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我不是在玩游戏 > 第77章 合作

我不是在玩游戏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7章 合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虽然在口头上利用格陵兰医师的事情做“威胁”,洛可可面对金泽斯似乎是颇占上风,但其实为了保证合作的信任与效率,洛可可也并没有真的吝啬情报对金泽斯瞒东瞒西……当然,最关键的有关于她自己身份的问题,却是不得已必须要瞒下来才行。

    “浪漫行者……维帕尔大人?”

    金泽斯的神色显得略有惊讶,而洛可可则是坦率地点了点头。

    “没错,我是受了维帕尔先生的委托,因此才会一直在调查最近出现在兰卡洛斯境内的瘟疫事件的。”

    洛可可最终的目的除了要阻止贝卡兹这种干扰游戏剧情主线的行为之外,还有就是要收集分散在这个世间的创世女神神格碎片,因此从立场上而言,她与金泽斯这种有幸与散落在世间的碎片融合并保留下了自主人格的原住民是有着天然的矛盾点的。

    然而眼下她很清楚眼前最大的敌人是瘟疫法师贝卡兹,金泽斯虽然也是她注定要回收神格碎片的对象,但至少此时这位骗子大盗却是和她站在统一战前,共同对抗贝卡兹的可靠力量。

    虽然心中对于欺骗金泽斯这件事表示抱歉,但洛可可却也必须要承认自己在善良这方面真的是无法与纯良的楚佳佳以及天然中略带圣母情节的艾丽娅相比。为了避免麻烦,洛可可果断地把自己早就想好的借口拿了出来,将黑锅扔到了某位实际上并没有融合创世神格的游吟诗人大叔头上。

    “金泽斯先生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会知道像你这种特殊原住民的存在吗?事实上我原本也并不知道,只是在与维帕尔先生相遇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还有你们这样保留着自我意识的原住民强者存在。”

    作为与圣城的那位人族英雄引导者奥兰纳多同一时代的百级强者,维帕尔的名头显然对于金泽斯来说还是很有用的。听到洛可可是从维帕尔那里得知了内幕,尽管金泽斯还是没有放下全部的怀疑,但至少警惕之色比原来少了一些。

    “可据我所知,维帕尔大人似乎并不太喜欢关注这些……俗世间的事情。”

    一瞬间金泽斯似乎是想要说“与自然美景无关”,可下一秒他就突然改了口,洛可可知道这也算是这位大盗在若无其事地试探自己,心中暗笑的同时也是不动声色地开口了。

    “那位大人确实看起来喜欢自然美景胜过其他一切事情,事实上我也是无意间在一处风景优美的湖泊边遇到那位大人的。不过他在委托我任务的时候曾经说过,虽然他没有答应圣城的引导者奥兰纳多大人一同成为人族守护者的邀请,但这不代表他忘记了当初和各族战友们一同守卫大陆与艾丽娅殿下的岁月。至少他不能看着别有用心之人把这个已经在崩坏边缘的世界继续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即使是在尤米西亚大陆世界的原住民心中,浪漫行者维帕尔这位人类强者也一直以他的神秘著称,能够随口说出这位大人热爱自然,并且还和引导者奥兰纳多曾经是一同为人族和世界而战的战友这些不可以刻意去查证就不会知道的事情,在金泽斯看来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正因如此,他显而易见地对于洛可可的身份又信任了几分。

    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洛可可也是轻笑一声开口了。

    “现在,金泽斯先生应该能够相信我的身份了吧?我在机缘巧合之下从维帕尔先生那里获得了调查瘟疫事件的任务,而经过这段时间的查证,我确实是掌握了一些线索……如果我猜的不错,金泽斯先生应该和我一样,也已经知道了这次兰卡洛斯郡内瘟疫事件的背后,有那位瘟疫法师贝卡兹的手笔了吧?”

    金泽斯眯了眯眼。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你给和我一样的那些外来冒险者们设下的骗局,”考虑到玩家和npc这样的词对于金泽斯这种原住民来说理解上会有困难,因此洛可可改用了他们这边的称呼,“看起来你只是在一次次地戏耍所有人,可实际上只要有心调查一下你每次通过虚假任务诱导他们去的那些地方就能发现,那些地方要瘟疫灾情较为严重,要么很可能能够抓到贝卡兹留下的一些把柄和猫腻。虽然我之前并不确定金泽斯先生的真正身份,但我却能猜得到你欺骗冒险者们的理由,多半是为了要借助他们的手来揭穿亡灵瘟疫的秘密。”

    听到洛可可准确无误地说出了自己的意图,金泽斯嘿嘿笑了笑。

    “没错,你很了不起,全都说中了,如果一开始就知道有洛可可小姐这样的有才华的冒险者也在调查这件事,我或许也不会这样多此一举了。”

    然而说完这句话,金泽斯却发现洛可可露出了苦笑。

    “您太抬举我了,事实上有很多事我其实都没有调查清楚就鲁莽地开始了行动……金泽斯先生,我希望您能如实地告诉我,您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兰卡洛斯城内有贝卡兹的同党这回事?”

    问出了这句话,但洛可可却并没有等金泽斯回答就接着说了下去。

    “您一定是知道的,要不然您也不会选择用这么别扭的方式来去揭穿贝卡兹的阴谋,对吗?”

    看着神情有些无奈和沮丧的洛可可,金泽斯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神情严肃了起来。

    “所以……昨天兰卡洛斯城卫军出城所谓的那个搜查任务,果然是你引发的了?看样子是被泄密所以失败了?”

    洛可可点点头,把自己发现贝卡兹隐藏亡灵军队的山谷的经过,连同后来向城主告密引动搜查却最终无功而返的一系列事情,都简单地告诉了金泽斯。

    听完洛可可的话,之后,金泽斯眉头紧锁,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城内确实有贝卡兹的内鬼……不过这个人藏得很是隐蔽,事实上,我也只是半个月前偶然间,在城内的一处隐秘的角落里发现了贝卡兹在和一个黑袍人聊天,这才知道了他们想要在兰卡洛斯境内散布瘟疫并且最终制造亡灵大军来攻击兰卡洛斯城的事情。”

    注意到洛可可很是期待地看着他,金泽斯不由得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

    “只是那一次我也没有能够听到全部的对话内容,贝卡兹的精神力太强,我最终还是被他们发现,虽然成功地逃掉也没有暴露身份,但却也并没有能够听到全部的计划内容,也没有能够看得到那个黑袍人的长相。不过从那个黑袍人能给贝卡兹提供那么多有关于兰卡洛斯郡内各地官员和驻防军队的情报来看,我隐隐约约地猜出了他应该是兰卡洛斯城内的高层人物。”

    说到这里,金泽斯抬头看了看诊所高层,目光有些隐晦不明的感觉。

    “……我出于某些原因,曾经发过誓要保护芙……格陵兰医师。可是,当我得知这场在兰卡洛斯境内肆虐的瘟疫背后有贝卡兹在作乱并且还隐藏着重大阴谋的时候,格陵兰医师为了拯救解除普通人民的痛苦,早就已经开始了针对于这场瘟疫的调查行动。

    “如果是曾经,无论是阻止她进行调查还是在调查中保护她,我都有足够的方法和手段,然而眼下这个世界却变成了这样一副该死的模样,我几次试图阻止格陵兰医师的调查行动,可冥冥之中总是有那么一股力量在不断地让她陷入其中,尤其是那些偶尔会到她这里来接受委托的和你一样的冒险者们,杀都杀不死,而且似乎在城内我也没法伤害到他们……”

    毕竟格陵兰医师和你们这些融合了创世神格的特殊存在不同,是无法摆脱米拉覆写于这个世界位面的游戏法则的普通存在,除了按照米拉的游戏法则为她自动生成的所谓“剧情”走下去之外,格陵兰医师并没有其他的选择呢。

    洛可可并没有把自己所想的说出来,而金泽斯也就这样继续着他的诉说。

    “因此,我只好把希望放在你们这些天外来客的冒险者身上,我看得出你们身上拥有和我们截然不同的特质,你们似乎根本就不受到来自于这个世界的种种约束,如果你们能够先一步揭发这场阴谋的话,那么格陵兰医师就没有再亲自去调查的必要,也就不会身犯险境。”

    “所以,你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要把格陵兰医师从这件事里摘出去咯?”洛可可很有兴趣地看着眼前这位大盗,心中猜测着他与格陵兰医师之间的关系,“难怪,昨天和今天你会想尽各种办法甚至不惜暴露身份,也要来阻止我与格陵兰医师聊有关瘟疫事件的话题。”

    “没错,”金泽斯点点头,对洛可可笑了笑,“现在,事情都说开了,你大概也看得出来,如果是想要调查不死瘟疫与贝卡兹的事情的话,那么去找没有自我的她还不如直接跟我合作,我也能答应你,只要你不把格陵兰医师卷进来,有关于不死瘟疫的事件我绝对会尽全力帮你,如何?”

    洛可可对金泽斯伸出了手。

    “成交!”
我不是在玩游戏》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