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混沌天灵根 > 第五十七章 长身体

混沌天灵根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七章 长身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站在一旁一直盯着他们看的子言,发现自家师兄竟然盯着一个男人看了这么久,而且还不出声,眼睛咕噜噜的转了转,“月清师兄?”

    月清回过神来,收回目光,看向一旁的子言,“怎么了,子言师弟?”

    子言呵呵笑了两声,“师兄,你不会是被这位,嗯,怎么说,啊,应该是公子才对。”子言指着端坐一旁的凝说道,“你不会是,被这位凝公子的风采给迷住了吧?”

    月灵一听这话“噗”的笑出声来。

    而月清听到他的话,简直想要立马把他的嘴给缝起来,“子言师弟,你怎么说话呢,还不向这位,嗯,凝公子赔罪。”

    经了自家师弟的提醒,月清才关注起这位凝公子的年龄来,听妹妹的意思是这是一位厉害的不得了的前辈,可是他真的是看不出这位凝公子的骨龄啊,难不成除了修为可以掩饰之外,骨龄也可以掩饰吗?

    “还望凝公子不要怪罪,我这师弟就是小孩子脾气了点。”

    说着,月清不住的瞪着子言,直到他低头向凝请罪,“凝公子,对不住了,我只是想说你长得太惊为天人了,一时没有把持住,还望你大人有大量。”

    月灵坐在一边止不住的吃吃的笑,而月清更是一脸的生无可恋,真想一巴掌怕死他得了。

    凝抬头望着这个低着头想自己道歉的娃娃脸,“你很喜欢我的长相?”

    “嗯?”子言闻言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笑道,“是啊,这位公子,你是不是也常常被自己的美貌给震惊啊?”

    一旁的月灵这时候笑的更欢了,月清已经在想着是不是要给这个小师弟找个大夫治治脑子了。

    反倒是凝一点也不生气的,点了点头,“原来不是我一个人有这种错觉啊,看来我真的是天人之姿啊,可是,月丫头,怎么没有被我给迷惑呢,难不成月丫头不喜欢我这样的。”说着,还低头沉思了起来。

    一旁的月灵被他搞的措手不及,看着盯着自己露出怀疑神色的哥哥,月灵急忙安抚道:

    “哥哥,凝前辈是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啊。”

    月清怀疑的看了她一眼,对她说的话不置可否,因为刚刚凝说的那个语气太认真了,认真的他差点把持不住,把他当做一个登徒子给扔出去。

    月清刚这么想着,凝就又说了一句,“月丫头,你怎么知道我是开玩笑的啊,我刚刚可是很认真的发出疑问呢。”

    “前辈,这种玩笑并不好,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为了前辈的声誉着想,还请前辈不要讲略带暧昧的话。”说这话的时候月灵是很认真、严肃的。

    可是凝却认认真真的开口道,“我是认真的啊,月丫头,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只在眼底闪过了一丝惊艳,就回神了,我当时就很怀疑我是不是对你没有吸引力了,我一直很为这件事情困扰呢。”

    月灵心中惊异,他们是怎么把话题带到这上面来的,现在难道不应该是自家大哥对他的感恩环节吗?怎么这会儿倒像是自己的审问环节了,事情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跑偏的?

    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于是月灵提醒自家哥哥,“哥哥,你快通知老祖说我回来了,然后在置办一桌席面,咱们要谢谢凝前辈的救命之恩呢。”

    此时不管月清想的是什么,此刻他都要顺着自家妹妹的话说下去,“额,对,我这就给老祖传话,子言,你去下面给掌柜的说,让他准备一桌丰盛的饭菜,咱们好给凝公子接风洗尘。”

    交代完子言,看着他下去,月清才另外拿出一只黑羽剑,低声说了一番话,送了出去。

    凝看了看这两兄妹,倒是没有继续刚刚的话题,而且一点也没有尴尬的样子,一脸的恬淡释然。

    月灵为防再次出现什么不可控的话题发生,直接自己找了一个话题说:

    “哥哥,我刚刚看到徐慧了,她是和你一起过来的吗?”

    嗯,月清的脸有些微微的不自然,咳了一声,“月儿,你还没有和哥哥说你到底是怎么从那只魔的手中逃脱的呢。”

    “哥哥,我刚刚不是和你说了,是凝前辈救得我,具体的情况还是等见了老祖之后,我再详细的和你们说,你现在先和我说说那个徐慧,你们两个怎么样了?”

    月清郁闷的看着自家妹妹那闪烁着汹汹八卦的眼神,心中不住的想着敢情你这是事不关己,随心所欲呢。

    可巧,这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月清唯一释放神识,就知道是谁来了,一看见外面站着的人时,月清都不知道这世上竟然有这么巧的事,自家妹妹刚刚问到她,她就出现了。

    当然月灵这时候也发现了站在门外敲门的人是谁,月灵根本不给自家哥哥机会,大声道,“请进。”

    徐慧听到声音,推门进去。可是刚刚推开门就看到三双眼睛直盯盯的盯着自己看,徐慧吓得后退一步,无措的问道,“怎么了,可是我打扰你们说话了?”

    月灵笑眯眯的站起身,走到她身边,拉着她在椅子上坐下,“好久不见,徐小姐近来还好吗?”

    徐慧不自在的挪了挪身子,眼睛一下也不敢往月清身上看,“我,我很好,我听说你失踪了就到莫南来看一看,现在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多谢你了,你是自己一个人到莫南来的吗?”

    “嗯,我,我有事回家了一趟,在回来的路上听说你失踪了,就赶过来看看。”

    “你回家了?怎么回事?你不是还没有筑基吗?可是你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月灵一叠声的问题,问的徐慧头越来越低。这要她怎么回答,难道要说我生你哥哥的气,就赌气回家了;还是向她诉说你哥哥是个混蛋,欺骗了我的感情;还是说她被一个大魔头附身了,勾引了她的哥哥,然后她哥哥就将计就计引出了大魔头,把自己利用了一把。

    月清看着徐慧越来越红的脸,到底不忍心她太过为难,“月儿,你别问了,是我准许她回家看望她母亲的,她母亲生病了,我就让她回家去看了看。”

    “哦,是这样啊。”月灵笑眯眯的点点头,“那应该要回去看看的。”

    月清总觉得自家妹妹的那声“哦”实在是另有他意,待他再要解释一番的时候,一眼瞥到了凝对自家妹妹宠溺的眼神,气的心肝疼,心里眼里满身的愤慨。

    凝一转眼看到他的样子,轻飘飘的笑了,“月公子,好像很不舒服,要不要我帮你看一下啊?”

    月灵听到凝的话,仔细看了看自家老哥的脸色,是有些不好看,有想到自家哥哥说过的不让她管徐慧他们俩的事儿,想必是刚刚自己的问话,令自家大哥不喜了,心下微微叹气,真是男大不中留啊!

    “哥哥,你是不是累了,要不你躺床上睡会儿?”

    月清深吸气,放松自己的心情,“不用了,我就是这段时间有些担心你,现在你回来了,我也就放心了,想必子言已经吩咐好掌柜的了,咱们下去吃饭吧,不知凝公子意下如何?”

    凝对着月灵笑了笑,“恭敬不如从命,有劳了。”

    “哪里。”

    月灵看看自家大哥,又看看满面和气的凝,率先起身离开,凝随后跟上。

    月清看了看一直低着头的徐慧,叹声道:“走吧,一起去。”

    徐慧微微向后退了去,“我刚刚和子言师兄吃过饭了,我就不去了,你赶紧去吧,我先回去了。”

    说罢,低着头匆匆的出门了,月清站在原地脑子里空白了一会儿,才举步离开。

    子言在楼梯口接住月灵,领着两人来到一间雅间,里面已经摆好的丰盛的晚餐,月灵还看到了自己最喜欢的银耳粥。

    月灵开心的坐在饭桌前,乐呵呵的看着桌上的饭菜,这子言师兄真是太贴心了,点的都是她爱吃的菜,“凝前辈,师兄,快坐下,我都饿坏了,等哥哥和徐慧下来咱们就开吃。”

    子言让着凝坐在了外面,笑呵呵的看着月灵,“小师妹,看师兄点的菜怎么样,都是你爱吃的吧?”

    “子言师兄,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这些都是我爱吃的,多谢师兄了。”

    “你喜欢就好,师兄我可是最疼你了。”

    “嗯,嗯,是。”

    凝看着今晚过于活泼的月灵,眼底留下一抹深思,早知道这个小丫头不是平常表现出的那样,可也没想到她会有如此活泼的一面,凝总感觉,他现在看到的这个月灵,也不是她真实的样子。虽然她此刻的神情、语气、动作都很流畅,自然,可是他是不会看错的,在这个女孩的眼底深处是一片死寂,或者说是寒冷。

    这可真是有意思,一个到处是谜的女孩子,真是让人期待她成长起来的样子啊。

    三人坐在凳子上等了一会儿,就只有月清一个人进来了,月灵看看月清的身后,“哥哥,怎么徐小姐没有过来吗?”

    “嗯,徐小姐说她和你子言师兄吃过饭了,让我们自己吃,她回去休息了。”

    月清拿起桌子上的酒杯,说道:“这一杯,我敬凝公子,感谢凝公子救了我妹妹,月清感激不尽。”

    说着月清就干了,凝挑挑眉,笑着喝干了杯中酒,“月公子客气了,不过是举手之劳。”

    “于凝公子是举手之劳,于我月家可是万种之幸啊,凝公子但有何要求,我月家定不负凝公子大恩。”

    “月公子真是太客气了,搞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凝大笑出声,看着身边只顾埋头吃的月灵,有一次刷新了他对她的认知。

    月灵才不会关心这两人的机锋的,她只知道在见到自家哥哥的那一刻,她就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了,什么事哥哥都会把它给办好的,尤其是这救命之恩由哥哥去和他谈是再好不过了。而她只要安安稳稳的在自家哥哥眼皮子地下就行,该干嘛就干嘛,一切事情都有哥哥处理,这种感觉不要太好啊。

    真是越想越有食欲,不知不觉中月灵已经喝了两碗粥,一个烤羊腿,两块雪饼。

    子言拦着月灵继续往嘴里放的排骨,“小师妹,你没事吧,再吃就要撑死了。”

    月灵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夹着的排骨,咕噜噜的掉到了桌子上,遗憾的放下筷子,“子言师兄,你干嘛,我还没吃饱呢。”

    “你还吃。”子言指着她面前的碗,“你看看,你都吃了多少了,再吃就真的撑死了。”

    “师兄,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师妹我今年才十六岁,真是长身体的时候,你不让我吃,我怎么长啊?”

    “你这样的,还长什么,我看就挺好的,再吃就胖了。”

    “发育,我这是发育,你懂不懂啊,师兄,一个女孩子长身体的时候胖,是一种发育,你还是炼丹师呢,竟然连这种事情都不懂。”

    子言一听她竟然怀疑自己的实力,气呼呼的指着她,“你看看你还需要发育哪里,哪里还需要发育?”

    月灵一下子坐直身体,瞪着他,“哪里都需要,就是要多长肉。”

    一旁的凝听着月灵这话,眼睛不自觉的瞟向月灵的某个部位,目测着,尺寸还行,不算小,这个部位是可以再多长点肉的。

    注意着他眼神的月清,都要被这两个二货给气死了,这说的是什么话。

    “好了,你们两个,月儿你今天吃的确实有点多了,你上楼去休息吧,用灵力把刚刚吃的东西都给消化掉再睡,去吧。”

    月灵气哼哼的白了一眼子言,站起身离开了,可是在临出包间的时候,又回头对凝交代道:

    “前辈,我先上去了,您有什么事直接和我哥哥说就行。”

    凝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快去休息吧,这一月你赶路幸苦了,我吃过饭也去休息了。”

    “好。”

    注视着月灵消失的背影,凝回视着一直盯着自己看的月清,“看来,月公子对我的样貌很感兴趣嘛。”

    “哪里,清只是对阁下的出处很感兴趣,不知阁下是何修为啊,清竟然都看不透,又不知阁下是在哪里救得舍妹,在这期间就没有听到过我们在找她吗?”

    “我确实没有听说过你们在找她,至于救她的地方,就在那只魔的封印处啊。”
混沌天灵根》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