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混沌天灵根 > 第二十一章 初见老祖

混沌天灵根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一章 初见老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深夜、天龙山、山巅

    一身华服的少女端坐在云端,漫天的星辰在她的身后灿若明珠。

    只见那少女嘴角微翘,像是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月灵内视着自己的筋脉,只见那原本纤弱细小的筋脉在灵力的滋养下,变得越来越坚韧,而且比原来还扩宽了几分。

    月灵心下开心,经过这次顿悟自己的修为又有了增加,说起来自己已经是第二次顿悟了。第一次是在自己糊里糊涂尝试修炼的时候,那时候完全不知道顿悟带给自己的好处,这次却不一样,从越来越强韧的筋脉和越发凝实的丹田来看,自己这次的顿悟同样收获巨大。

    哥哥说修士这一生都经历不了几次顿悟,可看自己这顿悟的次数和时机,月灵觉得她一定是个拥有好气运的人吧,看来自己以后要惜福啊,不能把这好运气给挥霍了。

    月灵下定决心以后要低调一些,笑眯眯的睁开眼睛,“啊”这是什么情况。

    只见在她四周做了一圈闭目修炼的人,月灵捂着自己的嘴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这周围的情况,那些人也不知道怎么搞得都没有睁开眼睛看她一眼。

    月灵一个个仔细的观察着每一个人,只见他们都安安静静的坐在、呃,这是云?月灵不可置信的再次看了看,真的是云。

    似乎联想到了什么,月灵低头看向自己坐着的东西,这一看不打紧,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突然有风,把月灵一直坐着的那朵云吹走了。

    月灵一下子就直线往下掉,月灵张嘴就喊,可是被灌了满嘴的风,月灵呜呜叫,想着拿出自己的灵舟出来接住她,可是一摸储物戒指才想到自己的储物戒指被收了,这个是外事堂发的里面除了有一把飞剑对自己有用外,根本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救自己,可是自己还不能御剑飞行。

    月灵不仅绝望的想,自己不会就这么摔死吧?要是摔进湖里可能还能捡回一条命,或者有人路过顺手接住她也能捡一条命,要不然估计只能摔死了,没想到自己刚来天龙山第一天因为一场顿悟把自己给摔死了,亏大了。

    就在月灵满心绝望的时候,突然感觉好像有什么浮力拉着自己往上去。月灵睁开眼睛向上看去,只见原本围着自己的几个人此时都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月灵心里一突,就看见其中一位轻轻一抬手,瞬间月灵就回到了自己刚刚坐的位置上,而且坐的好像还是刚刚那朵云。

    月灵自持冷静,开口道谢,声音里是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紧张。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那出手相救的老者,一双睿智的眼眸,直盯着她,不善不恶,不悲不喜。

    月灵心下有些忐忑,想要开口问问,可是又不知为什么始终问不出口,也只好双眼直视着他,可是这怎么越看越觉得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可是自己真的没有见过这个人啊。

    不对,自己现在是在天龙山,这让自己觉得熟悉的只能是月家人,月灵想想自己这十几年还真没见过几个月家的人,除了自家二叔,还有那个只在年幼的时候见过一面的小妹,其他的月家人她可真是没见过,有时候自己也会纳闷这月家怎么会就这一点人,最后只好归结在自己的废物灵根上,别人是不想和自己有什么交集,所以自己也就不上心了。

    可是这个明显是月家人的前辈,自己要如何称呼?

    叫老祖?可是这也不能随便叫吧?还是要论个辈分的吧?

    这边月灵纠结着怎么叫人?

    一直观察着她的老者开口了:“月灵?”

    “是。”月灵直接反应道,回过神来时,才发觉自己的紧张,还是弱弱的叫了一声,“老祖?”

    没想到那老者轻点头,“嗯,你是今天来的天龙山?”

    月灵震惊与自己竟然蒙对了,然后有反应过来自己老祖竟然是在和自己对话,急忙站起来,恭敬的回答:

    “是的,月灵今天才随父亲来到天龙山,原本父亲要带着月灵去拜见老祖的,可是金家叔叔说老祖有事外出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父亲就让我先安顿下来,他自己去闭关了。”

    老者点点头,向月灵介绍道:

    “这是你路家叔祖。”

    月灵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果见一个和路远长得有些像的老人此时和睦的看着她,月灵不敢造次,低头行礼。

    “路叔祖好。”

    路遥笑呵呵的把月灵扶起,冲月辰说道:

    “月老道,你月家后继有人啊,这女娃娃小小年纪就能引发如此强烈的天道,我等可是闻所未闻啊,你有福气了。”

    “呵呵,我家这丫头天生是个命运多舛的,荒废了十几年现在才刚开始修炼呢。”

    月灵听着自家老祖这种低调的炫耀,有种偶像幻灭的感觉。

    路遥倒是知道他这脾性,混不在意的看着月灵,一脸笑呵呵的说道:

    “小丫头,倒是长得玉雪可爱,这个小物件送给你玩吧。”

    说着从他袖子里飞出一件做工精致的风灯。

    月灵拿过风灯细细看了看,整座风灯的主架用碧玺木构成,框架里面镶嵌着一幅幅云纱图,灯芯火发出淡淡的紫色,手柄处还有一颗血红的碧玺石,月灵不知道这个东西有什么作用,可是看着应该不仅仅是观赏的吧?

    路遥见她看的仔细,以为她是喜欢,但是不知道怎么用,就解释道:

    “这是幽冥灯,那里面是凤凰火,不会灭的。你要是什么时候去幽冥地可以用它给你照明,保证什么幽冥物都不敢招惹你。平时你可以拿出来玩玩,这东西做的还是很精致的,拿出来赏玩正好。”

    赏玩?月灵咂舌,这说的也太轻巧了吧,这幽冥灯她不知道它的珍贵程度,可是凤凰火她还是知道的,这么重要的东西就用来照明,如果让人知道了,估计会怪她暴殄天物吧?

    不过月灵还是再次向他道谢:“谢谢路叔祖。”

    月辰对她的表现很满意,没有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应对得体,还不错,于是继续介绍道:

    “这是金家叔祖、尤家三叔祖、五叔祖,还有萧家世伯,凌家世伯。”

    月灵一个个行礼问好,得了几人几句称赞,然后又各自送了些礼物给月灵。

    月灵一一感谢,心里想着自己这一下子又得了这么多礼物,也不知道自家老祖会给人家的小辈回什么礼?

    月辰明显不知道月灵竟然会想到这上面去,见众人该见的都见了,也就不耐烦在这里陪着他们闲聊,一句“回见”就把月灵带走了。

    留下几人面面相觑,相对无言的看了看那远去的身影陆陆续续的回去了,当然暗地里也不约而同的一个个通知自家那些重点栽培的小辈到自己的洞府里去,因为他们都感觉到了危机,看来这月家是又要出一个修炼天才了。

    月灵一路跟着自家老祖回到位于天龙山主峰的洞府,刚刚走到门口就有一位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迎了出来。

    “老祖您回来了,这一路可还顺利?”

    “嗯,”月辰淡淡点头,领着月灵径直回到屋内,在上首坐了。

    倒是月灵认出了这是自己多年不见的二叔,一时有些激动的叫道:“二叔。”

    月二叔呆呆的看着月灵,一时反应不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不确定的问道:“灵儿?”

    月灵笑着点头,“是我啊,二叔,多年不见您身体还好?”

    月二叔也回过神来,开开心心的的把月灵往里领。

    “灵儿,你怎么会和老祖一起来,你父亲呢?”

    月灵对他的问话略感诧异,自家老爹没有来见过二叔吗?不过是一瞬间时间,月灵就笑呵呵的回道:

    “父亲去闭关了,我是在路上遇到老祖的,然后老祖就把我带来了,二叔一直在这儿吗?”

    “我啊,一直在这等着老祖回来,没想到你也过来了,你爹爹也真是的都不告诉我你们过来了,我也好让你妹妹去接你不是。”

    “多谢二叔了,二妹妹还好吗?我很多年都没见过她了,不知道她还认不认得我?”

    月二叔听月灵如此说,大笑道:

    “你二妹妹记得你呢,不过是她还没有筑基,不能出山去找你玩,等天亮了我就让她过来找你。”

    “不着急,如今我也在这儿呢,二妹妹想什么时候来找我都行。”

    “嗯?”月二叔吃惊的看着月灵,“灵儿你说什么?你也住这儿?”

    这下轮到月灵吃惊了,“二叔,你不知道我也到天龙山修炼了吗?”

    “你可以修炼了?”

    望着自家二叔的神情,月灵不仅怀疑这二叔是真不知还是装的?自己能修炼的事情,应该关注月家的人都知道了,怎么看他的样子如此吃惊?这也太不正常了吧?

    月灵看向一直端坐在上座的老祖,此刻他正静静的吃茶,好像他们这里的对话与他毫不相干一样,要说他是这家的老祖不关心这些小事很正常,可是在这时候月灵就是感到了那么点不寻常。

    就连那个旁宗的月纬都知道他来了天龙山,不可能这月家的二老爷不知道啊,难不成有人瞒着他?月灵越想越觉得可疑,一时之间对这个二叔审视起来,毕竟他们太不熟了。

    于是月灵面上一派淡定,慢慢的和他解释道:

    “二叔,我现在能修炼了,虽说是五灵根,但是老祖开恩允许我进天龙山修炼了,我现在在剑冢,这次是偶然碰到老祖,老祖才带我过来的。”

    这时候月老二已经冷静下来了,他也不问月灵是怎么可以修炼的,面上带笑的说道:

    “大哥也真是的,这种喜事也不告诉我,太不把我放在心上了。”

    月灵挑眉,一本正经道:

    “这点小事不值得二叔挂念。”

    月老二不赞同的道:

    “这怎么会是小事,你可是咱们月家嫡出的大小姐,你的什么事都不是小事。”

    话说到这份上,月灵不知道该怎么接,只是站在那儿笑。

    上位的月辰这时候出声打断还在絮絮叨叨的月文、月二叔,“月文,你先下去吧,我有话和月丫头说。”

    月文面色紧张的向自家老祖行礼告辞,步伐沉重的离开了这里。

    月灵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月辰不说话她也不说不动。

    月辰看了看她,淡声道:“知道月家大小姐代表什么吗?”

    月灵疑惑的抬头,看向他,为什么这么问?这应该不单单是字面上的意思吧?

    月辰也不用她回答,继续说道:

    “这几年你过得还安逸吧,知道为什么不让你进天龙山吗?那本神女剑法你哥哥给你了吧?你有什么想法吗?”

    见她不说话,又淡淡的开口:

    “刚刚你二叔的反应,你有什么看法?”

    月灵深吸气,目光坚韧的看向这位老人,“老祖,我对月家并不熟悉,虽说我在月家长大,但是这么多年来我只见过我父亲、母亲、哥哥,对于其他的月家人不要说见过,根本连听都没听过,所以您问我的话,我不知如何回答。不过那本神女剑法哥哥确实给了我,但是我还没有学会一招半式。”

    说到这里月灵停了一下,“我对二叔没什么看法,我只知道对于我的消息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了。”

    月辰听了她的话,心下好笑,那就是说她这位二叔是不该知道的人了,这丫头的反应可不像是完全娇养出来的不知人情世故的样子啊。

    也对,她都在别人对她完全不抱希望的情况下,自己偷偷修炼了,而且还成功了。就连面对自己的威压她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这太反常了不像是刚刚修炼的样子,反倒像是比自己实力强劲的对手一样。还有她那个自己也弄不明白的混沌灵根,这丫头真是出人意料啊。

    不过只要她对月家忠心,这些都不算什么,这么想着月辰拿出一块玉简,“这是真正的神女剑法,你拿去好好研究吧,有什么不懂的随时来问我。”

    月灵茫然的接住玉简,难不成自己之前见到的神女剑法是假的?

    也许是看出了她的疑惑,月辰轻声解释:“你哥哥给你的那个是抄写的,这个是原版的神女剑法,等你回去修炼的时候就知道两者的差别了。”

    “是。”

    除了这声‘是’月灵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能感受到老祖对她释放出的善意,但是更多的好像在评估她一样,这让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他刚刚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知道月家大小姐代表什么吗?’

    月灵瞬间想到前世月华在月家的事情,那时的月华还是月家的四小姐,从小受着世家女子的教养。因为排行最小,所以过得相对比较轻松,可是那时有一个女孩子月灵知道她过得很辛苦,那是月家的大小姐月臻。

    月臻从小被月家赋予众望,每天的时间安排的满满的,什么时间该做什么,规定的清清楚楚。虽说她这样很辛苦可是她同时享受着别人得不到的荣华富贵,再有钱有势的人在她面前也要弯下腰来,行礼问好,没有人敢对她不敬。直到她十八岁掌管整个月家之后,日子才过得轻松一些,可是最后她联姻了,和一个与她门当户对的男子联姻了,之后发生的事令所有人措手不及,男子借着联姻的名义毁了月家,然后月臻也出手毁了男方一族,之后就自杀了。那个男子知道后一把火烧了月家祖宅,抱着月臻的尸体消失了。

    月灵不知道她为什么此刻竟然会想到那个在记忆深处的女孩,她们并没有过多的交集,如果她们有什么一样的话,那就是她现在也是月家大小姐,只不过并不在同一个时空,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家族。
混沌天灵根》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