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始尊 > 第二十九章 天谴总部之谜

始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九章 天谴总部之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过如果你能够臣服与我,或许你能够知道。”

    就在银袍苦笑摇头的时候,云落突然说道:“机会只有一次,你自己看着办吧。”

    云落目光望向银袍,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让人看着对他颇有好感。

    而是云落这笑是真的充满了魔力一般,刚才对当叛徒这件事愤怒异常,不屑一顾的银袍,居然说道:“是要立下血誓吗?”

    云落被银袍的直接也不由弄得一愣,不过他这意外很微小,四周此刻的修士并没有看见。

    不过这自然逃不过银袍的眼睛,因此他干枯的皮肤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经历了刚才一战,他心中明白,云落不是无敌,而已经是主宰众生的神!

    如果刚才不是九剑老祖九剑飞出,九剑柄柄皆九品灵器,乱了云落一分神。他和九剑联手,在云落的手上怕也撑不过三剑!

    因此此刻对于臣服云落,银袍并没有刚才的愤怒,也没有刚才的反感。

    说来,对于天谴的情感与眷念,银袍并不如何的深。

    因为天谴可说是一个杀手组织,在里面只有血腥与冷漠,处处透着的是无情。

    外人只看得见一名名天谴使者出世,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如同天神一般夺走一条条性命。

    却是看不见,这一名名杀人夺命,如同天神一般的天谴使者,是如何诞生。

    那是千里挑一,翁中养蛊存活下来的最强者!

    云落对于银袍的表现很是满意,对他点了点头,说道:“不用。”

    云落只说了这两个字,没有再说,也没有说着更多的威胁之词。

    这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强大的信心,而银袍乃是聪明人,也自然不会犯傻!

    云落一指点出,一枚丹药飘向了银袍。

    银袍接过,直接放入了口中。可是很快,他面部便是震惊。

    刚才为了在云落面前表现忠心,表现对他的信任。因此这颗丹药,他并没有去仔细观察品级。

    可是现在他感受着本来已经被云落震碎的五脏六腑,此刻却是以恐怖的速度恢复完好,浑身的灵力也不断的提升,不由震惊不已。

    能够将他此刻的重伤状态恢复痊愈,那云落这一颗丹药,绝对是超越了灵品,已经是仙品丹药。

    “这是仙丹。”银袍震惊的出声,脸上望着云落,一时间表情复杂得说不出话。

    这一颗仙丹云落给他,其中的意义太多了。这可不止信任,还证明着云落的大度,同时无形之中,还表现出云落的强大自信!

    银袍一语,因为震惊,因此瞬间传遍全场。不少修士,听到仙丹二字。

    他们一联想,便是知道这仙丹二字的意思,一时间不少人望着云落,表情也不由复杂。

    不少人甚至觉得云落是傻了吧!

    仙丹就这样随随便便的送人疗伤了!

    不过也有更多的人,看着云落越发的恭敬,愈发的尊敬了。

    甚至不少隐藏在暗中的始王高手,已经对云落露出示好的笑容。

    在他们看来,仙丹或许在普通修士眼中很珍贵很值钱,但是在丹皇眼中,或许就并非如此了!

    一时间不少始王高手,都准备出声,想要和云落结个善缘。

    甚至不少的始王高手,在心中下了狠心,准备豁出去,也准备臣服与云落。

    可是当他们刚准备行动,面对着云落脸上的微笑。却是诡异的发现,这微笑竟是一点也不温和,更是透着一抹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之感。

    这样的诡异感觉,让无数始王高手止步。不少人想要鼓起勇气,再去和云落联络,但是最后一联想刚才云落屠杀风云榜排名上的高手都如屠狗,要是他们会错了意,那可就惨了。

    一时间不少修士摇头叹息,觉得自己错失了天大的机缘。

    云落与银袍一同落地,银袍恭敬的立在云落身上,如同一个老仆。远处天璇上人与洪阳天君,脸上带着无比灿烂的笑容,过来向云落恭喜。

    看着这一幕,无数始王高手不由羡慕。

    可是当他们看着云落脸上那诡异的笑,却又不由摇头叹息。

    他们心中明白,以他们的实力与身份,就算是给云落提鞋都不配!

    不过机会总是留给有心的人,当黑蛟与小白兴奋的飞向云落,不少人的心思便是打在了他们身上。

    黑蛟与大黄一样,很喜欢被人拍马屁的感觉,因此此刻很好的为云落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被无数修士围着,享受着帝王难享受的荣誉与赞美。

    云落望着天璇上人,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

    云落说道:“现在你可以说,让我替你做的事情了吧。”

    天璇上人听着云落这话,心中不由激动。这次说来,是他搞笑了,以云落的实力,如何需要他这多此一举。

    因此天璇上人此刻面对云落,也没有当日的淡然与平静,听着云落率先问话,更是恭敬的说道:“丹皇今日连翻大战,定是多有劳累。不如休息一翻,老朽在和丹皇畅谈。”

    云落望着天璇,等了一会,点了点头,说道:“也好。”

    说完,云落叫回了在人群中不好意思的小白,留下黑蛟一人在此招呼,和银袍离去。

    洪阳天君望着云落乘着小白离去,看着天璇上人,有些不解的说道:“你这家伙,真是浪费了一个天大的机会。”

    天璇上人摇了摇头,想着刚才云落对银袍出手一颗仙丹的画面,说道:“丹皇是讲诚信的人,答应的事情自然不会忘记。”

    洪阳真人听着皱眉,有些不解的道:“那你刚才如何不向他提,带你离界的要求?”..

    天璇上人说道:“哈哈哈,洪阳兄这里就不懂了吧,难道你没有看见丹皇刚才虽然面带微笑,但是内心其实有着一丝急迫感吗?”

    “急迫感,什么意思?”

    “丹皇等着回去报喜。”

    洪阳天君疑惑的说道:“报喜,什么意思?”

    天璇上人看着他说得这般直白,洪阳天君都未领悟。便是不准备他议论,而是转身向着黑蛟走去。

    现在黑蛟在云落面前定然是大红人,可得好好的陪着。

    ······

    天璇上人猜测的不错,云落确实赶着回去报喜。因为他知道杨凡,梁缘,粱稷,元丹丹,何英俊,乃至大黄,木青,黑烈等人也定然是彻夜难眠的等着他回去。

    小白的速度很快,天亮时分,便是到达天兽山。云落猜测不错,整个天兽山昨夜都未眠。

    在一座峰顶之上,大黄他们正等着云落。

    当看着骑着小白的云落回来,整个天兽山不由发出兴奋的吼叫声。

    经此一战,丹皇这两个响遍整个风云大陆。

    无数大陆顶尖的势力,不由削尖了脑袋的进入天兽山,想要攀上云落的关系。

    而那些与云落关系不好的势力,也都偃旗息鼓着,一个个都老实的关门宗门,隐藏修炼,不敢在大陆上冒头。

    一个月后,云阁在风云大陆的影响力已经十分恐怖。

    因为云落的存在,已经是被誉为第一势力。

    因为天谴自从银袍臣服云落,在外所有的天谴修士都已经被召回的组织内。

    何英俊的天奇商会,也因为云阁的暗中帮扶,已经坐稳了天下第一商会。

    而云落对于这些都不是很在意,他组建云阁,发展势力。主要的原因,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他身边的亲人。

    而现在风云大陆因为法则不全的原因,始王九重便是巅峰。

    想要更强大的实力,便得借助外力。而外力最主要的便是丹阵器,而这三道,正好是云落精通,因此可说他现在已经是大陆真正的第一人。

    这一个月,云落陪着梁缘,粱稷还有元丹丹回到了天秦皇宫。

    为着那一日被天秦大帝杀死的大臣们立下陵墓,同时陪着他的徒儿们,过了一段忧伤的日子。

    而这段日子后,云落的生活便是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同时寻找最后一块始碑的碎片,也提上了日程。

    云落从黑袍与银袍那里探得了诸多消息,知道了天谴诸多的秘密。

    可是有一点却是让云落皱眉,那就是黑袍与银袍虽然在天谴中地位崇高,但却是并不知晓天谴的真正所在地。

    这让人听来有些匪夷所思,毕竟黑袍与银袍的地位这般高,如何能够不知道天谴真正所在之地。

    可事实却是如此,因为天谴内部局势,远超常人所预料。

    根绝黑袍与银袍提供的消息,在天谴之内,就是历任的天谴之主都未必知道天谴的真正入口。

    这说来,就更是荒谬!

    但云落却是相信,并且大黄也对此并不觉得奇怪。

    因为此天谴,真是那两位立在宇宙之巅的大人物手下的势力,这点诡异还是可以有的。

    毕竟凭他们的手段,可是能够让一个人,莫名失去一段记忆!

    兽王宫,一处涯壁之上。

    云落躺在藤椅之上,微闭着眼睛,望着前方如同珠帘滴落的水珠,还有远处在白雾中若隐若现的群山。

    黑袍与银袍恭敬的站在他的身边,不敢发言。

    对于他们俩的言乱,云落并没有表示认同,也没有表示否定。

    而黑蛟,木青等人直接是觉得他们说得荒谬。毕竟哪个势力,连他们的宗主都不知道自己的山门所在?

    黑袍与银袍对视了一眼,银袍对着黑袍挤眉弄眼了两下,示意他上前问话。

    可黑袍却是摇了摇头,自从云落从他们这里得知天谴本部不可寻,第五块始碑碎片也不可寻。

    虽然他没有什么愤怒的表现,但是是个人都能够感觉到云落的不开心。

    因此这个时候,黑袍与银袍谁也不敢去触碰云落的眉头。

    云落余光看着这两个家伙的动作,不由微微笑着。

    他连日来的不愉快,并非是为了不可寻天谴的本部,还有不能够得到第五块始碑碎片。

    现在天谴的本部,大致位置可确定,应该是在魂墟。

    只不过因为魂墟乃是自远古以来,所有尸体堆积之处。因此里面戾气冲天,有着不少厉鬼怨魂。这不由导致常人很难在其内生存,就是始王高手,也不能在其内多呆。

    因此魂墟本部隐藏其中,便是没有人可寻找到方位。就是黑袍,银袍也是从专门的通道出了天谴,因此也很难寻找到本部地址。

    但是云落相信只要他发费时间,却是不难找到天谴的宗门。

    但是云落找到了天谴的本部,寻找到了第五块始碑碎片又如何?

    既然那神秘的密令,可以命令四大势力用始碑碎片当做诱饵引诱他上钩。

    那当他寻找到天谴,五块始碑碎片合一,是否也会是一个新的陷阱那?
始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