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混沌天灵根 > 第六十三章 初试身手

混沌天灵根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三章 初试身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战斗结束,散修联盟损失了三个人,剩了七个人在擂台上。

    红衣莽汉吐了口血,一把金枪直接指向月灵等人:

    “道宗的各位,开始吧。”

    月灵看了一眼李玉,李玉低声交待:

    “小心浏阳宗和华阳宫的人。”

    之后,就一步垮了出去:

    “道宗李玉,接受道友的挑战。”

    红衣莽汉嗤了一声,嚷道:

    “别整这些虚的,你们一块上,咱们赶紧开始吧。”

    月灵在李玉站出去的时候,就跟在他身后走了出来,与他并肩站在一起。

    浏阳宗和华阳宫的人,看见月灵出来都是眼前一亮。

    浏阳宗的队长传音给华阳宫的队长:

    “华师兄,咱们联手把道宗和散修的那帮土包子包圆了如何?”

    华清远不动声色的道:

    “玉华师兄,还真是心急啊,我们何不等到他们打完了再出手?”

    “那时候恐怕就晚了吧?”

    华清远嗤笑:

    “怎么会,我等还是等着道宗的朋友胜了再说吧。要知道你们浏阳宗可是有十个人在这擂台上呢,想必玉华师兄你们是怎么也不会怕的吧?”

    玉华恼怒的看了他一眼,心中直打鼓,看起来自己这里是人数最多的,可是他自家人知自家事,实在是能打的没几个啊。

    反而是华阳宫和道宗的都是个顶个的能打,虽说道宗有个月灵拖后腿,可是保不齐人家救命的东西多啊。

    他可是听说,这位大小姐第一次出手,就是拿着大把的符篆玩的,有这个的大杀器在,还真没几个人敢跟她硬碰硬。

    要不然昨天怎么会没有人和她打,大家都不傻,明知是输,谁还会去得罪月家啊?

    也就是散修的这些傻老帽,以为她真是个拖后腿的,敢直接挑战道宗的人。

    如果这时候华阳宫的人愿意和他们联手的话,说不定可以直接把这两家的人都给端了。

    可惜华清远这小子是个老狐狸,他只怕还想着和道宗的人联手把自己这一队给端了呢?

    唉,要怎么防止他们联手对付自己这一队呢,玉华用扇子不停地敲着自己的头。

    可惜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月灵他们已经和散修联盟的人战到了一起。

    和月灵对战的是一位其貌不扬的灰衣男子,原本这男子是和红衣莽汉一起直扑李玉的,可惜半路上被月灵给截住了。

    灰衣男子不屑的收回出手的剑:

    “月大小姐,你还是乖乖的站在一旁等着最后下去吧,要知道刀剑可是不长眼的,要是不小心把你给伤了,月清真人怕是会伤心呢。”

    月灵看着他笑了笑,率先出手,一剑劈向他的右肩。

    灰衣男子微一躲闪,眼神目露寒光:

    “既然,月大小姐这么想打,某就奉陪了。”

    说着,灰衣男子一剑直击月灵面门,月灵头向右侧,躲过这一击,同时右手迅速出剑,抽向男子的右手。

    男子迅速变招,剑身一卷缠向月灵的脖子。

    月灵弯腰下沉,袭向灰衣男子的双腿。

    灰衣男子一个飞跃,翻身到了月灵身后,横斩月灵的后背。

    月灵一时躲避不及,挨了一剑,后背火辣辣的疼,提醒她,她受伤了。

    月灵心中微微叹气,自己还是大意了,从来没有和人对战过,经验实在是有些不足啊。

    既然没有经验,那就现学吧,就拿这人当做对练吧。

    月灵把基础剑招的劈、斩、截、撩、挑、钩、刺,一个个迅速而又熟练的使出。

    灰衣男子在月灵一开始出招的时候,就知道这位大小姐与人对战的手段很生疏,想来是从没有与人对战过的。

    本想着此次对战会很轻松,没想到这位大小姐竟然在受伤的情况下,竟然越大越进入状态了,灰衣男子不得不谨慎对待。

    月灵越打越得心应手,慢慢的她的眼里只有灰衣男子招式的变化,反而他的这个人越来越模糊,月灵顺从本能的出手,一劈、一斩、一截、一撩、一挑、一钩、一刺,变换的越来越快,越来越随心所欲。

    几乎是在灰衣男子一挥手之间,月灵就破了他的剑招,一招一式变幻无穷,把这些最基本的剑招演绎的淋漓尽致,防守的完美无缺。

    灰衣男子越打越心惊,这时候他身上已经挨了两剑了,眼看着月灵又一剑击了过来,灰衣男子拼命向后躲去,月灵步步紧逼,剑招凌厉,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刺向灰衣男子的心口。

    灰衣男子慌乱不已,眼看着,月灵的天泉剑就要刺中自己,灰衣男子大叫:

    “我认输,我认输。”

    月灵恍然间回神,停下攻击的脚步,可惜剑还是刺中了男子的心口,所幸月灵停手的及时,只是划破了一点皮。

    捡回一条命的灰衣男子,冷汗直冒,差一点,差一点,他就要小命不保了。

    灰衣男子墩坐在地,呼哧呼哧的直喘气。

    月灵收回自己的天泉剑,注视着他:

    “你输了。”

    “是,是,是,我输了,我输了,我自己下去。”

    灰衣男子光棍的爬了起来,光棍的下了擂台。

    月灵看向擂台上的其他人,李玉师兄还在和红衣莽汉对打,孙冰拦了两个人在外围对阵,凤舞师姐也是一对二在打,吴刚对上的正好和他旗鼓相当。

    月灵对凤舞大叫了一声:

    “凤舞师姐,给我送过来一个。”

    正在对战的凤舞听到她的话,一点没带犹豫的给她送过来一个使用木系法术的人。

    月灵还在想着这人用的是法术,自己要不要也改用法术的时候,那木系灵根的男子,一个藤网就把月灵给困在了藤网中。

    好嘛,这下不用纠结是用法术,还是用剑了。

    月灵在藤网中一阵劈、斩,不一会儿就把藤网给搞的破碎不堪。

    木系男子心疼的看向掉落在地的藤蔓,一个甩手就把所有的藤蔓纽在一起,组成一个超大的藤枝,呼啸着抽向月灵。

    月灵向后一仰,手中的剑截住藤枝的去向,一扫、一抹之间,刺向木系男子的右手。

    月灵的想法就是废了他的手,断了他的根。

    可惜想的很好,可是实行起来就有难度了。

    这藤蔓是木系男子契约的灵植,所以月灵想废了男子的手,阻断他控制藤蔓的灵力,就显得有些笨了。

    木系男子一见月灵的动作,就直接召唤出自己的灵植,让它作为防守,而自己却是拿了一把金系飞剑出来和月灵对打。

    那金系飞剑一出手,刺眼的金光,直接就闪瞎了月灵的眼。

    月灵眯着眼睛,斜眼看去。

    木系男子指挥藤蔓困住月灵的双脚,自己则起身而上,攻向月灵的天泉剑。

    月灵反应不可谓不快,在木系男子攻上之时,就一按剑柄处的红色宝石,一把更小更短的剑从中分离出来。

    月灵左手短剑劈斩脚下的藤蔓,右手长剑还击木系男子的金剑,一时两人打的难舍难分。

    其余观看月灵对战的人,没想到月灵竟然还能如此一心二用。

    如果说刚刚与灰衣男子的对战月灵赢的是巧合的话,那此时以一对二就是证明了她真正的实力。

    擂台上围观的浏阳宗众人和华阳宫的众人,对月灵都重视了起来,都在想着如果是自己与她对战,会有几分的把握能赢,可惜答案是很玄。

    刚开始的时候月灵的对战确实,是很弱,一看就是对战经验过少造成的。

    可是月灵竟然能在很短的时间里,迅速进入战斗状态,而且对战的经验提升的相当的块,尤其是她在与灰衣男子对战的时候,进入的状态,更是让人心惊。

    那种无处不在的战意,漫布的剑意,完全就是进入了剑的世界,能在对战期间还有所悟的人,怎么能不让人心惊。

    玉华此刻很是焦急,他想要现在就上前去把道宗和散修的几个人拿下,可是他又怕华阳宫的人在背后捅刀子。

    他身旁的华清远注意到他的神色,轻蔑的笑了笑,这个玉华,还想和他联手收拾了道宗的人,他怎么可能让他如意。

    浏阳宗自己背信弃义,暗地里和他们的仇家凌霄阁的人合作,明面上还想和他们称兄道弟,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便宜的事。

    今天就让他看看,背信弃义的下场。

    华清远悄声在玉华耳边道:

    “玉华师兄,你不会是想现在出手捡便宜吧?”

    华清远的声音听似很小,但是他却是用灵力把他的话送到了擂台上的每一个人的耳边。

    玉华当然也清楚,这华清远此时的小把戏,没看到正在对战的道宗和散修的那些人,已经防备的盯视着他了。

    可是他是怎么也不明白这,华阳宫的人到底是为什么突然,就对他们浏阳宗敌视起来的。

    先是在杨柳山秘境突然和世家联盟的人一块,现在又是拒绝与自己的合作,刚刚更是想要阴自己,他是怎么也想不通这是为什么啊?

    玉华不无苦恼的问道:

    “华师兄,小弟我没有得罪你吧?”

    华清远那张狐狸脸温和一笑:

    “玉华师兄说笑了,你怎么会这么想呢,刚刚小弟只是一时控制不住,让玉华师兄受惊了,还请见谅,见谅啊。”

    玉华看着他那狐狸眼,信了他才有鬼呢。

    这边李玉几人已经把各自的对手打败了,只余月灵还在与木系男子苦战。

    吴刚走到李玉身边,看着陷入苦战的月灵,担心道:

    “李师兄,咱们要不要上去帮帮月师妹?”

    李玉看了他一眼,摇摇头:

    “不用,月师妹能够对付,你别上去给她添乱了。”

    “什么,我怎么会给她添乱,我是想要去帮她好吧?”吴刚急急的辩解道。

    一旁的孙冰好笑的拉拉他的胳膊:

    “吴师兄,李师兄不是这个意思,他的意思是月小姐在练剑呢,咱们都不去打扰她,让她多积累些经验。”

    “嗯?练剑?”

    吴刚不解的望向苦战中的月灵,果然在细细的观看下也发现了,月灵是真的在拿这个散修练剑呢,一时间不由得苦笑:

    “月师妹,这也太、太、”

    “太什么?本来两人之间的对战就是在互相积累战斗的经验嘛,月师妹这样正正好。”

    李玉一语定音,吴刚咂摸咂摸嘴,一撩袍子盘腿坐在地上休息去了。

    月灵一眼瞥见几位师兄姐,已经结束了战斗,也迅速出击,一手在短剑上释放出火灵力烘干了缠住自己的藤蔓,一手斜刺中木系男子的脖子,天泉剑直接架在男子的脖颈处,细细的血线顺着剑身蜿蜒而过。

    木系男子脸色灰白,疲累的闭上眼睛:

    “我输了。”

    月灵收回天泉剑,转身回到孙冰几人身边。

    孙冰夸赞道:

    “月师妹的剑好快。”

    李玉听罢也是不住点头:

    “不错。”

    月灵低头笑了笑:

    “两位师兄过奖了,我还是经验不足,需要多加历练。”

    凤舞睨了她一眼:

    “快点去休息,补充灵力吧,一会儿还有场硬仗要打呢。”

    月灵对她点点头表示感谢,坐在擂台上,拿出一瓶养身丹吃了几颗,后背的疼感就瞬间减轻了很多。

    看着别人都在和灵酒补充灵力,月灵也不能免俗的喝了一口,其实她的灵力耗损并不是太多。

    一个是因为她本身的灵力储存量就比别人的多,另一个就是她在对战的时候很注意自己灵力的损耗的,几乎并没有过度的使用灵力,造成灵力的短缺。

    当然这种事情她是不会让人看出来的,这也算是她的一个秘密武器吧。

    华阳宫的华清远在看到月灵也结束了战斗,坐下休息的时候,就上前来提议道:

    “各位道宗的朋友,今天不如和我们华阳宫合作吧,咱们一同对战浏阳宗的诸位道友?”

    李玉等人对这位华阳宫的下任宫主还是很有耳闻的,这回一见之下更是让人觉得对他的传言,果然名副其实,这人不愧对他小狐狸的称号啊。

    “你们华阳宫不是一向和浏阳宗的人同气连枝吗?怎么这次想要和我们合作了?”

    吴刚还是憨憨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却让华清远以为他是想要拒绝合作。

    华清远真诚的望着吴刚他们几人,解释道:

    “这位道友,你也看到了,现在这擂台上只有我们二十人了,贵宗在此五人,我们华阳宫也是五人,而浏阳宗却是有十人在场。

    如果我们不合作的话,那就是浏阳宗的天下了,到时候还有我们什么事,倒不如现在就认输的好。

    我以为各位道友应该也不想就这命认输吧,我们合作一起留在这个擂台上,岂不是很好?”
混沌天灵根》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