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始尊 > 第三十二章 理由

始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二章 理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疯狂逃跑的修士,实力不凡,有着始皇五重。因此疯狂逃跑起来,动静不小,惊醒了发傻发愣,如同被云落施展时间静止定住了的百万修士。

    回过神来的百万修士,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逃跑的始皇五重高手身上,这不由给这逃命的家伙有着天大的压力。

    不过幸好,云落并没有出手,倒是让这家伙输了口气。

    云清秋望着那跳跑的始皇五重高手,认出正是那日从云落手中逃走的家伙,眉头微微一皱,想要提醒云落不可在放虎归山。

    可是当看着云落双手负后,面带微笑,一脸从容的模样,便是没有多嘴。

    朱苗也很想提醒云落,毕竟据他所知,血月神国还是很恐怖的。这次杀不死云落,是他们对云落的计算有误,下一次可就没有那么好运。

    可是这提醒的话,朱苗一望着云落,脑海想着刚才他一曲灭杀十名始皇六重灰衣卫的画面,便是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山峰之下,百万修士也都心思各异,想要提醒云落,不可放走这报信的家伙。

    可是这话他们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更在大部分修士望着云落嘴角那自信的笑容,突然觉得整个血月神国在这白衣青年面前,怕是也不过一曲便得灭杀!

    “你小子给我等着,不管你是什么人,实力有多强悍,灰衣卫不会放过你,血月神国也不会放过你。”..

    当传送阵启动的前一秒,这名始皇五重的高手,或许是觉得安全了,便是一股脑将内心憋了半天的话吐出。

    云落望向那名始皇五重灰衣卫所在的传送阵中,眼中寒光一现。

    便见那家伙堂堂始皇五重的高手,吓得浑身一颤,迅速退到光壁后面。

    传送阵启动,这名始皇五重的灰衣卫被传送离开。在传送阵光壁之中,足足缓了十几秒,他那颗因为害怕,加速狂跳的心才停止跳动。

    这一刻这家伙恨不得给自己来上一大嘴巴,后悔为什么到了最后还要来这么一威胁,搞得自己出丑!

    他想现在那望着他逃跑的百万修士,一定都得被他最后离开的窘相,笑痛肚子!

    想着想着,一股滔天的愤怒便是在这男子心中生出。双眼变得血红,脑海死死记住云落那不可一世的笑容。他心中默默发誓,一定要将其碎尸万段。

    就算是以他的实力不行,也要让灰衣卫,让血月神国将其碎尸万段。

    山峰脚下,百万修士确实被那始皇五重的修士,最后离开的窘相笑得肚子痛。

    同时他们都不由感觉,内心是有一股怨气,一扫而光。

    所有人都明白,那股怨气便是来自灰衣卫。

    不过高兴之后,所有人都不由担忧起来。因为下一次来对付云落的人,定然会更强。

    灰衣卫成立十几万年,这些年为血月神国干了不知道多少事情,已经算得上是血月神国的脸面。

    现在这脸被人打了,并且还是平白无故的被打了,可想而知,接下来血月神国将有如何恐怖的还击。

    云落立在山峰,望着天边,神色如常,是没有丝毫的担心。

    云清秋心中却是有着担心,因为星空那一战,云落的伤可还未好尽。

    朱苗望着云落,一张还比较稚嫩的脸上,既有着年轻人的兴奋,热血,但是也有一丝中年人的沉稳。

    对于云落这样痛揍人见人恨的灰衣卫,他很兴奋。

    但他却也发觉到了在云落刚才那一击后,身体中的气血很明显不复最初的平静,看出了云落身体有伤。

    朱苗望着云落,突然想要劝说他暂避锋芒。可是话到嘴边,他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只一点,便是让他无话可说。

    他和云落的关系,只不过是一桩买卖罢了。

    朱苗叹气一声,不在多说。

    下方百万围观的修士开始退走,虽然他们很想留下支持云落,但是毕竟小命重要。

    不知道下次灰衣卫的人会杀来什么恐怖的强者,如果有着始皇七重的高手杀来,他们在这观战,那也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无数始皇以下的修士离去,山峰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便是少了十分之九。

    只有零星的高手站立,他们开始汇聚,最后退到了远处,准备冒着危险观战。

    绝世强者的对战,虽然有着生命危险,但是收获也是并存的。

    山峰之上,云落慢慢坐下,一缕清风吹走他下方的灰尘,静静等着敌人到来。

    云落突然晃动了一下悬在千丈高空的双腿,如同小孩一样。

    朱苗与云清秋看着不由有些诧异,毕竟云落这动作,可是和绝世强者的高人风范有些不符。

    但是两人老实的不多嘴,毕竟云落这等强者的心思,可不是他们能够胡乱猜测的。

    云清秋与朱苗也坐下,三人成三角坐着。一老一少也跟着摇晃双腿,一副搞笑却又轻松温馨的画面便是浮现。

    天边的太阳随着时间偏移,最后日落。

    黑夜下,朱苗问道:“公子,血月神国与你有很大的仇吗?”

    云清秋望着云落,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云落如此恐怖的实力,却是隐藏在云梦界域百年,在他看来,应该是躲避仇家追杀。

    说不定,血月神国便是云落的仇家。

    不过,云清秋一想那日星空的大战,还有在传送阵与云落的对话,便又觉得血月神国应该不足以成为云落的仇家。

    因此他便是很想知道,为什么云落就这么恨血月神国。

    在云清秋看来,云落如此挑衅灰衣卫,打着血月神国的脸,便是恨!

    云落抚摸着手中的两支玉笛,不时低头望望月亮,不时看看玉笛,沉思了一会,才回答朱苗的问题。

    之所以要沉思一会,是因为云落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恨血月神国,说句难听的话,这样一个势力,根本就让云落恨不起来。

    如果血月神国真要让云落有着一点恨意,怕是整个神国便是见不到明日的太阳。

    之所以对付血月神国,有着两个原因。第一个,是为了云清秋,第二,是为了阿丑。

    在云落将云清秋当做是自己人的那一刻,那日灰衣卫追杀云清秋的仇,云落便是记上了一笔。

    当然就算是云落未将云清秋当做自己人,云清秋为他办事,最后却被灰衣卫追杀,这件事他也得替云清秋讨个说法。

    当然为了云清秋报仇,云落只管对付灰衣卫便好。之所以现在连血月神国也有几分挑衅,便是因为阿丑。

    现在阿丑身体中的封印,与两个势力有关,第一个是食为天,第二个是血月神国。

    当日云落想了半天,都未想透彻这两个势力谁才是主谋,或者说他们在阿丑被封印百灵圣体之中占据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始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