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始尊 > 第四十四章 碧海阁

始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四章 碧海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片沧海上空,两道光影极速划过,不久,前方有着一座海岛出现。

    海岛不算小,占地有着百多公里,在上面一栋栋造型奇特的房屋鳞次栉比,风景也是上好。每栋小屋之前都有着充满灵力的花朵,它们颜色各异,在阳光下透着浓郁花香,嗅着让人神清气爽。

    从天空不知飞跃多少万里的两道人影在小岛上空停下,最后光芒下坠,落在岛上显化出两道人影。

    两人一名老者一名中年男子,老者一手持拐杖一手握佛珠,须发皆白,面带慈祥的笑容。中年男子一身锦衣华服,面露威严。

    正是玄真还有天魔老祖。

    远处有身穿海蓝色丹袍的小童向着两人走来,彼此各自行了一礼。

    只听丹童说道:“这位爷爷可是玄真大师?”

    玄真大师点了点头,笑道:“老朽正是,是海云子叫你来的吧。”

    丹童点了点头,笑道:“那两位前辈请跟我来。”

    丹童说着转身,向着远处走出。小家伙看似年纪不大,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但是实力非凡,一步踏出,便是在百米之外。

    玄真大师与天魔老祖不在停留,慢慢跟上。

    在闯过一片花海之后,玄真大师与天魔老祖立在一栋面临大海,建造精美别致的阁楼前。

    阁楼有两楼,第一楼四野宽敞,墙壁多窗,其内每一丈距离,有丹鼎依次摆放,其中有和带路丹童穿着一样海蓝色丹袍的丹师正在炼丹。

    他们炼丹忘我,全然没有注意到玄真上人还有天魔老祖。

    天魔老祖抬头,望见阁楼牌匾上面简单书写的“丹楼”二字。

    带路丹童将玄真大师与天魔老祖带到了一楼,告诉他们阁主在二楼,便是退出丹楼,向着远处飞去。

    天魔老祖与玄真大师顺着墙角的楼梯慢步向着二楼攀爬上去,路上天魔老祖忍不住问道:“这里莫不就是我们天北星域最神秘的丹道势力‘碧海阁’?”

    玄真大师笑道:“自然便是了,现在天魔兄放心了吧。”

    天魔老祖笑道:“素问碧海阁为我天北星域第一丹道势力,如果有他们炼丹辅助我,八洞天自然可期。”

    玄真上人微微笑着,没有回话,登上了最后一阶楼梯,上了二楼。

    二楼也是一片空洞,不过窗子却是少了很多,在临海的南面有着一处阳台,上面种满花草。

    阳台中央有着一名老者闭目养神,身前有着一张翠绿竹桌。上面有着玉盒与香炉,玉盒小巧精美,带有丝丝灵气;香炉内有着不知名的香料燃烧,缕缕白烟缥缈,嗅着让人心旷神怡。

    玄真大师在前带路,走入阳台,坐在老者对面。天魔老祖未入座,站在玄真大师背后,双眼望向老者对他打量。

    传说海云子可是天北星域少有的几名神境高手,天魔老祖可不敢造次。不过他内心此刻却也是翻江倒海,心中在思量着上了玄真大师这条贼船到底值不值得。

    同时他心中也有几分疑惑,如果玄真大师能够认识海云子这等神境高手,只要他出手,怕是分分钟钟便是灭掉了星云神国,何苦需要他的帮忙。

    心中疑惑万千,但是天魔老祖还是尽量保持平稳,毕竟活了几十万年,这点忍耐还是有的。

    半响那闭眼的老者海云子睁开了眼睛,他目光与天魔老祖对上,后者顿时面色一白,心跳加速,呼吸也显得急促起来。

    幸好海云子只是扫了天魔老祖一眼,并没有下重手,否者今日就这一眼,天魔老祖就得受伤。

    海云子说道:“我不喜欢有人这样肆无忌惮的打量我,这一次看着你是玄真的人,我饶你一命,下一次,就得死。”

    海云子语气平淡,说到死字也并无杀机,但是天魔老祖却是明白,他说的绝对不是假话。同时不敢在打量海云子,神境高手,可不是他这等人可轻易冒犯的!

    海云子目光落在桌上那玉盒说道:“这就是你要的丹药。”

    玄真上人拿起桌上的玉盒,将其打开,只是看了一眼,便是点了点头,说道:“不错。”

    说着玄真上人将玉盒递给了天魔老祖,示意他收着。

    天魔老祖打开玉盒,望着其中的丹药,双眼瞬间发亮,心中一颗悬着的心,不由放下。

    天魔老祖目光望着海云子,恭敬的问道:“不知道海前辈可有闭关场所。”

    海云子继续以平淡的语气说道:“千里之外还有座海岛,那里可闭关。”

    天魔老祖感谢一拜,然后对着玄真上人点了点头,最后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向着远处飞去。

    当这阳台之上只剩下玄真大师与海云子两人,两个老家伙双眼不由对望在一起,彼此间有着浓浓战意生出。

    玄真大师微笑说道:“海兄是要与我一战?”

    海云子双眼微微眯起,脸上没有刚才的从容,声音也有些冰冷的说道:“我已经答应你三件事,不知道可否放过秀秀。”

    玄真上人微微笑道:“放心,秀秀姑娘我照顾得很好,等你父女相见之日,你一定会大吃一惊,说不定你还得感谢我。”

    海云子双拳紧握,浑身杀意浓郁,咬着牙齿说道:“最好是这样,否者我一定让你在天北星域所图谋的事情,毁于一旦。”

    玄真大师微微笑着,并不受着威胁,而是目光眺望远方,静静等着天魔老祖出关。

    ······

    东域,星云神国,粱稷经过云落半个月的疗伤,神魂所受的伤已经痊愈。

    一处乘凉的阁楼之上,粱稷今日设宴感谢血月神帝与云落装扮的老者。..

    阁楼四周是一片苍翠的竹林,微风吹来,竹叶飘摇,景色宜人。

    粱稷亲自为血月神帝与云落带上一杯酒,笑道:“这次多谢血月陛下还有这位老前辈,这杯酒我干了,两位自便。”

    血月神帝笑着举杯,云落却是吃着身旁一碟花生米,双眼望着远处的翠竹,欣赏着透过稀疏竹叶坠落而下的几缕光束。

    血月神帝与粱稷对视一笑,两人饮酒,气氛没有半分凝重。

    粱稷放下酒杯,目光落在云落身上,笑道:“不知道老前辈名讳。”

    血月神帝替云落开口说道:“家师云中子。”

    粱稷微微皱眉,血月神帝望着说道:“怎么,哪里有什么不对吗?”

    粱稷说道:“我观这位前辈与我记忆中熟知的一人有着几分相似,而他名字也恰巧有个云字,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血月神帝说道:“定然是巧合了,家师多年闭关,很少在世间行走。”

    粱稷笑道:“可是这些日子老前辈为我疗伤的手法,倒是也和我记忆中熟悉那人的疗伤手法有着几分相似。”

    血月神帝再次一笑,准备开口。粱稷却是目光望着云落,先一步开口,说道:“这一点不知道云中子前辈可否为晚辈解惑。”

    云落转头,目光与粱稷双眼对视响,转移了话题,淡淡的说道:“你懂药理?”

    粱稷一愣,想了想,说道:“我师姐是丹痴,我师父曾被封为丹皇,耳濡目染,我自然懂一些。”

    云落不屑一笑:“丹皇,口气倒是不小,你刚才所言,与我的疗伤手法相似的就是你那师傅吧。”

    粱稷点了点头,说道:“正是。”

    云落说道:“那你应该知道炼丹手法虽然万千,但是药理却是不变的原则,因此我疗伤手法与你那师傅有几分相似又如何?”

    粱稷笑道:“前辈莫要激动,晚辈只是随意提了一句。”

    云落被粱稷这话说得一愣,突然站起身子,颤颤巍巍走到粱稷身边,笑道:“好小子,你是不是想要从我身上探出一些什么东西呢?嗯,难道你是觉得老头子我对丹道的领悟高于你师傅要反拜我为师?”

    粱稷苦笑说道:“前辈说笑了。”

    云落脸上笑容突然一敛,有些生气的说道:“小娃娃家的心机如此深沉,对救命恩人也旁敲侧击,不已信任,不懂感恩,哼。”

    云落冷哼一声,一会衣袍,转身离去。

    粱稷脸上笑容凝固,不是生气,而是有些尴尬。接着对着血月神帝,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多心了,希望血月陛下替我向老前辈赔罪。”

    血月神帝望着粱稷,心中对这小家伙越加的满意了,怕是刚才要是云落不来这一次,今日身份怕是就得暴露。

    这半个月来,粱稷一直暗中以话语查探云落的信息,很明显他心中对云落的身份深表怀疑。

    血月神帝心中虽然对粱稷很满意,但是脸上此刻也有不喜,说道:“这半个月来,陛下旁敲侧击一直想要探查家师一些秘密,这确实让人有些生气了。”

    粱稷站起身子,对着血月神帝弯腰九十度行了一礼,说道:“今日之后,粱稷再不敢如此。今日我给血月陛下交个底,其实与陛下相识这么多日子以来,也就今日我才真正相信陛下是真心为我,真心助我星云神国。”

    粱稷说着,脸上神情沉重,整个人也少了诸多警惕。

    血月神帝脸上表情一变,有些疑惑的望着粱稷,一时间有些看不懂这小娃娃心思。

    粱稷说道:“血月陛下一定很是疑惑,我粱稷不过活了千载岁月,为何心思却是如此深沉复杂,让人看不透。”

    血月神帝给粱稷倒上一杯酒,粱稷饮下,他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苦笑,说道:“东域联盟大军应该会在近日发动第三次进攻,不知道这一轮进攻,我星云还有没有幸运存活,今日我就和血月陛下谈谈心。”
始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