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混沌天灵根 > 第十二章 训练

混沌天灵根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二章 训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翌日一大早,月清就来到明月楼找自家妹妹。

    “林妈妈,月儿还没起吗?”

    “大少爷,小姐还没起,要老奴去叫小姐起床吗?”

    “别”月清伸手拦着,“她身体才完全好,肯定还有些弱,让她多休息一会儿吧。”

    “是。”

    屋内月灵听到外面的声音,退出修炼。

    “哥哥。”

    月清听到妹妹的声音,以为是自己把她吵起来了,歉疚的很。

    “月儿是哥哥把你吵醒了,你还累吗?要不要再睡会儿?”

    月灵笑了笑,“哥哥,你进来吧,我不困了。”

    “哦,好。”

    说着就见,月清今日一袭青衣打扮的很是清爽。

    “哥哥今日是要出门吗?”

    “怎么,你看出来了,不过今日不是我一个人出门。而是我们两个,你快点洗漱,吃完饭,我带你去。”

    月灵惊叫,“哦,哥哥要带我去哪里?”

    月清神秘的摇了摇头,“去了你就知道了,现在赶紧让林妈妈帮你收拾收拾,一会儿我们就走。”

    月灵见他不说,也不逼问,反正早晚都会知道的,这么想着月灵也就起身去洗漱、更衣了。

    待月灵出来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放了自己喜欢吃的各种粥品,和小菜。

    月清陪着月灵吃了点,就不停的给她夹菜了。

    吃完饭,月灵看着还是一脸休闲的哥哥,也很是淡定的端起茶杯,慢慢品茶,不得不说这丫丫泡茶还是很有一手的,完全保持了茶的鲜香,清透,真是好茶啊。

    月清好笑的看着自家妹妹的动作静,从小她就是这样,一点好奇心都没有,搞得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了,收拾好了,就跟我走吧。”

    月灵一脸坏笑的放下茶杯,“去哪啊,要不要带什么东西啊?”

    “现在不用,你只要跟我走就行了。”

    “哦,好吧。”

    月灵站起身,随着哥哥向外走。

    来到屋外,月清一把揽起月灵乘风而去,林妈妈和丫丫见状也一同跟上。

    片刻之后,月清在一处茂密的森林里落下。

    月灵站在那儿,仔细打量这周围的环境,没什么好看的景致或者特殊的地方啊?

    “哥哥?”

    “以后这就是你修炼的地方,以后每一天你都在这里修炼,知道吗?”

    月灵眨眨眼,“为什么?”

    “一会儿你就用你学到的法术去攻击妖兽,直到把灵力用尽。”

    “啊,”

    “啊什么啊,现在开始吧。”

    ……

    望着身前十米外的一只粽兔,月灵咽咽口水,活了两辈子今天竟然要杀生了,哎呦喂,她怎么就那么下不去手呢?

    “月儿,你在怕什么?前日你不是还和飞天狼交手过吗?现在这只是一只一阶的粽兔,用你的金箭术一箭就解决了。”

    月灵无语的看着他,这能一样吗?那是危险时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且那次她也没怎么出手啊,只是随意扔了几张他画的符啊,现在是什么?亲自杀生啊。

    偶,我的天,月灵不住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连往生经都念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往粽兔那里射了一剑,好嘛,没中。

    月灵转头看看在一旁嗤嗤笑的哥哥,还有那忍着笑意的丫丫,还是林妈妈厚道,没有嘲笑她。

    “小姐,你要出手迅速,在它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击毙命。”

    好嘛这刀补的,月灵低头看看自己的手,白皙修长,唉。

    远处那只肥肥的粽兔,躲过了攻击,看了看那袭击自己的人,呲了呲牙,转身跑了。

    呦呵,月灵受刺激了,瞬间数只飞剑齐发,转眼间,那只刚刚还向她挑衅的兔子,一命呜呼了。

    月灵走过去,看着被刺的不成样子的粽兔,心里特无语,让你嘲笑我,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月灵站在粽兔不远的地方,回头看自家哥哥。

    “月儿,你把它收拾了吧。”

    “啊?”

    “我的意思是说,这是你的战利品,你把它身上的材料分一分,能吃的就是我们的午餐,不能吃的你给归置归置收起来。”

    月灵呆在那儿,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血糊糊的兔子,哇,她有洁癖,有很严重的洁癖,不仅是身上的还有心理上的,月灵一脸可怜怜兮兮的看着自家哥哥,想着他不要这么逼迫她,她真是下不去手啊。

    看着她那样子月清也是不忍心,可是他又不得不狠心,这是必经的过程,修仙哪是那么好修的,你没有自保能力,没有生存能力,到时吃亏的不还是自己,吃点小亏还能再找补回来,可是要是丢了性命呢,那一切不就完了。

    “月儿,这修真界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当年哥哥比你这还惨呢,不就是脏一下手吗,一会儿洗洗就行了。”

    月灵想要暴走,这是洗洗的事儿吗,身上的洗掉了,可是印到心上的要怎么洗?

    看着她那一副纠结的模样,却是林妈妈先受不了,“大少爷,小姐还小,要不我、、、”

    “林妈妈,月儿十五岁了,你想想那些十五岁的弟子现在在做什么?而且月儿的起点就比别人的晚,她现在刚起步,可是其他家的弟子,好一些的就要筑基了吧?”

    “这、、、”

    林妈妈也低下了头,是啊,世家里的少爷小姐,有灵根的从小就开始修炼了,资格好的现在可不就要筑基了,就算那差一点的也是炼气高层了,可是自家小姐才刚刚开始,这就落后人家好些,不抓紧时间补上去,到时候小姐可就吃亏了。

    月灵眼见没人帮自己,在那儿纠结了半天,还是硬着头皮拿出一把匕首,闭上眼睛伸出手把粽兔的皮毛给剥了下来。

    从小月灵就很害怕这些小动物,所以她的明月楼里除了人还是人,没有一只小动物,别的人还养一些可爱的妖兽,可是她是看见就受不了的。

    现在摸着还是温热的妖兽尸体,月灵心里发颤,可是她还得忍着,把它们一块块的分好,归置干净。

    最后月灵看着那一块块血淋淋的妖兽肉,胃里一阵翻腾,“呕、、、、”

    月灵吐了,连胆水都吐出来了。她虚弱的趴在地上,眼底一片黑,可是看见自己手上沾染的鲜血,月灵又是一阵吐。

    最后她想要用一个凝水术给自己洗洗干净,可是竟然被人给拦住了。

    “月儿,你还没把它们收起来。”

    月清强忍着自己的心痛,拦着月灵让她把那些东西收拾干净,然后收起来。

    月灵闭上眼睛,深深吸气,然后颤抖着手接过月清递来的储物袋,把那些肉块一遍遍的用凝水术洗干净,用大的树叶包起来放进去,然后再把那张兔皮洗干净,包起来,放进去。

    做这些的时候,月灵的内心是麻木的,她把自己回归到还在月华识海里的时候,那时候她就经常冷眼看着月华做着一些傻事,就像现在她冷眼看着自己收拾这些血淋淋的东西一样。

    虽说她也吃肉,可从没想过自己会亲手杀了它们,多么矫情的想法啊,这十五年被月家娇养着,消磨了她骨子里的冷漠。

    如今这些东西要一点一点的找回来了,月灵收好最后一点东西,给自己洗了洗手,身上的脏东西倒是一点没收拾,她知道自己现在该一点点的接受这些东西,她已经不再是被娇养着的世家小姐了。

    她知道月清这一系列的行为都是为她好,虽说她现在有月家庇护,可是将来呢?等到她离开月家,走出宗门的时候呢?修真界何其大,并不是每个人都忌惮月家的实力的,要不然她怎么会早产?娘怎么会受伤?而且一直没有报了这一仇?

    说来不都是依靠家族是行不通的,一个人你能真正依靠的还是自己,家族不过是锦上添花,受之于家族,就要回馈于家族,一饮一啄,都是天定。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就坚定的走下去,那些矫情的事情还是慢慢丢掉的好。

    月清对于自家妹妹的行为,点点头,“好了,现在你休息一下,一会儿我们继续。”

    这次月灵没有拒绝,刚刚她真是吐得太辛苦了,月灵找了一处平坦的地方,坐下运转灵力。

    丫丫其实一直是懵的,她不知道自家小姐怎么会一下子就有了法力,还杀死了一只粽兔。

    刚刚开始看的时候,还没怎么感觉,可是后来才想到自家小姐是没有灵根的啊,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林妈妈,小姐,她?”

    林妈妈转身盯着丫丫的眼睛,眼里是从未有过的严厉,“丫丫,你要知道这世上有些事能说,而有些事就算看见了也要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你明白吗?”

    “呃,明白,林妈妈,我明白。”

    “嗯,那就好。”

    看到林妈妈转身,丫丫摸着自己的心口,呼哧呼哧的喘气,刚刚的林妈妈太可怕了。

    月清神识扫了她们一眼,就继续关注着自己的妹妹了。

    过了一刻钟,月灵休息好睁开眼。

    “既然休息好了,那我们就继续吧。”

    月灵点点头,跟上月清的步伐。

    这期间月清还交给月灵一些术法,什么缠绕术、御藤术、烈焰术、水幕术、土遁术,这些都交给月灵,也不管她是不是完全明白。

    “哥哥刚刚交给你的,你都要在战斗中用出来,尽量做到一击毙命,尽快结束战斗,明白吗?”

    月灵点点头,“知道了,我会的。”

    “嗯,那就好,看见那边的鬣毛猪了吗?”月清手指着一棵树下的鬣毛猪,“这是二阶的妖兽,你现在去把它拿下,尽量一击毙命,去吧。”

    这种鬣毛猪月灵以前吃过红烧的,她知道这鬣毛猪除了身上的毛可以用来炼制细小的毛针之外,其它的地方就是用来吃的。

    不过这次她可不想像刚才那样杀得血糊糊的,张手一个缠绕术把鬣毛猪缠住,一个飞刀过去把鬣毛猪的头给分家了。

    突然一只空盆出现在鬣毛猪的脖子下,“嘿嘿,小姐,这血也有用的。”

    丫丫弱弱的开口,月灵无语的冲她翻个白眼,小样,吃货。

    等丫丫接完了猪血,月灵才开始分解这只大猪,不过这次月灵聪明了,直接用灵力控制着飞刀,一刀刀的给它分解了,然后用凝水术一遍遍的洗干净,虽然废灵力,可是不用自己亲自动手,月灵还是欣慰了不少。

    月灵一手飞刀,一手凝水术,最后还用一个御藤术把猪大肠给丫丫清理干净了,把她给乐的不行。

    一个劲儿的给月灵拍马屁,月灵不理她,忍着恶心把这些东西收到储物袋里。

    因为这次月灵是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使用灵力,此时她已经感觉到自己丹田处空荡荡的。

    月灵赶紧找个地方坐下,开始修炼,瞬间大量的灵力朝着月灵身边靠去。

    这是月清第一次见到妹妹修炼的场景,他自问自己虽然是变异雷灵根,在一开始修炼的时候也没有如此恐怖的吸收过灵力。

    是的,就是恐怖,看着周围的灵力犹如实质般的涌向月灵,林妈妈和丫丫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月清警告的看了两人一眼,吓得林妈妈和丫丫赶紧转移视线,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恐。

    大小姐太吓人了,那么大量的吸收灵力就是筑基之后也不可能吧,看大少爷的样子,也许金丹期才会出现吧。

    两人摸摸自己的小心脏,赶紧找个地方坐下,平复自己的心情。

    随着月灵修炼的深入,空气中好像有一丝天道出现,瞬间两人就进入了顿悟的状况。

    月清当然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丝若有似无的天道,他赶紧闭目细细感悟,就连修为都有那么一丝提升。

    终于周围的灵力恢复了正常,只留下一个被灵力包裹着的人,还有三个处于顿悟中的人。

    一个时辰之后,月灵从修炼中醒来,就看到自己的哥哥和林妈妈处于顿悟之中。

    搞得月灵不敢乱动,然后她就看见丫丫也是一副想动不敢动的样子,笑了笑,得了丫丫一个急眼。

    月灵不逗她,欣赏欣赏周围的风景,然后她就发现此处太安静了吧,那些小动物一个个的都不动,趴在那里,好像有什么了悟似的。

    月灵心中发笑,自己真是的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那些小动物都是没有开智的一二阶妖兽,怎么会有什么了悟。

    可是月灵却不知因为她的一次修炼带着一丝丝的天道,不仅让自家哥哥和林妈妈她们受益,就连这些还没有开智的妖兽都得到了恩惠。

    这时林妈妈从顿悟中醒了过来,之后又过了一刻钟自家哥哥也醒了。

    月灵赶紧站起身,跑到自家哥哥面前,“哥哥,你刚刚顿悟了?”

    月清温柔的摸摸月灵的脑袋,“谢谢月儿。”

    “啊,为什么谢我?”

    这时林妈妈和丫丫也过来行礼,向月灵道谢。

    这下把月灵彻底给搞蒙了,“你们干嘛啊,我又没做什么啊?”

    月清温和的摸摸她的脸给她解惑,“月儿,你刚刚的修炼带有一丝天道,所以我们就都跟着受益了,向你道谢是应该的,这是受了你的恩惠,你看,”月清指着那些掩藏在树林里的动物,“就连它们都有所悟,这都是受了你的恩惠,看它们是不是在向你道谢。”

    月灵转过头看向那些动物,果然它们一个个的在对自己点头道谢,然后才离开,唉呀,这不对啊,它们都是妖兽怎么这一个点头,自己就从它们的眼神里看到了谢意呢,真是,太玄幻了。

    月灵此时此刻再次深切的感受到了修真界的玄幻之处,她真是越来越好奇了,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世界?这修炼的最高处是什么?这大道又是什么?她又能够到达怎样的高度?

    不过现在月灵还是有一些疑惑的,“哥哥,咱们修炼的时候都有天道在的吗?”

    “月儿,这天道是无时无刻不存在与这天地之间的,可是并不是所有人在修炼的时候,都可以触摸到天道;有些人可能一生都触摸不到,或者一生中有个几次,但是都不多。你要知道在咱们修真界顿悟是很重要的,你顿悟的时间长短代表你理解天道的多寡,这些都是和你的修炼密不可分的,有些人一场顿悟就可以突破一个甚至两个阶层,有些人甚至可以领悟出一种秘术。”

    “秘术?”

    “对,当年我们老祖就是在顿悟中领悟到了空间之术,可以自由穿越空间。”

    “这么厉害?”

    “对,就是这么厉害,月儿你可知道你修炼之时所需要多少灵力?”

    “啊,”月灵摇摇头,“不知道,哥哥难道我修炼的时候和你们不一样?”

    月清心下叹息,看着月灵懵懵懂懂的样子,也不知是福还是祸。

    “月儿,你知道你修炼的时候吸收的灵力几乎和哥哥一样。”

    “什么,我怎么没有感觉?”

    月灵内视自己的丹田,那里还是一片混沌,各处经脉有稍稍大了那么一点,并没有什么异样啊。

    月清心里真是有喜有忧,自家妹妹这种情况即说明了她的与众不同,又让人担忧她的与众不同,也不知她到底是什么灵根,怎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唉。
混沌天灵根》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