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始尊 > 第三十五章 可惜不是桃花

始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五章 可惜不是桃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被云落拉着手,在万众瞩目中离去,梁缘脸上的笑容,不由如同鲜花盛开,心中也如同吃了蜜一般,充满了甜蜜。

    云落今日的表现,让她万分的满意。因为她在云落和上官龙争斗中,甚至发觉到了云落生出的那一抹是浓是淡的醋意。

    李灿脸上的忧愁也已经消失,在前面为云落他们恭敬的带路,向着圣院行去。

    此刻的李灿那里还敢对云落这一行人不恭敬,经历刚才的事情。李灿心中明白,就算云落这一行人是风云大陆的修士,但是也绝对是顶尖的强者,因此他一定得抓住这个家伙,好好的抱住云落他们一行人的大腿。

    如果有机会,说不定再被打赏一些灵石,那对李灿来说可就走狗屎运了。

    药店内,上官龙望着云落一行人离去,双眼望着云落的背影,已经发红。

    他紧咬住牙齿,声音冰冷的说道:“你们两个给我查,一定要查出这一行人的来历。不管这小子是什么秘境的传人,圣子,今日这口气老子都要出。”

    听着上官龙的命令,如果是之前,上官文与上官武两兄弟一定快速点头答应。

    可是今日见识了云落他们的厉害,两人却是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一个黑袍都能够随意的击败他们两兄弟,那未出手的银袍,还有天璇上人实力得有多强。

    上官龙看着两人不听自己的命令,更是气恼,他双眼喷火是的看着两人,可是最后他也明白这两人担心的是什么,只得怒挥衣袍,转身离去。

    ······

    半个小时后,云落他们到了丹圣院的大殿之中,静等着李灿去通报。

    李灿离去不久,便是在一名丹圣院的长老带领下回来。

    丹圣院的长老,已经在路上知道了云落他们今日在药店发生的事情,因此态度很恭敬。

    丹圣院的长老,名叫李长远,他面带笑容的看着云落,说道:“真是不好意思云公子,院长今日正在闭关,怕是不能见客。”

    云落并没有回话,而是天璇上人问道:“何时有空?”

    李长远说道:“丹赛当日,院长必定出关。”

    云落在一旁点了点头,表示可以。刚才路上逛街无聊,他也从李灿的口中知道,在半个月后,丹圣院将迎来一年一次的丹会,到时候丹圣地十座城池的丹师都会赶来,乃是丹圣地一等一的大事。

    问路之事,毕竟是有求人家。因此云落也不会过分,既然丹圣院院长闭关,同时人家又答应半个月丹赛时候院长出关,云落自然不会纠缠。

    在李灿的带领下,云落他们被安置在了丹圣院中,静等着半个月后的丹赛。

    丹圣院的某位高层一定很喜欢梨花,因为自云落他们从丹圣院的正门驶入,到李灿安排他们进入客房,一路所见花树,皆为梨树。

    天空中有风起,便见花落飞舞,漫天如同下起白雪,景致在一瞬间便是提高。

    云落站在窗口,望着窗外梨花飞舞,渐渐入了迷。他拔出了腰间的玉笛,很快悠扬的笛声便是响起。

    一旁梁缘手肘放在窗沿上,雪白的手掌,可爱的将脸蛋撑圆,面带着微笑,静静的听着云落吹曲。

    梁缘记得,她第一次听笛声是陪着梁天元去看病。当时云落一吹便是大半日,只等得她心中怒火难平。

    可是最后她才明白,云落那日吹响的笛声,全是为梁天元治病所用。

    从哪时候起,她心中对云落的感情便很是复杂。因为当时在她的所听所闻中,云落都是一个恶人。

    后来重重事件发生,云落在梁缘的眼中便越发是迷,到后来云落与黄家的关系摆明,梁缘明白谁是忠,谁是奸,自此便是深深的爱上了他。

    不是因为云落的大气,而是因为他的······情深!

    想着想着,梁缘摇了摇头,因为她的脑海之中,随着云落的笛声,突然的便是冒出了黄露的画面,最后更是浮现出来当日黄露和她告别的场景。

    云落的笛声停止,他双眼望着远处,风停花落,地面如同铺满白雪的精致,说道:“可惜不是桃花。”

    云落说完,手抚摸着笛子,淡淡一笑,笑容中有些许苦涩。他还想乘着景,发表着一些感慨,可是当瞥头望着梁缘,却是将心中的感慨留下。

    梁缘却是突然出声问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说?”

    云落摇了摇头,笑道:“没有。”

    梁缘说道:“不可能,你是不是怕我伤心,因此不言?”

    云落说道:“不是。”

    梁缘有些生气的说道:“没有想到你也会骗人,既然你不说,那就我说。”

    云落好奇的看着梁缘,不知道他会说什么。

    梁缘突然将云落手中的玉笛抢了过来,一手握着笛子的下端,一手从笛子的顶端轻轻划下。突然她的手指,停止了玉笛中心的部分。

    梁缘突然沉默了,云落望着她也沉默了。

    窗外又有风起,吹起漫天的梨花,而屋内美人美丽动人的眼睛中,却是微微湿润,最后一行泪滴轻轻滑落。

    云落一时间有些慌张,不知道该怎么办,看着梁缘脸上的泪痕渐长,不由颇感觉头痛。

    梁缘最终没有说话,而是将手中的玉笛重新还给了云落,是逃离的跑出了小屋。

    云落接过玉笛,将玉笛翻了一面,望向了刚才梁缘手触碰的玉笛中间部分。那里用肉眼望去,其实并没有什么奇特。但是用手触碰,便是能够发现那里雕刻着两个字——黄露。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梁缘是消失了,在没有出现在云落的眼前。

    云落不傻,相反很聪明,自然明白她是生气了,至于生气的原因,那自是在简单不过。

    不过云落并不擅长哄人,也就没有去理会此事。他交代了黑袍他们照顾好梁缘,便是进入了金白世界中,开始观摩始碑碎片修炼。

    这样一直到了丹赛那日,云落才出关,在庭院和梁缘相遇。

    半个月不见,梁缘并没有因为生气,而显得消瘦什么的。再一次与云落见面,她脸上带着笑容,笑得很是开心。

    她望着云落,在漫天的梨花下,手捧着一支玉笛。与云落原本的一模一样,但是唯一不同的是,上面雕刻的名字,不再是黄露而是梁缘。

    梁缘说道:“用我的玉笛,换你的玉笛,可好?”

    云落一愣,不知道怎么回答。

    梁缘继续说道:“难不成你嫌弃我的玉笛普通,还是你心中一直念念不忘着什么?”

    云落目光望着梁缘,神色认真想要说什么。但是当他目光落在梁缘玉手上的一处处伤口,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微笑着将插在腰间的笛子取下,与她手中的笛子交换。

    梁缘说道:“从今以后,我会用生命保护这根笛子,直到她的主人出现,我亲手还给她。而你也必须用生命保护住你手中的玉笛,直到······直到我与你分别。”

    梁缘说完,小孩一般,转身飞快的跑了,云落望着不由微微笑着。

    他轻轻吻了一下手中的笛子,轻声说道:“永不分别。”

    ······

    时隔半月,云落与梁缘关系再次恢复从前,梁缘挽着云落的手,在天璇上人,黑袍,银袍的护送下,向着丹圣院丹赛比赛的广场行去。

    因为早上梁缘拦住云落,与他交换玉笛一事,导致当他们到达丹赛赛场,比赛已经到了最后的总决赛。

    最后一门对决,出赛的人有十人,这十人中便将决出今年丹圣地丹赛的冠军。

    决胜的规则也很是简单,谁在规定时间内,炼制的丹药品级高便获胜。

    决胜台上,参赛的丹师,正操控着自己手中的丹火,包裹丹炉,一个个都精神集中。

    可却是有着一名男子,此刻却是没有什么动静。他的丹炉冰冷,根本没有炼制丹药,是要放弃比赛的打算。

    可是所有认识此人的观战者,都并不这般认为。

    因为此人乃是丹圣地的传奇,自他参赛以来,每年的丹赛比试,名次都没有跌过前三。

    他就是上官家族的天才炼丹师上官龙,被誉为丹圣地万年来,最优秀的炼丹师。

    不足三十岁,已经能够任意炼制九品初级丹药。

    而这一年过去,他必定在丹道之上有所前进,说不定今日便是可以炼制九品中级丹药。

    而在观看他的对手,大部分都是在八品丹药止步。

    因此现在他根本不急,当然他也不是故意如此嚣张的浪费炼丹时间。

    因为在以往的丹赛中,上官龙觉得这丹赛的无聊。往往都是提前一个小时炼丹结束,离开赛场,玩着自己的游戏。

    而今日他如此的反常,是因为一个人,一个让他在一天之内,受辱两次的混蛋。

    而这个时候,上官龙在人群中搜寻的眼睛,突然停止,因为他望见了云落。

    他的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手中一团丹火生出,开始了炼丹。

    而随着上官龙开始炼丹,顿时引得为他加油的修士呐喊了起来。

    巨大的响声,自然是吸引了云落他们的目光,不由随着震天的喝彩声望去。

    上官龙的身影出现在了云落眼中,而上官龙的目光一直注意着云落。

    两者间的目光,自然在一瞬间碰撞在一起,自上官龙眼中生出浓郁的战意。
始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