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混沌天灵根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先兵后礼

混沌天灵根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五十四章 先兵后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嘭

    “哎呦,我的腰。”

    脸上的黑布被拿下来,刺目的光线冲击着月莹的眼睛,月莹不适的眯着眼睛,抬起手想要遮挡一下,也因为无法动弹而被迫忍受着这刺目的灯光。

    过了好一会儿,月莹才适应过来这种灯光,月莹眯着眼睛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周围一圈黑色的石壁,光秃秃的什么装饰都没有,看起来像是一个临时挖出来的山洞,可是看这山壁的整齐性,就知道这应该是一个被人长期居住过的山洞。

    “他们是谁,不是让你把这个小子带回来的吗?”

    旁边有人说话,月莹循着声音看过去,一个比梦了道人年纪大一些的黑袍道人出现在了这间石室里,这人是谁?

    “师兄,你不知道,这个小子可厉害了,刚刚要不是有金隅和那个小丫头帮忙,我可没有这么快回来呢。”梦了道人向着自家师兄解释道。

    悟梦道人看他一眼,“是吗?那这个小姑娘是谁啊,我说你怎么老是和小姑娘过不去啊?”

    “师兄,我哪有,她,也就是我顺手带回来的。”

    “你带她回来干什么?你不知道这里不能让人知道的吗?说起这个,我还要问你,外面那两个是怎么回事?梦了,你是不是太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了?”

    面对悟梦道人的质问,梦了道人直接急了,“师兄,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怎么会不听你的话,我这都是有原因的,你要听我给你解释啊。”

    “行,你说。”悟梦道人看着他点头道。

    这时悟梦道人已经来到了月莹他们三人面前,月莹看着眼前这老道,心里琢磨着这些人都是些什么身份啊,怎么会出现在魔界的圣山的,而且这里看起来应该是他们在圣山内部的一处密室,魔族的圣山不是不能随便进人的吗?怎么这些人卡伊如此随意的进出,而且还长久的再次居住呢?

    月莹盯着悟梦道人看了看,悟梦道人对于月莹眼中的好奇并不奇怪,他只是没想到这女孩的眼睛里竟然没有害怕和恐惧,这实在是不像是一个寻常家族里的女孩,她应该是哪个世家的孩子吧?

    悟梦道人盯着月莹查看了一番,心里有了一些结论,而后又看向一旁的刘阿蛮和温格,对于刘阿蛮他还是知道,就是这孩子把那只玉盒带来的,悟梦道人看着刘阿蛮的脸,努力回忆着他人生过往中的一些人,想要找到他们的相同点,可是任凭悟梦道人想破了头,也没有寻出一丝线索。悟梦道人不由的眉头紧缩,“你是谁?”

    听到悟梦道人的问话,刘阿蛮还没有特别的反应,反倒是一直沉默的温格警惕的看向了悟梦道人。

    感受到温格强烈的视线,悟梦道人微微分了一点视线给他,“你和他认识?”

    温格闻言,双眼紧眯,身体紧绷,整个人就像是绷直的剑,只要瞄准目标就要离弦而去。

    悟梦道人被他的反应给惊讶了,他好奇的看着温格问道:

    “你认识我?”

    温格闻言,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身体竟然突然一下子就放松了起来,没有刚刚那么紧绷了,就连他周围的空气都透露出一丝柔和。

    月莹好奇的盯着温格看,没想到这人竟然还会有刚刚那般的利剑般的气质啊,果然越是表面温和的男人越是演戏的高手,这人,这身材,这样貌,简直就是女人梦寐以求的良人佳婿啊!

    月莹带着欣赏的目光上下扫视了一番温格,末了,还点了点头,一脸笑眯眯的看着他。

    温格注意到她的眼神,轻轻瞟了她一眼,“怎么对你看到的可还满意?”

    “啊?哦,满意,满意,很满意。”月莹点头赞赏道。

    温格简直被她的话给气死了,而一旁的悟梦道人则是满脸好奇的看着他们两个,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有趣的孩子呢!

    真是让人好奇啊!

    梦了道人见自家师兄一脸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心里的压抑也略微缓了一缓,“师兄,你看,我都说了他们三个是认识的,你看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是吗?我好像刚刚根本就没有听到你讲话吧?怎么刚刚你说话了吗?”悟梦道人盯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梦了道人一愣,张张嘴,“我,我刚刚没有说话吗?”

    “你说呢,”悟梦道人一脸嫌弃的看着他。

    “啊,我,我说了吧?”梦了道人不确定道。

    这话说的月莹都想鄙视他了,温格更是一脸看笑话似的看着他,刘阿蛮倒是对这些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悟梦道人看着他那迷糊样,抽了抽嘴角,一掀袍子坐在了蒲团上。

    梦了道人一看他这反应,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急忙忙上前向他解释道:

    “师兄,我可能刚刚昏头了,以为自己已经给你说过了,那现在我再好好的给你说一下啊,那个小子,就是你让我追的小子,他旁边那位是他突然冒出来的团伙,旁边的那位姑娘,我也怀疑是他们的团伙,我怕带回来一个人你不好审问,所以我就把他们一起给带回来了,师兄。”

    “行了,你去一边吧,我来问他们。”悟梦道人指着墙角的一只蒲团对他说道。

    梦了道人一听,就乖乖的跑到墙角处,一屁股坐在了蒲团上,满眼崇拜的看着自家师兄。

    月莹看着梦了道人那反应,差点把隔夜饭给吐出来,不会吧,这人竟然是个兄控,哎呦,我的天啊,这要命的小眼神,真是令人作呕啊!

    悟梦道人对于梦了道人的眼神直接免疫,想来是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崇拜,这时候看他一脸淡定的样,月莹只想说,老道你这一脸的禁欲样,更加令人疯狂啊,没见到你那二货师弟已经要留哈喇子了吗?

    悟梦道人看着月莹三人,先是把他们三人从蛛网里放出来,而后又给月莹解了身上的定术,见他们都完好的站了起来,一摆手拿出了三只蒲团放在地上,伸着右手道:

    “三位请坐。”

    这是先兵后礼啊!

    月莹惊讶与悟梦道人的客气,这老道还真是一言一行都像是人族经年修炼有成的真人呢,只是不知他这客气能停留在哪呢?

    月莹看看温格和刘阿蛮的反应,温格先是微微撇了撇嘴,似是嘲讽的笑了笑,而后才看向刘阿蛮的方向,刘阿蛮倒是没有像月莹这样无聊的看戏的样子,也没有如温格那样警惕的表现,而是随着悟梦道人的话,从从容容的坐下了。

    月莹和温格面对他这一反应,竟然惊愕的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又很快的分开,而后两人也都随着刘阿蛮坐了下来。

    悟梦道人看着三人的反应,挑了挑眉,笑道:

    “我是无妄派的掌门,道号悟梦,不知三位是哪家的人啊?”

    原来是无妄派的掌门啊!

    月莹上上下下的又看了一遍悟梦道人,这人还真是像资料里记载的那样,温温和和的,实在不像是一个粗鲁的魔族,听说他起先是被人族的一位前辈收养的,后来才回了魔族,在之后就没怎么听过他的消息了,没想到这人竟然会成为了魔界首屈一指的神秘门派无妄派的掌门,实在是一个令人惊讶的事实啊。

    月莹转头看了一下温格的表情,只见他只是轻微的惊讶了一下,而后就恢复了正常,那刘阿蛮的反应可以说是没有,可能他是没有听说过这个门派吧,毕竟无妄派在魔界还是挺神秘的,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魔界还有这么一个大佬。

    可是也不对啊,这刘阿蛮和温格是一个村子里的人,而且两人的关系还挺好,不可能一个知道,一个不知道啊?。

    月莹皱眉思索着,直觉的觉得这有点不对劲,可是到底是哪里她一时也说不清,只好先把这个问题给丢下,专注的应付接下来的事。

    先回悟梦道人话的是看起来憨憨傻傻的刘阿蛮,“我叫刘阿蛮,这是我家阿弟温格,这位小姐我们不认识,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哦?原来这位小姐不是与你们一起的啊,”悟梦道人闻言看着月莹,并没有太多惊讶,平平常常的询问道,“不知小姐如何称呼,又为什么会在深夜跑到这圣山里来呢?”

    月莹闻言,看着悟梦道人,回道:

    “悟梦前辈,晚辈叫阿月,今天晚上之所以会偷偷跑到这圣山,是因为对圣山太好奇了,所以就趁着宵禁的时候偷偷跑出了城,想要一睹圣山的风貌,却没想到今晚会遇到这么多的人,最后竟然还惊扰到您,实在是对不住了,阿月今后一定注意,绝对不会在私自跑进圣山了。”

    “哦?原来你是想看看圣山啊,那你今天看过了,有什么看法吗?”悟梦道人一脸认真的问道。

    呃,月莹脸上的笑意微微一顿,而后笑道:

    “前辈说笑了,晚辈怎好随意评说圣山呢,再说晚辈今天晚上实在是并没有看清楚圣山的样子,恕晚辈无法回答前辈的话。”

    “嗯,也是。”悟梦道人点点头,“确实,夜晚的圣山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确实是无法清晰、直观的观看,既然这样那你明天就好好看看吧,圣山是我们魔君的诞生地,更是每一届魔灵的出生地,这里暗合天道,你明天可以在这细细感悟一番,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机遇。”

    悟梦道人这一番话,完全就是在教育晚辈的样子了,和月莹说完,也没等着月莹给他回话,直接看向刘阿蛮道:

    “你是哪里人,为什么会到圣山来,那只玉盒从何而来?”

    “玉盒,什么玉盒?”原本安安静静的温格突然出声厉声质问道。

    悟梦道人闻言,淡淡的看着他,眼中极快的闪过一丝阴郁,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了,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就看向刘阿蛮道:

    “是这位拿过来的玉盒啊,怎么?那是你的东西吗?”

    温格闻言,瞬间回过神来,他知道自己这回大意了,自己太急切了,肯定会惹人怀疑的,如此这般想着,温格就转身看向身旁的刘阿蛮,果然就见刘阿蛮一脸吃惊的看着他,温格立即温声道:

    “阿蛮大哥,你把玉盒给了这位前辈吗?”

    刘阿蛮摇了摇头,脸上没什么表情的说道:

    “没有,那只玉盒自己飞进了一处结界里,我看它自己进去了,任务也完成了就走了,并没有把它交给这位前辈。”

    “原来这只玉盒是刘阿蛮送过来的啊!”在魔灵空间里的月灵感叹道。

    一旁的小魔君见着月灵的样子,问道:

    “姐姐,这个东西是那个大哥哥送来的吗?他为什么要送这个东西来吃小小?他不喜欢小小吗?”

    “嗯?”月灵闻言抬头看着他,见他不开心的委屈的望着她的眼睛,伸出手在他的头上摸了摸,给他解释道:

    “姐姐,也不太清楚,不过,那个哥哥应该是不知道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会吃你的,你没听他说,这只盒子是自己跑进这里来的吗?”

    小魔君闻言细细想了一回,刚刚那个哥哥确实是没有说过他不喜欢他,想到此处小魔君不由的笑着对月灵说道:

    “姐姐,那个哥哥刚刚没有说不喜欢我,他肯定不是故意让它来吃我的,姐姐,我们把它还给那个哥哥吧?”

    “还给他?”

    “嗯。”小魔君肯定的点点头。

    月灵闻言苦涩的笑了笑,“小小,你知道的我们现在出不去,是没有办法把这个东西还回去的。”

    “哦。”小魔君低低的应了一声,默默的站在原地,眼睛低低的看着地面上的沙粒。

    月灵看着他的样子,无奈的扯了扯嘴角,继续听着外面人的对话。

    这会儿温格听到刘阿蛮竟然如此轻率的就把玉盒给弄丢了,心里郁猝的要死,看着刘阿蛮的眼睛都是满目的失望和冷意,甚至还有恨意。

    对于温格的这一番反应,密室里的五个人,月莹的反应是也就这样,梦了道人的是有些吃惊,悟梦道人的则是平淡,到了刘阿蛮这里那简直是满脸的不解,“阿格,你怎么了?你,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好一个怎么了?是啊,到底是怎么了呢?你说,到底是怎么了?玉盒为什么会自己消失,你为什么没有拿好它,为什么?为什么?”温格愤怒的抓着刘阿蛮的肩膀质问道。

    “阿格,你,你到底是怎么了?我就是听大伯的话,把玉盒送来了啊,我多余的什么也没做啊,你到底是怎么了?”刘阿蛮试图给温格讲讲清楚。

    可是温格根本就不听他的解释,而是一个劲儿的质问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怎么会如此的蠢,啊,为什么?为什么?”

    月莹瞧着温格简直是有些魔症了,那只玉盒里到底是有什么东西啊?这人看来并不是为了刘阿蛮来的,他这是想要吞了刘阿蛮手里的玉盒吧?

    可惜,来晚了一步。
混沌天灵根》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