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始尊 > 第八十五章 三问

始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五章 三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风突然停止,空间白刃也凭空的消失。偌大的空悬山顶,变得无比的寂静。

    云落腰间玉笛化作一缕青光,横卧在他身前,光华一现,幻化一柄青色长剑。

    没有什么好说,也没有什么好思。

    手中有剑,一剑挥舞,斩断因果。

    天地有青光耀眼,空间与时间的光线突然变的扭曲,恐怖的雷鸣闪电自宇宙星空坠落而下,轰炸在青色剑光之上。

    云落握剑抬头,望着原本这空间雪白的天地,此刻却是充满着的蓝色电弧,神色无波澜。

    他并没再挥剑,但是从其身上却是有着万千剑光在闪耀,在抵挡着从天而降的闪电天威。

    因果一说,实在玄妙。经过修士亿万年时间的经验,将其划分为小因果与大因果。

    小因果万千事,便是有着万千种因果。

    一个穷困潦倒的乞丐,在饥饿将死之际,获得善人的一碗饭,得以生存而下,这便是一份小因果。

    而大因果,对于始皇以下的修士来说,自然是生死因果。而对于始皇以上的修士来说,生死自然还是大因果,但是更大的因果是前世今生。

    始皇以上高手死亡转世,或许有着一日便会诞生前尘记忆,这便是大因果。

    如云落现在要断的便是这份大因果,斩断前世联系。

    一般来说,断因果是十分艰难的一件事。而断大因果,更是一件困难至极之事。

    前世轮回,如何能够说断得断?

    但是如果前世执念伴生,因果不断,对修士日后修行必将有着巨大阻碍。

    因此千万年来,也有不少修士强行想要斩断因果。

    虽然这样最终的下场,很有可能是身死道消,但是为了更高的道,无数人却是愿意付出生命代价。

    云落的前世因果,最大莫过于云落大帝。说来,这算是善因,因此结下的便是善果。

    云落这一生修行,根本不存在断因果一说,因为这算是他的巨大机缘。

    毕竟太多的修士斩断大因果是为了更高的修行道路,可是云落大帝已经是站在宇宙巅峰!

    但是因为另外两大无上修士的存在,云落必须斩断这缕因果,从今以后和云落大帝彻底划分开关系。

    断因果有着三关,第一关:问天。

    修士认为,第一世生命为上天赐予,因此斩断自然得问天。

    第二关,问世间。

    这里的问世间,乃是问世间上你所有的亲人朋友,与你曾经有过小因果之人。断因果便是将会斩断与他们的联系,自然是得问上一声,他们肯是不肯。

    第三关,问自己。..

    这便是云落与云落大帝之间的问题,想要摆脱前世,须得问问他愿意否?

    这三关,每一关都充满无比的凶险,稍稍一个不小心,最终的结果便是有可能身死道消。

    而三关的凶险,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每一关的危险程度又将不同。

    对于云落来说,这三问,自然是问天最为凶险。至于问世间,问的自然是云落大帝的亲人,而云落大帝根本不存在太多的亲人朋友,自是不存在太多问题。最后的问自己,这一点云落已经在心中问过千万次,自然更是没有问题。

    空悬山顶,面对第一关问天,云落神色无比的凝重。

    天雷不断的轰落而下,他浑身所散发的剑意也不由更强。

    但是天雷不知穷尽,云落身体之中蕴含的灵力,却是有着穷尽。

    硬抗了天雷半个小时,云落撑不住。浑身衣衫被瞬间破碎,接着他的身体血肉也在天雷的轰击下,直接变得焦黑。

    啊!

    居然的痛苦,让云落咆哮一声,接着他双眼望着天幕,浑身杀气腾腾,双眼散发浓浓战意。

    “曾经天都得匍匐我之脚下,何须在问,给我断!”

    云落浑身焦黑的皮肤,突然片片抖落,露出细白如同婴儿般的肌肤,双眼望着天幕,突然变得锋芒无比。

    玉笛幻化的青色长剑,被云落重新紧握,一道如同真龙出海般滂沱的剑气横向飞天,不知穿透几千亿万里。

    这一剑,剑气消失了踪迹,不知道劈砍向了何人。

    但是这一剑过后,无疑是云落战胜了天,以强势手段过了问天这一关。

    而这一道剑气到底飞向何处?自然是横渡星空,来到星空深处,一剑斩落在一名盘坐星空的白衣男子身上。

    本来闭关的白衣男子,凭空受这问天一剑,直接一口鲜血吐出,双眼带着愤怒睁开,接着没有丝毫犹豫,身子化作一道白虹,以超越时空的速度,顺着剑气冲来的轨迹杀去。

    这样诡异一剑,足以伤了白衣男子根本,这口气一定得出。

    ······

    空悬山顶再一次恢复了寂静,云落望着天边,神色有几分担忧,有些害怕白衣男子陈文,还有朱苗那师傅黑衣汉子抵挡不住。

    不过这些担忧,云落很快便是忘记,因为断因果第一关是过了,可是后面两关如果未过,这一次断因果他还是失败,最终的结果,自然是身死道消!

    云落闭上双眼,当他在一次睁开眼睛,天地的画面便是一变。

    要说云落大帝这一生所在意的人,真的很少。

    而这很少的人之中,大部分人都不用询问他们。

    但是有着一个人,却是怎么也绕不过去。如果断因果,这问世间一关,必须得问她!

    问世间情为何物,引无数天骄英雄尽折腰!

    一缕白光自云落眉心漂浮,穿过了这异空间,穿越了地火,穿越了地层,穿越了天凤界域万水千山,但是他穿越不了一座无名小山之上的一片桃林。

    桃花下,有女子翩翩起舞。女子身材窈窕,容颜绝世,舞姿曼妙。

    美景在前,美酒在手,美人在侧,人世一大快事,试问世间那位英雄能过。

    白光显化出云落身形,他站在桃园远处,静静望着那桃花下舞动的女子。

    有玉笛漂浮在前,天地有女子略有哀怨的的声音响起:“可否最后一曲和卿舞。”

    云落沉思片刻,取笛放与唇前。不久,悠扬笛声飘扬天地间。

    这天地,有醉人笛声,有曼妙舞姿,有桃花漫天,有美人心碎·····

    一曲终有尽,一舞终有停,一人终将去!

    随风飘荡漫天的桃花落下,平静躺在地上,是从未去见过那天穹的高阔。

    曾被英俊男子吹奏的玉笛悬浮虚空,安安静静,是从来没有演奏那悠扬曲音。

    只有那桃花下,依旧有着窈窕身影的曼妙舞姿,与滴滴淹没过往的泪滴!

    ······

    空悬山顶,云落睁开双眼,眼眶微微湿润。一缕在记忆之中本就浅薄的记忆,更是被他珍藏,不对,或许是埋葬!

    山顶依旧平静,但是这问世间一剑已经在云落身体中劈出,掀起他心海滔天巨浪。

    半响,云落才平静情绪,双眼望着前方,时空开始渐渐扭曲,转眼他已经置身一片奇异空间之中。

    那里有人背手立与山峰,神情冷漠,双眼冰冷,墨黑长发随着夜风飘动。

    站在峰顶望,天高地阔,黑夜繁星如水。

    立在山峰的男子转过头来,双眼冰冷望着云落,问道:“我的道不对?”

    云落说道:“俯视宇宙亿万众生,立身宇宙巅峰,我自是不敢评价你的道。”

    男子继续问道:“那你为何要背离我的道?”

    云落说道:“谈不上背离,只是想走一条适合我的路。”

    “你不就是我,我不就是你。既然我的道无错,你应该继续前行。”

    云落沉默,望着漫天繁星,说道:“刚才问世间,我见了一个人。那人应该很爱你,或者说很爱我。可惜你的道,却是不能够包容她。”

    男子神色无波澜,说道:“那你的道如何?”

    云落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我才活两百年,还未有道。”

    男子说道:“如此说来,你的道有朝一日还是如我之道。”

    云落突然笑道:“永不可能。”

    男子不在言语,双眼望着无穷星空,沉思了许久,说道:“你走吧,这一关过了。但是你的答案我很不满意,我们会有再见之日。”

    云落微微皱眉,不明所以。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恐怖无穷的剑气,突然自天幕坠落而下,轰杀向了他。

    云落变色,显得有些慌乱,想要阻拦这道剑气。可是最终这道剑气却是没有伤他,而是进入他的心脏,藏入时碑之中。

    云落脸上有着汗珠生出,精神一阵恍惚,回过神来。

    眼前之景,已经恢复到了空悬山顶境况。有罡风再生,有空间白刃在漂浮。

    云落站在上面,面色有些苍白。脑海回忆着刚才自天幕坠落下的那道剑气,不由还是感觉心有余悸。

    云落擦了擦额头之汗,说道:“这就是云落大帝发出的一剑吗?太恐怖了!”

    云落盘腿坐下,冥想《时书》功法,半个月后,他的心绪才真正彻底平复。

    云落神念望着进入时碑的剑气,感受着那道剑气的威势,面色还有几分凝重,接着他开始思考着云落大帝给他的这缕剑气的原因。

    这个问题十分难以解答,并且随着思考这个答应。云落第一次对自己的身份,有着怀疑。

    他在想,我真的是云落大帝转世吗?

    如果是,那为何刚才“问自己”的时候,面对的云落大帝那般强大,那般恐怖。

    这给云落的感觉,根本就是如同一个晚辈在面对一个前辈一般!
始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