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混沌天灵根 > 第二百五十五章 突发变故

混沌天灵根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五十五章 突发变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面对温格的突然发疯,刘阿蛮有些发懵,在他的认知里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疯狂的阿格。倒是一旁的月莹和悟梦道人、梦了道人、甚至是在空洞另外一边的月灵都没有什么感觉,对于这种事情他们见得多了,知道的也多了,所以也就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就连温格为什么会出现如今的反应他们都知道,无非就是贪念作祟,这世上因为贪念发生的事太多了,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阿格,我不知道你这是为什么,可是你现在能不能冷静一下?”刘阿蛮担心的看着温格,劝说道。

    温格闻言,凉凉的看着他,“冷静?你他吗的竟然还让我冷静?哈哈哈哈,刘阿蛮你还真是蠢得无可救药啊,啊!”

    刘阿蛮不解的看着他,“阿格?”

    “你他吗的别叫我!”温格甩着自己的袖袍,整个人恼怒的站在一旁,周身的怒火已经濒临爆发的节点。

    这时悟梦道人开口道:

    “两位还请先坐下,刘阿蛮你可以为我解释一下两位的关系吗?你们住在哪?家里还有什么长辈吗?”

    刘阿蛮闻言回头看向悟梦道人,心情沉重的开口道:

    “我们是云谷村的人,他是我隔壁的阿弟,我家里还有一位大伯,我不知道前辈把我们带到这里到底是要做什么,现在你问我的我已经告诉你了,你可以让我们走了吧?”

    悟梦道人闻言看着他笑了笑,“我会让你们走的,不过在这之前,你还是要告诉我那只玉盒你是从哪里来的,你为什么会拿着它出现在这里?”

    “我不是说了吗,玉盒是我大伯交给我的,也是我大伯让我送到这里来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这下可以让我们离开了吧?”

    “你大伯是谁,叫什么名字,他为什么会给你这只玉盒,还让你把它送到这里来,你是怎么找到那处结界的?”

    “喂,我说了我不知道,你问的这些我都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家大伯为什么会让我送这么一个东西到这里来,我也不知道那里面有什么,而且那处结界也不是我找到的,是那两人在追赶玉盒的时候,才碰上的,在之后就是玉盒自己飞了进去,然后我就走了,我觉得对于这些我已经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我现在就想回家,你把密室打开,我要回去了。”

    悟梦道人看着刘阿蛮的动作,知道他是真的想要立即回去了,心里不由得吃惊道:

    “你不管那只玉盒了?”

    “嗯?”刘阿蛮闻言一顿,疑惑道,“管它?管它做什么,它已经找到自己要找的地方了,我还管它做什么?”

    悟梦道人吃惊于刘阿蛮这样的态度,“那你的意思是说,那只玉盒是它自己找到那处结界的,而你原本就是要把它送进魔灵空间的,是吗?”

    “本来就是这样啊。”

    刘阿蛮不解的看着悟梦道人,总觉的这位前辈说话不清不楚,颠三倒四的,自己都已经讲的很明白了,他竟然还在不停的问,难道人老了都是这么不知事吗?

    悟梦道人可不知道刘阿蛮正在嫌弃他的啰嗦,他此时是真的对刘阿蛮嘴里的那位的大伯好奇了,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才会把如此重要的东西放心的交到这样一位憨厚的小子身上呢,而且还实力超群。

    “你大伯叫什么?他现在在哪?你们云谷村是个什么地方?那里都有什么人?”

    刘阿蛮听到悟梦道人又问这些东西,不满道: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对于刘阿蛮的不敬,悟梦道人也没什么反应,面上还是温温和和的。

    月莹看着他们这么个问法,都想打瞌睡了,真是太慢了,也不知道这样能问出什么来?

    月莹无聊的去看一旁的温格,他这会儿倒是安静了下来,垂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月莹看了看他,觉得没什么意思,又回头去看坐在墙角里的梦了道人,这老道倒是对于刘阿蛮的不敬很生气,可是不知是出于对自家师兄的惧意没有说话,还是怎么的,虽然他很生气,但是也并没有直接发作出来,只是愤怒的瞪着刘阿蛮。

    月莹看了一圈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双手托着下巴,眼睛迷蒙的看着悟梦道人,开始养起觉来。

    悟梦道人看着刘阿蛮认真的说道:

    “我可能会认识你大伯,你确定不和我说说他叫什么名字吗?”

    刘阿蛮怀疑的看着他,不确定道:

    “我家大伯好像没你这个朋友吧,我家大伯从来就没有来过圣地。”

    “这你就不用管了,你只要告诉我他叫什么就行了,还有你知道那只玉盒里装的是什么吗?”

    刘阿蛮想了一下,斟酌道,“我不知道那里面装的是什么,我家大伯也没有告诉过我,他只是叫我来卡与城,说是我到了就知道这只玉盒要给谁了,可是如今玉盒自己已经走了,我觉得你也没有必要在问我这些东西了吧,如果你的目标是玉盒的话,你现如今应该是要想办法把玉盒拿出来吧?你一直在这里问这些没用的东西,真的很耽误我回去的时间啊,我家大伯有交待过我,事情办完了就赶紧回去的。”

    刘阿蛮说了一堆,还是没有说出来他家大伯到底叫什么,他来的那个村子到底在魔界的什么地方。

    这样的结果,已经间接证明了刘阿蛮并不是如他外表看起来的那么憨厚,反而是有些底线的,在底线范围内的刘阿蛮都很认真的回答了他,但是在底线之外的刘阿蛮一句多余的都没有说。

    悟梦道人这会儿看刘阿蛮真的是越来越有兴趣了,“好,你不说也可以,不过你想要现在回去是不行的,你就在这多呆一段时间吧,梦了,你带他们三个出去吧。”

    “哎,是,师兄,你放心,我一定把事情给你办妥了。”梦了道人兴奋的站起来,走到月莹他们三人面前,向悟梦道人保证道。

    悟梦道人看着他点了点头,交待道:

    “去吧,到了门口就把金隅给我叫进来。”

    梦了道人一听他要叫金隅,心里一阵紧张,“师兄,你叫金隅来干什么?”

    悟梦道人没好气的白他一眼,“你带他回来,不就是要见我的吗?”

    梦了道人闻言忙忙低头,“是,是,是,我这就带他进来。”

    说完,梦了道人就转身对月莹他们三个说道:

    “走吧。”

    月莹闻言,站起身,来到梦了道人身后,温格也是一言不发的站起身,站到了月莹身后,倒是刘阿蛮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看着悟梦道人质问道:

    “凭什么不让我回去?”

    梦了道人闻言,一巴掌乎到刘阿蛮的头上,嚷道:

    “叫什么叫,不是给你说了吗。过几天在放你走,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刘阿蛮一把把梦了道人推了一个倒仰,愤怒的瞪着他。

    “哎呦,”梦了道人怪叫一声,上前一步,怼道,“你小子,还敢动手啊,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啊,你竟然还敢撒野,你信不信我···”

    “梦了!”悟梦道人厉声道。

    梦了道人一听,就怂下阵来,站在一旁不敢看他。

    悟梦道人盯着他道:

    “快去快回。”

    “哎。”梦了道人低低应道。

    梦了道人一摆手,月莹就跟着他的动作向前走去,那表现的又多乖巧就有多乖巧,看起来完全就是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就是好奇才会偷偷到这来看看一样。

    这个密室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不过要到密室的出口处,需要横跨整个密室,刚刚月莹她们三个实在密室的东北角,这会儿能自由行动了,在路过一处石壁的时候,月莹猛然听到了风的声音,这中声音很不对劲,月莹眼神不由得向那处墙壁看去。

    就在这时站在月莹身后的温格,突然出手把月莹和刘阿蛮推向了那个石壁,月莹一时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直接就被温格给推了进去,身体直接穿过石壁,出现在月莹眼前的是高速旋转的空间空洞,大大小小不一而足,月莹至来得及看了一眼空洞,整个身体就被空洞给吞噬了。

    在他身后的刘阿蛮也只来得及,回头看了一眼向他下手的温格,就被空洞给吞噬了。

    而温格在确定了石壁的情况后,笑意昂然的回头拿出一块红色的陨石,轻轻一跃就跳进了一处小小的空洞。

    徒留他身后的梦了道人和悟梦道人,一脸惊诧的看着他的背影。

    “师兄?”梦了道人不安的叫道。

    悟梦道人看着温格消失的背影,冷冷的说道:

    “既然他自己找死,那就让他去吧,你去让暗堂的人查查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回来报给我。”

    “嗯?他们刚刚不是说了吗,怎么师兄还要调查他们啊?”梦了道人迷茫的看向他。

    悟梦道人这会儿可没有心情给他解释,直接一记眼神盯着他,梦了道人立马就老老实实的跑走了,出了密室叫道金隅和未莫尔还站在那儿,急急忙忙给金隅捎了一句话,“你进去吧,你师父等着你呢。”

    金隅看着他那着急忙慌的身影,不解的看了一眼,就整理了一下袍服,进了密室。

    在他身后的未莫尔看了看他的背影,也随着他的步伐跟着进了密室。

    他们两人一进密室,就扫了一圈,并没有看见月莹他们三个,未莫尔皱了皱眉,有些担心的看向中间端坐在蒲团上的悟梦道人。

    悟梦道人看着这位不请自来的魔灵守护者,脸上的表情轻微的浮现出了一个嘲讽的表情,表面看起来就像是他温和、亲切的对她笑了一下,而在金隅这个常年与他形影不离的弟子面前,自然是一眼就知道自家师父这是看不上未莫尔的。

    对于未莫尔所谓的魔灵守护者这一说法,金隅在内心里也是不屑的,其实在他的认知里所谓的未莫尔,就是一群自以为是的争名夺利的道貌岸然者,只有他们无妄派才是魔灵真正的守护者。

    当然他的这一思想是传承于自己的师父,他之前是一直坚信自己的宗门就是这么伟大的一个宗门,可是当他知道魔灵出世之后,他们将要面对什么的时候,他就开始怀疑自己的守护是不是对的?

    他质问过自己的师父,等到的答案让他心灰意冷。

    后来在他发现自己无力改变这一切的时候,他离开了,他要去寻找能够避免这一切的方法。可是如今他再次回到了这里,他依然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看着自己依然如故的师父,金隅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悟梦道人倒是没有他那么多的想法,看着金隅直接开口道:

    “你回来做什么?”

    “我,”金隅踟躇着,低声回道,“师父,那只玉盒里的东西是魔君的。”

    “我知道,怎么了,你也想打那东西的注意,可惜那东西自己进了魔灵空间,我们任何人都没有办法了。”

    金隅闻言,顿了顿,眼珠扫了一圈,问道:

    “师父,那三个人呢?”

    “那三个啊,在那里。”悟梦道人手指向空间空洞的那处石壁,说道,“他们在那里。”

    金隅闻言,看向那处石壁,等他看清是哪一处的时候,他急匆匆的跑过去,一拂手石壁消失了,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处密集的空间空洞,这时那大大小小的、密集的空洞还在无声的旋转着。

    在他身后的未莫尔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切,这里竟然有一个空间裂缝,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而此时在空洞的另一边,月灵惊讶的看着昏倒在地上的温格,那块被他拿在手上的红色陨石已经暗淡了下来,包裹在温格周身的红色光圈也已经消失了。

    月灵小心的走到温格身边,手里的滢月剑随时准备着,月灵先是用脚踢了踢他,看看他有没有反应,见他没有任何反应的昏迷着,月灵大胆的走上前,一把把温格手里的陨石拿到自己手里,然后又随手给温格贴了一张定身符,这是她在这里无聊的时候,想到梦了道人那次控制她的情形后,自己画的定身符,原本这种符篆在灵界是一种鸡肋般的存在,月灵以前也没有很在意,但是自从月灵经历了上次的事后,月灵就自己做了很多定身符,是打算将来给梦了用上的,现在倒是先在这温格的身上实验一下了。
混沌天灵根》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