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始尊 > 第四十八章 今日天气不错

始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八章 今日天气不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云落望着手中酒壶,是一只黑色的葫芦,很没有灵气,但是表面被磨得很光滑,细细一看上面有着纹路,显得有些古朴。而其内酒味很浓很香,因此算得上是一只很好的酒葫芦。

    将酒葫芦放在桌上,云落便是开始等待。时间慢慢流逝,他却是并不着急。

    不过一缕云烟缓缓自九天飘来,他望着嘴角还是露出一抹笑容。

    云烟飘落在云落对面,慢慢幻化成了一名背剑白衣男子。在原本只放着福元那一只黝黑葫芦的石桌上,多了一只粉色的葫芦。

    白衣男子平静的望着云落,云落也平静的望着白衣男子,两人微笑不语。

    遥远望去,两人仿佛一人,当然这得那白衣男子背后的桃木剑取下。

    不过很显然,那柄桃木剑如同那桌上的粉色葫芦一样,对白衣男子十分重要。

    有多重要呀,或许与生命有得一般。

    因此想要他放下,便是不怎么可能!

    白衣男子笑道:“多年不见。”

    云落回道:“多年不见。”

    白衣男子伸手饶了绕耳旁的发髻,笑着说道:“既然多年不见,要不我们就不要打了?”

    云落呵呵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白衣男子脸色一沉,瞥了瞥嘴,显得有些不爽。而就在时,他却是突然一手抓出了桌上的葫芦,一手取出手中的桃木剑直接开打。

    云落对此并不意外,一手握住福元的黝黑葫芦,一手取出腰间的玉笛,青光一现,一柄青色长剑便是出现。

    云落一剑挥出,与这不要脸的白衣男子对碰一剑。

    桃木剑并没有被锋利无比的青色长剑削断,反倒是云落一剑碰撞后,倒退一步。

    白衣男子打开粉红葫芦,一边饮酒,一边出剑如雨,极速杀向云落。

    云落依旧一边饮酒,一边出剑如雨,与之对碰。

    随着两人再次碰撞,天地便是变化。眼前之景是一片雪白天地,天地只有着九座剑状高山,直耸入天穹,如同九根擎天柱。

    云落与白衣男子在这雪白天地交手一剑,身子退离开来,一人立在最北边的剑锋之上,一人立在最南边的剑锋之上。

    白衣男子说道:“老规矩,接我九剑,任你处罚。”

    云落微笑说道:“既然是老规矩,那就你能够出九剑,我便是不处罚你。”

    “你这话是不是大了些,要知道你实力不复当年。”

    “虽然我的实力不复当年,但是你在剑道上的天赋却是多年不见涨,对付你依旧不用一剑。”

    “狂妄。”

    白衣男子是有些生气,饮了一口酒,怒气冲冲说道。

    云落是没有听到,带着笑意说道:“出剑吧。”

    白衣男子不在废话,开始凝聚剑意,一剑刺向云落。

    云落挥剑,万千剑意散发,充斥雪白世界。

    随着白衣男子一剑到,云落挥剑散发的万千剑意凝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剑气护盾,直接挡住这一剑。

    第一剑,云落挡下,白衣男子身子被剑气护盾反击飞,内心气息混乱,不过他强忍下。可是当他第二剑撞击在云落的剑意护盾之上,再次被击飞,便是忍不住心中气息翻涌,一口鲜血吐出。

    白衣男子未出第三剑,愣愣望着云落,不愿相信的说道:“这怎么可能。”

    云落笑道:“怎么,才出两剑就放弃了,是要接受惩罚了吗?”

    白衣男子再次饶了绕头,神色有些尴尬,最后他猛灌一口酒,抹掉嘴角混着血沫的酒水,双眼望着云落,杀气重重,出了第三剑。

    雪白的天地,剑气光芒再次耀眼。有雷霆生起,蕴含在这白衣男子这一剑之中。

    雪白天地之中,白衣男子从南到北杀向云落,整个人都是化作了一道剑,透着雷霆闪电,轰的一声撞击在了云落身前的剑意护盾之上。

    攻击越强,反击越大,白衣男子身子再次击飞,立在第三剑锋之上,一口鲜血吐出,落在了剑锋上一块不大不小的黑"se tu"文之上。

    鲜血蔓延,最后让这黑"se tu"案面积,再增大了一部分。

    白衣男子脸上没有了杀意,只有颓废,手中握着粉红色的酒葫芦,猛灌一口酒,然后颓废的坐下,望着那一滩黑"se tu"案久久发愣,不在出剑。

    护住云落身上的剑意护盾已经消失,他身子一飘,落在第三剑锋之上,随着白衣男子坐下,问道:“如何?”

    白衣男子瞥了云落一眼,看其脸上的笑容,将手中的葫芦递给他。

    云落打开黑色葫芦,将其中福元收藏的美酒,一股脑全部倒出。

    自第三剑峰上有着瀑布倾斜,一泻千里,几十万斤的美酒,就被云落从这葫芦中倒出。..

    当黝黑葫芦的美酒倾倒干净,云落便将粉色葫芦的酒,开始向其中转移。

    当白衣男子重新接过酒葫芦,眯着眼睛对着里面一望,本就一张郁郁寡欢的脸,更是苦了几分。

    他将葫芦口向地,用力的摇晃半天,才见一滴透着酒香的桃花酿才滴落而出。

    “你不用这么狠吧。”

    白衣男子一副欲哭无泪的说道:“这可是老子几万年的珍藏。”

    云落笑道:“你也知道我现在的状况,没有什么宝物。现在我又欠了他人一个人情,自然得还。”

    白衣男子哭丧着一张脸,说道:“那我怎么办。”

    云落默默将酒收下,不理会白衣男子,站起身子,说道:“对了,架既然打了,我们也该聊些正事了。”

    白衣男子站起身子,望着云落腰间别着的黝黑酒壶,笑道:“我也这般觉得,要不我们把酒言欢。对,就应该这样,毕竟好几十万年没见了,值得庆祝一下。”

    说着白衣男子搂着云落的肩,伸手一划,这雪白的天地便是有着一道口子出现,两人一同向着出口飞去。

    云落与白衣男子重新坐在梨园之内,白衣男子双眼放光的望着腰间缠着的黝黑酒葫芦,可是云落却是不为所动,根本没有倒酒与这白衣男子把酒言欢的意思。

    白衣男子有些不满,正欲开口批评云落两句。可是云落却是黑着脸,声音有几分冰冷的说道:“封印是你下的。”

    白衣男子饶了饶头,不止批评云落不够兄弟之类的话不敢说,更是不敢回答他的问题,转头望向了天边,说着:“今日天气不错。”
始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