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始尊 > 第四十章 演一出戏

始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章 演一出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云落站在窗口,手中握着梁缘送给他的玉笛,几次放在嘴前,想要吹响,可是最后都摇了摇头,重新将玉笛插入腰间。

    望着远处铺满一地的梨花,说道:“桃花已经不在,是该放下。”

    一道黄光从古圣地的方向飞落在了云落的肩上,让他将目光从满地的梨花中收回,望向了肩上此刻一脸气愤的大黄。

    云落笑道:“怎么了,出去玩了一趟,还越玩越累了?”

    大黄此刻一脸的愤怒,气得话都暂时不想说。它敢无比的确定,这绝对是它有生以来,被欺骗最惨的一次。

    大黄愤怒的说道:“你一定不会知道,你再一次被人即将当刀使了吧。”

    大黄的愤怒,并没有使得云落脸上的笑容消失。他转身走到屋中,坐在了桌前,倒上了两杯茶,一杯递给大黄,一杯自己品尝,然后平静的听着大黄打听到的消息。

    大黄此刻的心情,如同烈火在烧。古云山的演技实在太好,竟然将它给蒙在鼓里,甚至将云落也给蒙在鼓里。想要借云落之手,来除掉上官家族。

    大黄没有喝茶,直接开始讲述它刚刚在大殿打听所得。

    半个小时后,大黄讲述完,这才饮下一杯茶。然后抬头望着云落,见他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不由疑惑。

    大黄说道:“你不会早猜到了吧?”

    云落说道:“你真当我是神。”

    大黄说道:“那你还如此淡然。”

    云落说道:“那不然呢?如你现在这样,气得火冒三丈,就对了。”

    “那难道你不生气。”

    “气倒是不生,我倒是觉得这个古云山颇有些有趣了。”

    大黄望着云落脸上的笑容,一时间颇有些看不懂他。不过看不懂就对了,毕竟如果它能够猜到云落的心思,那它也是大帝了。

    大黄摇了摇头,它是被古云山这次欺骗给气糊涂了。所幸今日被他提前偷听到,没有真正当成了他除掉上官家族的刀。

    大黄又是平静了一翻,一连喝下了三杯茶。正好外面梁缘端来几盘茶点,它不由一股脑的吃完,这才感觉气顺了许多。

    当吃掉最后一块糕点,大黄问道:“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云落示意梁缘再去端些糕点来,然后说道:“顺其自然吧,如果那上官家没有脑子,灭了也就灭了。”

    云落说得很平静,很是风轻云淡。

    大黄却是摇头,说道:“看来你这家伙,这醋意还没有消。既然如此,当日你怎么就不杀了那上官龙。”

    大黄心中有着一种感觉,云落对于古云山的计谋,或许早已经有所察觉,但是猜测的并不完整,因此并不敢下结论。

    否者以云落的性子,看起来是很温和,平易近人。

    可是有谁敢借他之手当刀使,那不管他是何人,有着何等背景,下场只怕是一个。

    这样一来,云落当日放过上官龙便是另有原因。

    其实以大黄对云落性格的了解,虽然他还未成为云落大帝,但是凭上官龙几次三番的拿梁缘说事以激怒他,这家伙一定是活不成。

    可是云落最终却还是留下了他一条命,这让大黄一直是疑惑的。

    最先,如果他没有发现古云山救下上官龙是个计。他或许也勉强的理解为云落是为了问路,而给古云山一个面子。

    可是现在听云落的此刻的口气,还有他听着差些被古云山借刀杀人后还神色依旧,大黄却是并不如此觉得。

    云落望着大黄,大黄望着云落。

    这一次云落败下阵来,说道:“这家伙能屈能伸,是个可塑之才。”

    云落说着,脑海回忆起那日在炼丹台上。当上官龙得知自己败了,他不是愤怒,也不是狡辩或者不服。

    而是直接兑现他与云落之前许下的赌约,以丹圣地万年来的天才身份,丹圣地的圣子,上官家族嫡子三重至高身份跪在云落身前。

    虽然上官龙这三重身份云落并不在意,但是这三重身份在丹圣地当日那几万人眼中,都是至高的,无上的。

    云落想,这对于上官龙来说,也是那般吧。

    可是最后他依旧遵循了赌约,不怕受着之后万千人对他的嘲讽,跪在了云落脚下。

    云落在那一刻,心微微颤抖了一下,生出了爱才之心。

    而这也是云落当日真正不杀上官龙,愿意为他破坏了自己规矩的真正原因。

    至于给古云山的面子,只不过是顺带着人情。

    大黄也在回忆着当日的情景,他不得不承认,上官龙的天赋真的很好。放在三千界域之中,也是炼丹的奇才。

    三十岁年纪,已经能够炼制仙丹,如果配上一个好的老师教导,心性坚毅,日后说不定也能够在丹道之上称帝称祖。

    庭院外的梨花突然有着异动,片片梨花无风飘动起来。

    大黄双眼睁开,眼中一抹杀意闪过,就是要准备动手。

    云落却是看着他,笑着摇了摇头。

    大黄眉头皱起,因为他感觉到了此刻来人的实力很是强悍,如果没有防备,最终怕是会被反伤。

    与云落他们相隔不远的庭院之中,黑袍与银袍正在下棋,这时也看见了散落在庭院之中的梨花无风而起,同时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杀意。

    两人不由丢弃掉了手中的棋子,双目望向了云落所在的庭院,化作两道光束赶去。

    天璇上人正在闭关,感应到这气息波动,双眼瞬间睁开,身子化作一道紫光,也冲向了云落所在的庭院。

    云落望向屋外,那里梨花已经汇聚,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花球。

    花球被悬浮在空,不断的旋转,其内蕴含巨大的力量。

    突然花球极速的冲杀向了云落,大黄看着面色一变,准备抵挡。

    这看似普普通通的一击花球,其内却是隐藏着始王九重的全力一击,如果不小心,定然得受伤。

    可是花球的目标不在大黄,而是云落,因此从它的身边直接划过。

    大黄双眼盯着云落,见他还没有动手的意思,不由大急。

    当花球距离云落一寸左右,云落这才出手抵挡。

    大黄此刻已经做好了防御状,以防被花球爆炸的余波所伤。

    可是最终花球并没有爆炸,而云落伸出的手也并不是为了抵挡,只是一根细长的食指轻轻的触碰着悬浮在他身前的朵朵梨花。

    一道黑风吹起,风停,一名黑袍中年男子便是坐在了云落的对面。

    大黄看着心中不由一惊,它现在实力已经恢复到了始王七重。可是就此实力,却还是没有感觉到这名男子如何进入房间。

    别说大黄,就是黑袍,银袍还有迟迟赶来的天璇上人,也都是没有觉察出这黑袍中年男子如何冲入云落房间,坐在他的对面。

    一时间,小屋中气氛不由显得压抑,一抹淡淡的杀机,在房间中飘飞。

    这样的僵持,一直保持了很久,直到梁缘端着糕点,带着一脸甜甜的笑容出现,才打破了僵局。

    “你们怎么都来了。”梁缘将手中端来的两盘糕点放下,说道:“既然都来了,便尝尝今日我做的糕点吧。可好吃了,刚才这条懒狗吃得可多了,都没有让云哥哥吃掉一块。”

    说着梁缘是没有注意到那黑袍中年男子一般,亲密的拿起一块糕点,一边递给云落还一边说着:“这一次可不能够让这懒狗吃尽了。”

    云落挥动食指,在他身前旋转的梨花球,便是不断的压缩,不断的压缩,最后形成弹珠大小。

    随着云落手接住梁缘递来的糕点,这弹珠大小的梨花球便是落在桌面之上,发出脆响之声。

    黑袍中年男子目光望着落在桌面,弹珠大小的梨花球,双眼不由瞪大。当他在抬头看向云落,脸上不复刚才的从容,换上了无限的震惊,同时眼神深处,更是生出一抹深深的恐惧。

    大黄轻松了一口气,回过了神来。云落的实力,现在已经比它想象的还要恐怖,因此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

    大黄狗脸上露出笑容,接着伸出爪子,厚着脸皮开始和梁缘抢夺盘中糕点。

    站在门口的黑袍,银袍,天璇上人三人此刻神色与那黑袍中年男子一般。

    不过他们只有脸上无限的震惊,却是没有眼神深处bp;的恐惧。

    因为他们也差不多明白云落的性格,对待自己人,他向来很是大气。

    云落吃了一口糕点,说道:“还不走,难道想要留下来吃糕点,我这可没多余的。”

    上官洪武双手抱拳,低下头颅,说道:“多谢丹皇饶命之恩。”

    云落没有说话,如果不是不想让梁缘看着一些血腥画面,这人已经死在了他的眼前。

    上官洪武起身,准备离去。

    云落这时却是说道:“等等,我现在想起,如果就此放你走了,那我要的东西就又要发费一些时间了。这样吧,陪我演一出戏。”

    上官洪武有些疑惑,不明白云落此话的意思。

    云落并没有废话解释,而是对大黄示意了一下。正在吃糕点的大黄,顿时一脸不情不愿。

    但是最后还是动手,一爪子杀向了上官洪武。

    看着大黄出手,向他杀来。上官洪武顿时明白了云落的意思,出手躲开了大黄的攻击,然后便是化作一道乌光飞离此地。

    云落说道:“你们也去。”

    黑袍三人点头,也都追了上去,准备围杀上官洪武,演一出好戏给古云山观看。
始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