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始尊 > 第八十四章 断因果

始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四章 断因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白衣青年看着恭敬如同仆人的刘大川,瞥了瞥嘴,摇了摇头,一脸不爽:“可惜了一点,要是你这家伙本体在我身前,那今日倒是可放开手脚一战了。”

    刘大川愁眉,低着头,不敢言语。

    白衣青年无趣,双眼东敲西看,最后他目光突然停在了一处。

    血月神帝面色瞬间变得难看,因为白衣青年锁定的目标正是他。

    云落与刘大川顺着望去,一老一少有些疑惑,有些不明白。

    可是随着白衣青年一挥手,便是露出血月神帝一张惊恐的脸,和瑟瑟发抖的身躯。

    血月神帝一身衣衫已经被汗水打湿,双眼望着云落还有白衣青年,一脸茫然与不知所措。

    活了上千万岁的山河州力帝在白衣青年的眼中都不过只是小娃娃,那他这活不过百万年的小蛟龙算是什么?

    血月神帝并非是人,而是一只活了百万年的黑蛟。

    在白衣青年与云落的目光不断注视之下,已经慢慢褪去了人形,显化出了本体。

    它腾云而上,匍匐在白衣青年脚下,龙躯瑟瑟发抖。

    刘大川说道:“原来是血月,这个小家伙倒真是可以,居然瞒过了我的眼睛!”

    白衣青年笑道:“不是他瞒过了你的眼睛,而是这个东西瞒过了你的眼睛。”

    白衣青年手一挥,一缕金光从黑胶身体之中抽出,飘飞到了云落身前。

    云落看了白衣青年一眼,不明他什么意思。不过当看着那缕金色光芒在云落眼前显化出的形态,便是有些懂了。

    金色显化的是一个巴掌大的金色月牙,而这金色月牙,云落的印象很深。

    云落挥手,金色月牙重新注入黑蛟体内,神色有些冷漠的说道:“看来三十万年前那一次大劫,你是逃过了一死。”

    血月神帝化出本体,铜铃一般大的眼睛望着云落,眼神之中有着疑惑,可是很快疑惑消失,眼神之中显出了无比的激动。

    血月神帝显化出了人形,望着云落脸上更是激动与欣喜,望着那白衣男子也不在那么惧怕,并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可是随着白衣男子一挥手,做出要揍他的模样,血月神帝顿时瞥了瞥嘴,老实了起来。

    不过当他看着云落,脸上的笑容依旧止不住。一时间,活了足足百万年的血月神帝,居然如同一小孩模样!

    刘大川在一旁看着,不由一脸疑惑,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但是聪明的他,也是看出了几分缘由。

    刚才那金色的月牙,实者是件极其恐怖的帝器。

    而能够瞒过他的眼睛,那这月牙定然是帝器中的极品。这样的兵器,就是刘大川的本体力帝,也不过只有一件费尽千辛万苦获得的大斧头。

    可是血月神帝一个连神境都未达到的蛟龙,却是有这么恐怖的兵器防身,那他曾经或许便是和云落有着极好的关系。

    而这月牙,很有可能便是云落大帝送与黑蛟的宝物。

    刘大川继续沉思,最后心间又有了诸多明悟。他其实心中一直疑惑着,为何当年他已经用强大的灵力笼罩住了空悬山,可是最后血月神帝还是知道了空悬山的所在。

    现在想来,他应该是感受到了空碑碎片的气息。

    云落看着激动的血月神帝,想了想,说了一句:“这三十万年你辛苦了。”

    本来激动的血月神帝,听着这一句话,不由愣在原地。在等了一会,眼眶之中竟然流出泪水。

    这一刻,血月神帝不由感觉内心这些年所有的委屈都不由消失。

    他上前一步,想要和云落倾诉委屈。..

    白衣青年这时候却是脸色有些凝重的说道:“好了,婆婆妈妈的话就别说了,现在有紧要的事情要做了。”

    云落说道:“什么情况。”

    刘大川与血月神帝目光也望着白衣青年,见他神色严肃,也不由紧张起来。

    白衣青年说道:“那蠢货支持不住了,我得去看看。”

    云落皱眉,说道:“来人很强?”

    白衣青年白了云落一眼,不想说话。

    云落饶了绕头,知道自己问的是废话了。想了想,神色有些凝重的问道:“要我帮忙吗?”

    白衣青年一笑,说道“有我这么潇洒的男子前去,还有办不成的事情?”

    说着白衣青年做了一个极其骚包的动作,拇指与食指比了一个八字放在下巴前,微笑对着云落眨了眨眼睛。

    一旁血月神帝看着,不由泛着白眼,做着恶心模样。不过他突然又感觉好幸福,因为这样的动作,他已经太久没有看见了。

    白衣青年说道:“相比那里,我倒是挺担心你。”

    云落手指着自己,说道:“你说的是我?”

    白衣青年点了点头,突然悠悠说道:“断因果可是很难的事情,而且这因果还是你自己与自己的因果。”

    刘大川与血月神帝皱眉,有着不解白衣青年的话,但是没有谁给他们解惑。

    云落神色有了几分凝重,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这一次,我欠你文帝一个人情。”

    白衣青年陈文脸上露出一脸得意的贱笑,手潇洒的拿起腰间的葫芦,满意的喝了一口。

    可是很快,他便是将入口的酒水给吐了出来。接着骂骂咧咧的道:“和露儿的桃花酿比起来,太它娘的差了。”

    白衣青年忿忿瞥了一眼云落,然后双眼带着怒气瞪着刘大川,说道:“你这力大无脑的家伙倒是可以帮帮忙,跟上。还有你这废蛟,也跟上,你陈大爷赏你一场机缘,算是对你这三十万年的补偿。”

    白衣青年话说完,想要饮酒一口,一看葫芦中的劣质美酒,便是撇了撇嘴,不愿在即将大战来临之前,让这劣质酒水坏了心情。

    白衣青年身子一晃,消失在了这空碑碎片形成的诡异空间,进入宇宙星空。

    刘大川望着,对着云落行了一礼,跟了上去。对于白衣青年的命令,他自然不敢不从。而刚才白衣青年对血月神帝的许诺,他也不由觉得这次或许可以跟着获得什么机缘。

    有时间一场战争,代表的也不全是灾难,还有数不清的财富!

    云落对着血月神帝点了点头,便见血月神帝无奈点了点头,更上了白衣青年的身影。

    云落望着空旷的空悬山顶,闭眼静静沉思,让渐渐浮躁的心变得平静。

    云落沉思半响,当他双眼睁开,眼中已经平静无一丝波澜,望着空间白刃飘荡的空悬山顶,说道:“前世,今生,总得有一个断绝。”
始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