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我不是在玩游戏 > 第80章 分歧与破裂

我不是在玩游戏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0章 分歧与破裂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联邦议会的参与,城主法鲁奥身上的重大嫌疑……从狄查这里,洛可可了解到了许多她之前完全没有想过的内幕。

    尤其是联邦议会的动作,令洛可可尤为感到惊讶。在她掌握的前世资料中,真正让议会走入玩家们眼中的,是在游戏中期的又一次联邦大选剧情,玩家们所熟悉的那位曾经拯救了兰卡洛斯的英雄城主法鲁奥在大选中经历各种阳谋暗算,最终成为了新一任的联邦议长,并且开始推行了联邦功勋改革,战场雇佣军制度等一些列与“外来冒险者”——也就是玩家们息息相关的政策。

    而在游戏前期以及亡灵入侵事件中,联邦议会的存在感低得可怜,尽管总部驻扎在兰卡洛斯,可是因为他们在兰卡洛斯境内并没有什么实权,因此无论是想要帮助兰卡洛斯抵御亡灵还是想要在背后拖后腿,都只能是想想而已根本没法付诸实施。

    可这一次,情况却因为洛可可的一次提前告密,走向了她完全看不懂的方向。前世的小透明联邦议会强势出手,前世的英雄法鲁奥沦为了与贝卡兹勾结的最大嫌疑人,亡灵入侵的威胁大大减小,可偏偏兰卡洛斯却面临着另一幕即将发生在政治场上的腥风血雨。

    狄查很明显是站在法鲁奥这边的,触发了他身上的剧情模式的洛可可也在听完他的诉说之后理所当然地接到了一个调查任务:「狄查认为城主法鲁奥是无辜的,可是现在联邦议会以及兰卡洛斯政议会中的反对派联手声势浩大,他委托你帮忙搜集能够证明法鲁奥清白的证据」。

    这个任务只有这么一段任务描述而已,没有具体的要到xxx找到xxx又或者去找xxx询问xxx之类的具体任务内容,一切似乎完全交给玩家自己来定夺判断。这样的任务被称为是解密任务,在《救赎》中偶尔会出现,深受一部分喜欢逻辑推理和智商爽感的玩家们好评,可眼下洛可可却只想要掀桌。明天法鲁奥就要被收监调查了,这个狄查嘴上说想要营救城主,可实际上根本就不顶事嘛,这种没有头绪的任务……不正说明就连狄查自己也只是凭着感性信任法鲁奥,却根本想不到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对方清白嘛……

    离开了军营,洛可可一路上都在低头沉思,整理着脑海里纷乱的思绪,而与她形成对比的,却是一副轻松样子的金泽斯。

    “干嘛那么愁眉苦脸的,不是都已经真相大白了么。”

    看到洛可可那副样子,金泽斯开口说道,或许是因为放松的缘故,他这时候倒是也不再刻意地去扮演格陵兰医师的口吻说话了。

    “哪里真相大白了,”洛可可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与贝卡兹勾结在一起的那名内奸还没有找到不是么,我其实也不太愿意相信法鲁奥城主是和贝卡兹联手的内奸。”

    “明明你上次去城主府告密的时候消息泄露了?”

    “虽然我确实只告诉了法鲁奥城主一个人,但在那之后法鲁奥城主为了展开行动势必要把消息传达出去,泄露的可能嫌疑人要多少有多少。”

    “那就是说你还要继续追查下去了?”金泽斯吹了声口哨,这种有些轻浮的举止配上他仍旧没有变回来的格陵兰医师那张温婉的面孔,令人颇有种违和的感觉,“那就祝你走运了,好好加油吧,好奇心旺盛的侦探小姐。”

    “等等,”眼看金泽斯要走,洛可可连忙叫住他,“什么意思?你不打算继续查下去?”

    “我为什么要查下去?”

    金泽斯表情看起来似乎是有些好笑地回头,看着洛可可。

    “你别忘了,我的初衷只是不想要让芙娅卷入到这滩混水里来而已,别看她那副样子,可实际上性格充满了正直与无谓的善良,只要瘟疫事件一日不解决,有那股明明中的引导力量存在我就根本无法阻止她亲自去调查这场危险的瘟疫。不过现在好了,兰卡洛斯军方已经先一步确定了这场瘟疫的正体以及背后隐藏的危险,只要获知了这些消息,芙娅也就没有了冒险去亲自调查的必要了不是么。”

    洛可可默然,金泽斯说得确实不错,事实上按照她原本给自己制定的破坏亡灵入侵阴谋的那个目标来看,现在兰卡洛斯全境对于贝卡兹的瘟疫亡灵都有了警惕,这自然能够算是已经达成了目标。

    可是别忘了,她的终极目标,是要阻止这些融合了创世神格的特殊npc们大幅度改写游戏主线剧情,尤其是不要在游戏初期就挑起联邦和帝国之间的战争,把玩家们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pvp的国战战场上去。

    亡灵入侵是被发现了,但只要贝卡兹本人和他藏在暗中的亡灵军团还在,而他那个埋藏在兰卡洛斯高层的内鬼也还在活跃,那么谁都没有办法保证亡灵入侵真的就已经一点威胁性都没有了。

    “可是,你就不担心,如果不找出那个内鬼的话对方会继续和贝卡兹联手,把自由联邦搅合得天下大乱么?”

    “我为什么要担心那种事?”金泽斯耸耸肩,“你忘了我是什么身份了吗?想要避开这些事情对于我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只要芙娅没事,其他的事情我根本不管也不像管,芙娅只是一个医师,而且还有狄查护着,只要不是像这次一样危险与阴谋隐藏在疫病之类的事件中,无论联邦议会和兰卡洛斯本地政议会之间怎么争权夺利,对于我和芙娅来说都不会有任何影响,就算是贝卡兹指挥着亡灵大军攻城,那也是兰卡洛斯的大人物们的事情,只要芙娅不继续去调查这场危险的疫病,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可是……可是你就不怕放任幕后黑手继续下去的话,他们会一点点地把这个世界引向崩坏么?”

    情急之下,洛可可忍不住下意识地开口了,然而紧接着她就警觉自己现在在金泽斯眼中的身份并不是创世神使者而只是一个玩家罢了,说出这样的话绝对是会有些令人生疑,于是连忙继续开口了。

    “我从维帕尔先生那里听说了,这个世界里像你们这样保留住自我意识的原住民还有不少,而且都不是普通人,一旦放任那些野心家或者恶徒们在这个世界里作恶,维帕尔先生说他们的举止最终一定会危害到这个世界的。”

    “……那又怎么样?”

    “所以——诶?”

    洛可可眨眨眼,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可眼前金泽斯脸上那冷漠的表情却让她很快就确认了自己并没有听错。

    “那又怎么样?不是没差吗?这个世界早就已经崩坏了,再坏一点又能坏到哪里去?彻底地毁灭掉么?”这么说着,金泽斯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那说不定还是一种解脱呢。”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说?”金泽斯收起笑容,用可怕的眼神看着洛可可,“反过来我倒要问问你,你对于这个世界又知道多少?”

    “我,我……”

    我全都知道……然而不能这么说的洛可可只能咬着嘴唇,而看到她这副迟疑的样子而误会洛可可被自己问住的金泽斯嗤笑一声,淡淡地开口了。

    “这个世界已经疯了……所有人,所有生命,都失去了自己的灵魂,整个世界就仿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戏箱子,而其中的人就都是在上面表演的牵线玩偶。没有自己的意志,只知道按照不知道是什么人怎么定下的固定轨迹来无限循环着同样的生活,甚至有些人和物今天‘坏掉’了,修好之后明天又会用同样的形态出现在同样的地方。

    “父母和子女,妻子和丈夫,生死之交的老朋友,甚至哪怕是不死不休的仇敌,所有的内在感情都消失了,可表面上的关系却在继续着,为的就是要让一群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冒险者们来主导这些原本他们不应该存在于其中的故事物语……呵,冒险者,那根本就是群被这个崩坏世界引来的无耻之徒,一群将别人的喜怒哀乐别人的生活当做游戏来取乐自己的恶棍!”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在洛可可面前这么说有些不妥,金泽斯略微顿了一下之后,才接着开口了。

    “我知道你会觉得我的话有失偏颇,我也不想要和你解释或者争论什么。虽然这个世界已经崩坏了,就连我要保护的人也成为崩坏的一部分,可只要我还没有崩坏掉,那么我就会继续用我自己的方式活下去。洛可可小姐,既然亡灵入侵对于芙娅的威胁基本上都已经解除,我们之前的合作约定也就到此为止,接下来无论你是想要拯救世界还是把这个世界推向深渊,我都没有兴趣,我更没有兴趣陪着你为了什么人给你许下的珍稀奖励而去冒险甚至再次把芙娅牵扯进来。”

    最后扔下一句再见之后,金泽斯这次真的转头,没有再看洛可可一眼直接离开了。
我不是在玩游戏》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