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我不是在玩游戏 > 第127章 诺普拉商人……?

我不是在玩游戏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7章 诺普拉商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就连洛可可自己都不曾想过,她之前为了积攒进入圣堂内殿所需的信仰点数而接取的那个净化瘟疫骑士的任务,居然会为她带来这么大的帮助。

    先是由格格里村的示警事件引出了这次的牵制求援任务,接下来,又因为净化任务还没有完成的关系保留下了能够召唤出死者灵魂的神术戒指,却恰好在关键时刻成为破解贝卡兹的挑拨阴谋的关键道具。

    来自联邦边境要塞的后续援军部队到达村子外的空地上之后,在取代牺牲的要塞副官成为军队负责人的军官面前,洛可可利用神术戒指召唤出了死去副官的灵魂,通过副官灵魂的证言,证实了杀死联邦援军先锋部队的凶手并不是那些和他们的尸体被排在一块的帝**人与他们的同伙,而是突如其来的瘟疫亡灵大军。

    联邦军这边的误会几乎完全被消除,而另一边帝国边军那里,收到了牧云带来的洛可可在原初妖精状态下制作的灵魂水晶传讯之后,帝国边军也终于能够保证以更加平常一些的心境来面对来自联邦方面的交涉。

    在这种情况下,当洛可可再次作为信使来到战神关,不过带来的却并不是有关村庄的消息(那个村庄的事情战神关守军早就从牧云那里知道了),而是转告战神关守军之前他们失踪的那几批军官的死讯的时候,帝国守军尽管显得很是悲痛和愤慨,但终究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没有迁怒联邦方面,甚至还破天荒地表示在贝卡兹作乱期间愿意和联邦方面达成一份临时停战的口头约定,令贝卡兹挑唆双方开战的计划彻底地破了产。

    -----

    ---

    贝卡兹并不知道为了阻止他的计划,洛可可在玩家模式下前前后后做了多少关键性的工作。

    不过,当他等了两天之后发现联邦和帝国之间并没有如他所期望的那样打起来,反而似乎颇有在创世女神教派的协调下双方百年来第一次放下彼此恩怨联手合作的倾向之后,贝卡兹并没有太过吃惊。没错,他确实仍旧不知道洛可可的玩家模式的存在,但之前与原初妖精模式下的洛可可的那场遭遇,已经让他在一定程度上对于自己的计划失败有了心理预期。

    一个和他一样有着创世神格碎片的原住民强者,虽说从两次交手的经过来看,对方的实力或许不一定比自己要强——毕竟两次都不算是一对一的正面对决而都是在他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发动的偷袭,可就算如此还是都让他全身而退了——但有这样的人在,自己的计划被识破并阻止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事实上,就在贝卡兹意识到自己挑拨联邦和帝国之间发生混战的计划已经彻底宣告失败之后,瘟疫法师此刻考虑的已经不再是怎样继续设局让形势变得对自己有利,而是在考虑自己还要不要继续对圣城发动这场蓄谋已久的攻击。

    他攻打圣城艾丽娅瓦尔的目标,是为了获取圣城内部的那枚神格碎片。在这个世界最初崩坏的那个时候,贝卡兹一次偶然途径圣城艾丽娅瓦尔时发现了那枚神格的存在,尽管他并不知道为什么圣城的主人引导者奥兰纳多没有把那枚无主的神格据为己有,但无论如何在他看来这就是他的机会。

    面对完全体的引导者奥兰纳多,他或许连与之对敌的念头都不会产生,可对付一个因为世界的崩坏而几乎损失了自己全部自我的奥兰纳多,而且还不是要将对方打倒只是从对方的看守下夺取被当做宝物看管的神格碎片,这在贝卡兹看来完全是他能够做到的……可惜,现在这件事情中出现了一个令他忌惮的未知数。

    虽然他仍旧不清楚那名很明显也是神格碎片拥有者的妖精少女的真正动机,但至少对方不是自己的盟友而是敌对关系这一点贝卡兹是能够看得出来的。对方现在人在大陆边境,瘟疫亡灵大军攻打圣城艾丽娅瓦尔这样的大声势她不可能察觉不到,一旦妖精少女在最后自己对付引导者奥兰纳多的时候像之前那样冒出来,这一次他还能否安然逃脱,贝卡兹还真的是心里没有底。

    毕竟……虽然前两次交手没有体现出来,但实际上贝卡兹心里很清楚妖精的那种灵魂攻击能力其实是相当克制他们这些亡灵法师的,因为无论是瘟疫法师还是亡灵法师,他们身边的不死系奴仆都是他们自身战斗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妖精的灵魂攻击能力,却能够分分钟将亡灵法师的这一部分战力死死地封印住,仅凭着自身的能力去对战与自己差不多强大的敌人,这对于任何亡灵法师来说都无异于一场灾难。

    贝卡兹有野心,但他不是一个疯子式的赌徒,因此在感觉到这场圣城攻坚战的局势逐渐地令他觉得有些脱离掌控之后,贝卡兹也开始心生退意。

    这或许是就连洛可可都没有想到过的事情,由于前世的游戏中,贝卡兹在游戏前期到处搞风搞雨四处作乱的印象实在是太过深刻,洛可可根本没有把谨慎小心这个词与贝卡兹联系起来。如果贝卡兹真的因为洛可可这次提前显露出原初妖精的身份而放弃了攻击圣城,恐怕洛可可这次真的就是弄巧成拙了——她和奥兰纳多在圣城已经设计好了等贝卡兹来自投罗网的阵势,外围也破坏掉了贝卡兹试图挑起联邦和帝国之间的战争并从中牟利的计划,可偏偏就在这时贝卡兹这条大鱼溜走了,这可不是洛可可如今能够接受的结果。

    然而,正当贝卡兹的思路在洛可可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逐渐地朝着暂时退走的方向偏移的时候,一个令贝卡兹始料未及的访客的出现,却令贝卡兹心中已经产生偏移的天平重新转回了原本的方向。

    -----

    “……你是什么人?”

    密林处,贝卡兹满脸冷肃,警惕地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

    眼前人带着棕色高脚绅士帽,身上的风衣也是同样的棕色,显然是配套的,脸上左眼带着一只单片眼睛,鼻子底下长着两撮尾端微微上翘的八字胡。

    “请不要那么担心,尊敬的瘟疫法师大人,我并无恶意,我的名字叫做孔特,如你所见,我只是一个来自联邦北部诺普拉郡的商人而已。”

    如果是换做在其他的场合相遇,贝卡兹说不定会相信他这番说辞,毕竟这个人一眼看起来就给人一种不知道该说是精明还是狡猾奸诈的感觉,正如南大陆自由联邦中人们对于著名的诺普拉商人这一群体的大众化印象——据说在那些仿佛从出生开始就把计算和诡计印在血液中的“金钱吸血鬼”们面前,只要稍有不慎,你就会落入他们精心设计好的无解的金钱陷阱之中。

    但是,一个普通的诺普拉商人,显然不可能会在这个崩坏的世界中有能力保存住自我,更不可能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贝卡兹附近,而且还躲过了贝卡兹惊怒之下用出的一系列杀招。

    贝卡兹承认自己情急之下用出的那些招数并非是他最厉害最具威胁性的绝招,但这也绝不是说随便来个什么人都能像眼前的这个自称孔特的男人一样轻而易举地避开它们。这个人显然很危险,贝卡兹甚至感觉如果对方真的对自己有恶意的话,说不定自己根本就发现不了他,这个男人只要藏在暗处突施偷袭,他就算不死恐怕也绝对会身负重伤。

    尽管意识到这一点令贝卡兹感觉心中十分不爽,但终归他也不得不承认,照着这个逻辑想下去,对方或许真的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并无恶意”?

    “……大名鼎鼎的诺普拉商人找我有何贵干?我可不觉得我身上有什么奇货可居的物件。”

    尽管内心深处对于眼前的这个叫做孔特的男人充满了忌惮,不过表面上,贝卡兹还是很快就做出了一副倨傲的样子……他不能让对方看出自己的怯意。

    “贝卡兹先生身上当然有,而且是眼下这个世界上最能配得上‘奇货可居’这个词的东西。”

    孔特露出了一个充满了商人特色的讨好中不失精明的微笑,但说出来的话却让贝卡兹心中一股寒意略过。

    这家伙的目的,是要抢夺自己身上的神格碎片?

    然而还没等贝卡兹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孔特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接着开口说了下去。

    “不不不,请你不要误会,相信你也能够看得出来,在这个崩坏的世界中,我是和你一样的存在,正因如此,我和你一样了解,那件‘东西’对于我们这样的存在来说意味着什么。从一开始我就说过了,我并无恶意,因此贝卡兹先生大可不必担心我会有什么过分的企图。”

    贝卡兹嗤笑了一声,尽管并没有说话,但意思却很明显,这种事情单靠嘴说根本就没什么可信度。

    孔特倒是也不介意贝卡兹的态度,眼看贝卡兹总算是没有了立刻就出手打过来的意思,孔特继续说了下去。

    “我是来跟你做一个交易的,交易内容很简单,在你攻击圣城的时候,我想办法帮你拖住引导者奥兰纳多,相应的,在你拿到圣城中的神格碎片之后,我希望你能够彻底毁掉圣城艾丽娅瓦尔并且在这里建立起一个属于你的亡灵国家,然后……”

    说到这里,孔特露出了一个有些阴森的笑容来。

    “……发动战争。”

    贝卡兹并没有立刻答复孔特,并非是孔特的话令他惊讶,而是这种热衷于让他利用亡灵法师的身份和手段在大陆上引发战争的论调,他感觉自己似乎并不是第一次听到。

    而孔特仿佛是猜到了此刻贝卡兹在想些什么一样,说完自己的交易条件之后,孔特紧接着就继续开口了。

    “我知道,贝卡兹先生对于突然出现的我一定缺乏信任,但实际上你大可以相信我,因为我的主人,可是早在兰卡洛斯的时候就与你合作过。”

    这样说着,孔特的嘴中随即轻吐出了一个人名,而听到了这个名字之后,贝卡兹这回真的是睁大了眼睛。

    “……你,当真是他的手下?”
我不是在玩游戏》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