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始尊 > 第六十七章 赵白云

始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七章 赵白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湛蓝天空之下,一艘小船随风在大河之中随处飘荡。

    有老者其上垂钓,突然他抬头望向宁静的天空,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既然到了,就进来吧。”

    话落,天穹之上一道口子裂开,一道血红光芒冲天而降。

    来人一身衮服,神色威严,浑身有着一种久居高位的霸气,正是从血月神国皇宫赶到天凤界域的血月神帝。

    老者望着落在小船之上的血月神帝,微微的拱了拱手,说道:“老朽对神帝行礼了。”

    血月神帝席地坐在老者对面,双眼望着前方山水,毫无情感的说道:“少给我来这些虚的,也休要给我拐弯抹角,否者这片大好山水河山我全给你打碎了。”

    老者手握着青竹鱼竿,专心钓鱼,对于血月神帝的威胁,全然没有放在眼中,说道:“听闻神帝这次是来杀人,这火气道真是挺重。不过在老朽看来,既然神帝第一时间没有杀人,反倒老朽这来,看来神帝也并没有被怒火充斥了头脑。”

    血月神帝杀气腾腾的说道:“我说过,少给我废话。老实告诉我,当日那人有多强。”

    老子并不动怒,也不受惊,神色淡然说道:“一剑自三万里高空坠落,还有如此剑意,我不说你也知道有多么恐怖。神帝爱子我也听说过,天资聪慧,可说是我天北星域小辈第一人,如果有能力,我也不愿他天才早夭!”

    血月神帝神色多了几分凝重,声音冰冷了几分,说道:“这么说来,那出剑之人,实力高过了你?”

    老者不答,因为答案早已经明了。

    血月神帝问道:“你觉得我杀了那小子有几分把握?”

    老者望天,沉思了一会,说道:“不足一成。”

    血月神帝大怒,浑身始圣六洞天的气势放出,整片湛蓝天空顿时变色。大河千里之外水龙翻滚,天地一片昏暗。

    老者望了望天,在望了望远处大河水流,轻轻一挥手,平息了天空的乌云,露出湛蓝天空。再挥一挥手,千里之外波浪四起的大河便是归与平静。

    老者说道:“神帝大人还未曾见赵老?”

    血月神帝望了望天,在望了望远处河水,神色越发凝重说道:“到你地界自然先得见见你老人家。”

    老者摆摆手,笑道:“我一个糟老头子,哪有那么大的分量。”

    血月神帝起身,冷哼一声,不在说话,化作一道血光,冲出这片天地。

    随着血月神帝离去,老者脸上的笑容却是一散,面色瞬间变得苍白,一口鲜血吐出。

    “这老蛟龙,实力又强太多了!”

    老者一手抹掉嘴角血迹,并不在意,苦笑摇了摇头,便是继续垂钓。

    ······

    血月神帝出了这老者的洞天世界,便是向着天凤界域一座高山奔去,很快在一片荒山之中,寻找到了当日带着血傲尸体离去的赵老。

    几日不见,赵老神色更加憔悴,已经满头白发,手持一根拐杖,如同山村老者。

    赵老与血月神帝盘坐一涯壁之下,两人相视许久,血月神帝忍不住问道:“赵老你怎如此苍老。”

    赵老并没有回答血月神帝的话,而是问道:“神帝这次到了,可是为了傲儿一事?”

    血月神帝轻轻点了点头,望着赵老,对他的状态多有担忧。

    赵老说道:“神帝准备如何行事?”

    血月神帝并没有隐藏,直接说道:“自然是血债血偿。”

    赵老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这次神帝大人出手必死无疑,不知道你还愿意吗?”

    血月神帝根本没有思索,便是说道:“什么愿不愿意,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就算是不敌,我也要拼死一战。如果让世人知道我堂堂血圣连杀子之仇都能忍,日后何以在整个天下立足?”

    赵老能够感受到血月神帝话语之中的浓浓杀意,最终只得苦笑摇头,说道:“如果傲儿不死,神帝可否放下这恩怨?”

    血月神帝眉毛一挑,双眼望着赵老,不明他此话何意。可是当看着赵老如此苍老模样,血月神帝突然便又有些明悟了过来,脸上表情变化,变得有些复杂。

    血月神帝想要说什么,赵老却是挥手说道:“我一个将死之人,如果能够救傲儿一命,此生足矣。”

    血月神帝自然能够看出,赵老身体之中一缕恐怖剑意,已经毁坏了他的三大洞天。此后赵老就算是不死,也毕将从三洞天的圣人,境界跌为半圣!

    而这样活着,对于一个圣人来说,还不如死了痛快。如果在死之前,还能够完成一个天大的心愿,那或许便是无憾。

    赵老不给血月神帝说话的机会,整个人变得越发虚弱,他脸上有着一丝笑容生出,说道:“我知道神帝大人这次来,或许并不全是为了傲儿。但是有着刚才那一番话,我很开心。自然,我明白神帝对傲儿是真的爱。但是你却是有着一件比之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因此你不能够死,如果那小子背后的人真的很强,我想神帝你或许便会退去吧!”

    血月神帝双眼愣愣望着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赵老,突然明白过来。这一辈子,怕就是他最了解他了吧。

    血月神帝是有件事得办,那是天大的事情,比他生命更是重要千倍、万倍!

    因此赵老说得很对,虽然血傲的死让血月神帝很是愤怒,但是最终他或许会忍下。

    血月神帝深吸一口气,神色凝重道:“知我者,赵老也。”

    赵老虚弱的摆了摆手,说道:“不需要再说这些客套的废话,我时日不多,我们说些正事。”

    血月神帝一脸恭敬的望着赵老,如同一个小辈,听着祖宗遗言一般。

    赵老说道:“我死后有三件事需要神帝或者傲儿帮我办到。”

    “赵老请说。”

    “第一件事,叫傲儿不要报仇,神帝也不用报仇,你也更不用心中有愧,因为那人的实力真的太强了!”

    赵老说着脑海回忆着在凌云宗主峰上,那先是护在云落身前,然后在对他攻击的那道剑气。

    只有他身中了剑气,才明白那样的一剑有着多么恐怖。这绝对不是圣人所能够达到的剑气,那人对剑道领悟怕是已经通神!

    血月神帝听着面露痛苦,杀子之仇不能报,这对他可谓是奇耻大辱。

    可是这仇就算是他要报,也不能报,因此更是让血月神帝感觉前所未有的憋屈。

    这一刻的血月神帝,心中杀意汹汹,恨不得就算是飞蛾扑火,也要去为自己的儿子战上一场,可是······

    血月神帝叹息一声,整个人戾气消散,是衰老了一分。

    赵老既然能够得到血月神帝一句:知我者,赵老!

    自然是明白他内心的痛苦与煎熬,但是此刻他没有时间安慰血月神帝,因为他也快命不久矣,说来更是悲惨。但是对这一切,他并不后悔。

    赵老继续说道:“第二件事,这一套剑诀你教给傲儿,算是我给他的临别礼物。”

    赵老取出一块玉璧,上面有着肉眼根本看不见的小人与一个个如龙似虎的小字。

    血月神帝自然是识货自人,这玉璧乃是“天璧”,乃是记载功法一等一的绝世宝物。

    玉璧之上雕刻那一个个如龙似虎的小字,也不是凡物,乃是始源星域远古字体。

    可说这一面玉璧,多少灵石宝物都不能够换到。

    现在赵老已经用自己的生命,救活血傲,如何在能够承受他如此大礼。

    血月神帝坚决不要,如此天大恩情,真的是受之有愧!

    赵老没等血月神帝说出不要之话,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神帝不用拒绝,这天璧送给傲儿,自然不能够白送。不知大帝还记得我答应留在你身边之前,要了你一个承诺。”

    血月神帝点了点头,说道:“自然不敢忘,不过那个承诺,赵老几万年来却是没有提过。”

    赵老笑道:“其实这个承诺,本就是我随意而提。因此最终自然便是忘了,不过在傲儿出生后,我觉得这个承诺便是有着机会。可惜,时不待我,天命无常,我是等不到神帝实现我那承诺的时候!”

    血月神帝神色有了几分严肃,说道:“赵老有话直说。”

    赵老说道:“你应该明白这天璧中的剑诀不凡,也应该明白如果没有实力守护宝物,那这宝物,就比悬在心脏的尖刀,一个不小心反倒得让你损失惨重,痛不欲生。”

    血月神帝说道:“难道······”

    赵老点头,苦笑说道:“故事有些老套,但也确实是那般杀人夺命的戏码。时间有限,我也就不说了。有着神帝一个承诺,再有老朽这一条贱命,最后这份礼物,希望有朝一日,傲儿能够了了我毕生心愿。”..

    血月神帝神色有些凝重,双眼落在赵老手中的天璧,一时间觉得颇有些烫手。

    赵老神色有些黯淡,说到底他这多么多年,都是有着目的帮助血傲还有血月神帝。而这样有目的的帮助一个人,那这受帮助的人,知道真相后,总会多多少少有些不爽。

    赵老苦笑一声,说道:“罢了罢了,神帝如果不答应,我也能够理解。”

    血月神帝说道:“赵老你误会了,不是我不答应。傲儿性命都是你命救回,你的仇自然便是他的仇。只是······罢了,这天璧我收下,不过傲儿有朝一日能否为你报仇,就看天意。”

    赵老脸上露出笑容,突然仰头大笑起来,说道:“如果傲儿能够习会上面剑诀,定有这一天,到那时我赵白云也就死而无憾了!”

    赵老最后一句话说完,苍老的眼帘落下,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息。

    他手中的天璧缓缓落下,在接近地面一寸地方,被血月神帝握着。

    一时间,血月神帝不由感觉压力山大!

    赵白云,白云剑圣的名头,当年可是响彻浩瀚的始源大陆!
始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