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我不是在玩游戏 > 第89章 危局

我不是在玩游戏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9章 危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贝卡兹是如何知晓金泽斯的存在以及他的真实身份的,洛可可完全不清楚,也没有兴趣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就此一探究竟,事实上就连贝卡兹搞出这么大的场面只是为了要掩护他夺取金泽斯身上的创世女神神格碎片这一点,也只不过是洛可可就在刚才脑袋里念头一闪,所产生的没有任何根据的臆测而已。

    但即便如此,洛可可也不敢放松这样的可能性,毕竟虽然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贝卡兹掌握了金泽斯的存在和身份,但她也不得不承认金泽斯之前闹出来的npc骗人事件辨识度实在是太高,只要是了解这个世界真相以及创世神格持有者的存在的人,稍微动动脑子都能明白这种事除了拥有创世神格的npc之外别人没可能做得到,以贝卡兹能够在兰卡洛斯高层npc内部安插内鬼的能力,他想要在兰卡洛斯内查找这名npc骗子,可是比洛可可简单得多。

    今晚这场亡灵袭击的戏码实在是充满了让人看不懂的古怪元素,在完全无法确定贝卡兹的意图是什么的情况下,洛可可必须要防范最坏可能**件的发生,那就是贝卡兹早已发觉了金泽斯的存在,并且准备借着这场混乱的掩饰暗中夺取金泽斯身上的神格。

    洛可可不知道在前世的游戏中,圣城的那位人族最强者奥兰纳多,是如何以一名没有融合神格的普通npc强者的身份,在那时的圣城大事件中击杀了身上很有可能已经拥有两枚神格的贝卡兹的,但至少她可不愿意随便就让自己的任务难度大幅增加。虽然不知道多出一枚神格会带来什么样的具体效果,但贝卡兹会因此变强却是可以肯定的,而这正是洛可可最不愿意看到的。

    “小可小可,”艾丽娅从半空中飞了下来,脸上带着有些疑惑的神情,“我跟你说哦,我刚刚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

    然而没等艾丽娅说完,她就被洛可可打断了。

    “艾丽娅,不要紧的事情先等会再说,你上去帮我看看周围有没有马之类的快速交通工具或者节省时间的近路,我们要立刻去格陵兰诊所!现在兰卡洛斯城内这么混乱,贝卡兹本人又不知所踪,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都没法保证,所以我们必须立刻去确认金泽斯的安全,至少他身上的神格碎片不能出事!”

    就算金泽斯对于这个世界充满了那种愤世嫉俗的态度,但至少对比贝卡兹这样的人,能那么安分地缩在一家小诊所里的骗子大盗先生已经够好的了。

    脑袋并没有洛可可转的那么快的艾丽娅被洛可可那焦急的态度一渲染,一下子也着急了起来,虽然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之前想要跟洛可可说的事情似乎也挺重要的,不过在这一瞬间艾丽娅还是选择以洛可可的吩咐优先,答了声好之后又飞了起来。

    于是,很快在艾丽娅的指挥下转过了几个街角之后,洛可可来到一家因为城内的战斗骚乱人都躲到屋子里的商会眼前,三两下解开了停在商会门口的马车上拴住马匹的缰绳,然后骑到马上在夜色下的空旷街市上跑了起来。

    洛可可作为原数码生命的数据操控能力再次起了大作用,虽然没有任何骑马的经验,但因为是在游戏中,通过调整对人体动作信息的细微操控,洛可可这个普通的村娘第一次骑马就表现出了大师级骑手的水准,更加幸运的是格陵兰诊所距离洛可可之前所在的自由议会附近地区虽说不近但也并不算太过遥远,在艾丽娅的空中指挥下,骑着马在兰卡洛斯城内横穿大街小巷的洛可可没花多久就来到了诊所眼前。

    诊所大门紧闭,好在金泽斯之前假扮格陵兰医师与洛可可合作的时候带她走过一次后门,洛可可绕到诊所后侧,推开还没来得及被上锁的后门直接冲到了一楼大厅,在值班室那里找到了满脸忧心忡忡的值班npc。

    “我找查玛婆婆有急事,她在哪里?”

    查玛婆婆是金泽斯这个假身份的称呼,听到洛可可焦急的问话之后,值班npc仍旧是一脸被外面战斗声音吓坏了的样子,但却还是很尽职地开口回答了。

    “查玛婆婆不在,就在之前不久她出去去找格陵兰医师了还没有回来。”

    洛可可的心腾地一下开始往下沉。

    “格陵兰医师去哪了?”

    “医师下午收到了城内一位富豪的出诊邀请,当时和两名冒险者一起出门去了,但直到刚才都一直没有回来——”

    “地点!”

    听到值班npc说出了出诊的地点之后,洛可可立刻就冲向后门就在这时,她就听到艾丽娅在头顶“啊”了一声。

    “小可,那个地方!我刚刚就想要跟你说的!”

    洛可可停下脚步看向艾丽娅,后者一脸惊慌的样子。

    “刚才在半空中的时候,我发现现在兰卡洛斯城内到处不是在战斗就是一片混乱,唯独那一片街区特别安静!”

    洛可可没有再说什么,她冲出去来到诊所所在的小山坡坡顶,朝着艾丽娅所指的那个方向看去,只见那里正如艾丽娅所说一样无比的安静,不,那已经不是安静了,简直就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充满违和,仿佛周围的城市都处于骚乱之中,只有那一片地带与世隔绝祥和无比,亲眼目睹着这样的违和感,洛可可声音有些发涩地开口了。

    “艾丽娅,你创造的这个世界里有魔法可以做到这一点么?幻术结界之类的?”

    “……嗯,有的。”

    咬咬嘴唇,洛可可知道自己所担心的最坏情况恐怕真的发生了。

    “我们快走,艾丽娅。”

    这样说着,洛可可回头骑马,然后朝着小山坡下的市区再一次狂奔起来。

    “诶?小可,那里方向不对啊?!”

    “我们先去职业广场!如果贝卡兹真的在那里,我们去了也没有用,到职业广场,我们得想办法让各个工会的职业导师们去那里支援!”

    -----

    ---

    吼——!!

    骨龙的嘶吼声中,腾空想要偷袭站在龙肩胛骨上的瘟疫法师却在中途被携带巨力的龙爪正面击中的金泽斯从天而降,伴随着一声闷响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

    “咳呃……”

    吐出一口鲜血,有那么一瞬间金泽斯产生了一种自己全身的五脏六腑全都被激烈的撞击震荡弄错位了错觉,紧接着他便看到,自从这个世界彻底崩坏之后就像是开玩笑一样地出现在他视野最左上角,无论他想什么办法都消除不掉的那条计量条一样的东西再一次产生了变化。

    曾经在最初搞懂所谓“生命值”代表着什么意思的时候,金泽斯怎么看都觉得这东西对于真正有个体意识的存在来说充满了讽刺意味,一个人的鲜活生命居然可以用这种仿佛儿戏一般的量化数值来表示,这简直就是这个崩坏的世界对于他们这些原住民的一种恶意,然而此刻,看着视角上方随着自己又一次遭受了来自敌人的沉重打击而明显地开始变得更短的生命计量值,他到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讽刺感。

    明明是代表着生命的意味,可却比任何东西都真实地反映着他此刻是如何地接近死亡么……

    晃晃头,金泽斯努力地让自己的脑袋清醒过来,人在身受重伤或者身患重病的时候总会下意识地就出现精神力涣散思维恍惚走神的情况,不过眼下金泽斯很清楚他如果任由自己这样下去那只会让自己死得更快。

    连起身都来不及,稍微回过点神来的金泽斯在看清了眼前的景象之后立刻就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旁边翻滚了起来,几乎就在他离开原地的瞬间,数根通体碧绿带着朦胧雾气的骨刺就从天而降,深深地刺入到了他原本躺着的地面上。

    “哈哈哈,金泽斯,你还真是不死心啊,早早地结束生命少收点痛苦有什么不好,你以为你今天还能有机会活着离开么?”

    借助翻滚的势头快速地起身然后一跃窜出一大段距离,总算是避开了疫毒骨刺的攻击范围之后,金泽斯压制着在前几次攻击中贝卡兹已经打入他体内的疫毒毒素,努力地集中精神抬头看向半空中站在骨龙肩头的那个身影。

    一身灰绿色法袍,对于法师来说有些过于壮硕的身材,今晚这场兰卡洛斯亡灵侵袭的导演者瘟疫法师贝卡兹。

    从暗中探听到了瘟疫亡灵阴谋的那天开始,金泽斯就做好了终有一天他或许会迫不得已要面对贝卡兹的心理准备,可是直到此时,金泽斯才知道,这位早在尤米西亚大陆位面游戏化之前就已然在南大陆上臭名昭著的真正的恶棍强者,到底拥有着怎样可怕的实力。

    但是,即使如此,他也不能在这里放弃。

    默默地看了一眼昏倒在远处一处房屋废墟中,被他用一件曾经做神偷大盗的时候从一位高手魔法师那里偷来的高等守护魔法卷轴保护起来的格陵兰医师,金泽斯只觉得自己濒临涣散的精神和斗志再一次凝聚了起来。

    不能在这里认输,他发过誓的,一定要保护好她。

    这样想着,金泽斯咬紧牙关,无视了来自眼前骨龙上贝卡兹的嘲笑,再一次架起了自己两手的短剑。

    “贝卡兹……你不会得逞的!”
我不是在玩游戏》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