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始尊 > 第五十一章 云落与云落大帝(上)

始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一章 云落与云落大帝(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凉风习习,福元重新坐下,望着云落如同大姑娘般扭扭捏捏,久久不语,让其很是尴尬。

    无奈最终云落败下阵来,问道:“你有话问我?”

    福元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是有话问你,但是又不敢。”

    “有什么不敢,难不曾我是老虎你是绵羊,害怕被我给吃了。”

    “如果你真是老虎,我是绵羊那也就好了,一头生病的老虎可不一定能够吞下一头绵羊。可你是真龙,就算是生病的真龙,一个呼吸也能够将我灭杀。”

    云落望着福元,眼神突然锋利,福元有些坐立难安起来。

    云落突然一笑,说道:“说你的猜测吧,我不生气。”

    福元深吸一口气,脑海想着昨夜云落给他提过的‘时书’,再有今日装扮怪异的白衣男子,与那一葫芦珍贵的‘桃花酿’。

    现在看着云落这说话的语气,他突然什么都明白了,这根本就不用云落给他最终的确认。

    可是心中的好奇,还是迫使着他冒着生命的危险,做着最后的确认。

    福元平定心绪,大声说道:“你可是云落大帝。”

    福元一句话喊出,是用了全身力气,浑身的酒意全部清醒,浑身冒着细汗。

    这看似简单的七个字,但是每一个字对于福元来说,却是如同一座座高山。

    每喊出一个字,他便是感觉肩膀之上的压力重了一分。当七个字喊出,他便是大汗淋漓。

    云落望着福元的表情,微微笑着,并没有言语。但是这样无声,却是给福元更大的威压。

    “是。”

    云落的回答很简单,但是语气却是透着无比的复杂。竟然有愁绪,也有丝丝苦涩。

    一个回答,在如同一座高山压在福元身上,整个人都不由一晃。

    云落笑道:“看你的损样,这还是圣人吗?放心吧,你也应该看出了我的实力,如果你和我真的拼死一战,我还未必是你对手。”

    福元苦笑不说话,虽然他心中明白,以云落现在的实力与境界,施展超乎他身体承受的法则之力,对他伤害很大。但是如果拼死一战,他怕是就得步了那楚姓老者,还有吴中天一缕神念分身的后尘。

    云落喝了一大口酒,桃花酿不是很烈,但是也烧喉。一大口的酒下肚,也是让他的脸颊更红了几分。他抬头继续望月,心情复杂。这样的复杂的心绪,他很久很久没有过。

    从前云落以为他不会有,可是现在·······!

    时间慢慢过去,福元慢慢平静了惊恐的心。他静静的望着云落,突然有着一种错觉,眼前的云落不是那站在宇宙之巅,俯视亿万星辰,高高在上的云落大帝,更像是一个因为生活烦碎琐事苦恼的青年。

    不知道心中那里来了一分勇气,福元镇定了情绪,望着云落不在那么谦卑,不在那么害怕,平静的说道:“有些事情大帝不知道有没有想过。”

    云落说道:“何事?”

    福元想了想,说道:“云落大帝三十万年前已经陨落,你现在究竟是云落还是云落大帝?”

    “有什么区别?”

    “自然有着区别,云落大帝让人惧怕,但是······我观你和他很不一样。”

    云落有了几分兴趣,坐直了身子,问道:“如何不一样法?”

    福元见着云落不动怒,愿听他一言,心中最后的一丝紧张消失,组织了一翻语言,说道:“云落大帝是宇宙公认三大主宰之一,活了亿亿万年,俯视宇宙亿万星辰,人生经历无数的高低起落,万事皆以看透。可是你不过刚诞生几百岁月,对你而言,怕是整个北域都未游尽,整个宇宙对你可说充满无数新奇。人生的酸甜苦辣,你这具新生的身躯也就更未尝试通透。”

    福元说着突然苦笑摇了摇头,这家伙说得忘情,是真的当起了云落的指路人。以自身生活了几万年岁月的过来人身份,对于只活了几百年的云落,传授经验。

    而难得云落听着,却是陷入了深思,竟是没有打断福元。

    这不由让这胖子,更多了几分勇气。潇洒抱着酒葫芦喝了一口酒,一副过来人教育后人模样,说道:“因此我觉得你有时候大可不必用云落大帝的思想来约束你自己,就好比如今日之事,如果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天才,我想你断然不会有此心理负担。毕竟你确实不是那周元的对手,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大不了以后修炼,将其打败便好,而不是心中有着一种龙游浅滩的的郁闷!”

    福元越说越起劲,继续饮酒,继续说道:“还有我听说你与那血月神国的大皇子有一战,这个小家伙我见过。百域大比九冠王,琴棋书画丹阵器刀剑九道都精通,并且步入半圣境界,乃是整个北域年轻第一人。说句或许引得你生气的话,你不会是那人的对手。甚至不瞒你说,我觉得如果你不动用当日的手段,怕是能够被其弹指点杀。

    当然了,你也不用泄气。毕竟这小家伙虽然被誉为北域年轻第一人,但是也已经活了好几千岁。因此,等你在修炼个几千年,我想你应该能够秒杀他的。”

    福元说着不由得意不已,想想曾经主宰宇宙的三大主宰之一云落大帝,今日就在他身边,如同一个乖巧学生,认真听他讲课,那心中的满足感,得意感,便是腾腾的上升!

    他打了一个酒嗝,胖胖的手抹掉嘴角的酒渍。今夜因为开心,又是好酒,因此喝得有些多,胆子也大了不少。便是有些眼神迷离的看着云落,准备再次对他说教。

    可是当望着云落那杀气腾腾,不怀好意的目光,福元的醉意便是醒了一半。

    而当云落浑身剑意冲天,一副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模样,他的醉意便是彻底的醒了。

    突然梨园之中,响起如同猪叫的悲惨声音。

    便见月光之下,一白衣青年手握一柄木剑,对一个胖子不断追着砍打。..

    胖子被追得抱头鼠窜,杀猪般的惨叫连绵不绝,可却是不敢对身后追得他的白衣青年有着丝毫的反抗。

    一身追杀,胖子带着满身伤痕。

    白衣青年除了满头大汗,内心顿时畅快了不少。

    两人重新入座,一坐在已经冰冷坚硬的石凳上,胖子便是痛呼,他的屁股俨然已经被云落打得肿胀。

    可恶的白衣青年还在一旁得意的取笑:“要不是你这胖子已经是猪头,今日就不是打你屁股,而是打你脸。”

    “记住了,不许以灵力治疗好伤势。这便是算是今日你给我上课,我给你的奖励。”

    云落说着,站起身子,背着小手。没有那一副老气沉沉的模样,而有一种少年朝气蓬发的意味。

    福元望着,不由一愣,接着便是开怀的笑了。云落如此模样,证明他今日这几句苦口婆心的实在话,说到了他的心中,他听了进去。

    望着天空圆月,福元有些傻傻发愣,他怕是几辈子做梦都想不到,有朝一日他能够给传说中的云落大帝讲课。

    这感觉真特么好,值得浮一大白。

    可是当将酒葫芦放在嘴边,一口饮下。本来柔和的桃花酿,却是如同刀子在嘴中切割。

    当顺着喉咙下了肚脏,整个肚子便是如同刀割一般绞痛。

    原本的美酒,这一刻似乎变成了穿肠毒药!

    福元疼的满脑子大汗,不由一屁股坐在凳子之上。

    顿时从屁股上,又是一翻痛入心扉的痛苦传入全身。

    不过让人古怪的是,当两股痛苦交汇,最终的痛苦反倒是减轻了不少。

    这一刻福元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云落看似对他的追打,其实算是另类的替他化解今夜喝多了桃花酿,残存在身体之中的灵力。

    这桃花酿自然不是普通桃花酿,其中每一滴酒放在人世间,都足以让普通人长命百岁。

    因此今夜福元下肚这几十斤桃花酿,不止浪费,更是会形成恐怖的灵力,让他圣人之躯也抗不住!

    福元想通原因,不由愣在了原地,突然明白了刚才云落离开说的那句话的意思,心中不由明悟。

    接着他心情一时间又复杂万分,苦笑一声:“云落大帝不愧是云落大帝,我等凡人终究是拍马也赶不上。”

    福元仰头再喝一口气,忍着割心的痛苦,苦笑摇头。

    ······

    接下来的几日,阿丑,陈仙仙,古天乐他们依旧没有来看云落,留在天凤酒楼照顾着云梦界域那些高层。

    云落对此并没有说着什么,开始了闭关修炼,准备与血月神国大皇子。

    从福元的口中,云落知道不少血月神国大皇子血傲的信息。

    血傲修行不足三千年,但已经是半圣人。而如果不是他企图过大,想要凝聚容纳天地更加广阔的洞天,那他怕是早已经突破到了圣人。

    因此这一战,对于云落来说,在不能够动用‘时间静止’法则之下,想要战胜血傲很难很难。

    因为他要以始王九重的境界,直接跨过始皇,对战始圣强者。

    这样的挑战,整个宇宙也是千古未有。

    金白世界之中,云落望着天空中的始碑碎片,神色却是淡然。

    因为对于云落来说,最强大的敌人,从来都不是他人,而是他自己。

    而自己这个敌人,在那一夜他却算是小胜了一把!
始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