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混沌天灵根 > 第二十三章 剑阵

混沌天灵根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三章 剑阵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路上通过与月宝宝的交谈,月灵知道自己现在想要尽快赚取灵石只有去猎杀妖兽一条路,幸亏一个月前自家哥哥就带着她在黑森林历练过,要不然让她突然面对这样的事情,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活了这么多年竟然第一次为灵石的事情发愁,没有了家人的庇护自己竟然连生活下去的资本都没有,这让月灵很是惊醒。

    她立马警告自己: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一个人了,没有了家族的庇护,她要一个人强大起来,不能做一个连自己都养活不起的废物,荒废了这么多年的时光她要快速补回来。

    等到她们到讲经堂的时候,路远已经等在大门口了。

    月灵笑着与他打招呼,“路师兄早啊。”

    跟在她身旁的月宝宝在见到路远的那一刻就紧张的向他行礼,问好,“路师叔安好。”

    路远瞥了一眼紧张的月宝宝,微点了点头,对月灵说道:

    “月师妹走吧,我带你去见安长老。”

    月灵点头,“好啊,师兄请。”

    安长老看起来也就六七十岁的,不过月灵知道修真界是不能通过面相识人的。那安长老整个人懒懒的坐在摇椅上,对路远带来的月灵略一打量,就指着她,说:

    “月小姐,请坐,路远你可以走了。”

    月灵眼看着路远听话的对他一拱手,转身离开了,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就觉得很奇怪。

    等到路远离开后,月灵就觉得整个讲经堂安静的过分。几乎是下意识的月灵就将神识覆盖到整座讲经堂,然后她就发现这里除了安长老和她之外再没有任何一个人。

    月灵被这种情况搞懵了,她静静的坐在安长老的对面,思考着这是怎么回事?

    那安长老见月灵低着头,一副疑惑的样子,开口道:

    “月小姐,有什么想问的吗?”

    月灵回过神来,笑道:

    “安长老叫弟子月灵就好,弟子刚刚只是疑惑为什么这里只有我一个弟子来此听课?”

    安长老慢慢的坐直身子,摇着他那把破扇子,纠正道:

    “月小姐有几点事希望你明白,第一,你不是我的弟子,我仅仅只是为你讲经的人而已;第二,在这剑冢上我只为你一人讲经,其他人不在我的职责范围内。第三,我只为你讲一天的经,这一天中你能记住多少,就记住多少,记不住地那就自己去琢磨,实在琢磨不透的话可以去问你家老祖,你明白了吗?”

    明白个毛啊,月灵简直惊呆了,有这么教人弟子的吗?此时此刻月灵很想问他是不是有人要故意整她,这种一听就是要她自生自灭的情况,要不是看他满脸的严肃,她真的要对他不敬了。

    月灵强制按下心中的各种困愤怒,扯扯嘴角“安长老,您没有开玩笑吧,别的师兄也是这样的吗?”

    安长老还是严肃着一张脸,“月小姐,我想你明白,我是不会和你开玩笑的,别的弟子都是从小就开始教导的,而您却才刚刚开始,月辰前辈发下话来,若您两年之内没有筑基成功,就会被赶出天龙山,从月家除名。”

    “什么?”月灵站起身,一脸的不可置信,“为什么?”这是她此刻仅能说出口的话。

    安长老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按吩咐办事,至于月前辈是什么用意,我想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我想他总不会害你的。”

    月灵心中冷笑,不会害她,那会怎样,这样的教导方法她可是闻所未闻啊。可是现在自己要实力没实力,那什么去反驳,既然他这么看得起她,她也不能辜负他不是。不管是想她自生自灭还是想测测她的底线,她也只有接受了。

    知道了现实,月灵迅速恢复平静,对安长老拱拱手,“有劳安长老了,那我们现在开始吧。”

    安长老对月灵如此快速的认清现实微微愣了愣神,这大小姐没有大吵大闹,此刻简直冷静的可怕,与传闻中娇养的情形很不相符。

    这时他想起月辰交代他时的情形,好像有点明白了。可是这是不是有点过了,这大家族的事还真是、、、不过这与他并无关系,他只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行了。

    于是安长老点了点头,开始为月灵讲经,“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为化众生,名为得道;能悟之者,可传圣道。”

    月灵在安长老一开始讲的时候,就放开自己的所有神识,完全关注在安长老的身上,不错过他说过的每一句话,就这样从早到晚,从太阳初升到月亮出现,再到太阳初升,一直在不停讲解各种经文的安长老才停了下来。

    疲累地安长老拿出一壶灵酒,狠狠的喝了两大口,为自己补充着灵力,这样的讲经是他生平第一次。他坐在摇椅上看着那个正在闭目思索的女孩,安长老真是由衷的佩服。

    想到月灵在自己快速的讲解中,还能向他提出各种疑问,安长老就知道月灵听懂了他所讲的所有内容,而且还在最短的时间用自己的理解记住了。

    这让安长老对这个颇有些传奇的大小姐好奇了,想想她先是过了十几年的废物日子,后来莫名其妙的就会修炼了,然后呢,竟然在一月之内修练出了剑气,多么的不可思议啊,可是就是这样的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进到天龙山来没有像其他家族嫡系子弟那样系统的学习,反而是在一天之内听自己讲完了所有的基础经文,按那位的说法是之后就是让她自己领悟了,刚开始觉得是那位前辈心大,现在他倒是觉得那位前辈可能是在验证什么。

    完全弄明白最后一段经文后,月灵睁开酸涩的眼睛,强烈的阳光让她睁不开,月灵眯着眼睛,抬手遮住这刺眼的光。

    安长老见她从冥想中回神了,递给她一杯灵茶,“喝了吧。”

    月灵伸手接过,略一犹豫,就喝了起来,“谢谢安长老。”月灵喝完最后一口灵茶,站起来向他道谢。

    “我只是做了一个任务而已,你不用谢我,现在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月小姐可以离开了。”

    月灵此时困顿非常,也不想在这里停留下去,随站起身,“月灵告辞。”

    月灵疾步向外走去,她现在的脑子疼的厉害,只想赶紧回去好好睡一觉。

    可是刚刚走到门外,就见到了路远。月灵停下脚步,疑惑的望着他,“路师兄你怎么会在这儿?不会是你一直等在这儿吧?”

    路远咧咧嘴,“月师妹,我是带你去剑阵的。”

    “什么?”月灵身子微晃,她觉得自己肯定是幻听了,“路师兄你说什么?”

    路远好心的上前扶了她一把,“月师妹,月老祖吩咐我你从讲经堂出来后,就带你去剑阵。”

    月灵眼角跳了跳,虚弱的问:“现在?”

    “是,所以我们现在就走吧?”虽是这么说,可是路远见她脸色实是有些差,心中有些不落忍,可是想到月辰的交代,只好忍下心来。

    月灵心中苦笑,看来这老祖是要用实际行动告诉自己月家大小姐代表的什么啊。月灵深吸气、呼气、再吸气、呼气,终于把脑子的疼痛压下去了一些。

    “路师兄,你看我刚刚出来,还没来得及吃早饭,要不我们吃过早饭再去?”

    谁知这路远像是早有准备似的,从储物戒里拿出一瓶丹药,“月师妹,这是辟谷丹,月老祖说你在剑阵里就吃这个就行,什么时候破阵而出,什么时候就可以吃饭了。”

    啊、月灵想骂人,可是、最后月灵使劲闭了闭眼,恨恨的说:

    “走吧。”

    路远被她的表情逗笑了,“月师妹要不我带着你去吧,这样你也可以休息一下。”

    “多谢路师兄了,月灵感激不尽。”

    站在路远的飞剑上,月灵小心的运行功法,吸收灵力来缓解自己的疲劳,两个周天之后身体上的困乏消失了,可是她的神识却是有些受损,这个就要慢慢养了。

    可是想到自己现在要去的目的地,月灵就头疼,也不知道自己能在剑阵里坚持多久,到时候会不会因为受伤颇重被剑阵扔出来。

    上天没给月灵纠结的时间,只是一炷香的时间,路远就带着月灵来到了剑阵。

    剑阵顾名思义就是一个阵法,不过这个阵法会根据每个人的修为释放出相应的剑气,这样每个进入剑阵的人不仅要破阵还要躲避无时无刻发动的剑气,一不小心就会皮开肉绽。

    月灵望着眼前的石林,知道这就是剑阵了。现在这些石头一个个乖觉的站着,不知道一会儿她进去后会怎么样?

    “月师妹,你进去吧,什么时候破开剑阵,你什么时候就可以回去休息了。”说完路远就找了一块空地,盘腿坐下。

    月灵这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拿出外事堂发的佩剑,一头扎了进去。

    就在月灵进去的瞬间,这些石林好像活了一样,不断的变换各自的位置。月灵站在原地仔细的观察这个阵法,忽然,在她的右后方一阵气流划破时空而来,月灵回身一剑劈了过去,叮的一声剑气被打散,而月灵也被剑气所震向后退了两步。

    没等她休息一下,又从前方发出一道剑气,月灵一个侧身躲了过去,可是接二连三的有剑气从四面八方射出。

    月灵一面躲避剑气,一面寻找阵法的规律,可是这个阵法太大的,月灵不能完全的摸清所有的规律,来破解它。要是自己的神识没有损耗的话,现在破阵想来会容易很多,可是先前自己在讲经堂那里耗费了太多的神识,现在是有心无力了。

    看来只能用笨办法了,月灵一面破开射出的剑气,一面在阵中来回跑,慢慢的摸索阵法的规律。

    在第三次被剑气所伤的时候,月灵终于摸清楚了,这是一个困杀阵,想要出阵必须要找出它的生门才是,否则自己会被困死在这里。

    可是、现在、月灵按着肩上的伤口,这是她受的第三剑了,要找个地方包扎一下才行,否则只怕自己还没有找到生门,就血尽而亡了。

    月灵闭上眼感受着周围的气息,心里默念一、二、三,唰的一下月灵就地一滚,躲在一个石壁下。月灵靠坐在石壁下,拿出路远送她的辟谷丹,吃了一颗,胃里的那种空虚感瞬间弥补了几分。

    好受一些后,月灵拿出自己以前的衣服,撕下来一块儿,把肩头和手臂上的伤包起来。都包好之后,月灵心里不住的想骂人,太坑人了,就给自己一瓶辟谷丹,难道不能再给一瓶混元丹吗?或者治愈丹也行啊?可是什么都没有,月灵任命的运行功法,修补自己的灵力。

    现在这个地方自己只能呆两刻钟,两刻钟之后就要换位置了。所以月灵此刻尽可能多的恢复自己的灵力,两刻钟后月灵又再次避开一阵剑雨向阵法的生门一点点的靠近,轰,月灵劈开最后一道剑气,破阵而出。

    咚,月灵被阵法给扔了出来。

    “啊,”月灵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臂,那里又有血流出,月灵知道是刚刚摔倒地上的时候压到了。

    月灵吃力的坐起来,对一直看着自己的路远说道:

    “路师兄,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吧?”

    路远站起来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势,见多是皮肉伤,只有一两道的剑气留存在她体内,也就放下心来。

    “月师妹,虽然你这次破阵而出,可是你在阵里的表现,大多是以躲避为主,丧失了我们剑阵最主要的作用。你要知道剑阵之所以在这里,可不是要你破阵的,而是要你感受它里面的剑气的,这次你虽破了阵,但是你没有完全体会剑之一意,所以说你算是失败了。不过念在你第一次进,有诸多不懂,这次就算了,我送你回去吧。”

    月灵现在已经没力气去计较自己是否算是成功了,她只知道她此刻破了剑阵,可以去休息了,这两天一夜的累死她了,浑浑噩噩中,月灵昏了过去。

    路远一看她昏了过去,担心的给她她把了把脉,知道她是太累了,放下了心中的担忧。

    这时从剑阵的另一方转出一个少年,路远见他过来笑了起来,“魏师弟你出来了。”

    魏千祥白了他一眼,盯着地上的月灵问道:

    “你从哪弄来的弱鸡,就这样还让她闯剑阵,你不怕把她弄死吗?”

    “嘿,魏师弟这你就不知道了,这是咱们月老祖的后人,月家大小姐月灵,你以后要对她客气点,否则小心月清来找你拼命。”

    魏千祥一听这是月清的妹妹,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月灵,“就是她,怎么看不出是何修为?”

    路远一把抱起月灵,对他挤眼,“就连老祖们都看不出她是什么修为,你怎么会看出来,难不成你别老祖的修为还高?”

    魏千祥对他的讽刺也不在意,“看来她是有什么奇遇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她一月前突然能够修炼了,在去杨柳山秘境的路上修出了剑意,然后她就进了咱们天龙山了,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哦,那她现在这样是怎么回事,不要说是她自己想不开来试试剑阵的威力。”

    “哈,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次这月老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要她一天之内学完所有的基础经文、功法,然后直接就让我把她带到这里了,饭都没吃,就给了一瓶辟谷丹。”

    “嗯?”魏千祥皱眉看了看在他怀里的月灵,苍白的脸庞,细腻的肌肤,一切都说明了这个曾经被娇养的大小姐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伤害,“月清要是看到她这样子,应该会心痛死吧?”

    路远对他这话,更乐了,“我只怕这月大小姐以后有的苦吃。”

    这一点魏千祥倒是没反对他,“人家老祖要培养自家子孙,咱们还是看着吧,反正人家心里有数的很。”

    “确实,魏师弟我先把这月大小姐送回去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魏千祥看都不看他转身就往回走,“我还要练剑,你自己的事自己去做吧。”

    路远呵呵笑了两声,驾着盾光往月灵的洞府而去。
混沌天灵根》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