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我不是在玩游戏 > 第147章 瘟疫法师的末路

我不是在玩游戏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7章 瘟疫法师的末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一场赢了能够一步登天,输了却会死无葬身之地的真正生死之战中,却在自己最有信心的王牌绝招上出现了致命误算,并被对手利用趁机彻底地把自己打入了死地……这样的绝望,对于善于算计的贝卡兹来说是第一次体会的经历,而且从目前来看,也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贝卡兹事先设想过很多种洛可可会让自己陷入死亡危机的境况,可他当真是没有想到,洛可可会如此精妙地使用一招强悍到了极点的自愈类回血技能破解了他的瘟疫吞噬,而且,如果说大自然的呼吸给瘟疫骨龙注入的正向生命力最终在瘟疫吞噬技能的作用下成为了对贝卡兹身体而言的致命毒药的话,那么洛可可在这次惊人翻转前后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从容,则是成为了给贝卡兹精神层面上的会心一击。

    陷入绝境般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比之更可怕的,是在陷入绝境的时候发现这一切完全都是你的敌人算计好的,甚至你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对方阴谋的终点……这就是贝卡兹如今心态的真实写照。

    事实上洛可可并没有那么“老谋深算”,除了提前和奥兰纳多一块设计了针对贝卡兹的陷阱,以及通过手中的前世资料对贝卡兹的个人能力做了提前了解并且准备好了完美克制瘟疫吞噬的手段之外,洛可可真心没有在其他地方对奥兰纳多有什么所谓的“算计”,甚至对于之前战斗中贝卡兹所采用过的类似于提前设置白骨手爪森林作为后来瘟疫之躯真正发威的伏笔这样的做法,实话说洛可可才是有些准备不足的一方。

    只是贝卡兹此刻已然是真正被逼上了绝路,他根本无暇去理智而细腻地考虑洛可可到底是不是一个真正比他还阴险的阴谋家。他只清楚洛可可显然对于他的瘟疫吞噬早有预料和准备,并且轻而易举地将他打出的王牌变成了对他自己的催命符。只剩下不到百分之五左右的血量的自己,现在面对洛可可是当真毫无一丝胜算,而更加雪上加霜的是由于他自己体内的神格碎片,并不会过多地收到游戏系统干涉影响的贝卡兹十分真实地体会到了那种自己生命已经快要走向尽头的虚弱感,哪怕他此刻还是在肉.体素质获得了强化的瘟疫怪物形态下。

    可即使如此,他也一点都不羡慕那些就算是空血状态也不太能体会到生命虚弱感的那些失去了自我的原住民……他不想死,他不愿意被剥夺神格碎片和自我意志,他可是少有地在这个崩坏世界中被上天和命运选中的人!

    喜爱阴谋小心谨慎同时又充满自负,性格矛盾而又统一的贝卡兹面对着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生死”局面,终于是第一次屈服了。

    于是,就在洛可可准备用一记震荡箭晕住不知为何停止瘟疫吞噬之后突然在那里发起呆来的贝卡兹,然后彻底结果他的性命的时候,突然间她就看到从贝卡兹的身上到处浮现出了暗绿色的魔法阵。

    吃了一惊的妖精少女一瞬间以为这是贝卡兹的什么秘密底牌,毕竟她在前世的游戏资料中可从而听说过贝卡兹有类似的能力技能。不过很快她就发现自己错了,在魔法阵黯淡浑浊的光芒中,瘟疫怪物形态下的贝卡兹身上那些不自然地生长出来的骨刺骨甲开始了碎裂和掉落,而类似肉瘤肉钩这些部位更是开始一边流着暗红色的肮脏血液一边瘪了下去,最终,贝卡兹那不自然地膨胀起来的身体和两腿,肿胀的左手和被拉长的右臂,都开始向原本的人类形态回缩。就这样,几秒钟之后,狰狞的瘟疫怪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原本那个法师形态的贝卡兹。

    只是相比较变身之前,此刻的贝卡兹已经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如同狂战士般壮硕的身材,此刻却明显地干瘪了下去,甚至腰也佝偻着宛如一个普通的风烛残年的老爷子一般,与此同时,身上脸上头发上到处都是从瘟疫之躯形态变回来时遗留下来的肮脏血液和脓水,如果不是洛可可眼睁睁地看着他变回来,她甚至或许会以为这是在自由联邦某个城市的贫民窟下水道里潦倒度日的孤寡老人呢。

    不过相比较贝卡兹这种狼狈的扮相,他接下来开口对洛可可说的话更加令洛可可带来的惊讶。

    “……我认输……我认输,所以,请不要杀我。”

    洛可可微微睁大了眼睛,在她想来,像贝卡兹这种即使在世界崩坏的背景下仍旧能够保留着熊熊野心,玩弄起阴谋来心狠手辣的家伙,即使算不上英雄,至少也是一个难得的枭雄人物,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样的垂死关头,贝卡兹居然如此直接地放弃了最后放手一搏拼一线生机的可能性,反而选择了跪地求饶。

    洛可可这边因为贝卡兹意外的示弱行为而有些发愣,而贝卡兹,则是把妖精少女这一瞬间的沉默理解为了对方并不想要放过自己。瘟疫法师的脸上一瞬间因为洛可可这种赶尽杀绝的态度而露出了一丝恶毒,不过很快这点异样就被栩栩如生的惶恐所取代,很明显还没有从瘟疫之躯的副作用中恢复过来的贝卡兹用与他此刻的模样完全符合的虚弱语气,比之前还要低三下四地开口了。

    “伟大而尊敬的妖精大人,请您怜悯这个可悲世界中仅存的自由灵魂,我承认我的罪责,一切只因我一时的鬼迷心窍……我发誓,我以我的灵魂和鲜血发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做有背创世女神艾丽娅与大陆秩序的事情,我将永远追随女神大人与秩序之光的指引,为了恢复尤米西亚大陆的秩序荣光驱逐那些可憎的混沌而奋斗终生……”

    如果只是光听台词的话,或许甚至会有人以为这是以为创世女神教派的狂信徒在女神像之下做心灵自省,但放到现在这个情景之下,从贝卡兹的嘴里说出这些话,却只让洛可可感到有些不合时宜的荒唐可笑。

    那个为了一己野心在前世搅合得尤米西亚大陆风云变幻,让前世的《救赎》的游戏主线从最开始就偏离了救世的宗旨的阴谋野心家,居然会是个如此怕死之人……难道说在前世,没有她参与的情况下贝卡兹最终还是败在了奥兰纳多手上时,他也是这样恳求当时的奥兰纳多的吗?

    虽说贝卡兹不是一个临死之前拼着身陨也要反咬洛可可一口的狠角色这一点,对于洛可可而言当然是个好消息,但不知为何,看着如此没有骨气的贝卡兹,洛可可却反而有些不知该说是失望还是该说是意兴阑珊的复杂情绪……不过无论如何,对于这样的贝卡兹,少女不可能会产生什么多余的同情,这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

    在贝卡兹恐慌与憎恨夹杂的神情中,洛可可原本放下的灵魂长弓再一次被拉满,与此同时,少女冷清的声音也在瘟疫法师的耳边响了起来。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么就请先把你身上创世女神殿下的神格碎片交出来吧,这就是你现在对于这个世界所能做出的最大贡献。”

    “不,尊敬的妖精大人,请您给我一个机会,我,我知道的,您为了女神大人一直在收集各地散落的神格碎片,我,我可以帮助您!我知道还有好些人有神格碎片……”

    贝卡兹惊喜地发现他的话令洛可可动作再一次停顿了下来,他知道,自己抛出去的筹码终于发挥作用了。

    如果是为了自己活命,出卖盟友对于贝卡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贝卡兹从说出那句话开始,就已经准备要把孔特连同他身后的“那位大人”一起供出来——只要洛可可肯放他一马。

    “……妖精大人,想必您一定对这次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孔特,以及在他背后,之前在兰卡洛斯时间中隐藏在自由联邦高层的那个帮助我的人感兴趣,只要您这次肯放过我,我立刻将他们的真实身份全部告诉您……以灵魂誓约起誓!”

    洛可可看着仿佛是落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在用出卖盟友作为条件与她谈判的贝卡兹,心中对于这人作为野心家枭雄的最后一丝认同感也消失了,她自然能够听出贝卡兹在这句话中耍的小花招,虽然贝卡兹说了“以灵魂誓约起誓”,但实际上他在话语中对誓言对象做了混淆,真正的誓言内容并不是贝卡兹保证他证词的真实性,而是只要洛可可不先确保放过他,他就不会告诉洛可可真相……很遗憾,洛可可不可能会放过他。

    不过很明显这位野心家沦落到了如今的地步也已经有些方寸大乱了,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言语之中已经泄露了重要的信息。最起码,洛可可知道了那个神秘的商人装扮的家伙名字叫做孔特,而且居然和兰卡洛斯事件中贝卡兹的那个盟友有着十分紧密的关系……只要有这样一条线索,即使贝卡兹不告诉她真相,洛可可也有了顺着追查下去的可能。

    或许是洛可可眼神中的鄙夷与怜悯太过明显,观察着洛可可脸色的贝卡兹也逐渐地看出了少女心中做出的最后决定,脸上讨好的笑容终于转变成了无奈与憎恨,贝卡兹那人不人鬼不鬼的脸扭曲起来,突然间怒吼了一声,然后一股带着绝望气息的魔力从他身上迸发了出来。

    “我诅咒你!该死的妖精!该死的秩序守护者!这个世界已经完蛋了!已经没有需要你们去守护的秩序了!你们这群疯子!可悲!无可救药的蠢货!”

    轰!

    贝卡兹最后的魔力与洛可可的灵魂力量在空中发生碰撞,灯枯油尽的瘟疫法师所释放出来的疫毒法球弹幕根本抵挡不了洛可可的流星箭雨,最终贝卡兹被击飞,从瘟疫骨龙头顶摔了下去。

    即使如此,在最后一刻,贝卡兹仍旧带着那副疯狂而狰狞的表情,朝着自上而下对着他搭弓瞄准的洛可可怒吼着。

    “这个世界已经烂了!烂透了!而我!是被选中的人!我才是新的秩序!我才是新的神!该死的蠢货,你们都要给那个愚蠢的女神陪葬!你们会和这个世界一起完蛋的!我才是你们该跪拜的新神——呃!”

    随着幽蓝色的灵魂箭矢没入贝卡兹的胸膛,瘟疫法师那癫狂的话语戛然而止,他只是保留着最后那副疯狂的表情,以及掩饰不住绝望与惊恐的双眼,朝着下方的大地上继续坠落了下去。

    属于瘟疫法师贝卡兹的野谋戏码,终于落下了帷幕。
我不是在玩游戏》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