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混沌天灵根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怀疑

混沌天灵根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四十三章 怀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两章合一章#

    却说那月莹在越发接近那一队形色肃穆的人群之时,快速的对自己进行了一番伪装,这月莹虽说没有月灵那样的可以随意转换的灵根,但是因为她母亲之故,她的身体状况倒是与其他普通修士不同。

    盖因这月莹是既有人类修士的灵根,又有魑魅族的无相幻灵根,其实这个无相幻灵根根本不是什么具体的灵根,只是因为魑魅一族天生就是幻灵之体,没有稳固的肉身,可是却是天生具有幻术,而月莹就继承了她母亲的这一身体特质,所以此时她就是把自己体内的这一幻术激发了出来,给人以一种幻觉不会让人怀疑她的真实身份,不仅如此,她身上还穿着可以隔绝神识查探的法衣,所以月莹这一伪装是再稳妥不过了,与月灵相比也丝毫都不逊色与她。

    月莹细细检查了一番,见自己身上已经毫无破绽,举步就冲着那一行人走了过去。月莹刚一出现在山路的转角处时,就被对面的刘树给发现了。

    刘树眯着眼睛观望着对面的月莹,月莹见她被人发现了,也适时的表现出一些惊讶。

    刘树一见就快速的抬起自己的右手,一行队伍适时的停了下来,于是双方就这样突然的停留在了这条山路上。

    跟在队伍后面的刘阿蛮一看队伍竟然突然停了下来,急忙出声问道:

    “怎么回事?”

    和他站在一起的温格闻言,抬头瞧了瞧队伍的前方,满目都是前人的后脑勺,根本看不到前面发生了什么,只好摇了摇头,“不清楚,想来是刘大叔有什么发现吧。”

    刘阿蛮见状只好低头看着脚下的路,再也没有发出任何的疑问。

    温格见了,嘴角微张,看着他落寞的神色,心头思绪万千,哎,一声叹息,化作万千的烦恼随着风,四散飘散。

    而此时月莹已经准备好了表情,整个人惊喜一般的疾步跑到他们一行人面前,“哎,这位大叔,你们是这里的人吗?这里是哪里啊?我在这山里已经绕了三天了,怎么都绕不出去,可把我给急死了,如今遇上你们真是一大幸事啊!”

    月莹话说的漂亮,语气即快且急,语音即疲又幸,实实在在的表现出了一个在山里迷路的小丫头,应该有的情绪状态。

    原本这样的表现足可以让人相信她的说辞,可是她这迷路一说刚一开口,就让刘树想到了前不久也是有这么一个小姑娘,告诉自己和自家侄儿,她也是因为在山里迷路了才到了他们村,而且她们所说的迷离的地方?刘树的眼神不由的向着她的身后看去,那里,就是那个女孩所说的迷路的地方。

    而如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孩也是这相同的理由,相同的地点,看她们的年龄应该也是相当的。如果说一个相当是巧合的话,那两个、三个相当就不是巧合了,而是故意为之了。

    刘树站在原地默然不语的,思考着,自家这里是哪里出了差错竟然会招来这些莫名其妙的人呢?

    月莹见他不说话,而他身后的其他人俱都漠然不语的状态,心中咯噔一下,自己不会弄巧成拙吧?

    难不成那月灵也遇到过他们,而且用的也是与自己一样的理由?

    不得不说,月莹这下真相了。

    猜到这一出的月莹心里无语至极,这是来自两个堂姐妹的默契吗?

    月莹在心里默默无语了一阵,面上还是摆出一副欢天喜地的模样,“这位大叔,您可以告诉我怎么走出这座山头吗?我和家人走散了,急着与她们汇合,如果大叔能够帮我出了这座大山,并把我送到距离这里最近的城镇的话,阿莹必有重谢。”

    说完,月莹还在心里默默回忆着,自己这番话是否还有漏洞,会不会继续惹人怀疑?

    可是月莹不知道,这刘树是怎么听她说,怎么觉得就是这样的耳熟啊!这时的刘树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了这位姑娘,与之前的那位肯定是一家,这要求人的条件都是一样的。可是那位小姐在一进了镇子后就不声不响的走掉了,连个话也没留,使得自家的侄儿到了现在还对她念念不忘呢。

    想到此,刘树不得不开口了,“这位小姐,你如果想要去距离此处最近的哕镇的话,随着这条路向北走,除了村子在一路向西就是了。”

    月莹闻言一愣,这么简单?就这么说了?不盘问一下的吗?

    月莹在这不断疑惑,而这时刘树已经向后找了一个人过来,“温格,你送这位小姐到镇上去。”

    温格原本还在惊讶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孩子是谁,没想到下一句就听到刘大叔竟然要自己送这个女孩子到镇上去,这人是谁啊?

    温格疑惑的向刘树看去。

    而此时月莹也是一脸惊诧的看着他,不过月莹很快就转换了神色,充满希冀的看着这个被他拉出来的青年。

    温格被月莹看的一阵脸红,不过心里却是并没有放下戒心,在这样的地方,如此堂而皇之出现的女孩,让他不由得想到了刘树刚刚想到的那个人,实在是自他到这里的这么些年,根本就没有什么外人再出现到过这里,而如今竟然在短短时日竟然出现了两个女孩子,而且还都是如此年龄的女子,这不同寻常大的让人想忽视都不能,更何况这个小小的山村还有着那样的秘密。

    温格想到此,不由的警惕的盯着月莹的一举一动。

    此时的月莹都要崩溃了,这里的人的疑心病也太重了吧?原本听到那位大叔直接给自己指明了路,她还以为对方并没有对她产生怀疑呢,可是眼前这人看自己的神色,让月莹知道情况很不乐观,而这中不乐观,让月莹直觉的就想到了自己的那位堂姐身上,她一定在这里发生过什么,不然她不会在这两人的神色里看到他们有些透过自己在看别人的样子。

    不过事已至此,再想也没有用了,如今之计还是赶紧离开为好,至于打听月灵下落的事,还是留待到了大城镇后再行打听吧?

    只不过到那时打听的就可能不尽详实了,而且她还不知道月灵在魔界有没有改名字,也不知道她的具体任务,实在是不好打听,自家爹爹在来时只告诉了自己,自家那位堂姐这次来魔界的目的地是魔界的圣山,可是具体到圣山要干什么倒是不清楚。

    月莹心里有些纠结,可是面上却不显,对着温格甜甜的笑了笑,“这位大哥哥,你好,我叫阿莹,谢谢你送我到镇上。”

    得,这下自己是推脱不得了,温格心里不愿,可是面上还是一派温和,“不是什么大事,小妹妹不用挂怀。”

    刘树见此,对着温格点了点头,“去吧,早去早回。”

    “是。”温格答应一声,就对着月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月莹笑意盈盈的冲着他微微点头,“多谢。”

    温格回一微笑,带着月莹穿过整齐肃穆的队伍,在路过刘阿蛮身边时,温格稍稍停留了一下,“阿蛮大哥,刘大叔让我送这位小姐到镇上去,你先随着他们去山里,我随后就跟上你们。”

    这时刘阿蛮已经知道他们这一群人为什么会停下来了,不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家阿叔竟然会让温格去送这个女孩子去镇上,此时听的温格一说,稍稍愣了愣,不过他此时心里有事,并没有说什么,对着月莹微微点了点头,就又低头看着地下的山路了。

    温格见此,也没说什么,只是回头对月莹歉意的笑了一下,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月莹也不甚在意,随着他的步伐一步一步的离开这只队伍。

    两人一路急行,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倒是在穿过山村的时候,路过刘阿蛮家的时候,温格不由得的说了一句,“前些时候,有一个姑娘和一位前辈也在我们村子里停留过,他们当时就是住在阿蛮大哥家里的,第二天他们就随着我们一起去了镇上。”

    温格这话说的没头没尾,可是月莹还是在第一时间就知道这人这话是说给她听的,而且月莹还猜那人应该就是自己那位堂姐,可见这人是真的在怀疑自己了,就是不知这是好的怀疑,还是坏的怀疑?

    月莹此时有些后悔自己顺着月灵来时的路走了,虽然这样会让自己少走很多弯路,可是不可避免的麻烦也不少,而且看刚刚那一行人和这个温格,应该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自己如今也就是一个筑基的实力,而且这还是在魔界,灵气并不充裕的地方,如果在这个地方开战的话,虽然自己有幻术做保障,可是总归是有些危险了。

    看来自己还是托大了,以为那月灵可以孤身一人来了魔界,自己就必然也能在魔界闯一闯了,可谁承想,这想当然是一回事,事实又是一回事,自己如今还是小心为上,至于这人的试探还是装作不知道的好。

    于是月莹对着温格腼腆的笑了笑,“那两位也是和阿莹一样在山里迷路了吗?”

    温格闻言,深深的看了看她,“是啊,那位小姐是祂氏一族的小姐,你也知道祂氏一族的小姐少爷们那都是天之骄子,初初到了我们这个小山村里,可把我们开心坏了,我阿蛮大哥心里欢喜的不得了,还说到了祂氏一族大选侍卫的时候要去报名呢。”

    “啊?原来是祂氏一族的小姐啊,好想见见啊,我听我阿娘说过祂氏一族的小姐和少爷们的事,没想到他们竟也到过此处,实在是太有缘分了。温格大哥,你能给我说说他们在这里的事吗?我可喜欢听这些英雄人物的故事了,我娘总是给我讲这些故事,可是我已经三天没有见过我娘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急成什么样了,我好想我娘啊!”月莹说着,就情绪低落的垂下头,慢慢的跟在温格的后面亦步亦趋。

    走在前方的温格见了,嘴角微不见的抽了抽,如果没有他之前的怀疑,他此刻就真的信了她的话了,到时少不得就会对她安慰一番,可是如今这种情况温格真是对这个小女孩刮目相看啊!

    就这转移话题的能力,还有这打消别人疑虑的能力,真是让人不能相信这会是一个小姑娘做到的事。不管这两人到此的目的都是什么,但有一点温格可以确定,那就是这两人必然都是大家族里精心教养出来的精英弟子。

    温格心头警觉心不减,可是面上一点都没有流露出来,“小妹妹,你是哪一家的人啊,怎么会和家里人走散呢?”

    月莹闻言,头低的更低了,而且肩膀还一抽一抽的,怎么看怎么是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温格见了,这会连眼角都开始抽了,这孩子也太会演戏了吧?

    可人家演都演了,你就得顺着往下接啊,否则这出戏就算是黄了,这什么事一担没了那层纱,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啊,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也是刘大叔一开始就让自己送她到镇上的原因吧?

    温格心里叹口气,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月莹的肩,温声道:

    “别怕,小妹妹放心,大哥哥肯定会把你送到镇上的,到时候你就能见到你娘了,好了,别哭了。”

    一直低垂着头的月莹,闻言肩膀抽动的更厉害了,而且月莹还用力的硬是挤出了两滴眼泪,而后一脸泪水涟涟的看着温格,嘴里还抽抽噎噎的诉说着,“多谢大哥哥,大哥哥真是个好人。”

    温格扯着嘴角,头都是疼的,心里不断的说,“大小姐啊,您这戏演的太真了,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要相信了。”

    其实月莹也不想这样的,可是这戏做到这份上,也只能这么顺着下来了,否则突如其然的,那自己岂不是就前功尽弃了?

    这时候的月莹越想,越觉得这个山村里的人不太对,怎么看,怎么想,都有点隐世家族的感觉,而且这人对自己明目张胆的试探,也让月莹很是怀疑自家那位姐姐到底在这里做了什么,怎么自己一出现就惹人怀疑了呢?

    这两人不尴不尬的走了一路,当远远的看见哕镇的城墙的时候,温格突然停下脚步,回头对月莹说道:

    “小妹妹,你看那就是镇子了,大哥哥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你自己进去吧。”

    月莹闻言,假模假样的委委屈屈的抬头看着温格,细声细气道:

    “哥哥,你不陪我一起去吗?我爹爹、娘亲会给你很多好东西的。”

    温格将将抑制住自己心底的冲动咆哮,微笑道:

    “不用了,哥哥这就走了,你自己注意安全哦。”

    说完,不待月莹再做出什么反应,就急急忙忙转身走了。
混沌天灵根》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