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我不是在玩游戏 > 第93章 反击

我不是在玩游戏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93章 反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手尽管最初因为职业工会高手们的出现太过突然,因此贝卡兹一时间被打得有点措手不及,但很快,贝卡兹就再一次占据了战场中的主动。

    如果是现实世界中的战斗,贝卡兹尽管个人实力高强,但也是很难能够在五名职业工会的高手围攻之下占到便宜,可眼下,除了贝卡兹之外的其他人都没有自我意识和高等智能。尽管众人现实中的强大实力和绝技都忠实地被游戏法则转变成了人物的强大属性和技能,可他们却很明显地根本没有能够正确使用自身实力和技能的能力,更别说是彼此配合发挥更强的战力了。

    骨龙这边,明明一开始这群npc分出了三个人来对付这只骨龙,似乎是凭着仅存的本能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干掉这只贝卡兹召唤出来的最强肉盾,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受到贝卡兹意念指挥的骨龙却反过来利用它硕大的身躯以及强力的近战能力开始反过来纠缠住了狂战教头和首席神官二人,阻止他们离开战圈去对付贝卡兹本人。

    而另一侧,贝卡兹本人则是在与刺客工会会长和大祭司二人组的对决中占据了上风。尽管从职业组合上来说刺客和牧师的二人组合正好对贝卡兹有着克制作用,但因为失去了自我意识的缘故在战术技巧上贝卡兹完全是碾压性地优于二人组。刺客会长在贝卡兹的各种魔法诅咒和陷阱的算计下根本打不出刺客职业那骇人的高伤害连击,而大祭司更是由于前排的刺客既没法压制住贝卡兹也起不到一个合格肉盾的作用,每当想要使用攻击类的神术时立刻就会被贝卡兹用各种方式打断,结果几乎只沦落为了一个给刺客加血解状态的超级奶妈。

    剩余的技师工会老会长倒是有能力远程支援对战贝卡兹这边的战局,但凭借着丰富的临战经验,贝卡兹很轻易地就通过走位引导着大祭司和刺客会长挡在了自己身前,因为误伤队友的忧虑,老技师除了利用远程弩机点射贝卡兹之外,根本就不敢像之前攻击骨龙那样放开手攻击,而他通过弩机远程抛射布置下的那些陷阱,也时不时地被贝卡兹利用来反过来戏耍刺客会长。

    但是,尽管贝卡兹以一敌五重新稳住了局面,可事实上他却一点都不高兴,反而是一脸愤怒到无法自已的表情。

    “在哪里?金泽斯!”

    在身周召唤出一簇簇碧绿的骨刺破解掉刺客会长的又一次近身刺杀,同时朝着大祭司扔出了数颗疫毒魔弹,在战斗中完全游刃有余的贝卡兹怒吼着四处寻找那个原本应该被他打到濒死的该死盗贼,可是令他失望的是,那人居然真的不声不响地消失了。

    空间魔法?幻术?到底是谁又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能令他毫无察觉地将金泽斯偷偷带走?

    贝卡兹脸上阴晴不定,思索着一个又一个的可能性,他却压根没有想到,会有洛可可这样一个弱小的存在用最直接最笨的办法,趁着他注意力被职业工会的援军吸引住的空隙把金泽斯直接从战场上拖走躲在了一处不起眼的树丛中。没有使用任何魔法甚至也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却反而没有留下任何贝卡兹立刻就能够察觉到的马脚,毕竟感知魔力或者劲气这些异种能量的残余痕迹对于高高在上的强者贝卡兹来说,可真的要比让他在夜幕下黑灯瞎火的战场中寻找地面上一串小脚印和拖痕要容易得多,先入为主的印象让贝卡兹根本不会想到这个属于强者的舞台上,会存在村娘这种弱小的存在。

    就在贝卡兹一边有条不紊地压制着职业工会的高手们,一边搜索着金泽斯和救走他的那个人的踪迹的时候,突然间,异变骤生。

    砰!!!

    一声惊天巨响响彻了整个兰卡洛斯,一瞬间甚至包括贝卡兹这边的城内外所有的战场上,对战双方都同时停下手来,带着惊愕看向响声传来的方向。

    只见兰卡洛斯中央的城主府所在的那个小山丘上,一道冰蓝色的巨型水龙卷冲天而起,竟是直接将整个小山丘外加其中那只贝卡兹用来纠缠城主法鲁奥的骨龙全部囊括于其中。极速旋转的水壁四周,被带起来的空气形成一阵阵天然的龙卷疾风,与此同时从龙卷内部传来的刺骨寒意更是让水龙卷周边飘起了美丽而致命的冰霜雪花。

    在缺乏大量水源的地带,却释放出了如此规模惊人的超级水元素技能【霜冻大漩涡】,施术者是谁已经不言而喻,除了那位在水元素亲和力和魔法能力充满天赋才华的城主法鲁奥之外,根本不做他想。

    贝卡兹双目瞪圆,看起来充满了惊疑和恼火,果然等到水龙卷终于散尽,只见那只被他召唤出来搅乱城主府的骨龙已然整个化作了一座冰雕,然后伴随着一阵阵噼里啪啦的脆响开始碎裂成一坨坨巨大的冰碴。

    像是骨龙这种强力的亡灵生物,即使是强如贝卡兹这样的瘟疫亡灵法师也不是说像普通的不死者一样说召唤就能召唤出来的。而现在,一只原本被他准备着还想要在之后攻击圣城艾丽娅瓦尔时发挥重大作用的骨龙就这样被干掉,贝卡兹一瞬间脸上充满了怒火。

    “……该死……法鲁奥!该死的混——”

    贝卡兹没有能够说完自己的诅咒,因为就在他满脑子都在因为这出乎意料的损失而恼火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阵巨大的危机感降临在他的心头。

    他看到了就在他不远处,已经化作废墟的这座庄园花园的某处树丛里,树荫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看不清楚脸面只能看到体型很是娇小的人影,那人手中已然拉开了一把通体环绕着朦胧而幻美的碧蓝流光的长弓,弓弦上的箭矢和长弓一样通体碧蓝,紧接着下一秒,那人的手就松开了弓弦,碧蓝色的透明箭矢朝着贝卡兹这边的方向径直而来。

    从声势上来说,这根本与之前法鲁奥一招干掉骨龙的那记【霜冻大漩涡】无法媲美,可不知为何,法鲁奥莫名地从那根仿佛连实体都没有完全是幻影一样的箭矢上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没有分神继续去看清楚那个躲在树下的偷袭者的脸,也收起了因为法鲁奥击杀骨龙而愤怒起来的心神,贝卡兹下意识地因为自己那看似毫无道理的危险预感而全神贯注起来,在身前召唤出了他拿手的防御招数骸骨大盾。

    下一刻,碧蓝色的幻影箭矢撞在骸骨盾面之上,仿佛真正的幻影一般一下子就在与盾面的撞击中散开,消散成了一团细碎的流光。

    然而,躲在盾牌后面的贝卡兹,却在那一瞬间遭遇了他始料未及的打击。

    剧痛!大脑感官,手上腿上,身体各处,有些地方仿佛是在遭受外来的刀剑切割皮肤,而有些地方却是仿佛身体内部被扎入了钢针一般从内而外地折磨着他的神经。瘟疫法师虽然常年与亡灵为伍,可贝卡兹本身却仍旧是人类,这样的痛楚令他一瞬间差点失声痛呼起来。

    不过最终他并没有真的喊出来,并非贝卡兹的内心正如他那魁梧的身形所给人带来的印象一样充满了硬汉气质,而是因为这份令他无法忍受的疼痛真正仅仅只持续了一瞬间,随后所有的痛感便骤然消失,竟是令贝卡兹有种自己刚才产生了错觉的感觉。

    然而树荫下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却并没有给贝卡兹喘息的机会,就在贝卡兹困惑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还没有从刚才那一瞬间的迷之幻痛的影像中走出来的时候,突然间他只觉得整个人从正面直接遭遇了一股巨力的重击,这一次比起身体各处遭遇打击的疼痛,贝卡兹率先意识到的是自己直接被这股巨力打飞了出去,而在飞出去的最后一刻,他就看到自己召唤出来的骸骨大盾居然仍旧完好地竖立在他的身前不远处,别说是被攻破,就连一丝一毫的裂缝都不存在。

    ……所以,到底他是被什么攻击到了?对方到底做了什么?

    贝卡兹的思考到此为止,一阵比疼痛更加剧烈的眩晕涌上了他的脑海之中令他根本无法思考也无法做出像样的动作指令,还在相较于一般法师而言壮硕的体格在这一刻起了作用,尽管落地之后佝偻着腰大步倒退的样子从客观来说很是狼狈丑陋,但贝卡兹终究是没有直接被击倒在地上,而在这个时候,因为眩晕而无法组织思考的他的情绪,也从惊愕转成了疑惑,进一步地又变成了恐慌。

    怎么回事?他遭遇了什么?那个“存在”是什么?刚才的这几下,第二次他因为骨盾的阻挡根本就没看清对方做了什么所以暂且不提,可第一次的攻击无论是物理攻击还是魔法攻击,他绝对都应该是用骨盾挡下了才对……难道说……

    总算是一点点地恢复了思考能力的贝卡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顿时脸色大变。

    这是……直接针对灵魂层面的攻击?!
我不是在玩游戏》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