,公会中很有话语权的几位大佬之一,在前世的游戏中,直到后期传承系统开放几个新人后来居上之前,狂牙都是帝国势力这边的第一刺客。

    这一世的游戏中,即使有牧云这个重生者强势崛起,狂牙原本也是帝国势力这边公认能够和牧云这个超级天才刺客掰掰手腕的顶级高手,然而就在前些日子,一次血怒部落与牧天下的冲突之中,牧云却当众以近乎无伤的状态单杀了狂牙,也是令狂牙名声大损,从有资格与牧云平起平坐的高手直接变成了被牧云打成孙子的笑柄。

    当然,狂牙的实力水平绝对不像人们看到并笑话的那么不堪,那一次战斗的结果,实在是因为牧云利用重生者的优势提前知晓了狂牙的底牌技能做出了相应的准备,并且也获取了几个狂牙闻所未闻的稀有技能令他猝不及防,有心算无心,狂牙自然是看似毫无还手之力地完败给了牧云。

    狂牙虽然不清楚牧云是重生者这回事,但那次失败背后有蹊跷这一点他这个当事人还是明白的,最重要的是作为顶级高手,狂牙有这个自信,自己就算真的不如牧云,也绝对不会差那么多,如果不是牧云有心算计他,两个人打一场彼此都没准备的遭遇战,狂牙一点不觉得自己真的会输给牧云。

    可这些事情由狂牙自己来解释显然没有一点意义,大庭广众之下他狼狈惨败于牧云手下的视频知道今天还挂在游戏论坛上点击量居高不下,牧云害他成为了公众笑柄,这仇算是结大了。正因如此,这次在听手下有人说牧云疑似出现在英雄镇之后,原本在王城周边的狂牙二话不说,甚至直接借了公会里一个速度最快的坐骑仅仅用了半天时间就一路飞奔跑到了英雄镇上。

    别人认不出故意低调隐藏姓名的牧云,可牧云这副没经过刻意隐瞒只披戴了斗篷的造型却绝对瞒不过恨他入骨的狂牙的眼睛,就这样,狂牙这一下午跟了牧云两三个小时,也清楚了牧云正在做一个连环任务的事情。

    和牧云一样,旁观了一段时间牧云的任务流程之后,狂牙也见识到这个任务的高难度系数,并且推测出这个任务的奖励一定不俗,只是并不清楚洛可可的存在的狂牙,却彻底地误会了,他误以为牧云和其他来英雄镇的玩家一样是来寻找金龙骑士遗宝的,而牧云眼下正在进行的这个任务,正是其他那些玩家怎么找都找不到的金龙骑士遗宝任务。

    毕竟牧云作为一个重生者,或许别的不能令人信服,但各种创新攻略和寻宝战绩却是连他的敌人都不得不服——毕竟没人能想到牧云是提前知道那些宝物的所在以及攻略方式的——而因为误会牧云正在进行金龙骑士遗宝任务,狂牙也是放弃了原本直接刺杀牧云的计划,而是选择暗中跟随他。

    狂牙恨牧云入骨,他不仅要反过来挂掉牧云一次,更要当着牧云的面把他辛辛苦苦找到的金龙骑士遗宝给抢走,他要让牧云后悔那么暗算他!
我不是在玩游戏》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