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我不是在玩游戏 > 第74章 隐藏在暗中的内鬼

我不是在玩游戏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4章 隐藏在暗中的内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着草丛中自己翻找出来的那一卷军用草席,又回想起之前在谷底发现的那些可疑的空地痕迹,莫名地,洛可可打了一个激灵。

    以瘟疫法师贝卡兹的实力,想要在短时间内抹除他制造出来的不死军团在一个地方留下来的全部痕迹虽然困难,但也绝非不可能,可这些不死者在生前留下来的痕迹,想要消除却绝对是件困难的事情。

    很显然,这片山谷中曾经存在着一片营地,并不是昨天来搜查的那些兰卡洛斯士兵们,而是更早更早以前,很有可能有一支军队,而且还是兰卡洛斯正规军配置的部队,在这个隐蔽到了极点的山谷内驻扎过。这支军队不被任何人所知,至少兰卡洛斯军方中应该是没有任何记载的,而贝卡兹正是利用了这一点,神不知鬼不觉地在这个隐蔽的山谷之中扼杀了这支部队,将他们秘密地转化成了自己的不死军团。

    到底是谁又出于什么目的,要如此隐蔽地在山谷中隐藏了这样一支秘密军队呢?而既然如此隐蔽,贝卡兹又是怎么知晓这支军队的存在呢?

    兰卡洛斯城主法鲁奥绝对是最大的嫌疑对象,原本因为这一次贝卡兹能够提前接到兰卡洛斯军方出兵的讯息,先一步将山谷中的不死军团撤走并将痕迹清理干净的事情,洛可可对于法鲁奥就有所怀疑,而现在,这只秘密军队的存在更是令法鲁奥身上的嫌疑呈几何倍数递增。

    从招募人手到武器和后勤的供给,在兰卡洛斯郡境内有能力和权限能够做到滴水不漏,事后无论是库房进出账目还是其他地方都没有一点可疑的人屈指可数,而自身担任兰卡洛斯城主同时还是兰卡洛斯郡政议会派系大佬的法鲁奥,绝对就是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少数人之一。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根据洛可可知晓的前世游戏资料,在前世没有她参与的游戏进程中最终击退贝卡兹的可就是城主法鲁奥,如果他真的是贝卡兹的帮凶,那么他又何必要这么做呢?有他和贝卡兹里应外合,前世的兰卡洛斯还真的有可能直接陷落呢。

    而且虽然不知道这只秘密军队到底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养出来的,但如果只是为了用来给贝卡兹制造一支瘟疫亡灵大军,那大可不必费此周章。就比如说如果真的是法鲁奥与贝卡兹串通的话,他只要在亡灵爆发初期装模作样地下达几个昏招指令,就能白送贝卡兹几个城镇的军民……或者难道说养出这支军队的和与贝卡兹串通一气的并不是同一路人?

    洛可可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乱套了,她一会觉得自己情报太少,一会又觉得自己情报太多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分析,不过无论如何有一点她是可以肯定了的。

    无论是这次兰卡洛斯军方针对这个山谷的突袭搜查,还是这个山谷原本驻扎的那支秘密军队的存在,知晓这些消息的人只有可能是兰卡洛斯城内的高层npc官员们,也就是说如果贝卡兹在兰卡洛斯内部安插有内鬼的话,很有可能这个内鬼就是某个兰卡洛斯城内的高层官员。

    想到这里,洛可可不由得懊恼地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之前重生者牧云的那次事件,原本已经给了她一个警告,让她不要过度全信前世游戏论坛上的资料,然而这次她终究还是犯了相同的错误。很显然,由于前世的亡灵入侵剧情发生的太突然,玩家们即使在事后进行剧情梳理和回溯,也只收集到了各种有关于贝卡兹本人的资料信息,而兰卡洛斯城内很可能有贝卡兹的同党这回事,前世的论坛资料里却是并没有什么爆料,因此洛可可在构想自己的计划时也是根本就没有做这方面的设想和防备。

    不行,她必须要再做些什么,一旦这件事就此搁置下来,那么到头来也只不过是让兰卡洛斯城警惕提高了一点,却并没有彻底地戳破贝卡兹的阴谋。这样想着,洛可可很快就决定了自己需要做的事情,转头朝着出谷的方向奔跑起来。

    -----

    ---

    就在洛可可前往山谷的同时,兰卡洛斯城内,一个不知在何处的僻静密室之中。

    密室里摆设很是简陋只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盏还算明亮的油灯,勉强将桌子和周边地方照亮。而在桌子的一侧,一个全身隐藏在黑袍下的神秘人沉默地坐在那里。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突然间,在密室侧面的某处墙壁发出了机关开动的声音,紧接着,原本密合的墙壁上突然间出现了一道石门的轮廓,紧接着石门渐渐移开,一个身穿灰绿色法袍的老者走了进来。

    瘟疫法师贝卡兹,如果洛可可在场,在前世的游戏资料中看过贝卡兹模样的她一定能够认得出来。

    贝卡兹的样貌其实并不像是人们传统印象中那种阴沉诡秘长得就像是骷髅一样的亡灵法师,而是一位身材颇为魁梧的雄壮老人,如果去掉他身上的饰品骷髅项链以及手里的骷髅法杖的话,贝卡兹换上战士装束分分钟会被人误解为是一个经验丰富老当益壮的年长佣兵。

    走进密室的贝卡兹看到了坐在桌子旁边的黑袍人,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露出了毫不掩饰的嘲讽表情。

    “这里就我们两个,你干嘛穿成这个鬼样子?”

    黑袍人对此的答复仅仅只是冷哼了一声,贝卡兹却也并没有在意对方的态度也没有继续嘲讽,显然是已经习惯了对方不愿在和主旨无关的话题上费一点口舌的这种风格,迈步来到长桌前,贝卡兹一甩法袍,用一个对于法师的一般形象而言有点大大咧咧的姿势坐了下来。

    “好了,说吧,情况如何?”

    黑袍人用低沉的声音开口了。

    “……很糟糕,你并没有把山谷清理得很彻底。”

    “那是因为你只给了我几个小时的时间,”贝卡兹很不快地接过话头,“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那里的军团及时转移干净然后把它们留下的气息全部清除,这还要多亏我年轻的时候涉猎过一些空间法术,不然现在一切就全曝光了。我不明白,中途拦下那个消息对于你来说应该并不是什么难事才对。”

    “那会让人产生怀疑的。”

    “怎么可能,这世界上绝大部分人都失去了自我灵魂,除了那些傻子一样的台词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思想,谁会怀疑你?还是你担心那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古怪冒险者们?他们根本就不会关心我们这些他们嘴里的恩……恩皮……那个什么词,这些冒险者都只把这里当做是一场游戏,把尤米西亚大陆上的所有人都当做是被创世女神封印了灵魂的傻子,哼。”

    “我并非指的是那个来告密的女孩,”黑袍人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说的是躲在那个女孩背后的那个人。”

    贝卡兹一愣。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当然不明白,你总是口口声声地说那些冒险者们小看尤米西亚大陆上的所有人,可实际上你也在小看那些冒险者,所以你从来都不会重视从他们那里获得的情报……有人在试图通过那些冒险者揭发我们,他撺掇那些冒险者频繁出没于那些我们有可能会露出马脚的地方,这次的这个女孩如果不出所料应该就是这样才发现了那座山谷的秘密。”

    贝卡兹的脸色终于阴沉了下来。

    “你的意思是,那个人和我们一样是……”

    “……很有可能,不,可以确定就是。”

    吐出一口气,贝卡兹的脸上并没有因为黑袍人的这个消息而产生不悦,反而似乎有些莫名的兴奋。

    “知道这人是谁么?”

    “还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有几点,第一,对方有很强的易容能力;第二,对方对你在各地的布局相当清楚,很有可能是一直在追查你布下的瘟疫或者已经从中看出了些什么;第三,从对方选择了躲在幕后操纵冒险者这种方式来看,他肯定也看得清楚兰卡洛斯高层里有我的存在,但却并不确定我到底是谁,这次让那个女孩来告密,说不准就是对方的一次试探。”

    说到这里,黑袍人顿了一下。

    “……虽然我已经有了几个怀疑的对象,但并不确信,这段时间我会想办法依次去试探几个可能目标,而你,要暂时留在城内,毕竟我不想要暴露,所以如果真的找到了目标还需要你出手解决。”

    贝卡兹摊了摊手。

    “我无所谓,可外面的计划怎么办?”

    “原本亡灵突袭的计划为的就不是要攻陷兰卡洛斯,虽然现在因为受到干扰偏离了原本的轨道,不过好在我们反应足够及时。你虽然没能收拾干净山谷里的痕迹,但其实这未必是件坏事,我已经想好了引导事情走向的备选方案,说不定这下子更加容易达成我们最初的目标。更何况你我都很清楚,这个世界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是怎么样的一种状况,相比较我们原本的计划而言,想必你也觉得收获一枚新的神格碎片更加重要,不是么?”.
我不是在玩游戏》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