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混沌天灵根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老人

混沌天灵根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四十四章 老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月莹瞧着温格那仓皇逃走的背影,心中的疑惑更大更深了。

    这人的反应实在是太怪异了,自己要不要跟上去,回头去看看这些人到底在搞些什么?月莹站在原地仔细回想着自己刚刚见到他们时的情景,那会儿她只顾着想着要如何自然的打听到月灵的情况了,对于那些人都没怎么仔细的观察,可是这一回想起来,这些人当时好像是要做什么比较庄严的事情的样子,会是什么呢?

    月莹突然用力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脑壳,哎呀,算了,管他是什么呢,自己还有一堆的事要做呢。月莹嘴里自言自语的说服了自己一番,回身看着那隐隐约约的城墙,迈步向前走去,有什么事还是等到找到了她们家的那位大小姐再说吧。

    月莹在小镇门"kou jiao"了一块下品魔晶,刚一入了镇子就有一个模样清秀头上长着一只小小角的男孩子跑到身前,“这位小姐,需要向导吗?小的从小就在这哕镇长大,这里的大事小情我都知道,每个街道卖什么、有什么,不用您问,我都能给您细数一番,要是小姐您不满意,小的绝对不收您钱。”

    月莹瞧着这个能说会道的小家伙,笑了笑,“行啊,你带路吧。”

    “哎,好嘞,不知小姐您有什么需求,您说说,小的保证让您满意。”

    “行,先给我说说你叫什么名字啊?”月莹开口问道。

    “小的叫唔岩,家里住在镇子西面的鹊桥街上,咱们现在在的位置是镇子的主街,镇子中心有一家客栈,是镇上最好的客栈越加客栈,以越加客栈为中心三里的范围内都是咱们镇子上最繁华的街道,有丹坊、器坊、符坊、还有其他的客栈酒楼,小姐您想先去哪儿?”

    月莹想了想,就随口说道:

    “先在这条街上转转吧,你一直都是做这个营生的吗?”

    唔岩稍稍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笑道:

    “可不是,小的一直是做这个的,之前是小的父亲做,这几年父亲生意不好,我就出来做了。”

    “那你的生意好吗?”月莹继续问道。

    唔岩点头,“还行,勉强能够糊口,嘿嘿。”

    月莹闻言,看着他的样子莞尔一笑,“勉强糊口啊,那你今天要是让我满意了,我就让你勉强糊口一下如何?”说着月莹抛给他一只小储物袋。

    唔岩一看到储物袋两眼就放光了,这拿在手中神识一扫,看到里面的魔晶立马就乐开了花,“嘿嘿,多谢小姐赏,小的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什么您尽管问。”

    “哦?那你先说说你们这里最近有什么新鲜事吗?”

    “新鲜事嘛,有是有,不过这都过去好几天了,是我们这镇上那家‘书屋’发生的事。”

    “书屋?书屋会发生什么事?”

    唔岩一见她感兴趣,立马接下去说道:

    “是这样的大概二十多天前,咱们镇子上的‘书屋’闹出了人命,而这人命还是祂氏一族的一位小姐惹上的,您知道她杀的人是谁吗?”

    唔岩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凑到月莹身前,月莹瞧着他那样子,也微微低了低头,小声道:

    “谁啊?”

    “帕布一族的语庸少爷。”

    月莹听着这一点都不熟悉的名字,心里有些莫名,再一联想到他刚刚说的这人是祂氏一族的小姐杀得,而且还是二十多天前杀得,还有那温格前不久还给自己说过,那个和自己同样迷路的女子就是祂氏一族的一位小姐,叫什么?是牠若吗?

    难道月灵在魔界就是用的牠若的名字行事的?

    想到此处,月莹开口问道:“那位杀了语庸的人叫什么名字?”

    “是牠若小姐,您也知道,祂氏一族和帕布一族向来是不对付的,这次牠若小姐杀了他们的一位少爷,帕布家的语緈少爷直接就向祂氏的人问责了,不过是最近大家忙乎着魔灵的事,这件事就先搁置了,不过,等那些大人物忙活完了这件事,这祂氏和帕布一族早晚还有的闹。”

    “魔灵?关魔灵什么事?”突然听到月灵这么快就和魔灵扯上了关系,月莹心里惊异不定,不过面上并没有带出来,只是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有些好奇而已。

    唔岩闻言,有些纳闷的回道,“您不知道吗?魔灵就要出世了,咱们魔族又可以驰骋天下了。”

    月莹皱眉,这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了,我之前一直在闭关,这才出来不久,你把你知道的都给我说清楚了。”

    唔岩一听就知道了,原来这位小姐之前是还没听到魔灵就要出世的消息啊,也是,一直闭关不出,没有听过这件魔界的大事也不足为奇,于是唔岩认真的向月莹解释道:

    “是这样的,在不久前,祂氏一族的大长老带回了魂晶,说是在人族的幽冥找到的,因为是在人族的地盘,咱们不好去直接开挖,所以祂多长老就广邀魔界的各族精英齐聚卡与城,要商量出个对策,好把那些魂晶都弄回来供养给魔灵。那时候语緈少爷已经带着人找到了祂氏一族的族地,可祂多长老一宣布这件事,语緈少爷就只好带着人暂时退出了祂氏族地,这件事也就此耽搁了。”

    月莹听他说完,总觉得还有些事不是太清楚,月灵为什么要杀语庸?还有

    幽冥那里,魔族挖出的黑色能量石怎么会是供养魔灵的东西?

    一时之间月莹有很多的疑惑冒出,可是她只能一件一件的去问,而且还不能表现出任何的异常,以防被人怀疑了。

    “哎,你还没说那牠若小姐为什么会杀了那位语庸少爷呢?”

    唔岩一听,拍了一下自己的头,赔笑道:

    “看我,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对不住,对不住,实在是对不住了,不过这牠若小姐为什么会杀了语庸少爷,具体的我们也不知道,这说牠若小姐杀了人的是语緈少爷,理由也是语緈少爷说出来的,说是牠若小姐故意到他家的‘书屋’找事,还威逼语庸少爷和她比试,谁曾想竟是事先就藏了杀心,在比试的时候用了不知名的妖法吸了语庸少爷的精血,最后还把语庸少爷给弄成了碎渣渣,唉,说起来这语庸少爷也是死的怨,最后竟连个尸首都没有留下。”

    唔岩为此唏嘘不已。

    月莹却是有些怀疑了,这怎么听也不像自家那位堂姐的手笔啊,她可是人族,一出手必然就会被人发现她是人族的事实,怎么还可能杀了人后还伪装成是魔族其他家族子弟的情况呢?

    之前自己遇到的这一件件、一桩桩的信息,都指向着这人就是自己要找的月灵,可是这些信息都在月灵杀了人这件事上说不通啊,除非是她月莹一开始就误会了,也找错了方向。

    月莹不由得停下脚步,仔细的回忆着,自己刚一进入魔界就想着按月灵可能会走的路线去走,然后遇到了那个小山村里的人,而那些人一些奇奇怪怪的表现,也使得自己肯定自己找对了,月灵就是从那里路过过,而且还在那里发生了些什么,使得那里的人对她印象深刻,也使得自己刚一出现就惹得了他们的怀疑,还有试探。

    原本她也是肯定自己找对了,月灵就是这样在魔界行走的,可是如今这一发生命案,这就让月莹之前的肯定变得不确定起来,那个人真的是月灵吗?

    如果是?那她是怎么伪装的?又是怎么杀人的?

    月灵会伪装,这月莹是相信的,毕竟月灵的身份在那儿放着呢,她手里要是没有几件遮掩修为,模糊种族的法宝,月莹是不信的。

    可是不论月灵伪装的再如何,只要一和人打斗都会必然暴露她的身份,那时候她就会被群起而攻之,可是如今人人都认为她是魔族祂氏一族的小姐,伪装身份这事说的过去,可是身份得到确认并且还被人找到族地得到证实,月莹就有些不确定了。

    这么多的不确定加在一起,就让月莹迷茫了,这人不是月灵,自己一开始就错了。

    突如其来的消息,使得月莹情绪低落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时间一长,过往的行人见着他们两个这个形状,一时指指点点起来。

    唔岩见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起来,心里着急不已,“小姐,小姐,您怎么了?”

    月莹闻言,默默的抬起头,双眼无神的看着他。

    唔岩被她这样子给吓坏了,这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唔岩哆哆嗦嗦的,在她眼前摆了摆手,“小姐,小姐?”

    月莹眨了眨眼,瞧了他一眼,双眸微微一转,看了看围观的一行人,抬步向前走去。

    唔岩一见急忙跟上她的脚步,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一段路,唔岩见前面月莹的身影好了一些,就急忙跑上前去,“小姐,您要不要去吃点东西,喝点茶,这里的石心茶坊有一种安神茶,效果很好,小姐要不要尝尝?”

    月莹闻言,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看他,“带路吧。”

    “哎,”唔岩高声应了一声,话语欣快的说道,“您这边请。”

    月莹随着他拐入了一条小街上,街道很窄,周围并没有什么店铺之类的,整条路上除了长长的围墙再也见不到其他的任何建筑。月莹见此,眉心微不可见的蹙了蹙。

    唔岩一直悄悄的观察着她的神色,见此出言解释道:

    “这石心茶坊是一家小茶坊,就在这条街上的最里边,是一家老字号了,如果不是我们当地人领着人去的话,外面来此游历的人很难找到那里,而且那里也只接待我们带过去的客人。”说道后一句的时候,唔岩脸上是遮也遮不住的骄傲。

    月莹见此,心里对那石心茶坊起了点好奇之心。这时候她也是有点心烦,一点都不想想月灵的事,一想到自己一开始就搞错了,月莹就心烦的乱七八糟。

    走了大概有一百米的距离,月莹就见到了一个小小的门,那门很不起眼,可是唔岩一见了就兴奋的说道:

    “小姐,到了,就是这里。”

    唔岩随手推开门,大声喊道:

    “石伯,有客人来了。”

    “哎,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一排低矮的房间里传出来。

    月莹随着声音,双目看去,只见一个门帘子从里向外打开,首先映入月莹眼帘的是一只苍老的手,而后就是一个驼背的满头白发的老人,这老人并没有普通魔族那样的双角,或是其他的魔族特征,反而更像是人族里的一位温和的老者一样。

    那位石伯一见院子里的唔岩就笑道:

    “你小子又带客人过来了,这位小姐请坐,小老二这就给小姐沏茶去。”

    月莹闻言,向他微一点头致意,唔岩乐呵呵的带着月莹坐在了院子正中的一张桌子前,“小姐,您请坐,您别看石伯这里简陋,石伯做的东西,沏的茶都是很好的,有很多人吃过一次后,都会打包很多东西回去的,就是一些外地的客人在路过这里的时候都会专门跑过来打包一些回去的。”

    月莹闻言不置可否,好东西自己吃过不少,就是这魔族的东西倒是第一次吃,也不知道这魔族的食物和人族的有哪些不同,里面不会也和人族的食物那样里面蕴含着大量浓郁的魔气吧,如果是这样,那她可是有些消受不起了,她可没有魔灵根去消化那些魔气,吃了带有魔气的东西对她来说可是会要命的。

    原本人族修士就是不能在魔界停留太久的,原因就是人族修士不能吸收魔界的魔气,而人族修士一旦修炼之后就会对灵力的要求越来越高,如果没有灵力吸收是会对身体有很大伤害和不适应的。

    而她有勇气来魔界一个是为了自己的娘亲,另外一个就是她继承了与她娘亲一样的体质,魑魅一族的一个特性就是可以游走与各界各族,不受其间魔力、灵力、妖力或是仙力的影响,也可以吃含有任何力量的事物,但是月莹本质上还是一个人族,并不是真正的魑魅族人,所以她的这一特性,只能够让自己在魔界自由的行走,也能模糊掉自己人族的特征,可是直接吃带有魔力的事物,对月莹来说还是有些难度的,这时候月莹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一头脑发热就来了这里了呢?
混沌天灵根》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