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混沌天灵根 > 第一章 月华之殇

混沌天灵根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章 月华之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涯海角,路斯酒店1069房间

    月华穿着自己亲手设计的婚纱端坐在梳妆台前,这并不是她第一次结婚,更不是她第一次穿婚纱,只不过这次的婚礼是她所期待的。

    月灵呆坐在月华的识海中,静静地看着这个满脸幸福的女人,心里也是开心的,毕竟这个女人经历了太多的苦难,此刻收获如此的幸福也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

    化妆师画好了最后一点妆,满意的望着镜子里的月华笑了笑,“好了,美丽的新娘子新婚快乐!”

    “谢谢”

    月华笑着接受了别人的祝福,从椅子上前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蔚蓝的海面,心里是前所未有的宁静,暖暖的阳光洒在月华的身上,温暖了她的心,也惊艳了别人的心。

    凌木推开门的一刹那就看到了背对着自己站在窗前的月华,他一直都知道月华的美是静态的,可是此刻仅仅只是一个背影,就让凌木有种想把月华紧紧藏起来的冲动,可是身后的伴郎团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时间,瞬间就把房间的门冲开了。

    在大家的起哄中凌木紧张的走到月华的面前,下跪求婚。

    月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点了头,凌木激动地给月华带上戒指,然后迫不及待的站起来一把抱着月华来了一个深情的长吻,最后两人在大家的起哄中甜蜜的分开簇拥着来到了酒店的宴会厅。

    今天这里不接待任何客人,除了来参加婚礼的所有亲朋好友,可是就是在这样的安保下,还是有一位先生光明正大、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婚礼的现场。

    在他出现的一瞬间,月华就看到了他手中的那张黑色的请柬,此刻的月华被深深的恐惧所包围,她不断地退后甚至有一瞬间她想要转身逃走。

    可是身旁的凌木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腕,目光深沉的看着她。

    望着凌木漆黑的眼睛,月华蠕动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后都化为了沉默的叹惜。

    男人在大家的瞩目中慢慢地一步一步的走到月华面前,“四小姐,少爷请您去主宅聚聚,这是请帖。”

    这个时候月华根本不想去接这张请柬,可是此时此刻月华更怕凌木去拿这张请柬,所以几乎是在男人递过来的瞬间月华就伸手把请柬强了过去。

    男人满意的笑了笑,“四小姐请吧,车已经准备好了。”

    月华紧张的吞下口水,深吸气、“王管家,你知道今天是我的婚礼,请帖我收到了,改天我会去见他的,不过今天不行,欢迎你来参加我的婚礼,请前台就座吧。”

    说着月华就示意一旁的司仪把王管家带去就座。

    可是王管家只是微微一笑,“四小姐,你知道的少爷的意思是请您现在就去,所以您的婚礼今天就取消吧,以后也不会有了。”

    “你,”

    月华心里一紧,担忧的看了看身旁一直没有出声的凌木,这时候才发现此时的凌木并没有一丝一毫的不痛快,站在那里安静的可怕。

    凌木注意到月华的注视,笑着抱了抱她,送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我们会去的,还请这位王管家前面带路吧。”

    “阿木!”

    月华惊叫出声,手指用力的拽着凌木的胳膊,不住地摇头。

    而其他人也是吃惊不已,甚至是他的父母都跑出来阻止。

    “阿木,今天是你的婚礼,任何事都不能耽搁,有什么事就举行完婚礼再说。”

    凌木笑着对自己的父母说道:

    “爸、妈,你们放心,一会儿我们就回来了,只是推迟一下,婚礼不会取消的。”

    说罢就带着月华跟着王管家离开了这个喧闹的大厅。

    说实在的月灵还是很佩服这个大明星的,面对别人对自己的挑衅竟然如此的淡定,还陪着自己的女人去见一个自己根本就没有听说过的情敌,不知道该说他的无知无畏好呢?还是自信心爆棚好?

    可是,不管如何月灵都希望这个男人在见到那个杀神的时候不要胆怯。

    其实对于这位所谓的少爷,月灵还是记忆犹新的,犹记的当年月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月灵就有一种被人看穿的感觉。

    那时候他们都还很年幼,月华从小身体不好经常生病,而月灵那时候也是懵懵懂懂的一小只,根本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被困在这个金紫色的空间内。那时候,她的周围除了这个泛着金紫色的透明空间外,其余各处一片黑暗。

    随着月华的成长开始会有一些星星点点,但是都很微弱,月灵出不去也没有办法和别人交流。

    但是她却可以通过月华听到、看到外面的世界,刚开始月灵也有想过打破这个空间结界,可是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直到后来,月灵才从月华看到的一本书中了解到,自己很有可能是月华隐藏的第二人格。如果不是有什么大的机遇的话,她可能穷其一生都不会出现。为此月灵很是消沉了一阵子,也是那个时候月灵根据月华的名字给自己起了月灵这个名字,表示自己只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灵魂。

    可是这位少爷的出现可以说是大大的惊讶了月灵的视线。

    那是一个初秋的早晨,是第一小学开学的日子,也是月华混了一个一年级,正式上小学二年级的日子。

    这天月华背着书包来到老师的办公室,“苏老师好。”

    “哎,月华来了,病好了吗?”

    “老师,我的病早就好了,你看我是不是特有精神了。“月灵站在苏老师面前蹦了两下,”老师,我被分到了哪个班了啊?”

    苏老师有些惋惜的看着月华,“月华,你上个学期都没怎么上课,期末考试也没有参加,不如你就留一级吧?”

    “不,苏老师我不留级,我在医院的时候有读书的,我不想留级,我会赶上同学们的进度的。”

    “唉“苏老师叹口气,望着这个脸色苍白的少女,心有怜惜,”既然你这么说了,你爷爷也说让你自己选择,既然你想升级,那你就去二二班吧。”

    “哎,谢谢老师,那我去上课了。”

    月华兴奋的一路小跑,直到跑到二二班的门口,她站在门外激动地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已经有很多同学都在里面了。

    月华拍了拍心口、稳了稳心神,做出一派淡定的样子往里面走去,几乎就在月华走进去的一瞬间,整个教室里就是一静。班里的同学都惊讶的看着月华,对于这位同学,大家真的是好久不见啊。也是这个常年请假的女同学竟然还会来上课,可谓是惊呆了众人。

    月华边走边看,环顾了一周走到了一个自己还算比较熟悉的女同学身边坐下,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的文具袋放在桌子上,而后羞涩的冲一直看着自己的同桌笑了笑。

    女同学不好意思的笑了,“月华,没想到你也被分到这个班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我病好了,就来上课了。”

    “是啊,你都快一年没有出现了。”

    月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低头摆弄着自己的书桌,一时有些尴尬的坐在那里不知所措。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拯救月华如此尴尬境地的人出现了,那是一个一身冷漠的男孩,他静静地出现在教室门外,随着他的进入,同学们的焦点也从月华的身上转移到了这个男孩身上。

    “哎,没想到这个林澈也是咱们班的啊!”

    月华听到声音抬起头看了看那个男生,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印象,“他是谁啊?”

    “原来的,二二班的林澈啊。”

    一旁的小雨想起来月华很久没来学校并不知道这个林澈学长的事,就趴在月华耳边小声说道:

    “这个林澈学长可是咱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呢,你在学校的时间短,没听过,可是我们却是对林学长的大名如雷贯耳呢。”

    “为什么?”

    “这个嘛,因为林学长很帅啊,尤其是他冷冷的不说话的时候,嘻嘻。”

    月华特无语的笑了笑,又去看了那个林澈一眼,没想到刚好和他来了个对视,那深邃的眼神在月华看到的一刹那就被吸引了,却也惊醒了在月华识海里的月灵,那是月灵第一次感到有人可以看到自己,而且还会令她异常恐慌,好像下一秒就会被他抓出来魂飞魄散。

    “你来了。”

    低沉的嗓音响彻在月灵耳边,让她瞬间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原来月华他们已经到了林家的主宅,此时就站在林澈的书房门口。

    月灵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下坐在书桌后的林澈,不料被林澈抓个正着。月灵被林澈看的出了一身冷汗,虽然灵魂根本没有冷汗一说,可是月灵还是像被雷劈了一样,身体不住地轻颤。

    月灵收回视线,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小空间内,前所未有的感受到这个空间带给她的安全感。这时候月灵是有了安全感,可是月华却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慌,是的是恐慌,对她自己的、凌木的、未来的、未知的恐慌,而不是之前的伤心难过。

    也许之前月华想起林澈的时候都是伤心难过的,可是现在只剩下了恐惧,可就算是恐惧,此时此刻,月华也不得不聚起勇气来面对他。

    “你想做什么?”

    林澈听到月华的这个问题,嘲讽的笑了起来,“哈,我想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不如你告诉我,我想做什么?”

    “你?”

    “怎么,你也不知道吗?”

    “林先生,我不知道您要做什么,可是我知道我要做什么。”

    这时候林澈这才分了一丝眼神给凌木,“哦?你知道自己要做什么?那你,要、做、什、么、呢?”

    凌木被林澈看的一阵紧张,可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今天是我和月月的婚礼,林先生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可以去喝一杯我们的喜酒。”

    “喜、酒?”

    林澈轻轻的吐出这两个字,漫天的悲伤铺天盖地的向他袭来。他悲伤的望着在凌木身旁身穿婚纱的月华,苦涩慢慢地沁满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他想象过无数次她嫁给自己的画面,可是、两次让她身披嫁衣的都不是他自己。曾经他征战天下,以天下为聘,却不能得到她的心,反而因为那些死去的人,她以轮回转世万年为代价,赎清他所犯下的杀孽。

    万年以来他都活在悔恨之中,终于在今生他找到了她,可是他不能直接带走她,只能顺着她今生的生命轨迹在此刻等着她,等着她恢复记忆,等着神女回归。

    凌木眼见着对面的林澈周身越来越悲怆,只想带着月华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可没等到他开始行动就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能动弹了,他惊恐的看着林澈伸出的手,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自己的眉心抽出一缕光华,被他握在了手心里。

    月华和月灵完全惊呆了,反应过来时看到的,就是凌木人事不省的昏倒在地。

    “阿木,”月华急忙抱起凌木,无措的叫着他的名字,可是凌木再没有给她任何的回应,最后竟然还化作了星星点点完全消散在了空中。

    屋子里静谧了一瞬。

    “为什么?”月华拿起遗留在地的戒指,这是几个小时前自己亲手带到凌木手上的,可是现在戒指还在,人却消失了。

    林澈走到月华身边,低头望着她手心的那枚戒指,叹息道:

    “明月,你该回家了。”

    “明月?”

    月华呢喃出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此刻她的手指像是有指引一般,掏出了一直挂在她颈间的一个吊坠,这是一块圆形的玉石,里面烟雾蒙蒙,只在夜间月光出现的时候才会看到这块玉石发出莹莹的光泽。

    这是在月华出生之时就带着的,为此月华的母亲,还亲自去寺庙里让大师给月华算了一卦,得到这是月华的保命石的话时,就勒令月华决不可摘下这个吊坠,不然会有性命之忧。可是此刻这块玉石竟然莹光大盛,瞬间没入了月华的眉心。

    吃惊的月灵眼看着原本一片黑暗的识海,瞬间荧光满满,而自己所在的金紫色的空间竟然在不住的往后退,月灵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几乎是瞬间的事情,月灵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推出了月华的识海,整个人被金紫色的空间包裹着飘荡在空中。

    林澈眼看着那被结界包裹着的元神,一脸诧异迷茫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好心的把那个元神,也就是月灵拿在自己的手心,用手指点了点那结界。

    茫然的月灵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林澈,吓了一跳,她急急地向后退去,可是怎么也没有办法离开林澈的手掌心,最后月灵只好无奈出声。

    “你为什么抓我?”

    林澈没有回答她,而是问了她另一个问题,“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身体?”

    “什么?”

    月灵不懂他在说什么,只觉得一切发生的有点太快,她跟不上。

    “看来你是没什么要求了,我就自己做主给你挑一个吧。”

    说着林澈就随手一挥,一个空间通道瞬间打开,没有一丝停留的,月灵就被林澈送进了通道内,在通道即将关闭的那一刻月灵才回神着急的看向月华的方向,那里已经毫无知觉的月华被林澈抱在怀里,不知生死。

    空间通道内狂风肆虐,在月灵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她终于问出了那个困扰自己许久的问题,“你是谁?”

    “问天”
混沌天灵根》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