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始尊 > 第五十六章 一个世界,一个宇宙。

始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六章 一个世界,一个宇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哈哈哈。”

    血傲背手,大笑离开,身子在天空之中化出一道黄光,冲向了千里之外一处高山。

    云落看着陈仙仙,古乐天气愤不已,性格有些胆小的阿丑一张脸上也是气愤的不行。不由对他们微微一笑,说道:“放心,两句话而已,死不了人。我会让他知道,谁在天,谁在地。谁被······”

    云落最后的半句话,没有说完,因为他已经纵身飞往千里外的高山。

    所有人目光顺着两条长虹,望向了千里外的高山,皆是一脸疑惑,不懂这两人搞什么鬼。

    血傲与云落并排悬浮在虚空,在他们百米之外有着一座高千丈的巨山。

    血傲余光瞥向云落,说道:“忍耐程度倒是不错

    嘛。”

    云落笑道:“因为我心中明白,你我的高度正好相反。”

    “哈哈哈,好小子口气真不小,希望你的实力和你口气相当。”

    血傲大笑起来,目光却是没有再看云落,而是望着眼前高山。

    他一手伸出,天地灵力飞快凝聚一把长剑。一剑挥舞,漫天剑气飘荡,轰炸在前方百米外山峰之上。

    不过这一剑,在冲杀的过程之中,却并不是直线向前。而是以一道弧线,冲杀向苍穹,最后一个反转,坠回大地,自山峰之巅,横切一剑向地。

    轰隆!

    一声巨响,只见漫天尘烟飘飞。

    当尘烟消失,两人前方本来长青的山峰已经不见,留下一片光可照人的悬崖峭壁。

    “以壁为纸,以剑为笔,你我各写一个‘剑’字,如何?”

    云落望着那高千丈,笔直光滑的涯壁,微微一笑,说道:“以壁为纸,以剑为笔,很不错的想法。”

    血傲对着云落一笑,然后目光望着涯壁,突然动手。他手掌向空,一道剑光生起,照耀苍穹。一柄金色巨剑,出现在其手中,飞快的出剑。

    云落也没有客气,手中玉笛自动飞入他手中,青光一现,一柄青色长剑便是落在其上。

    血傲看得微微一惊,玉笛化剑,在炼器大师的高超手中,这样的兵器变化并不少见。

    可那不过是普通的兵器,昨日见识了云落这玉笛的厉害。他心中明白,这玉笛已经有着一丝灵智,乃是九品神器,已经快由凡入圣。

    对于修士而言,始皇是一道门槛,由凡人突破圣人。

    而对一件神兵来说,九品神器突破圣器,也是一道门槛。

    在这期间兵器有着几大可能会自己产生灵智,而这个时候,兵器的随意变化,便是很难很难。除非真正阵法大宗师,不可炼制这样的神兵。

    毕竟一旦灵气产生灵智,也会诞生思想。

    你让一个男人转化为女人,甚至不是同类的动物,那定然是不愿意而为之。

    因此兵器也是一样,它本身为‘笛’,自然不愿意转化为刀剑等兵器!

    血傲望着云落的眼神,不由再次多了一分警惕。刚才对他的一系列嘲讽、贬低,自然不会是因为他仗着自己的实力高云落太多,而嚣张得意。

    反之,那是血傲的重视。想要以言语激怒云落,让其乱了分寸。

    可是很显然,云落比他想象的更加恐怖。不仅不受言语的乱心,反而激发对他更深的战意。

    “好。”

    血傲突然大声说出一个好字,接着脸上带着大笑,手中出剑速度更快。

    云落没有理会血傲,用心出剑,在涯壁之上刻画‘剑’字的每一笔画。

    但是他心中却是对血傲此人,很是看好。

    一般而言,一个人的诡计被戳穿,或者是失败。就算是不恼羞成怒,心中也会有着一个疙瘩。

    可血傲却是在一个好字,将内心所有低沉情绪化解,并且战意更加浓厚。

    云落与血傲都是剑道高手,出剑速度都是极快,转眼之间,原本光滑如境的涯壁之上,便是两个剑字出现。

    云落收剑,血傲亦是收剑。两人转换了位置,彼此开始观察对方的剑字。

    两人之间并不需要裁判,他们自己便是裁判。谁高谁低,那剑字摆在那里,一眼便知。

    血傲所有精力集中,死死盯着涯壁上云落刻画的那个剑字。随着时间流逝,他面色不由惨白,最终一口鲜血吐出,身子在虚空摇摇欲坠。

    血傲抹掉嘴角的鲜血,望着云落,脸上的笑容不见,冷哼一声,化作一道明黄色的光束,向着凌云宗后山走出。

    屋檐下,昨日与血傲对弈的赵老与血峰站立,眺望着远处。

    虽然两人隔着云落与血傲对战之地千里之遥,但是两人都清楚的看见了他们的对决,现在自然也看见了血傲狼狈的逃窜而归。

    赵老皱起眉头,血峰面露担忧。

    赵老吩咐了血峰几句话,身子消失在原地,带着向他们冲来的血傲向着凌云宗一处密地飞去。

    ······

    涯壁之前,云落还在观察着血傲那一个剑字。从外表看这个字笔法苍劲,飘逸自然,是个一等一的好字,胜了云落千百倍。

    但是对于修士来说,字却是不能够只看表面,而要看字中蕴含的意境。

    云落那一剑字,虽然比不得血傲的剑字,但是其中的意境却是恐怖。

    如果血傲这个字映照是一方世界,那云落的字便是显化无穷宇宙。..

    其深,其广,远不是血傲那一个‘剑’字能够相比!

    不过那样的深广,非常人能够领悟。

    在无数人的心中,便是觉得血傲这个字漂亮,其中蕴含的深意够远够足。

    不管从形体,意境都胜云落千百倍!

    可是,为什么他就输了那?

    血傲吐血离场,输赢自然便是见了分晓!

    云落不在看字,双手背后,长剑化作玉笛,自行配带在腰间。他脚步在虚空一迈,嘴角露出胜利者的微笑,向着正在为他欢呼呐喊的阿丑他们行去。

    阿丑不懂书法,更不懂修士书法注重的意境。她只懂一件事,那就是血傲吐血立场,而云落安然无恙,这便是值得高兴之事。

    这场比赛的输赢,阿丑并不如何关注,她所关注的只是云落安然无恙。

    当然云落无伤而胜,更是一件好事。

    云落如同昨日那般,带着阿丑他们一众人离去。留下天上天下,山上山下,千千万万的修士疑惑,发傻,不解。

    无数人凑到山前,仔细观摩两字,想要看懂为何会是云落胜了。可是最终无数人得到的却是更加的疑惑,因为在他们眼中无论怎么看,都是那血傲的‘剑’字,更加的漂亮,意境更加的深远!
始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