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我不是在玩游戏 > 第85章 拿到手的证据

我不是在玩游戏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5章 拿到手的证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像是金泽斯或者贝卡兹这样的神格持有者另当别论,对于绝大部分没有融合神格的普通npc来说,尽管在进入了剧情模式之后他们会恢复一部分原本的智能,但这显然不足以让他们应付来自玩家的那些层出不穷的怪招,更无法让他们有能力去反抗笼罩着整个世界的游戏法则在他们身上设定好的剧情走向。

    很明显洛可可眼前的这位商会老板就是如此,如果说之前面对利用npc身份伪装成军方调查员的洛可可时,他还大概能够保持笃定的话,在洛可可“摇身一变”从军方调查员一下子变成了军方雇用的“神秘冒险者”之后,这位中年人老板就彻底地经受不住了。

    就像是一场戏剧故事一样,无论配角们颜值多高,有着多么丰富的人物设定,甚至在另外一些故事中他们也都曾经是主角,可如果只限定在这部故事本身之中的话,掌握着故事主线的推进与发展方向的,基本上始终都只有主角才能做到。

    玩家和npc之间的关系也基本如此,npc利用他身上隐藏的剧情任务搭好了舞台写好了各种分支剧本,并且亲自担任其中的关键先生重要角色,即使是别的npc很强势地想要介入他的“故事”,他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作出回击和反抗甚至是剧情修正,可npc唯一做不到的,就是自己将自己的故事推进向下一个环节……但玩家却不同,哪怕玩家们一无所有也一无所知,只要米拉附加在这个世界的游戏法则存在,玩家们就拥有能够推进这个世界上任何故事展开进行的可能性,而这正是npc们所缺乏的。

    玩家们自己或许并没有察觉,但实际上米拉的游戏法则在暗中赋予他们的这种能够推进剧情的能力,对于大部分npc来说都是很无解与可怕的。如果潜伏在npc身上的剧情未来走向是好事情,比如说就像是村娘洛可可身上带有的觉醒原初妖精的记忆这种事,那还好说,可如果是什么坏事,这就意味着无论这个npc有没有做好准备,又或者为了避祸做出了什么样的努力,一旦有玩家触发了相关的剧情,玩家的行动配合冥冥之中的所谓“游戏剧情”之力,这些npc都注定了会走向他们根本就不乐于见到的剧情道路上。

    被洛可可以玩家的身份“威逼恐吓”的商会老板,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淡定,洛可可也不知道这人是真的被外面那些其实和她的调查任务没半毛钱关系只不过是被论坛上的帖子引过来的玩家们吓到了,还是因为这人身上原本的剧情设定就是如此胆小怕事,在听到洛可可说明了自己是受军方秘密雇用的冒险者,因此议会方面根本没可能察觉到他眼下的处境之后,商会老板挣扎了一会之后也是很无奈地选择了妥协,很快就从屋内拿出了一个账本和一封信。

    “……一年前,我的商会因为经营不善濒临破产,更在外面欠下了巨额的债务,就在我以为我恐怕不仅要赔掉商会甚至我这后半辈子都要被债务毁掉的时候,突然间联邦议会的会长大人找到了我。”

    带着认命的表情,商会会长开始了坦白。

    “他说他可以帮我处理掉债务甚至给我注资盘活商会,但却需要我帮他做一件事,那就是每个月都要用他秘密寄送过来的资金收集一大批易于储藏的粮货,然后借着走商的名义将粮货晕倒格鲁村,在那里会有人和我们接头,然后利用在格鲁村停留的几天时间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大部分粮货都运走,期限是两年时间。

    “我其实并不想要摊这种浑水,但我实在是没有别的选择了,再加上议长大人和我多少也算有那么点亲戚联系,因此我就答应了下来。我不知道也不敢问那些粮食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反正这一年来我一直很低调地每个月完成议长大人交代的任务,除此之外我甚至都没有用议长大人额外给我的钱再去做商会自己的生意,因为我打定了主意等到两年后这事了结,我就回老家再也不做生意了。”

    洛可可眉头一跳,感觉自己似乎当面见证了一个经典的立flag现场。

    商会老板当然不会知道,按照地球时空的说法他刚刚就是给自己立了一个老套到不行的死旗,他将账本和书信递给了洛可可。

    “可是就在一个月前,议长大人突然间送来了这样一封信,信上说已经不需要我再到格鲁村去输送粮食了,并且说原本的两年约定也到此为止,钱什么的都不会收回,但希望我尽量把格鲁村从原本的商路上神不知鬼不觉地剔除出去。可那个时候其实我准备送货的商队都已经出发了,无奈之下,我只能亲自带队装作要开辟新市场的样子,一半沿着原来的路一半则是走原本根本就不在计划中的商路,绕了一大圈避开格鲁村做足了样子,这才回到卡乌尔镇。回来之后我也不想要继续做了,这些日子已经都遣散了伙计正准备关门了,却没想到……”

    这么说着,中年商人颇为哀怨地看了洛可可一眼,然后指了指洛可可手中的东西。

    “……这是商行一年来的内部账册,每个月用议长大人的前收购了多少粮食又偷偷送出去多少在那里都有数的,还有这封信是上个月议长大人寄给我的那封,之前的信我都毁掉了,这封信是因为当时停止送粮的指令来的实在是有点突然,我怕有什么意外这才偷偷留在手里,在必要的时候也能当做是个证物……”

    证物?证明什么的证物?

    洛可可将账册和信收起来,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看眼前一副心惊肉跳的模样缩在椅子上的中年商人。

    虽然看起来胆小懦弱,但这人也并不算蠢。嘴上说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议长大人让他运粮做什么,其实这人大概早就隐约猜到了这其中的关关窍窍了……不对,这样想来,看来这人之前被自己用军方的名义一吓唬就吐露实情,说不定也是早就有如果事情暴露就第一时间认怂的准备了,大概这就是这位和这段剧情有关联的老板身上固定的剧情线咯?

    难怪自己的玩家模式会这么管用,作为npc被触发的剧情就算是哭着也得走到最后呢。

    “我知道了,这件事军方会继续进行调查,如果你提供的证据属实,相信狄查大人会针对你的情况酌情处理的。”

    商会老板似乎是还想要再说点求情的话,不过洛可可因为已经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因此也再没什么理由留在这里,从椅子上站起来,洛可可一边快步走到门口一边重新切换成了npc模式,毕竟外面那么多玩家都是亲眼看着一个npc走进商会的,她可不想如此轰轰烈烈地掉马。

    不过就在她打开门之后,却有点意外地发现外面人少了很多,不过看到外面暗下来的天色以及卡乌尔镇上街旁亮起的路灯,看起来似乎是因为临近了下线时间,很多人因为还要在下线前去忙点自己的事情所以才都走了。

    不过剩下来的玩家倒也不在少数,看到洛可可出来之后,一小部分人开始试图朝着麦穗花商会里挤,而大部分人则是嗡地一下集中到了洛可可周围,紧接着洛可可的耳边便再一次响起了“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之类的任务触发语的轰炸。

    好在似乎是还没有忘记洛可可身上的那块令牌,这些玩家倒是没有直接挡在她前面,洛可可尽量快步地朝着卡乌尔镇中心广场上的传送点走去,在玩家们疑惑的目光中,洛可可走进单人传送圈,随手扔给管理员npc一个银币,下一秒,娇小的调查员身影就消失在了传送阵中。

    “人呢?”

    “开玩笑,npc居然也会用传送阵了?你们谁见过?”

    实际上npc确实是可以用传送阵的,到游戏后期有很多剧情模式下智能很高又或者因为特殊剧情而有需要的npc们都能够使用这种城际传送阵,玩家们也会见怪不怪,不过在游戏初期这确实是很少见,最关键的是这些玩家真的很想要问这个神秘调查员npc一句,你会用传送阵也就算了,可为什么你这么熟练啊?

    为了不被那些玩家一直跟到兰卡洛斯去没法脱身,洛可可故意没有把传送地点说出声,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位军方调查员会直接回兰卡洛斯的军营因此紧跟着传送到兰卡洛斯的时候,洛可可偷偷地出现在兰卡洛斯境内一个人迹稀少的小村子里,好整以暇地变换成了玩家模式扔掉身上的伪装之后,这才回到了兰卡洛斯。

    一路赶到军营,洛可可见到狄查之后一开口便是直入主题。

    “统帅大人,我还没有想到能够直接证明法鲁奥大人无辜的方法,不过我想找到了能够证明议会他们在说谎的证据!”
我不是在玩游戏》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