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始尊 > 第二十五章 变故

始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五章 变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璇问道:“不知道丹皇对于与天秦大帝一战,有多少把握?”

    云落笑道:“你觉得呢?”

    天璇笑道:“不足一成。”..

    “哦。”云落望着天璇上人,平静的脸上,多了几分兴趣,说道:“那请天璇兄分析分析。”

    云落一句天璇兄,让天璇上人很受用,他脸上的笑容更浓郁了几分,说道:“丹皇既然与我以兄弟相称,为你分析分析,自是应该。不过我风云阁向来做惯了买卖,任何的一条消息,都有这条消息的价值。因此······”

    天璇上人的话没有说完,但是云落却也懂他的意思,说道:“那这消息值什么价?”

    天璇上人笑问道:“丹皇觉得你的命值什么价?”

    云落直接回道:“无价。”

    天璇上人得意的摆动了几下拂尘,脸上的笑容,更是浓郁了几分,说道:“那这就好办了。”

    “天璇兄说你要什么吧。”

    “丹皇老弟莫急,我要什么咋们先不说,等你有命活着回来,咋们再讨论这个问题不迟。”天璇上人说着,手中取出一个紫色的锦囊递给云落,说道:“你要的消息就在里面,你可自行阅读。”

    云落接过这紫色的锦囊,微微打开,用剑识阅读起来。

    渐渐云落的脸色有些变化,变得略有些阴沉。

    大黄与黑蛟在一旁观着,神色也不由跟着有些阴沉。毕竟刚才这天璇老道的话,虽然说得风轻云淡,但却是透着杀意,关乎云落生死。

    而云落此刻一观这锦囊,也是变色,自是让他们紧张。

    云落脸上的阴沉之色很快消失,露出了平日里的笑容。

    不过黑蛟与大黄神色依旧阴沉,因为他们能够感觉到云落脸上的笑容透着几分古怪,浑身更是透着一抹恐怖的杀意。

    天璇上人脸上的笑容也消失,有着几分凝重,问道:“这一战,你还应吗?”

    云落冷笑说道:“管他什么鸿门宴,鬼门关,我丹皇答应的就会去。”

    天璇听着,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离去。

    天璇突然的来,突然的走,似乎并没有在天兽山留下什么,影响什么。

    云落还是每日悠闲的过日子,不时教导杨凡练剑,元丹丹炼丹。

    云阁的弟子与妖族的妖兽也都不断的磨合,彼此交流,以求得修炼上的取长补短。

    大黄每日都在享受各地妖兽进贡的美食,吃得不亦乐乎。

    黑蛟正在处理各处妖族的事务,希望重新获得在妖族中天兽之主的威严。

    木青,黑烈他们也都配合着何英俊为云阁弟子,修炼资源所需要的事情操劳。

    玄天阵宗的长老玄玉真人,每日不闲的处理着玄天阵宗降服的弟子。

    可是云落在天璇上人离去后,突然每日发费一个小时闭关修炼。

    并且第一次严肃的下达了命令,这一个小时不许任何人打扰他。

    就算是杨凡,大黄,元丹丹,何英俊他们都不能够打扰。

    云落这举动不由让天兽山上,所有关心他的人明白,这一战定然不简单。

    而天璇上人留下的那道锦囊中的内容,也定然不简单,或许透着无穷杀机!

    ·····

    距离元宵那一战的日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整个风云大陆,不少修士已经赶到天秦帝国帝都天阳城。

    整个天阳城因为这么多人赶到,又是临近新年,因此今年整个天阳城难得的热闹。

    可是在天秦帝国的皇宫,却是充满了无比的清冷。望月阁上每日有着一人背手望月,不时有着长吁短叹传出。

    今夜也不例外,天秦帝国的皇帝梁天元正望着天空,望着飘雪。

    唯一例外的是,今夜没有圆月,照亮一方白。让整个世界,整座皇宫,显得更加的冰冷,更加的森严!

    一股说不出,吐不出的气萦绕胸口,引得人胸闷昏沉。

    梁天元从来没有感觉到过如此的憋屈,他乃是堂堂天元大帝,可是连自己妹妹,自己儿子竟然都保护不住!

    寒风呼啸,大雪纷纷扬扬不停。

    梁天元站在此处已经半个钟头,这时远处忽见一道金光短暂的划破了黑夜,照亮了几缕白。

    一股威严笼罩整座望月阁,金光落在梁天元身边,化作一名面带威严,身穿金袍的中年男子。

    梁天元行礼,接着起身问道:“不知道老祖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天秦大帝目光望向梁天元,本来冰冷透着无限冷漠的眼眸中,有了几分温度。极度威严的脸上,也有了几分生气,微笑着说道:“我得到消息,最近你都上这望月阁望月,不知道有什么收获没有?”

    梁天元不敢看天秦大帝,天秦大帝的微笑反而越加的让他感觉到拘束。对于天秦大帝的问话,他沉思了许久,也没有发言。

    天秦大帝叹气一声,说道:“天元你变了!”

    梁天元突然抬头,望向天秦大帝,只见他脸上有着一缕叹息。

    两位大帝目光对视,许久梁天元硬着头皮说道:“老祖何出此言?”

    天秦大帝脸上有着一抹怒气生出,说道:“还用我提醒吗?你这一身的傲气,雄心,难道区区二十年就被磨灭了吗?”

    梁天元说道:“孙儿并不认同老祖的言论,傲气,雄心孙儿还具在。”

    天秦大帝双眼盯着梁天元狠狠瞪了一眼,冷笑说道:“你还有傲气?还有雄心?如果你有傲气,就不会让人骑在你的脖子上。如果你还有雄心,就不会还让那六国余孽,两个不孝子孙的后代在边关猖狂。

    犹记得当年你是何等雄心霸气,一心想要比肩老祖我,统领百万铁骑奔袭亿万里要真正统一这天下。可是现在那?只是一个站在这望月阁上,成日只知道长吁短叹的怨妇!”

    梁天元被天秦大帝一翻训斥,头不由越来越低,对此无话可说。

    天秦大帝看着,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不过他毕竟是活了几千岁的人物,很快情绪变是恢复。

    而情绪恢复平静的天秦大帝,浑身的气息便是变得恐怖无比。

    他声音冷漠的开口,说道:“元宵晚会上的事情准备妥了吗?”

    梁天元恭敬的说道:“已经好了,按照老祖吩咐,今年元宵在‘飞龙秘境’中决斗。”

    天秦大帝双眼望着梁天元,声音更是冷漠了几分,说道:“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梁天元再次抬头望着天秦大帝,他的脸上有着一缕愤怒生出,可是很快这丝愤怒便是在与天秦大帝对碰之中,转化为了深深的害怕与恐惧。

    梁天元低下头,声音略带着颤音问道:“真要如此吗?”

    天秦大帝冷漠的说道:“自古成大事者,总得有牺牲。你好好给我办这事,要是搞砸了,别怪我不顾情面。”

    天秦大帝说完最后一句,冷漠的看了梁天元一眼,身子一动,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了望月阁。

    梁天元抬起头来,望着远去的天秦大帝,神色突然越发的悲痛。

    一旁孙定天不知道何时出现,走到了梁天元身边,面露难色,低声问道:“大帝我们真要按照老祖的话,将长公主还有小太子······”

    孙定天话没有说完,因为后面的话他不敢说,因此只是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梁天元手扶围栏,久久没有回话,当他抬头的那一刻,双眼却是已经血红。

    他望着天秦大帝远处的方向,突然咆哮的说道:“不是我变了,而是老祖你变了。”

    梁天元的声音回荡在雪夜,如同愤怒的老虎,又如同一只歇斯底里的绵羊。

    一旁的孙定天眼眶微微泛红,他从小陪伴梁天元,自然是心中明白着他此刻内心的复杂。

    堂堂雄霸天秦帝国北方的一方大帝,曾经有机会差一些统治整个风云大陆,那是何等的威武霸气!

    可此时此刻却是被命运的巨手攒着,连自己最亲的人都不能够保护!

    梁天元突然站直了身子,他心中已经下了决定。如果谁敢动他妹妹,儿子的性命,须得从他身上踏过去。

    ·····

    又是一年小年夜,又是一年风波难平!

    正在无数势力奔赴天阳城,乃是天阳城千年以来,最繁华的日子。

    可是在皇宫之中,却是发生了暴乱。梁天元公然挑衅天秦帝国老祖,与之发生争斗。

    天秦大帝大怒,对梁天元下了杀令。

    梁天元自是不敌,被震怒的天秦大帝,斩杀与皇宫大殿。

    当夜,天秦帝国皇宫内进行大清洗,无数与之梁天元反叛的功臣名将,尽数被杀。

    张崇明与元彻赫然在列,同时天奇商会在天阳城总部,也是被殃及池鱼。

    许智慧与许智强两兄弟,也是死在了臣服天秦大帝的禁军刀下。

    本来让人高兴的小年夜,却是在一夜之间,成为了屠杀战场!

    当消息传到天兽山,已经是除夕夜。

    ······

    天元三十四年,除夕这一天。

    天气阴沉,下起了小雨,云落没来由的心绪难安。

    天兽山因为云阁的成立,整个妖族过上了第一个‘年。’

    整个天兽山,都充斥着过年的欢腾与喜庆,可是这一切却是没有让云落的心开心,反而让他心绪越加的烦躁。

    云落站在兽王宫一处石窗前,外面下着阴雨绵绵,夹着雪花,寒风飘摇,吹动他的衣袍猎猎作响。

    冰冷的雨夹雪飘落在云落的脸颊之上,可是这份冰冷,却依旧是让他的心不能够变得平静。

    云落知道一定是有着大事发生,而就在这时,兽王宫下方的欢腾声突然消失。

    云落遥远望去,剑识穿越了重重密林,重重雪雨,最后落在了一名落魄少年也落魄少女的身上。

    渐渐他平静的脸上,生出了滔天的愤怒。
始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