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混沌天灵根 > 第二十章 想法

混沌天灵根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章 想法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番忙碌后月灵瘫坐在客厅的椅子上,伸手拿过茶杯想要喝些水,可惜里面空空的一滴水也没有。

    月灵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此时这里只有她一个人,看着窗明几净的屋子,月灵有些想念林妈妈和丫丫了。

    “哎”月灵略叹口气,起身自己拿着茶壶去接了些水来。

    这茶壶还是上一个住在这里的人留下的,整套的紫砂壶水杯,看起来年代颇为久远,也不知道这东西在这里多少年了。

    月灵打了一壶水施了个小法术,烧起开水来。这里也没有茶叶,月灵只好喝点白开水。

    此时安安静静的坐在这里,月灵才真实的感受到,原来这里的人最真实的生活是这样子的,自己以前所过的生活应该只有在世俗界才会常见吧。

    热热的喝了一口自己烧的水,月灵心里还是很欣慰的,她已经没有存在感很多年了,其实自重生以来,发生了很多事,让月灵有一种自己还是停留在月华识海中,冷眼看她的故事的错觉。

    直到一月前自己开始修炼,哥哥带着她到黑森林里训练,她才有了一种我活在这个世上的归属感,那种屛弃在别人生活中的感觉离她越来越远,她也可以正常的和他们交流一些修炼上的事情,那让她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局外人,而是一个参与者。

    就像现在,此时此刻她过着大多数修者应该过得日子,一个人修炼、吃饭、睡觉,没有人服侍,没有好看的华服、首饰、饭菜。只单单有着这样的一间屋子,一张床、一张榻、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几个储物柜,很简单,也很充实。

    平缓下自己忙乱的心绪,月灵拿出金邬发给自己储物戒指,滴血认主。里面果然如路远所说的有一把飞剑、一本行为准则,一百块灵石还有一本符篆大全、一本制药大全还有一本炼器的书。

    “咦,怎么没有剑法和其他法术的书?”

    月灵疑惑的找了又找,储物戒指里已经空空如也,里面的东西已经都被她给拿出来了。

    月灵先拿起那本行为准则看了看,里面详细介绍了天龙山的各个地方,什么地方在那里,可以干什么,什么时间要做什么事、、、、上面列得很详细,月灵看了一遍就记住了上面几个最重要的信息。

    月灵把书放下,手指敲着桌面,心里已经大概把天龙山给描绘了一下。说起来这天龙山主要有五座山峰组成,其中主峰就是她刚刚进来地方,是整个天龙山最重要的地方,一些分神期以上的老祖宗们都住在那里。

    而围绕着主峰的其他四峰就是这四家的弟子们居住,除了四号峰居住的是一帮子剑修外,其他三峰都是各种弟子都有,住的地方都是大家挑自己喜欢的住,学习的话大家也都是一起学的,不存在什么分类的情况。

    这一点上这天龙山倒是给了大家极大的自由,可惜自己根本不认识什么人,虽说自己是四大世家之首的月家的大小姐,可是自己对其他三家的情况根本就不了解,就连自家在这天龙山的情况都不是很清楚,说起来自己这月大小姐就是占了一个名啊。

    就在这时候从外面飞进来一只传音纸鹤,月灵伸手接过,就听里面一阵清透的男声传出:

    “大小姐,月纬来给您送饭。”

    月灵知道这是刚刚路远说的让人给自己送饭的人到了,不过这人叫月纬,难不成是月家的人?带着疑问,月灵打开禁制,坐在那里看向门外。

    禁制一开就有一个长相俊秀斯文的男子走了进来,男子走进屋内给月灵行了一个道礼,“大小姐,弟子月纬,这是您的膳食。”说着月纬小心的把食盒放在月灵面前的桌子上。

    月灵看着他,淡淡开口道:

    “你是月家的人吗?”

    听了这话月纬表现的十分平静,直接的回道:

    “是的,月纬是月家旁系子弟,不在家族排行之上,想来大小姐之前并没有听说过我的名讳。”

    “哦?你从小就在这里了吗?”

    “弟子自三岁来此地,今年已经二十年了。”

    “这样啊,怎么会是你过来给我送饭,是路远师兄交代的吗?”

    听到这话月纬以为月灵这是对自己不请自来有些不快,可他抬头望去,却并没有从月灵面上看到任何不快,于是思索着回道:

    “是我听到路远师兄吩咐食堂的小弟子要给您送饭,就提议自己给您送过来了。”

    月灵听罢点点头,对他招呼道:

    “你坐下吧,我还不知道要怎么称呼你呢?你是和我同辈吗?”

    听到她这样说月纬内心很是激动,这是自己入了大小姐的眼的节奏吗?

    不过他很快收拾心情,小心的坐在月灵下手的位置,“我比大小姐虚长几岁,咱们是同辈人,大小姐直呼我的名字就行。”

    月灵笑了笑,“那怎么行,你在你们家排行第几啊,你还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吗?”

    “我在家里排行第三,上头有一个姐姐和哥哥。”

    “哦,这样啊,那我以后叫你三师兄好了,对了,你哥哥和姐姐也在这里吗?他们在哪座山上?”

    月纬有些为难的看着月灵,一时不知该作何回答。

    注意到他的表情,月灵眨眨眼,“怎么有什么难言之隐吗?要是不方便说,可以不用回答的?”

    月纬急忙摆手,小心的开口:

    “不是的,是我哥哥姐姐如今都出去,并不在这里了。”

    “哦,这样啊,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你不用这样紧张,我只是随口问问。”

    月灵知道他并没有和自己说实话,想来是有什么的事情吧,自己与他初次见面,问的太深了并不好,随即抬头,笑着道:

    “今天真是多谢三师兄了,回头我请三师兄吃饭可好?”

    月纬一副受宠若惊的站起来,“不敢,今日叨扰大小姐了,我先下去了。”

    月灵笑着站起来,“那我就不留师兄了,今日多谢了。”

    “大小姐客气。”说完,月纬就起身行礼,告别而去。

    月灵却是看着他送过来的食盒,回想着他刚刚的反应,这么一副把自己当做下人的样子,是出自真心的,还是因为有所求才表现出来的,看他的样子是想即对自己示好又想待价而沽啊,这是犹豫不决呢,还是冷静自制呢?

    月灵呵呵笑了笑,伸手打开食盒,把里面的食材一一端出来,一碗灵粥,两个小菜,很是对月灵的胃口,就是不知这饭菜是路远师兄令人做的,还是这月纬了。

    算了,不想了,要是有什么事情早晚会冒出来的,自己还是好好适应一下这里的生活好,这些复杂的人情关系,暂时还跑不到自己身上来,对于自己来说一切都以提升实力为主,只有自己强大了才不会担忧这些人情世故,因为所有的规则都是强者制定的,自己只要成为那个强者就是了。

    月灵倒是所料不错,这月纬一回到自己的住处,就被一个女子迎上来,“哥哥,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大小姐可有为难你?”

    “宝妹别担心,大小姐不是别人说的那样,并不骄纵,只是人有点娇气而已。”

    月宝宝不放心的问道:“真的?”

    月纬无奈的点头,“当然,你不要忘了大小姐以前再无用,她也是月家的大小姐,怎么会是别人嘴里的任性乱为、脾气骄纵的纨绔子弟。”

    “可是他们都是这么说的啊,难不成他们骗我吗?”月宝宝嘟着嘴巴,一脸的天真疑惑。

    月纬摸着她的头发,叹息道:

    “宝宝,你不要轻信那些人的话,你忘了咱们的母亲是怎么受伤的吗?”

    提起这个月宝宝就气的跳脚,“我当然不会忘,还不是他们那些人说什么只有迷雾森林里的迷迭草可以唤醒父亲,要不然母亲和大哥、二姐也不会就那样跑进迷雾森林,受到尖角兽的攻击,害的母亲丹田受损,大哥伤了腿,二姐毁了脸,这都是他们设计的陷阱,要不然我们一家还好好地待在天龙山呢,说不定我们去求求老祖,父亲就会被治好了。母亲和大哥、二姐也不会被送出了。”

    “是啊,他们是很过分,以我们现在的能力哪来的能力和他们对抗,不过,”月纬说道这里眼睛危险的眯了眯。

    “不过什么,三哥你有什么好办法吗?”月宝宝满脸期盼的看着他。

    月纬微微笑了笑,没有回答她,只是交代道:“宝宝,你明天就去大小姐的洞府外等着她,”见自家妹妹张口,月纬知道她的疑惑,可是还是没有明说,“你就去和大小姐见个礼,大小姐要是想要你做什么事的话,你就帮她去做就好了。大小姐要是问你什么事你就直说好了,在大小姐面前你平时什么样子行事就还怎样行事就好,知道吗?”

    月宝宝懵懵懂懂的点头,“知道了,可是,大小姐要是不见我怎么办?她要是赶我走怎么办?”

    月纬笑道:“不会的,大小姐肯定会喜欢你的,你这么可爱乖巧,大小姐怎么会赶你走。”

    听到自家三哥的夸赞,月宝宝很是傲娇的仰着头,“那是,我月宝宝可是人见人爱的,嘻嘻。”

    月纬见着她这娇憨的样子,想着今日见到的月大小姐应该不会反感自家妹妹的吧,只要不反感,那进一步就会喜欢了,只要月大小姐喜欢了,那自己的计划就成功了大半,想来在天龙山外的家人也会好过一些吧,那些族人最擅长的不就是揣摩人意吗,那就让他们好好猜猜这月大小姐对自家是个什么态度吧。

    想到这里月纬不由地为自己这样的人悲哀起来,同样是人可是就因为出生不同,得到的待遇也就不同起来,同样是月家子孙,可是有些人哪怕出生就是个废物,也会有人为她不遗余力的筹谋,什么都为她打算好,为她铺就一条康庄大道,就像月大小姐。

    而有些人呢,就算出生就是天才的实力可是也禁不住自己家庭的卑微,被人随意打击报复,每走一步都要细细谋划,深怕一步错带来的就是万劫不复,就像他。

    此时的月灵可不知道他此时的自怨自艾,她正内视自己的身体呢。

    昨日在空间里被剑气所伤,星落给她吃了颗生息丹,好了七七八八,今天一早她又吃了一颗,已经完全好了,而且经脉看起来也更强健了一些。

    月灵迫不及待的运转灵力,走了一个周天,安安稳稳的没有任何事。月灵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站在院子里抬头望天。

    月灵细细感悟着这里的灵力,比云雾峰的还要浓烈一些,就像全身泡在灵气中一样,每一次呼吸都有灵气进入体内,顺着筋脉在体内慢慢的流动,一点点,慢慢的月灵感觉到自己好像也变成了那些灵力,搞得月灵的身体越发的缥缈,越来越轻,渐渐地月灵的身体飘了起来,越来越高、越来越远。

    月灵全身心的投入进这样的感悟,渐渐地那玄之又玄的气息再次把月灵包裹进去。

    刚刚进入天龙山的月辰几乎是在刚刚进入天龙山的瞬间就捕捉到了,这丝天道。只见他看向西北方向的天空,是谁引发了天道?来不及多想,月辰就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就出现在了月灵的不远处。

    月辰皱着眉头望着被灵力包围着月灵,这是谁家的弟子,怎么没有穿道服,月辰细细想着,难不成是自家那个?

    可是她怎么会引发如此强烈的天道,看她的样子应该是顿悟吧?能够引发如此天道的人,怎么也不应该是他们之前以为的废材吧,哦,对了,这个孩子现在已经摆托了废材之名,修炼出了剑意,成了一名剑修。

    认出了是哪个,月辰也就安心的端坐在云端,开始细细体悟这天道,如此浓烈的天道气息,是他不曾遇见的,就连自己进入合体期的时候也没有如此过。

    月辰心下莫名,如此强烈的天道气息,只怕那几个老家伙也发现了吧。

    就在他如此想着的时候,从西方飞过来了一个满脸大胡子的人,那人看了他一眼,盯着月灵的方向疑惑的望了望,就坐在了他的对面,闭上眼睛感悟天道。

    一会儿的时间,陆陆续续的从四面八方飞过来了七八个人,大家都是略略打量了一眼,就闭目体悟这突然出现的天道了。
混沌天灵根》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