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我不是在玩游戏 > 第86章 夜幕降临

我不是在玩游戏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6章 夜幕降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虽然跟洛可可说了只要亡灵瘟疫阴谋被看破,笼罩在格陵兰医师眼前的危险阴云消散开来,其他的事情他都不会去管,但实际上金泽斯在与洛可可分头之后,还是很口不对心地略微做了一些单独行动。

    原则上来说兰卡洛斯上层起乱子确实是与金泽斯和他所想要守护的格陵兰医师没什么关系,至少不会像亡灵瘟疫阴谋那样有威胁,但毕竟格陵兰医师是兰卡洛斯的子民,而更不巧的是,无论金泽斯有多么不乐意,因为格陵兰医师与狄查之间的亲密关系,这位在兰卡洛斯郡内也算是略有名气的年轻美女医师一直被认为是偏向兰卡洛斯主城派势力的民间代表。

    一旦主城派失势,那么狄查这个主城派的军方大佬估计很快也会像现在的法鲁奥一样麻烦缠身,就算是格陵兰医师不会因此被牵连,失去了狄查这样一个保护伞之后,这位背后并没有什么后台的纯草根天才医师的路想必也不会好过。

    出于这样的考虑,金泽斯恢复了大盗的行头,偷偷地潜入了兰卡洛斯城内联邦议会所在的地方。当然,并没有像洛可可一样知道那么多的内情,因此金泽斯在议会议事所以及附近的议会长住所的调查也是颇为没有头绪。再加上他只是想要暗中帮主城派一把却并不想要像洛可可一样亲自下场卷进事件中,因此在初步的调查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结果之后,金泽斯也是见好就收,迅速离开了联邦议会在兰卡洛斯城内的驻地。

    就这样,略微耽误了一些时间之后,金泽斯才乔装打扮重新变成了诊所里的保姆老婆婆,可当他回到诊所之后,却并没有看到格陵兰医师的身影。

    一瞬间金泽斯感觉有些惊慌,不过很快他就镇定了下来,经过一番询问之后,他总算是从那些和他不同已经失去了自我灵魂的呆板npc口中问出了格陵兰医师的下落。原来刚好就在他回来之前,两个冒险者突然间来到诊所,说是有一家城内的富豪家中独子突患急症,他们接到委托来请格陵兰医师前去治疗。

    被富豪请到家中去治病这也算是有名望的医师经常会遇到的事情,虽然来请人的并不是富豪家中的下人而是两名冒险者这一点令金泽斯有些感到奇怪,不过想到这些外来的冒险者和尤米西亚大陆上原本的冒险者职业定义完全不同,接受的任务委托根本就不局限于“冒险”而是能够参与到原住民方方面面的生活中来,金泽斯也就觉得释然了,大概是那两个冒险者接受那家富豪的委托任务了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金泽斯在诊所内像往常一样地扮演着自己的保姆老婆婆角色,直到一个多小时之后,金泽斯总算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

    算算时间,现在应该已经是每天晚上那些外来的冒险者们突然消失的时候了吧?

    仿佛是要验证他的话,就在他眼前的诊所院子门口,两个站在街上的玩家彼此挥手再见之后,被两束神秘的光芒包裹全身然后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中。

    在游戏法则的作用下,那些普通的原住民npc对此并不会感到奇怪,但在金泽斯眼中,无论看过多少次,这一幕都足以令他感到不可思议,不过眼下他却没什么心情去想往常一样思考这些玩家到底消失去了哪那道白光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因为直到此刻,格陵兰医师仍旧没有回来。

    如果是冒险者的任务的话,那么在冒险者们一同消失的这个时间点,就算是任务没完成,按照金泽斯这段时间旁观这个世界的经验来说,任务涉及到的原住民们也应该因为冒险者的消失而暂时中止任务进程。既然是冒险者们来找格陵兰医师出诊,那么按理说眼下格陵兰医师就算没有完成治疗,也应该在初步的诊断和稳定病情之后就返回诊所,等明天再去进一步治疗,说不定还会给陪同的冒险者们布置一些去野外采集药物之类的委托——这才是金泽斯印象中应有的任务流程。

    心中冷不丁地冒出了一股不祥的预感,金泽斯又在诊所等了一小会之后,终于忍不住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换回了自己那身方便行动装备齐全的大盗装束,然后朝着之前问到的格陵兰医师去的那片住宅区方向赶了过去。

    芙娅,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

    ---

    正如洛可可所预料的那样,尽管能够证明城主法鲁奥无辜的证据并没有找到,但她手里的这份能够证明联邦议会早就知道山谷中的军队被瘟疫亡灵化的账本和书信,仍旧令狄查很是惊喜。

    如果不是知道山谷中的军队出了状况,议会不可能会主动断粮以免被更多的人发现异样,但这就和议会一直宣称的他们只是有私心和野心却断然没有和贝卡兹勾结的说法相矛盾,至少这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军队被瘟疫侵蚀成为不死军团却仍旧默不做声装作全然不知情的行为是绝对可疑的。如果能够抓住这一点做文章的话,主城派就有了能够反击议会和外圈派指摘的手段,甚至说不定能够把眼下舆论劣势的局面给扳过来。

    所谓政治也就是这么回事,当别人往你身上泼脏水的时候,很多时候反过来证明别人也不干净可要比证明自己很干净要更强有力一些,因为大绝大多数时候这是一场比下限而不是比上限的游戏。

    不得不说洛可可的这份证据来得相当及时,明天以后法鲁奥就会被暂时撤销兰卡洛斯城主的职务,但眼下作为城主的法鲁奥身上的职务特权还并没有被完全禁封,对于正在酝酿最后一波反击的主城派来说,洛可可搜集到的这份情报无疑为他们提供了一把用于反击的锋利尖刀。

    由于这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次兰卡洛斯主城派与联邦议会和外圈派的联盟之间的决战,因此狄查拿到了洛可可的证据之后也没有那么草率地直接发难,而是先去了城主府那边与法鲁奥和主城派的大佬们进行商议,想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将对方“一击毙命”。

    只是这些后续的事情却就不是洛可可这个单纯的证据提供者所能够参与的了,从狄查这边拿到了丰厚的任务奖励之后,洛可可剩下所能做的就只是旁观等消息,结果一直到了玩家下线时限,狄查还是没有从城主府那边回来。

    无奈之下,洛可可只好切换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村娘模式,在已经没有任何玩家出没的大街上又站了好一会之后,终于,她看到从军营这边,一对对精锐士兵突然间列队走出,一半朝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而另一半则是以小队为单位四散开来,朝着城内的各处街道散布开来。

    全城戒严开始……来了,主城派的反击!

    洛可可不动声色地躲开了朝她这边巡视过来的戒严兵队,偷偷跟着大部队来到了城主府这边,虽然没法靠近,但远远地她还是看到了狄查还有另外几个主城派的大佬npc在城主府门口与法鲁奥分别之后,带队朝着联邦议会的驻地方向走去。

    聪明!洛可可握了握拳,联邦议会和兰卡洛斯的外圈派联手,再通过威逼贿赂等一系列的手段掌握了兰卡洛斯本地政议会中绝大多数的舆论,可这并不能够掩盖议会在失去了山谷中这支秘密军队之后,在实际兵权上彻底暴露出的短板。不需要和对方做过多的争辩,只需要出示这边洛可可帮忙收集到的证据,然后以调查为由直接用军方的力量强压过去,就算无法解决问题但至少主动权是立刻就能被掌握到手里的。

    上层的联邦政权之争,看来是不需要她去太过关注了,剩下的就是要找出在兰卡洛斯这边一直配合贝卡兹兴风作浪的那名内鬼,这才是洛可可最终的目的。为了拯救尤米西亚大陆并驱逐盘踞在这个世界位面中的混沌,她首先必须要保证大陆上现有的秩序力量与被米拉引入这个世界的玩家们在一定范围内保证有序和团结。而这个内鬼的所作所为以及想要把自由联邦从内部搅合得天翻地覆的野心,其威胁性和破坏力在洛可可看来,也就仅仅只比很有可能让联邦的帝国之间的国战提前爆发的贝卡兹要小那么一点而已。

    想到这里,藏在城主府外一个隐蔽街角的洛可可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站在城主府门口目送大军离开的法鲁奥。

    希望她之前的推测没有错,那个内鬼真的是联邦议会的议会长而并非这位城主吧,不然她这次可真的是……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瘟疫亡灵的阴谋已经被兰卡洛斯这边完全识破,内鬼的存在也已经被兰卡洛斯和自由联邦察觉到了,那么问题来了……

    ……瘟疫法师贝卡兹本人现在在哪里做什么?又或者他面对这种不利的局面可能会做什么呢?

    蓦然地,一股寒意涌上了洛可可的心头。
我不是在玩游戏》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