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混沌天灵根 > 第三十一章 任务

混沌天灵根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一章 任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月灵从妖兽森林出来,直接被路远送到了自家老祖那里。

    再次站在这个会客厅内,月灵已经没有了初次的紧张。她淡淡的站在那里,恭敬的向他行礼。

    月辰淡淡的叫起:“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筑基,超乎了我的意料,你做的很不错。现在我有一个任务交给你,六个月之后在极西莫南湖会有一场驱魔大会。我要你在青驱魔大会上替宗门夺得筑基期的头名,记住了吗?”

    月灵淡淡点头,“记住了。”

    “嗯,那就好。回去让你大哥给你讲讲驱魔大会的事情。你此次在妖兽森林可有受伤?”

    这是关心她?月灵怀疑的挑了挑眉,不过不管真假现在她还有事想要让他帮忙,态度总是要软下来的,“没有受伤,不过,”月灵停顿了一下,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一脸的不知该不该说的表情。

    可月辰是什么人,对她这点小伎俩还是不看在眼里的,“有什么事你就说,说出来我才能帮你。”

    月灵偷偷的撇嘴,拿出那俩破损的九龙鼎和五灵幻阵的阵盘,“老祖,这俩替我挡了雷劫,损坏了,老祖看看能不能给我修好了。”

    月辰看着那碎了好几块的阵盘,还有裂了七个龙头的九龙鼎,嘴角抽抽,破坏这么彻底还想修好,这是想敲诈他吧?

    月辰指着那阵盘说道:“这个修不好了,我另外再给你一个四门绝杀阵吧。至于这只九龙鼎我会让人找材料给你修补的,不过这需要很长时间,毕竟是上古时期的东西,找材料需要时间。”

    月灵也知道自家老祖说的是事实,也就没有纠结的把这两个东西留下了,自己带着他另外给的四门绝杀阵离开了。

    回到剑冢自己的洞府,月宝宝已经做好了饭菜等她。

    看着进门的月灵,月宝宝很是开心,她急忙忙把月灵迎进屋内,“大小姐您可回来了,我听路师叔说您要回来了,还不敢相信呢,您快坐下,这一年在妖兽森林受苦了吧?”

    月灵笑呵呵的看着她,“没有受苦,只是饿坏了,你做了2什么好吃的,快让我吃点。”

    “哎,您快做,我给您盛粥。”说着,忙忙的给月灵装了一碗粥递给她。

    月灵伸手接过,喝了一口,心下感叹终于吃上口热饭了,随即月灵头也不抬的开始大吃也吃,直到把自己吃撑了为止。

    月灵放下碗筷,摸摸自己的肚子,“宝宝你做的太好吃了,我很久都没有好好吃一顿了。”

    月宝宝听她夸赞心里很是开心,“大小姐您喜欢就行。”

    月灵笑着和她说了两句就开始问道:“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有发生什么事吗?”

    月宝宝想了想:“除了您筑基引来了紫宵雷劫之外,没发生什么大事。”

    “哦,那我让你哥哥帮我准备的东西,他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早就备好了,可是大小姐您在妖兽森林里没法给您送去。”说着月宝宝拿出一个储物戒递给月灵,“大小姐定西都在这里了,您看看对不对。”

    月灵接过储物戒用神识查看了一下,见自己交代的东西都买齐了,开心的笑了笑:“很好,替我谢谢你哥哥。”

    月宝宝摆摆手,“三哥要是知道您夸他会很开心的。”

    月灵笑起来,问她:“我明天要回宗门去,你要跟我一起回去看看吗?”

    月宝宝收起笑容,落寞的说道:“我还没有筑基,不能随便出去。”不过转眼间她又恢复了原先的乐观开朗,“不过哥哥可以时不时的出去看看,我娘每次都让他带东西给我。”

    月灵见她说起自己家人的幸福样子,不由有些受到感染,随即问道:“那你有什么东西要送回去的吗?我可以帮你送回家。”

    月宝宝愣住了,“这是不是太麻烦您了?”

    月灵不在意的摆摆手,“没关系的,反正我出去是有事要办的,不多你这一件,你要有什么东西要送回去,今天晚上回去好好准备一下,明天给我就行。”

    “哎,大小姐我这就收拾收拾,一会儿就回去看看有什么要送回去的。”说着月宝宝就兴奋的把桌子上的碗筷收拾了,然后一溜烟的就跑出去了。

    月灵一直笑眯眯的看着她,这种有人说话聊天的日子真是太好了。比在妖兽森林里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强多了,又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月灵才起身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月灵就带着月宝宝拿给她的一只储物袋离开了剑冢,来到外事堂月灵拿回了自己的储物戒指,在一名小弟子的指引下,来到传送处,站在传送阵上的时候月灵还在问:“这会把我直接传送到哪里啊?”

    那名小弟子一叠脆生生的说道:“大小姐,这是直接到后山的传送阵,您到了之后会有一名元婴真人记录的,您站好了,这就走了。”

    随着一阵轻微的晕眩月灵睁开眼睛,就发现她已经到了另一个地方。这是一间破旧的茅草屋,里面只有一位老者坐在一个蒲团上,月灵走出传送阵来到老者身前,那老者抬头看了她一眼。

    在老者的注视下月灵有一瞬间的恍惚,当老者的眼睛暗下去后,那种感觉又消失了。

    老人低下头颅,消沉的声音响起:“走吧。”

    月灵一脸犹疑的离开这个奇怪的茅草屋,一直在走出很远之后月灵才惊叫出声:“月瞳者!”

    月灵慢慢转身看向那越发凌乱的茅草屋,心里惊呼:这里竟然让一位月瞳者守着,该说是天龙山大手笔呢,还是大手笔呢?

    月灵默默转身离开,脑海中不停闪现出对月瞳者的评语:万千世界中有一天生天养之人,名曰月瞳者,万年一遇,此瞳可阅尽天下诸人之貌,烙之神魂不可转也。

    出了后山就是坊市的东门,月灵匆匆而过,直奔宗门。

    一路没有任何阻碍的回到了灵隐峰,却在山脚下遇到了不该遇到的人。

    “月小姐?你回来了?”徐慧惊讶的看着站在山脚下的月灵,一脸的不可思议。

    月灵朝她笑了笑:“徐小姐,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徐慧欢喜的走到她的面前,有那么一瞬间月灵以为她就要过来挽起她的手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在距离她一步之外的地方站住了。

    “月小姐,你这次回来不走了吧?你哥哥这些日子一直念叨你。”

    “我哥哥?”月灵惊讶的看着她,徐慧这熟捻的语气是什么情况?想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徐慧面对自家哥哥还是一脸的紧张,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让月灵不得不怀疑啊?

    话一出口徐慧就知道自己逾越了,果然月灵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徐慧脸红红的说道:“月小姐,我陪你进去吧?”

    月灵点点头:“好啊,不过我见你刚刚是准备下山的,你这样陪我进去会不会耽误你的事情啊?”

    “不会,我本来就没什么事,就是一个人无聊想去坊市里看看,现在陪着你进去正好。”

    听她如此说道,月灵心中那奇异的感觉又升了起来,按耐住心中就要脱口而出的问话,月灵笑笑举步向山上走去。

    徐慧陪在她的身边,偶尔有下山的弟子遇到她们两人,都会奇怪的看一眼徐慧,然后再向月灵打招呼,而后会在月灵怀疑的目光下匆匆对徐慧点头致意。

    一次的时候月灵还能接受,可是在遇到的第四个人的时候月灵就有点忍不住想要问出口了,这种感觉在看见自家大哥的时候达到了顶点。

    “哥哥,”月灵瞬间跑到自家大哥身边,一把抱住他,“哥哥你想我了没有?”

    月清回抱住自家妹妹,“你怎么回来了,是老祖让你回来的吗?”

    感受到自家大哥并不太热情的回应,月灵松开抱着他的双臂,后退一步,站在原地仔细的打量他。

    月清被她看的不自觉的闪了闪眼神,“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月灵轻叹口气,哎呀这种自家大哥被人拐走,离自己远去的心情有谁能够理解?

    “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

    月清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你刚回来,哥哥让林妈妈给你做好吃,走吧,咱们回明月楼。”

    没给月灵追问的空隙,直接对一直站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徐慧吩咐道:“徐小姐,你先回去吧,等月儿安顿好了再请你去明月楼玩。”

    徐慧对他的话不敢反驳,行了个礼就走了。

    然后月灵就亲眼见着徐慧向灵隐峰挂名弟子的住所走去,月灵指着徐慧的背影,说道:“哥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什么时候住到咱们峰了,你收了她吗?”

    月清点点她的脑袋:“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我收了她,我只是让她到咱们灵隐峰给你子言师兄打打下手,她暂时挂名在咱们灵隐峰而已。”

    月灵淡淡的望了望远处的山峦,“哥哥,你觉得我会信你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吗?既然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我走了半天,累了,我回去休息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说着月灵直接走人了。

    月清站在原地无奈的摇了摇头,紧跟着她的步调陪着她回了明月楼。

    林妈妈和丫丫,还有好几年没见的花花都在门口站着迎接她。

    林妈妈一看到月灵就一把上前抓着她的双手,激动的说道:“大小姐,您受苦了,瞧这小脸蛋都瘦了。”

    月灵好笑的说道:“林妈妈哪里有那么夸张,我这是长个子了,你看我是不是比原来高了些?”

    林妈妈仔细的看着她,细细的与自己记忆里的印象做对比,“是高了些,又漂亮了,可是这也太瘦了,您这次回来要在家待多久,我的好好给你补补。”

    “好啊,好啊,我可想林妈妈你做的饭菜了,做梦都想呢。”月灵乐呵呵的说着。

    “哎,我这就去给大小姐做饭去,让丫丫和花花带您去梳洗一番,瞧您这是梳的什么发饰,一点也没有世家女子的气质。”林妈妈一边吐嘈月灵的头发,一边急忙忙的去了厨房。

    直到林妈妈离开丫丫和花花才有机会上来说话,两人同时向月灵行礼道:“大小姐好。”

    月灵一把扶起两人,“你们俩这么客气干嘛,咱们都好久不见了,快起来咱们好好说说话。”

    丫丫和花花顺着月灵的力道站起来,一人一边的拉着月灵的手往里走,只把一直站在她们主仆相聚的月清给忽视了。

    直到该进屋里的时候,月灵才想起来他,随即站在门帘处回头对他说道:“哥哥,你先回去吧,等我休息好了再去找你说。”

    月清想着宗主交代给他的事情,他还没有办完,随即点了点头,又交代了她几句,才转身离开了。

    明月楼内丫丫和花花服侍着月灵沐浴更衣,月灵站在水晶镜前看着里面穿着华丽繁复的女子,竟然有些陌生起来。她有多久没有照过镜子里,差一点就要忘了自己的相貌了。

    这一世的样貌与前世月华的样貌完全不一样,前世的月华是温婉的,而此时的她是静谧的,就算是穿着这华丽的衣裙也包裹不住她朦胧的灵魂。

    虽然现在她拥有了属于自己一人的身体,可是前世的所有还是深刻的影响着她,这种朦胧的灵魂状态想来是已经成为了她的灵魂烙印。

    丫丫捧来一匣子的首饰问她:“大小姐您想用哪只钗子,还有这玉镯是夫人闭关前让人送来的,说是暖玉的。”

    月灵伸手拿起玉镯,是自己喜欢的紫色,烟雾朦朦的很有意境。月灵拿着带到自己手腕上,莹白的肌肤映衬的这玉镯越发的出尘了。

    月灵转了两下,放下手对丫丫说:“就带这个玉镯吧,别的首饰都不要了,一会儿我还想睡会呢。”说着月灵披散着头发坐到矮榻上,“现在你们俩给我好好说说我哥哥和徐慧的事,徐慧怎么会来到咱们灵隐峰的,又为什么会留在子言师兄那里的,这一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事,一件件的都和说说。”
混沌天灵根》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