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混沌天灵根 > 第二百九十八章 隐瞒

混沌天灵根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九十八章 隐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难不成到了最后真的让山下的那些人来供养小黄?小娃娃看着月灵越走越远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心里想着她刚刚的建议,如果到时候真的没办法了,就想办法让那些人送些贡品上来吧,有自己在相信他们不敢不听话的,再说那些人可没有刚刚那个姐姐那么强大的神识攻击,自己应付他们还是手到擒来的。

    小娃娃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后,就回身蹲坐在小黄的身边,白色的玉带摸摸她的头,柔声道:

    “阿黄,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找来好多好多的食物,让你长出漂亮的羽毛来。”

    月灵下的山来,一下子就被月莹他们给围住了,“姐姐,你回来了,怎么样,凤尾草拿到了吗?”

    月灵闻言笑道:“拿到了,走吧,咱们回去吧。”

    “真的?”月莹大吃一惊,她能拿到凤尾草这月莹相信,可是,月莹看看她干净的衣服,醇厚的气息波动,这怎么看也不像是经历过一番大战的人啊?难不成她没有说实话,还是这上面根本就没有青亦等人说的那么危险?

    “大姐姐,你怎么拿到凤尾草的啊?那守护兽厉害吗?我们在山下都听到它的叫声了,它是几阶的妖兽啊?”

    其他人听到月莹的疑问,也纷纷开口问道:“是啊,月小姐,你怎么战胜那只妖兽的啊,那凤尾草你真的拿到了?”

    月灵闻言拿出储物戒里的玉带给他们看,“看到了吧,这就是凤尾草了,这株凤尾草成长的年限太大了一株它的草叶就够我用了,那个守护兽我没见到,和我对打的是那株凤尾草。”

    “啊,你没有见到守护兽?那守护兽去哪了?”众人惊讶道。

    月灵耸耸肩,“不知道啊,我又没见到。”

    说完,月灵就大步往前走了,她刚刚故意漏掉了她见到小凤凰的事,也是不想小凤凰因为她的原因被人给抓了,虽说她对妖兽这些东西不太感兴趣,但是她也没有人类的那些恶趣味,一见到什么了不得的神兽就想要据为己有,她其实特别不能理解那些人,难道修行的真正目的不应该是强大个人的吗?契约那么多的妖兽、神兽作为自己的打手,有什么特别大的意义吗?

    月灵一直觉得除了特别的需要,一般情况下还是不要随随便便的契约妖兽的好,天道向来喜欢弄一些因果循环的东西,她一点都不想和这些妖啊、神兽啊什么的牵扯上,她不想有朝一日自己轮回的时候受到这些东西的影响,所以月灵一般都尽量避免主动契约妖兽。

    但是,好像她契约的妖兽也不少哈,最开始的是那只破瓶子净魔,不过净魔应该也就算是个瓶子,不能算在妖兽内,那就只有那个小青龙和双翼马了,这么算起来也不算少了,月灵摸着鼻子想想,看来以后还是不要再随随便便的就契约了,就是被人强制的也不行。

    走在回去的路上,月灵问青亦,“前辈,你的那些朋友他们都什么时候到,我准备早点去天阳帝国寻赤尾血。”

    “啊,你是要去找天龟吗?”青亦吃惊道。

    月灵点点头,“是啊,怎么了,那只天龟跑了吗?”

    “呃,不是。”青亦摇摇头,“我是没想到你会想要去找天龟,天龟可不是我们的凤尾草就实实在在的在我们的凤尾山上,天龟那可是行踪不定的。”

    “哦?那就是真的有天龟这种东西了?”

    青亦无语的看着月灵,什么叫真的有天龟这种东西了?本来就有好吧!

    不过青亦想着这大陆上的确没有几个人见过天龟,有些以讹传讹的倒也算正常,就对月灵普及道:“天龟,平常是不在五重天上的,他一般都是在无妄海的,不过你要确实想去天阳帝国的话,也可以去,不过能不能见到他就另说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去天阳帝国是见不到他的,那我现在去无妄海能见到他吗?”

    “很难。”青亦摇头道,“月小姐,其实你大可不必急着去天阳帝国的,等到了祭天的时候他们到时自会邀请我们一起去的,不如我们就在那时候一同前去的好,再说过不了几天天阳帝国的武圣天道子就该到了,月小姐提前给他打个招呼也是好的啊。”

    听着他的话,月灵认真的想了一下,随道:“也好,那就到时候了大家一起去好了,我正好趁着这个时间段,多多了解一些那个天龟,早点做做准备。”

    青亦看着月灵势在必得架势,好心提醒道:“天龟可是比我们这些武圣还要实力强劲的对手,月小姐以后对上了,还是要小心一些才好。”

    月灵闻言,笑着谢过他的好意,“多谢前辈提醒。”

    青亦武圣笑笑,随意的和她聊道:“我还不知月小姐你们那里的修士实力划分如何呢,看你们与我们的修炼完全不同,你们那里可有飞升仙界之人?”

    这个问题倒是问到月灵了,飞升之人说实在的,在她这十几年的生活中还真的是没有听说过呢,月灵不由得看向月莹,月莹见她看过来,知道她这是对这一块不熟悉,就上前,道:

    “飞升之事在我们那里一直是比较神秘的事,没有人亲眼见过飞升之人,不过飞升倒是确有其事的。”

    青木太子闻言,不解道:“那你们就一次也没见到过飞升之人吗?那你们怎么确定他飞升的?”

    月莹闻言白了他一眼,“当然是有人见到了,才知道的啊,不然我们怎么会知道他是不是真的飞升了。”

    “可是,你不是说你们那里的飞升都很神秘,也没有人亲眼见过的吗?”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不曾见过,可是不代表我们的长辈没有见过啊。”

    “你长辈?哈哈,你长辈能是什么大人物,你确定他真的见过人飞升?”青木太子嘲讽道,他是一点都不相信月莹说的话,要是她的长辈真的这么厉害,那她们两姐妹还会被人害的流落在他们这地方吗?想想都是不可能,好吧,这人真是吹牛都不打草稿的,真的,女孩子就是虚荣。

    月莹简直是被他那嘲讽的眼神给气死了,好不好,“喂,你知道什么啊,在灵界哪一个即将飞升的修士不是通过我月家飞升上界的,没有我月家他们还想飞升,想都不要想好吧,真是没有见识。”

    “哎呦呦,还真是会吹啊,你怎么不说那飞升之门就是被你们家掌握着好了,还所有的飞升之人都要经过你月家的手,你月家好牛哦!”

    “你,不懂就不要胡说,我月家不是你个乡巴佬可以随意诋毁的。”月莹怒气冲冲的等着青木。

    而青木则是被月莹的一句乡巴佬给刺激到了,“你说什么,我是乡巴佬,你才是不知哪里跑出来的乡巴佬呢,别想着靠着一身神神秘秘的功法就想在这耀武扬威的,我告诉你,你们姐妹最好老老实实的帮着我们找到飞升之门,否则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月莹简直是被这个混蛋给气死了,而月灵也是被青木话语里露出来的意思给惹恼了,看看,看看,这就是月莹给自己找的麻烦,什么都还没有拿到呢,就开始想着到时候如何清算她们了,就这样,自己还要给他们找什么飞升之门,还真是让人恼火啊。

    月灵心中不忿,神识向着青木的识海击去,瞬间就把青木给疼得脸色煞白,抱着头痛苦的哀叫出声。

    木皇一见到自家宝贝儿子痛苦的模样,一下子就慌了,“青儿、青儿,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叔叔?”

    青亦看了一眼痛苦打滚的青木,闭了闭眼,随后看着月灵道:“月小姐,小子不懂事,让你看笑话了,还请月小姐饶他这一次,我保证他再也不会出现在月小姐面前了。”

    月灵闻言,看他一眼,随后扯了对青木的神识攻击,手中摆弄着自己的滢月剑道:“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在以后的合作中我们没有得到相应的尊重的话,我不介意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开一次杀戒,青亦武圣,我月灵从不说废话,我月家也不是你们能随意评定的,记得祸从口出,月莹,走。”

    说罢,月灵就带着月莹和凝走了。

    留下青亦武圣和木皇、青木太子还有冗家兄妹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神色莫名。

    过了许久,直到太阳都下山了,青亦武圣才开口道:“易太子,是怎么遇上月小姐她们的,又是怎么请动月小姐为兮兮公主求药的?”

    冗浅易被青亦武圣审视的目光盯着,神色有一瞬间的慌乱。

    青亦武圣见了,不免轻轻的笑了,“易太子不必紧张,我只是随口问问,不说也没关系的。”

    冗芊兮闻言紧紧的盯着自家哥哥,生怕他说出什么不能说的话,要知道他们可是被那位公子下过禁言符的,这要是说了什么不能说的,那禁言符可不是他们能吃的消得。

    而此时冗浅易也明显知道,青亦问的并不是他们和月灵在广义平原相遇的事,而是想从自己身上打听到月灵她们更多的事情,可是那些事他是一点都不能向外说的,不说凝曾经给他们下的禁言符,就是如今这一路上见到的月灵的手段,他此时也是一点都不想得罪月灵她们的,他其实是想一会儿回去后,就问问月灵能不能教他一些她们那里的功法的。

    可是如今面对青亦的追问,他已经可以预见等到自家的那位武圣到了之后,他将面对的是怎样的追问,与其是模模糊糊的回答他们,倒不如一开始就告诉他们,自己不是不想说,而是他不能说,他们要是想要问的话,那就直接去问月灵她们好了,自己可是一点都不知道的。

    “青亦前辈,在下对月小姐她们的身份也不是很清楚,您知道的,我们遇上她们的时间也很短,如果不是月小姐看上了我妹妹的灵根,月小姐也不可能会出手给我家妹妹找药的。”

    “灵根?你是说月小姐看上了你妹妹的灵根?”青亦诧异道,“灵根是什么,是她们修炼的方法吗?”

    冗浅易皱了皱眉,“这个易也是不太清楚,月小姐没有说的很清楚,不过她们有说我妹妹的灵根是很好的灵根,这才动了收我妹妹为徒的心思,具体的就不太清楚了。”

    这下青亦武圣和木皇、青木太子的目光就都转移到冗芊兮的身上,这个她们并没有放在眼里的女孩,竟然入了那两个煞神的眼?这得是多大的缘分,才促成的这件事啊?

    就连青亦武圣都不禁对冗芊兮另眼相看了,“兮兮公主,月小姐有和你说你修炼的具体事宜吗?她有没有教你什么修炼功法?”

    冗芊兮被他们三个充满侵占性的目光给看的心有戚戚焉,很怕她一个回答不顺,他们就要当场把她给抓起来拷打一番。

    很明显冗芊兮多想了,青亦等人也仅仅是对她,能够修炼月灵她们的法术而感到惊奇,要知道他们并不以为自己的功法有什么不足的,相反他们还是很以自己的修炼方法为荣的,现在如此逼问他们也只是对月灵她们法术的好奇而已,还有就是想要找到月灵的破绽,以图在未来的合作中能够抓住月灵他们的软肋,未免月灵在以后的合作中给他们玩阴的。

    他们可不会相信月灵是真心的想要为他们寻找飞升之门的,如果不是月灵怕被自己这个武圣追杀、控制,还有她那个背后捅刀的妹妹的话,想必此时月灵已经带着他们的人离开这里去往天阳帝国了,根本就不会被他们所牵制留在这里等待那几个老家伙的到来。

    而且,今日月灵能够那么轻松的从凤尾山上下来,他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这么想着,青亦就对木皇交待道:“你带着他们先回去吧。”

    木皇似有所感道:“叔叔是想···”

    青亦武圣看他一眼,随口道:“我到山上看看,毕竟那里刚刚经过了一场大战,也不知道凤尾草受伤了没有,我去看看,顺便再让木丹师去看看那些移植的凤尾草怎么样了,你们就回去吧,好好招待月小姐和易太子他们,知道吗?”

    “是。”
混沌天灵根》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