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我不是在玩游戏 > 第170章 楚佳佳与摄影师哥哥

我不是在玩游戏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0章 楚佳佳与摄影师哥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可可?你怎么了?”

    “没事,我只是有点惊讶,佳佳你还有个哥哥?”

    洛可可刹那间的异样并没有被楚佳佳捕捉到,听到洛可可这样问,楚佳佳露出了有些怀念又有些伤感的表情,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并不是亲生哥哥,不过……对我来说也差不多就像是亲生哥哥一样的人。”

    洛可可歪了歪头,对于这个会令楚佳佳露出那样表情的“哥哥”产生了些许的好奇,同时也有一种莫名的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喜欢的什么东西突然间被别人分享了一样。

    “哥哥他曾经也是在这里住院的病人,和他相遇相识,是在大约七年前的那个时候……”

    八年前,一场意外的车祸事故过后,命运残忍地带走了楚佳佳的父母,也令她原本就病弱的身体体质更加地恶化,不得不在好心的叔叔一家的关照下接受长期的住院治疗生活,无法再像普通的孩子一样度过自己那本应天真愉快的童年。

    那年的楚佳佳——小女孩江楚佳,年仅10岁。

    突然之间失去了父母双亲,而自己也因为看不到治愈希望的绝症而只能把医院当做自己的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随着自己的父母亲一起去往那个世界……这样的事情即使是成年人恐怕都难以接受,更何况一个十岁孩子。

    八年后长成少女的楚佳佳,在人前总是带着一副乖巧温润的笑容,尽管面对陌生人的时候有些害羞,可实际上在朋友伙伴们中间却有着意外开朗活泼的一面,即使是遇到失败和困难,楚佳佳也总是最先振作起来的那几个,总是能够用她那温柔坚强的微笑来鼓励安慰自己的朋友们……了解楚佳佳如今这一面的人们,或许永远都不会想象得到,八年前刚刚住院的那个时候,年幼的楚佳佳在整整一年的事件中,曾经没有露出过一次笑容。

    不仅仅是笑容,实际上就连哭,楚佳佳也都没有哭过一次。不哭不笑,不喜不悲,年纪幼小就承受了来自命运如此残酷的打击之后,小楚佳佳仿佛一夜之前失去了自己所有的感情,成为了一个除了能够对医生护士的话做出反应之外与人偶没什么不同的孩子——实际上,那个时候在护士们中间,也确实是经常会很怜悯同情地用“人偶公主”来称呼这个长相可爱精致但却失去了感情的可怜孩子。

    那个时候,哪怕是没有什么恶意的负责照顾她的医师和护士们,都觉得或许这个经不起打击的可怜孩子今后的人生都会是这个样子,楚佳佳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就是在这个时候,她和那个人相遇了。

    住院第二年春末夏初的某个温暖晴天,在医生的嘱咐下,当时负责照顾楚佳佳的护士阿姨用轮椅推着楚佳佳来到住院部大楼前的花园中,找到一个阳光正好的位置让成天窝在病房里的楚佳佳稍微晒晒阳光。

    额外的细节,楚佳佳记得已经不那么清楚了,她只记得正在发呆放空的自己被一阵突如其来的闪光灯晃到,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应该陪在自己身边的护士阿姨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和她穿着同样样式的病号服,却与她截然不同很是精神奕奕的年轻男子,而他的手上,则是拿着一架看起来很专业的相机。

    “啊,抱歉呐小妹妹,因为阳光有点强所以我开闪光灯压了下光。”

    这是“摄影师哥哥”和楚佳佳初次相遇的时候,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最开始,楚佳佳和平时一样一言不发,一张无喜无悲的小脸没有任何表情。就是这样的表情,在此之前令许多试图亲近她的护士们中途退却,毕竟交流是两个人的事情,像楚佳佳这样没有任何语言和表情上的反馈,比生气闹脾气拒绝交流更加令人难以应对——因为你甚至连她有没有在听你说话都不知道,很多时候感觉上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可这一次,拿着相机的年轻男子却并没有像那些护士一样“会看眼”,他仿佛根本也不在乎楚佳佳是否在听他讲话一样,对着人偶一样的小女孩滔滔不绝地啰嗦了一堆。

    或许是好久都没有人像这样喋喋不休地跟楚佳佳说话了,楚佳佳最初真的是就算是听对方说话大脑也没能跟上理解,好不容易,年幼的楚佳佳才总算是明白了对方的大致意思:他住院前是一个新人杂志摄影师,原本看今天天气不错一时技痒想要出来久违地练练手,没想到却能无意间照到小妹妹你这么漂亮的模特,刚才那张照片效果相当不错,唯一可惜的就是小妹妹这么漂亮要是再笑一笑就更好了,小妹妹想不想再照一张更好看更活泼的拿回去给爸爸妈妈看一下呀?

    楚佳佳想不清楚这个人的神经究竟要粗到什么地步才会看不出来自己那无声的抗拒,然而,当她看到男子给自己展示的相机中,自己于明媚阳光下孤独地坐在轮椅上眼神迷茫空洞地看着天空的样子,听到男子说要再照一张活泼一点的照片给爸爸妈妈看的话语,莫名的,仿佛是某道墙壁在不经意间被撞碎了一般,洛可可觉得自己内心深处的一片死寂中,忽然间涌入了一阵令她痛到心悸的酸楚。

    哇地一声,时隔一年,楚佳佳在那场令她刻骨铭心的事故之后,第一次痛哭了出来。

    于是,返回病房去给楚佳佳拿披在身上的小毛毯并且正好在这个时候回来的护士阿姨,就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楚佳佳哭得撕心裂肺,而在一旁拿着相机的年轻男子则是一脸惶恐,想要安慰却又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显得狼狈不堪。结果可想而知,看到自己的病人哭得这么厉害,护士阿姨甚至都忘记了这是楚佳佳住院以来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感情波动,十分泼辣地冲过来将可怜的摄影师青年痛骂一顿,然后推着楚佳佳就返回了病房。

    后来,每每想到当时的这件事,楚佳佳都会感到有些抱歉,明明摄影师哥哥他当时真的什么坏事都没做,可就是因为自己,他被护士阿姨在花园里当众责骂,差点就成为了住院部众人皆知的“欺负落单小女孩的变.态坏叔叔”。

    好在这位年轻人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生楚佳佳的气,甚至对于楚佳佳突然间的痛哭,他还真的有种或许是他哪地方真的做错了的感觉。于是年轻的摄影师利用偶然在住院部的走廊上碰见照顾楚佳佳的护士的机会,打听到了楚佳佳的单人病房,并且亲自过来道歉。

    虽说终于真正痛哭过一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解锁了内心封闭的境况,但过去整整一年的经历,还是令楚佳佳下意识地抗拒与人交流。然而,或许是因为原本就怀有歉意,从护士那里大致听说了楚佳佳的故事更是对她产生了同情,又或许只是因为天性有些粗线条的缘故……这位年轻的摄影师即使是在道歉过后,也经常会来单人病房找楚佳佳聊天,即使是被楚佳佳冷漠对待,他也锲而不舍。

    就这样,某一天,摄影师偶然间把自己很欣赏的一位国际著名摄影师的自然写真集拿来作为谈资的时候,发现楚佳佳意外地对于这些瑰丽美妙的自然风光显得毫无抵抗力,联想到楚佳佳从小就必须要到医院来治病没法出远门离开城市,现在更是有可能人生中漫长的一段时间都要在医院度过,年轻的摄影师于是决定以后经常带些他个人收藏的自然写真集过来给这个可怜又可爱的小妹妹。

    就这样,借由摄影师的不放弃和自然写真集的作用,原本内心封闭的楚佳佳逐渐地被打开了心扉,慢慢地从过去的悲惨阴影中走了出来,而帮她做到这一点的这位摄影师,也慢慢地变成了小楚佳佳最信任和依赖的“摄影师哥哥”。

    就这样,有美丽的自然写真集做伴,又有最喜欢的“摄影师哥哥”经常会来陪她聊天,给她讲述医院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又会有什么样的事物和人文,楚佳佳住院之后最愉快幸福的两年时光一闪而过……那个时候也才十二三岁的楚佳佳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是因为身患重病才会一直住在医院里,那么总是带着大大咧咧甚至感觉有点傻气但却很温暖的笑容的“摄影师哥哥”,又为什么也会在医院里穿着病号服一陪就陪了她两年。

    后来有一天,“摄影师哥哥”再一次过来找楚佳佳聊天的时候,却告诉了她一个令她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的消息——“摄影师哥哥”的病治好了,他要出院了。

    对于长期住院的重病人来说,病好了能够出院,这无疑是最值得欣喜的事情之一,以楚佳佳与“摄影师哥哥”之间的关系,她绝对是应该为他感到开心才是……可事实上,楚佳佳一点都不开心。

    “摄影师哥哥”走了,自己又会是一个人了……

    年轻的摄影师自然也清楚自己出院对于楚佳佳来说意味着什么,不过很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安慰楚佳佳说“别担心,我出院之后还是会经常来看你”之类的话,只是又过了一天,他到楚佳佳的病房里来,给楚佳佳拿来了纸和笔。

    他告诉楚佳佳,作为一个职业摄影师,他痊愈出院之后的工作,就是要像那些写真集的作者们一样到处环游世界,将世界各地最美丽的自然风光都拍成照片留存下来。所以,他想要知道楚佳佳对于什么样的自然风光最好奇,他打算为了楚佳佳的喜好给她“量身订做”一套写真集出来。

    那个时候的楚佳佳,也大概想通了,对摄影师哥哥痊愈出院真心地表达了祝福之后,也很认真地写了好多自己想要看到的风景,拿到了这份清单,年轻的摄影师对楚佳佳笑着拍着胸脯保证,她一定会看到这部自然写真集的,不过为了拍摄这些景,或许他会有一段时间不能来看望楚佳佳了。

    摄影师没有撒谎,大半年后,楚佳佳真的收到了一份满是她期待看到的自然风光的写真集,而这大半年的时间里,楚佳佳也确实没有再见过摄影师哥哥一面……

    ……没错,没有见过一次面,不仅仅是那大半年,即使是写真集寄过来之后,她也再没有见过摄影师哥哥。...“”,。
我不是在玩游戏》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