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混沌天灵根 > 第二百九十三章 杀意泛起

混沌天灵根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九十三章 杀意泛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月莹话说的很大气,神色之间更是对这件事情的势在必得。

    月灵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之间就要帮人家找什么飞升之门?原谅她如今连飞升之门是什么都不知道,更是没有见过所谓的飞升之门,她看着月莹不得不出言提醒道:

    “二妹妹,咱们根本就没有见过他们所谓的飞升之门,而且也不知道飞升之门为什么会关闭,你要知道,大多数会出现这种情况,那就属于天道的事,不是我们这个等级可以参与的,咱们这次的目的是什么我想你不会忘记了吧?”

    月莹闻言,眼神闪烁了一下,而后低声在月灵的耳边解释道:

    “大姐姐,你不是也不知道咱们要如何回去吗?你看现如今不就是一个寻找的机会吗?我觉得他们的那个飞升之门肯定就是咱们回家的必经之路,咱们就帮他们找找吧,这样一来搞不好咱们就找到回家的路了呢,你说是吧?”

    月灵听着她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心头不由得再次冒出这是故意给自己找茬呢,这真的是看自己不顺眼啊,自己到底是在哪里得罪她了,让她这么不遗余力的给自己找麻烦?!

    “二妹妹,我没得罪过你吧?”

    月莹闻言一愣,诧异的看着月灵而后直接就给哭上了,“大姐姐,你说什么呢,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呜呜呜,大姐姐,你不喜欢我,啊,我不活了,大姐姐不要我了,呜呜呜,我要死了,呜呜呜呜呜····”

    月灵看着哭的呜呜咽咽的月莹,脑子一抽一抽的,不住的安慰道:

    “你说什么呢,我没说什么啊,你怎么就哭了呢?”

    月莹闻言一抽一抽的看着她,怀疑道:

    “大姐姐,你刚刚不是问我说是不是得罪过我吗?”

    月灵闻言一愣,“我有说过吗?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月灵这话一出口,屋内的众人就当即就愣了,这是临时失忆了?

    月莹更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瞪着她,月灵见状不由得看向一旁的凝,诧异道:

    “我刚刚真的说过那种话吗?”

    凝看着她,嘴角一抽一抽的,忍笑忍得好辛苦,他敢肯定刚刚月灵在心里就是那么想的,只是不知她怎么就会脑袋一抽就把那句话给说了出来。如今再看着她一脸认真求问的脸,凝静静的点了点头,“说过。”

    月灵不信的眨了眨眼,而后看向冗芊兮,冗芊兮也是尴尬的点点头,“说过。”

    再之后是冗浅易、冗毅、红缨、三人都不约而同的点头,“说过。”

    我去,月灵想骂人了,她的身体有一瞬间的颓然,可是瞬间就被她给定住了,现在可不能表露出这种神情、动作,否则下面就不好收场了,自己可是还没有现在就和月莹弄尴尬的决心,月灵瞬间挺直脊背,看向青亦、木皇三人,继续问道:

    “我刚刚没有说话的吧?”

    青亦、木皇、青木太子三人尴尬的互看了一眼,而后有志一同的向着月灵点头道:

    “说过。”

    其实这三人原本根本就没有听清这两姐妹之间的对话,整个人都沉浸在了月莹对他们的承诺上,等他们一回神的时候听到的就是刚刚月灵的那一句问话,当时这祖孙三人就惊了,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月灵,这是要找后帐的节奏吗?

    三人分分钟的就脑补出了一出出的姐妹互斗的戏码,可是随着剧情的发展,这两姐妹根本就没有像他们想的那样互撕,而是急转直下,突然就出现了这么一幕,三人的脑容量表示不够用了,这节奏不对啊,不准备互撕了吗?还是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刚刚错过了?

    总之,这三人此时的脑子里还在想着这姐妹互撕的桥段呢。

    月灵听了他们的答案,默了一默,自己在心里深刻的检讨了一下自己,怎么就脱口而出了呢,怎么就藏不住真心话呢,怎么就这么忍不住气呢,还是修养不够啊,怪不得自己到如今还结不了丹啊,不是没有道理哈,月灵敲敲自己的脑门,一脸抱歉的对月莹说道:

    “二妹妹,刚刚姐姐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说过那种话,我肯定是累着了,这才会出现这种失误,我那话都不是真心的,你不要放在心里,姐姐我真的没有讨厌你,更没有不喜欢你,要知道你可是姐姐我唯一的妹妹呢,我不喜欢你还能喜欢谁呢,是不是?”

    月莹看着月灵一脸的真诚,心里吐槽道:

    “终于说了真心话了,什么不记得了,根本就是忍不住了,哼哼,这就忍不住了,后面还有很多呢,我就不信你不出事,等你出了事这月家的一切不就是我的了,那我岂不是想得到什么就得到什么了,那家传的功法岂不是也是我的了,这种方法才是最行之有效的,自己之前都是脑子被糊了才会想着从你这里入手,让你心甘情愿的拿出功法来给我娘用,可是,”

    月莹顿了一下,在心里想着,谁让你如此的得天独厚呢,你越优秀我就越觉得你不会答应我;你越对我好,我就越是知道你不会答应我;你越是对我一忍再忍,我就越是知道你不会答应我;我越是认定这一点,我就越是知道我离自己的目标越远,所以,大姐姐别怪我,谁让你在经历了那么些不公后,竟然还对家族保有着无上的尊重和忠诚,你对家族的忠诚度完全超越了,我这个从小被家族细细培养的人,为什么?

    你为什么没有在家族对你不管不顾的时候,憎恨它呢?

    为什么不呢?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被人称作废物的那些年,家族是怎么对你的,你可记得你差一点就要被赶去下界做一个凡人了,你到底还记不记得,你那些年遭受过的流言蜚语?

    你到底还记不记得,你到底·······

    月莹忍住自己对她的无限怨念,看着她的眼睛,眼泪一颗一颗的滑落,神情哀婉道:

    “大姐姐,你不要不喜欢我,我真得是就是为了咱们能找到回家的路,大姐姐,你不要怪我,咱们都已经流落至此了,现如今刚好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办法,咱们就试一试吧,再说还有这里的前辈帮我们,咱们一定能很快找到回家的路的,大姐姐?”

    月灵感受着她抓着自己手的温度,真心感觉自己这位二妹妹真是插得一把好刀啊!

    看看青亦、木皇甚至是冗家兄妹的表情,月灵就知道自己的这位二妹妹彻底挑起了他们对飞升之门的,那汹汹的燃烧着,只要自己一个否定,月灵相信她当场就会被青亦给软禁在此,虽然她不惧这些,可是在她还没有找到可容魔君身体碎片之前,她还不想被人在这大陆上追杀,所以月灵甜甜的笑了,摸着她的小脸,温柔的承诺道:

    “好,大姐姐都答应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大姐姐都听你的。”

    月莹看着月灵笑意盈盈的眼睛,不知为什么一股冷意从后背袭来,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月灵一见就急忙握着她的手关心道:

    “哎呀,你怎么了,冷了吗?哎呀,这里的灵气就是不好,你的伤刚好,还是要多穿些衣裳的,来把这披风穿上,这可是林妈妈让他们用火灵鸟的毛做的,可暖和了,你穿上吧。”

    月灵这一系列的举动完全就是一副知心大姐姐细心照顾自家小妹的神情,看在众人眼里那就是一副姐妹情深的画面,可是月莹却觉得她越来越冷了,而且她竟然在月灵越来越温柔的照顾之中感受到了深深的杀意,月莹急忙止住月灵的动作,扯了一抹笑意在脸上,小声道:

    “谢谢大姐姐,我现在好多了。”

    月灵看着她闪出惧意的眼睛,脸上的笑更大更真心了,月灵摸摸她的小脸道:

    “看,我家妹妹长得多好啊,将来也不知会被谁给求了做道侣呢,真是便宜他了。”

    月莹闻言,僵硬的扯出一抹笑意,低低的说道:

    “大姐姐,真会说笑。”

    “哎呦,二妹妹还害羞了,真是难得呢,好了,你现在好好的坐着吧,剩下的事我会跟青亦前辈来谈的,你就放心吧。”说罢月灵就定定的看着月莹。

    月莹知道月灵这是让她闭嘴呢,月莹笑意盈盈的点头,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剩下的事会怎么发展她一点都不在意,只要月灵会被这一件件危险的事情困住就行了,她就不信月灵会那么好命,一点事都不出,一点意外都没有,要知道飞升之门之所以会被关闭,大多数是因为这里什么人触怒了天道,被罚的,而往往这种再次开启飞升之门的事都是需要大量的祭品的,真希望月灵就是那众多祭品当中的一个,这样她回去之后就可以明明白白的说月灵是死在了人祭上,这是多好的一个理由啊!

    月莹想想就觉得开心,眼角眉梢都是笑意,看着月灵的背影都是欢畅的,她自以为自己做的隐秘,可是她却不知道月灵的神识其实一直都在她的身上,她的一举一动,一丝一毫的面部变化都被月灵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月灵看着从神识传过来的画面,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二妹妹你自己要找事,那你大姐姐我就好好陪你玩玩吧,希望你玩的起代价,不要后悔。

    月灵看着此时已经喜形于色的青亦等人,开口道:

    “说说吧,你们这些年都得出了什么结论?”

    冗浅易和青木太子几人被月灵给问的一愣,这什么意思?几人不明所以的看向青亦武圣和木皇。

    青亦武圣垂头深思了一下,而后才开口道:

    “寻找飞升之门这件事太大,我想还是先和那几位武圣说过之后,咱们再讨论吧,月小姐以为如何?”

    月灵不置可否,“无所谓,你们想什么时候说都行,我如今只要找到那几味药材够给她瞧病的就行,至于飞升之门的事,你们都不急我更不会急了,好了,现如今饭就不必吃了,你们还是说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去取凤尾草的好。”

    青亦被月灵呛得不敢还嘴,好声好气的给她解释道:

    “明日一早月小姐就可以到凤尾山上去,不过那个守护兽有些凶,以月小姐的实力恐怕会有一番硬仗,不如由老夫去代劳,月小姐看如何?”

    月灵嘲讽的看着他笑道:

    “如果我连一个守护兽都对付不了,不知武圣大人是认为我有什么样的实力为你们寻找飞升之门呢?运气吗?”

    这下青亦的脸色是真的不好看了,可是如今这人不仅不能得罪,你还得捧着,青亦尴尬的笑了笑,而后看向青木太子催促道:

    “你快去催催,福伯怎么还没有把饭菜上上来?”

    青木太子真是坐着都背锅,一点反驳的话都不敢说,期期艾艾的站起身,嘟嘟囔囔的就出去了。

    月灵见得这种场面,不由得开口道:

    “不用了,现如今天也晚了,明天一早我还要早起,今天就到这吧,我们走了。”

    说着月灵就站起身,牵着小小的手,准备离开。

    青亦武圣和木皇一见,急忙站起身劝道:

    “哎,月小姐何必急在这一时,饭菜马上就送过来了,月小姐还是吃过饭再走吧,刚刚在大殿里也没有吃好,如今可不能再让月小姐饿着肚子回去了,再说月小姐你们不如就住在宫里吧,这里距离凤尾山也近,明天月小姐可以直接从这里出发去凤尾山。”

    “就是,就是,月小姐就在宫里住下吧。”

    最后月灵她们只好留在宫里住下,吃过了饭,就被青木太子领着住进了皇宫的一处侧院内。晚上,月灵躺在床上,无聊的看着窗幔上的花纹,明亮的月光洋洋洒洒的顺着窗口跑进来,柔和的包裹着月灵的身体,月之华章不由自主的运转起来,瞬间月灵的身体就朦胧起来,星星点点的白光进入到她的体内,沿着经脉向着丹田跑去。
混沌天灵根》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