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我不是在玩游戏 > 第122章 贝卡兹的失策

我不是在玩游戏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2章 贝卡兹的失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对于妖精这种存在,除了一些最基本的特征,诸如擅长使用灵魂之力以及灵魂层面的技能,长有透明幻梦风格的羽翼等等之外,贝卡兹的了解并不算多。

    这并非是因为贝卡兹个人的孤陋寡闻,实在是因为妖精在原本的尤米西亚大陆中隐藏的太深。作为从灵魂层面上产生异变的特殊植物中诞生的灵魂体生命,绝大多数的妖精们对于离开自己的本源植物到外界去探索未知的行为都严重缺乏兴趣,并非是它们没有好奇心,正相反只要接触过妖精的人都会知道,妖精对于所有外来生灵和事物都充满兴趣,只是对于妖精们来说本源植物实在是太过重要又太过脆弱,抛下自己的本源植物跑到外面去冒险这种事对于妖精们来说是相当危险的事情。

    能够诞生出妖精的植物都是灵魂层面上产生了变异,而这些植物的实体看起来和其他普通植物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如果妖精们不时刻看着点的话,说不定随便一只路过的飞鸟野兽就会把作为它们本源的小花小草给踩碎,从树木中诞生的妖精们在这一点上稍微还好一点,但在靠近人类居住区的地方,有妖精寄宿的树木因为妖精的一时大意而被普通农民直接砍了当柴火烧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

    因此,除了像洛可可这样,能够以世界树这种超级强悍的植物作为本源的妖精之外,其余的妖精们几乎全部的时间都只会宅在自己的本源植物附近。这种与外界缺乏联系的生活,令妖精们对于一切它们没有见过的事物都充满着旺盛的好奇心,同时也令外界的人们几乎对于妖精这种存在一无所知。甚至很多人至今还认为妖精是精灵族制造出来的魔法产物……由于精灵族热爱自然的天性,他们和精灵之森的妖精群体关系融洽,在森林中行走的精灵经常会被一些对于外界事物好奇却又不敢离开本源植物的小妖精们缠住,因此才会让看到这一幕的人产生类似的误解。

    贝卡兹以前作为瘟疫法师在各地作恶的时候,出于偶然也猎杀过那么几个离开精灵之森在外游历的精灵族,有关于妖精的知识正是贝卡兹从那几个因为稀有因此被他变成了高级亡灵的精灵族那里得知的,只是他从没有想过,这些差点都被他遗忘到脑海深处的知识,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重新派上用场。

    天空中的妖精少女扇动着透明的幻美羽翼,一举手一投足都宛若是在跳着一曲优美的舞蹈,然而事实上,被她用白皙如玉的手指不断拨动弓弦的那柄幽蓝色透明长弓,准星一直就没有从贝卡兹身上的各处要害离开过。

    一根根精灵如蓝宝石构成一般的灵魂之矢从妖精少女的手中脱出,那种无视任何防御能够直接对灵魂造成伤害的效果令贝卡兹只能够尽力去躲避而不是硬接,而贝卡兹的攻击,却往往会被天空中飞行着的妖精少女轻盈地躲过,根本无法对对方造成任何威胁。

    更加令贝卡兹无奈的是,新出现的这名妖精少女很明显和之前牧云召唤出来的那个看起来金光闪闪但实际上却呆板愚钝的温德尔克魂体不同,她很明显地表现出了充满自主性的智慧,正常情况下少女绝不滥用技能,可每当贝卡兹想要使用一些魔法技能来进行反击的时候,妖精少女总会立刻就用出一些令贝卡兹感到具有威胁性的技能来干扰他,包括他之前在兰卡洛斯亲身体验过的灵魂重击以及刚刚才中过招的灵魂潮汐,甚至是从地面上凭空召唤出植物藤蔓或者是一些贝卡兹从来没有见过的幻术。

    当然,尽管如此,妖精少女的真正实力仍旧还是和贝卡兹一样的100级,如果是在正常的交手中,就算是对对手不够了解,贝卡兹也不至于被打得这般被动,可是眼下,贝卡兹不仅被对方抢了先手,身边更是有一个搅屎棍一样的温德尔克魂体存在,明明之前贝卡兹还能够游刃有余地戏耍这个没有自我意识的光辉之王残魂,可现在,这个原本根本就没被他瞧在眼里的温德尔克魂体,却成为了压在他身上令他无法在妖精少女的攻击之下翻盘的那枚关键筹码。

    妖精少女出现仅仅只过了不到五分钟,贝卡兹的处境就从原本与温德尔克单挑时假装出来的落入下风,变成了真正被妖精少女和温德尔克魂体真正地死死压制住,除非他现在底牌尽出,把原本打算在最终的圣城攻坚战中对付奥兰纳多的那一套拿出来对付这两个人,否则贝卡兹心中清楚,他是绝对赢不了的。

    尽管长相看起来很是粗犷,但贝卡兹始终和其他的魔法师一样,更加崇尚谋定而后动。被牧云召唤出来的温德尔克魂体以及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妖精少女,彻底地让事态超出了他原本预估的最坏状况,贝卡兹的心思已然从最一开始的如何利用牧云来进一步挑起联邦与帝国之间的纠纷,变成了开始考虑如何全身而退。

    他现在急需要时间,回头好好地整理一下这些不在他计划之内的人和事所可能会对接下来时间发展的影响,尤其是这名在兰卡洛斯事件中就曾经出现过,甚至一直追着他来到大陆边境的神秘妖精少女,从对方的原住民身份以及充满了自我意志的举动来看,贝卡兹确信这一定又是一个和他一样的融合了神格碎片的原住民强者。

    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为了保护圣城的神格碎片?还是单纯的想要与他为敌?又或者对方与兰卡洛斯有着某种渊源,所以在兰卡洛斯事件之后追着自己来复仇?这些念头在贝卡兹的脑海里不断闪动着,只有知道了妖精少女的动机,他才有可能做出针对性的应对。

    如果对方的目标只是与他个人之间的矛盾仇恨,这是最好的情况,贝卡兹最担心的就是这名少女是和引导者奥兰纳多一样的,对创世女神艾丽娅与这个崩坏世界仅存的那点可怜秩序仍旧抱有幻想的所谓“忠诚的秩序子民”。明明得到了通往超越这个世界的伟大神座的大门钥匙,却偏偏只想要守在大门前做一个可悲的看门狗,贝卡兹很不能够理解这样的想法,但他不得不承认这种人对于他来说是最难对付的那种……因为双方之间没有任何妥协余地,他也几乎没有任何可以用来诱.惑对方借以布置阴谋的机会。

    由于分神思考着这些令他忧心的事情,贝卡兹终于一个不留神露出了一个重大的破绽,只顾着注意眼前的妖精少女的他一瞬间忘记了他身后的温德尔克,光辉之王的残魂借此机会终于完美地释放出了一招强悍的技能,一排排灿烂的金色剑影出现在贝卡兹的身周,紧接着下一秒,贝卡兹便被迫陷入了猛烈的剑光风暴之中。

    而在半空中的妖精少女自然是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原本只是手执长弓一刻不停地对贝卡兹进行连射的妖精少女中断了自己的射击,这一次将弓弦拉满之后,少女并没有将自己手中的灵魂箭矢立刻出手,而是保持着拉弓的姿势定在了半空中,与此同时,幽蓝色的灵魂力量则是不断地汇聚到她手中的长弓与箭矢上,看起来好像她即将射出的并不是一根灵魂箭矢而是一个无限制地吸收着灵魂力量的黑洞。

    因为无法参与这种级别的战斗因而只能在一旁做观战者的牧云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期待这位美丽的妖精少女会释放出一招如何惊天动地的技能的同时,也隐隐地感觉这个动作有些熟悉。

    咦?除了积蓄的是灵魂力量而并非是劲气……看起来好像是长弓游侠玩家的常用技能蓄力射击啊?而且还是外加了被动技能瞄准的那种。

    妖精少女显然并不知道牧云这个特殊的观战者这一瞬间由她的动作联想到了什么,运用强大的灵魂力量操控能力,集中在长弓周边的灵魂之力即使无法再附加到箭矢上,也都自发地凝聚成一个个幽蓝色的光粒子环绕在箭矢周边。下一秒,少女白皙的手松开弓弦,由于汇聚了过量的灵魂之力已经完全变成了湛蓝色的灵魂箭矢带着它身周的无数灵魂粒子一同出射,看起来仿佛少女直接射出了一道灵魂力量粒子的洪流一般。

    嗡!

    贝卡兹和他的骨盾刚刚从灿烂的金光剑影杀阵中解脱,还没来得及喘息就被这样一道灵魂洪流击中,尽管没有实体,巨大而纯粹的能量冲撞还是一瞬间制造出了令人耳朵鼓膜震动的低沉轰鸣声。

    还未消散的金光中汇入了更加盛大的幽蓝色光辉,将中心点的墨绿色彻底地湮没,强光之中牧云只看到了象征着贝卡兹生命那条生命计量条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下跌,然而还没等跌到百分之三十的警戒线,贝卡兹的生命计量条就连同他的名字一起消失了。

    经受不住这样的攻击,贝卡兹终于逃走了。
我不是在玩游戏》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