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我不是在玩游戏 > 第76章 骗子npc的真面目

我不是在玩游戏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6章 骗子npc的真面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心里隐约猜到了眼前这个老婆婆就是那个骗子之后,洛可可却并没有立刻戳破对方的身份。

    她确实是有想要找到这位骗子npc的想法,不过和那些试图从这名骗子身上获取珍惜装备道具或者任务奖励的普通玩家不同,她对那些并没有太多的兴趣。

    一个为了引导玩家们自主揭发瘟疫亡灵阴谋,而主动伪装成各种各样的身份并且使用各种套路来欺骗玩家的npc,如果他身上没有融合神格碎片保留下自我意志,洛可可反而会觉得奇怪。她并不关心找到这个骗子之后能从他身上获得多少游戏里的利益,现在最重要的是一定要确认对方是融合了神格碎片的特殊npc身份。

    心念一转,洛可可看着老婆婆手里的紫金匕首却并没有立刻揭穿对方的身份,而是仿佛什么都没有意识到一般,恰到好处地一边对着匕首露出惊奇和激动的样子一边开口了。

    “请问有什么能够帮助你的吗,老婆婆?”

    保姆老妈子的表情看起来没有变化,可实际上洛可可却能够很明显地捕捉到对方眼中闪过的一丝喜色。

    显然,这位骗子早已意识到了拿出紫金武器会有极大的可能令自己身份暴露的这个问题。如果不是这次真的有必要的话,他也不会拿出自己最大的筹码来赌一次洛可可的贪心。

    洛可可的表现令他有些放下心来,虽然之前有些玩家曾经在他拿出紫金器之后立刻就识破了这个套路,认定他是骗子,不过显然这位弓手少女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

    “呵呵,并不是什么大事,你之前说想要和格陵兰医师聊聊有关最近瘟疫的事情,一定是得到了一些有关于瘟疫的情报吧?”

    洛可可很配合地点点头。

    “是的,我知道了一些很特别的情报,而且听说格陵兰医师似乎最近一直在调查这场瘟疫,我想医师对我知道的东西一定会感兴趣。”

    “是的,医师她确实最近一直在调查此事,这场瘟疫给兰卡洛斯郡的人民带来了不少苦难,仁慈的医师一直在试图寻找解决办法。尊敬的冒险者大人能够为此而出力,我替格陵兰医师感谢你,这把匕首就权当做是冒险者大人您的报酬,请把情报告诉我吧,我会转告给格陵兰医师的。”

    这样说着,老婆婆伸手将自己手中的匕首递了出去,可令她意外的是,洛可可似乎并没有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对于紫金武器充满渴望,少女没有立刻接过匕首,甚至很诚恳地拒绝了她利用npc身份发布的任务委托。

    “老婆婆,这件事很重要,我还是想要亲自告诉格陵兰医师比较妥当。”

    “正如您之前所见,格陵兰医师现在很忙,所以冒险者您只需要把事情告诉我就可以领取任务奖励了。”

    “但是之前格陵兰医师说过要让我在办公室里等她的不是吗?”

    “确实是这样,可是您也要清楚格陵兰医师她之前正在照顾的那个病人的病情很是棘手,如果冒险者您想要等待的话恐怕要等很长一段时间。”

    应对的相当完美,如果是一般玩家听到这里的话,在紫金武器的诱惑和不想要花费时间等待的双重因素影响之下大概不会再犹豫什么,直接就会把情报说出来然后拿着紫金匕首走人了吧。

    然而洛可可却是突然间微笑不语,饱含深意地打量着保姆老妈子。

    老保姆仍旧是一脸慈祥的微笑,不过她总算是意识到了不对劲,神态之中流露出了丝丝缕缕的紧张。

    “……不得不说,真的是很不错的演技。”

    不同于之前的“纯良”,如今的洛可可尽管笑眯眯的样子,可看起来却是充满了腹黑气质。

    “对于普通的玩……冒险者来说,你的表演并不会有任何破绽,不过但凡他们警惕心再高一些,或许就会发现,你和其他那些失去了自我的原住民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失去了自我的人,可是不会有像你这样随机应变的能力。”

    事实上洛可可这么说有些不太公平,之前这位保姆老婆婆的演技除了任务出现得太过突然和生硬以及那把紫金匕首之外,也并没有太多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如果不是洛可可知道太多的内幕先入为主,恐怕放在一般玩家那里也不会这么笃定地对她产生怀疑。

    不过说这些现在显然都没有意义了,对于这位伪装成了诊所保姆婆婆的骗子来说,洛可可的话对于他而言可谓是充满了冲击性。

    骗人被揭穿不是没有过,他在洛可可面前拿出紫金武器作为诱惑本身就是一场做好了被揭穿的心理准备的赌博,他不是没有也因此被揭穿过……可问题是这些人当中没有一个像洛可可这样,居然直截了当地点出了他和周围其他那些原住民们的不同。

    没错,他保留着自我,在这个几乎是一夜之间突然发生了崩坏,所有人的“自我”都谜一般地消失变成了一群没有自主灵魂的人偶的世界之中,他是仅存那几个保留着“自我”的人之一。

    这原本应该是像他们这样保留着自主意识的原住民隐藏在心中的最大秘密才对,除了他们之外,无论是其他的原住民,还是这些来历成谜却拥有着匪夷所思力量的外来冒险者,都应该根本对于他们的事情毫不知情才对,可这名少女却对他们的存在似乎一清二楚。

    想到这里,保姆老婆婆的脸上笑容终于不再那么和蔼,而是变得僵硬了起来。难道说,对方从一开始就是冲着他来的?

    “别担心,我并不是从一开始就知晓你的存在,”似乎是看出了骗子在想什么,洛可可微笑着开口道,“实话说,会在这里遇到你,对于我来说也完全是个惊喜,如果不是你那么爽快地拿出了紫金武器作为奖励而且还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智慧,我也不会识破你的身份……看起来,你是真的很重视那位格陵兰医师。”

    洛可可的最后一句话,令原本已经起了逃走念头的骗子硬生生地止住了自己的动作和想法,看着眼前原本和蔼慈祥的老婆婆仿佛变脸一样变成了一个凶恶阴狠出去简直能吓哭小孩子的老巫婆形象,洛可可知道自己也不能逼得太紧,于是放缓了语气。

    “放心吧,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重视格陵兰医师,又为什么如此极力地想要阻止格陵兰医师接触和这次瘟疫事件有关系的事物,但既然我来这里遇到了你,那么其实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并没有一定要去找格陵兰医师的必要,怎么样,愿意和我聊聊么?”

    -----

    ---

    对于像洛可可她们这种天外来客冒险者们即使“死”了也会重生这件事,显然骗子先生是知情的,想清楚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威胁洛可可的东西,而洛可可却准确地抓住了格陵兰医师这个自己的弱点之后,骗子先生也是很光棍地认了栽,答应和洛可可单独聊聊。

    一同来到了诊所后院一处僻静的地方,保姆老婆婆在洛可可眼皮子底下猛然间窜上了一棵大树,沙沙地几声树冠抖动的声音之后,换成了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佩戴暗色皮甲的灰白发大叔重新落到了地上。

    知道这位骗子拥有易容术技能,洛可可倒是并没有对此感到吃惊,真正令洛可可惊愕的是,在她的系统界面中,这位一脸不爽的大叔身上冒出来的简讯信息中愕然浮现出一个令她有些意外的名字。

    “……你真的是金泽斯?那个有名的神偷大盗金泽斯?”

    金泽斯白了洛可可一眼。

    “明知故问?据我所知城主府那边不是早就公布了我的身份么?”

    洛可可的表情很是复杂,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被她以为只是个背锅侠的活跃于前世游戏后期的神偷大盗npc,居然真的是游戏前期npc骗人事件的犯人……可明明现在看来这人绝对就是一个融合有创世神格因此保留了自我意志的特殊npc,但在前世的游戏中,大盗金泽斯从在50级地图第一次出现开始就一直是一个普通的任务npc啊?

    联想到前世游戏中瘟疫法师贝卡兹在被引导者奥兰纳多击败之后变成了普通的世界级boss的下场,洛可可猛然一惊,这么说,前世金泽斯实际上早在他出现在大众玩家视野中之前,就已经失去了他身上的创世神格?

    联想到金泽斯对于格陵兰医师的莫名重视与保护欲,以及前世游戏中格陵兰医师在亡灵入侵中的死亡,以及后期金泽斯出现在玩家们眼前之后,在剧情任务中对与复活有关的知识与魔法道具的渴求,洛可可突然把一切都想通了。

    是了,虽然不知道金泽斯是怎么知道的,但他知晓如今在兰卡洛斯郡内蔓延的瘟疫背后有贝卡兹作怪这件事是可以确定的,正因如此,金泽斯才会一边引导玩家们去发现瘟疫的真相,一边想尽办法阻止格陵兰医师亲自去调查瘟疫事件。然而前世的金泽斯显然是没有成功,最终格陵兰医师在亡灵入侵中死去,而金泽斯也一定是要么为了保护格陵兰医师要么为了复仇去找上了贝卡兹,结果却反而被对方所害,并被夺取了体内的创世神格,变成了一个带着试图复活格陵兰医师这样一个悲情剧情设定的普通npc人物,也正因如此,前世的npc骗人事件,才会在亡灵入侵之后戛然而止,成为了一桩无头悬案。

    洛可可默默地理清了头绪,回过神来却发现她陷入了思考的这一会金泽斯却也并没有急着催她,而是也带着一副若有所思似笑非笑的样子在打量着她。

    “……没想到,我金泽斯终日打雁,今日倒却是被一只小雁啄了眼。”

    品味了一下金泽斯话里的意思之后,洛可可不动声色地开口了。

    “金泽斯先生觉得之前我是在诈你?”

    “不,只是觉得我之前似乎高估你了,看起来你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知道那么多。”

    洛可可笑了笑,看起来自己刚才那一瞬间的震惊和沉思,似乎让金泽斯产生了某种误会。

    “我没法否认金泽斯先生你确实令我有些始料未及,不过……你又凭什么认为我真的没有掌握一些你并不知道的信息呢?”

    “愿闻其详。”

    “不,是金泽斯先生应该先为我解惑才对,我想金泽斯先生应该清楚,我想要跟你合作,但却并非只能跟你合作。”

    “那么一问换一问……好吧,爱计较的小丫头……”

    看着洛可可的微笑以及她瞥向诊所楼上格陵兰医师办公室窗口的眼神,金泽斯有些不爽地咂了咂舌……令人讨厌的小狐狸,看来想要套话并不那么轻松呢……

    “……作为合作的一方,至少我必须知道我应该知道的才能决定我是否答应你,这是我的底线。”1
我不是在玩游戏》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